第181章 宰相

    在玉无瑕的护送下來到宰相府时天已经微微泛出了鱼肚白.

    玉无瑕说他还有些事要做.况且两人这么一起出入宰相府肯定会惹人非议.所以.最后站在宰相府门前的.只有花璇玑孜然一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花璇玑微微抬起头.看着那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光芒的宰相府三个字.心中微微泛起一层涟漪.

    五年前.自己是在这里被烨华直接拖走的.那时候.连一个送自己的人都沒有.也让她品尝到了人世间的炎凉.

    本來以为永远不会回來的地方.如今在即将踏进的时候心中竟然有那么些许的怀念.或许.这就是那种游子归家的感觉吧.

    就算所有人是冰冷的.对自己是无视的.可.在外面.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家.心中总是会暖暖的吧.

    嘴角起一抹无奈的笑意.花璇玑揉了揉有些昏沉的头.一脚轻一脚浅的向着相府缓步走去.

    很奇怪的是.原本华贵的相府早已与往昔不同.不但门前寂寥无比.有着浓厚灰尘和杂物.更令花璇玑好奇的是.竟然一个守门家丁都沒有.

    疑惑的伸手轻轻敲了敲门.花璇玑将耳朵贴到了相府的门上.等待着里面的响动.

    直到半晌.里面才传來了一股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从门内缓缓的传到了花璇玑的耳里:

    “不是说了我们家老爷已经病了么.你们还是不要在來了.”

    “我.我不是來找宰相出去的.我”花璇玑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是花璇玑.我回來了.”

    “璇玑.璇玑.”沙哑的声音喃喃的念了两句.恍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飞快的一把将大门拉开.几个影齐刷刷的跪到了地上:

    “老奴.奴才.恭迎二小姐回府.”

    “这”花璇玑被几人的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來后忙弯下子.有些窘迫的道:“你们快别这样.何必对我行此大礼呢.”

    “应该的.这都是应该的.”老奴眼角的笑纹形成了深深的沟壑.下一秒.猛的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道:“诶呀.老奴光顾着激动了.你你.快.快去告诉老爷.二小姐回來了.老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那个年龄稍长一些的人.便指着一个下人吩咐道.

    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出乎花璇玑的意料.在这之前.花璇玑连自己会被赶出來的准备都做好了.究竟是什么会让他们这么惊讶.难道.真的像是白焰所说.宰相.现在真的只剩她一个女儿了么.

    花璇玑沉思了半秒.伸手拦住了那个老者派去的小厮.朝着老者微微一笑:“还是先别去了.告诉我方向.让我自己去见他吧.”看见老者迟疑的面容.花璇玑忙又接了一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原來如此.父女好久未见.去吧.沿着这里一直走.左手第二个房间.老爷正在书房里处理要事.”

    花璇玑抬头看了看还微微有些昏暗的天际.疑惑的问道:“这么早就起來了.”

    “唉.哪里啊.根本就是一夜沒睡.”老者一提到这里.原本高兴的脸立刻苦涩了下來.“现在老爷不上朝.朝中那些大臣沒了主道.所有问題一股脑的就往老爷这里送.老爷明明都说了带病他们.唉.”

    看着老者苦涩的面容.花璇玑只感觉有一抹说不清的感觉涌上心头.轻轻拍了拍老者的背以做安慰.花璇玑轻声道:“我去看看吧.”说着.快步走向了宰相的房间.

    手指碰到门上的那一秒.花璇玑心里微微一颤.有些不知道自己进去该说些什么.是摆明了说自己是为启儿的事儿而來么.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算了.无奈的蹙了蹙眉头.花璇玑暗自懊恼.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踌躇不果断了.既然已经來了.难道还要扭头离开么.

    想到这里.花璇玑不在迟疑.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想请安的念头在看见宰相的一瞬间尽数消散.花璇玑的眸子有些泛红.一瞬不瞬的盯着宰相伏案的佝偻影.

    原本一头乌黑的发早已变得花白.不算大的眼睛可能是因为太过劳累.都快贴到了奏章之上.

    原本当官应有的啤酒肚赫然消失.就算花璇玑对宰相记忆不算那么深刻.也发觉他瘦了可不仅仅是一两圈.

    赫然想起了自己家里的爸爸.不知他现在过的好不好.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消失而伤心.花璇玑的眼眶变得越來越红.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鼻尖.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打转着.

    这一秒.花璇玑才真真正正明白了.那高高在上的宰相.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为了儿女劳的父亲罢了.

    听到脚步声的宰相并未抬头.双眼反倒里奏章又进了几分.一面喃喃的对着花璇玑吩咐道:“老王.你來的正好.你去看看.那面柜子上有一本账簿.面是绿色的.你帮我拿过來.坐了一宿.腿都有些麻了.等会你去大夫人二夫人那里说一声.今天.我就不去陪他们吃了.让他们别等了.”

    花璇玑并沒有急着拆穿自己不是老王.也沒有应声.只是随着宰相的吩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找出了那本他需要的书.随后快步向前交到了他的手里.有些哽咽的叫了一声:“给你.爹.”

    “诶.好”宰相头也不抬的忙伸手去接账簿.然而.当手指碰到账簿之上.子像是触电般的一颤猛然抬起头來.望向花璇玑的时候.老泪纵横.一把将花璇玑搂在了怀里.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惊喜及哽咽:

    “我的女儿.你.沒有死.我.我还有女儿.我还有个女儿.”

    “爹.”那个怀抱给了花璇玑无比安心.无比舒适的感觉.比任何一个人的怀抱都觉得要踏实的很多.尽管两人之前有过那么多的间隙.不知为何.再这一秒.仿若全部消失.

    这可能就是父女之吧.有着花璇玑原本这子的执念.

    抱着哭了好一会.花璇玑和宰相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紧紧拉着花璇玑的手.脸上的喜悦难掩于表.伸手将花璇玑额前的碎发温柔的拢到耳后.宰相伸手慈的揉了揉花璇玑的头发.像一个平常的父亲般.拉着花璇玑在一旁的小榻上坐了下來.温声询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之前.怎么会突然传來你死去的消息.你又怎么会活着出來.你和二皇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跟爹说说.有什么委屈就都说出來.让爹为你做主.”

    宰相有些懊悔的看着花璇玑.自己在所有女儿都陆续逝去之后.就开始慢慢的反思.才发现.自己对花璇玑.对她的母亲.亏欠实在太多了.有时候.他甚至会做噩梦.梦到花璇玑和她的母亲哭着來找他.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对他们.

    宰相原本以为今生注定是要亏欠他们母女的.沒想到.花璇玑竟然能够活着回來.

    现在.他不求别的.只是想作为一个父亲.将自己之前所办的错事.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挽回几分.

    宰相的一句话让花璇玑的眼眶再次不忍泛红起來.一种类似孩子般的感觉涌上心头.

    眼前的老人.给了她在这个世界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无比踏实的感觉.

    他的眼眸亮的简直叫人不忍怀疑.除了对自己这个女儿的宠.花璇玑再看不到其他.

    处于一种孩子对父母的依赖.花璇玑沒有隐瞒.将四年前在军营发生的事儿如实的告诉了宰相.除此之外.花璇玑突然下地将门窗全部关好.然后.将皇后对自己说的所有事儿.也都告诉了宰相.

    花璇玑本不算太多疑的人.更何况眼前的人对她來说沒有丝毫的威胁.所以.花璇玑沒有半分防备.就将自己隐瞒了四年隐瞒了所有人的秘密.尽数说了出來.

    出于一种直觉.她肯定.自己眼前这个所谓的父亲.一定会帮自己.

    “什么.”在听了烨华和烨昇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后.宰相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不过他是见过大世面大风大浪的人.并沒有太多的反应.撑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后.沉声询问道:

    “这件事儿.你有沒有告诉其他的人.”

    “沒有.”花璇玑及其肯定的答道:“不知道皇后有沒有对外人说过.不过.女儿我是绝对沒有对外人说过的.”

    花璇玑是个识大体的人.她明白这种话说出去会造成什么后果.不仅仅是烨华.就连烨昇也在劫难逃.所以.尽管是玉无瑕.她都沒有将事的真相全盘托出.

    “怎么会.唉.怎么会.”宰相的眉头蹙成了一团麻花.“你可能不知道朝堂上现在的动态.现在六皇子和二皇子的争斗几乎已经摆在了台面上.皇上却不知为何.始终不发一言.不过却也有表示相对來说是看好烨华的.如果白焰想稳稳当当坐上皇位的话.就必须要群臣的支持.而现在群臣全部处于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将所有担子全部推到了我上.白焰的人品我多多少少了解了一点.国家如果交到他的手里定然不会有好下场.而烨华那面.因为你嫁过他的原因.定会遭人非议.所以我便以抱病在家的理由拒不见客.”

    “不瞒你说.其实.这几天.我已经定下了无视非议.推举烨华的决定.可.你却这么说.如果后被人发现烨华不是皇上亲生.你父亲我的下场.定会很惨很惨我想.这也是皇上一直闭口不言的原因吧”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