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只能回那个家了!

    “哦.”白焰故作疑惑的寒的笑了一声.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看向那面还陷在昏迷之中的玉无瑕.声音尖锐而刺耳:

    “你的孩子.据我所知.这孩子.应该是花璇玑和那面躺着的那个男人所生吧.怎么.皇兄什么时候有了替别人养孩子的这个好.”

    烨华并沒有白焰臆想之中的惊异.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折扇.

    而那折扇.也在烨华的手中慢慢边长.出现了兵器的模样.冷冷的哼了一声.向着白焰的方向慢慢渡去.如花瓣般的唇微微嗡合:

    “本王不管他是谁与谁的儿子.只要是花璇玑在意的东西.本王一定都会将他完整的归还给她.”

    “好一个不管.”白焰嘴角的笑意更是寒凉.狭长的桃花眼闪过一抹冷光.“今天是我少算了你这步.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事儿.绝不会完.”

    白焰冷冷的吸了一口气.虽然烨华的到來是他沒有想到的.

    既然花璇玑的事就这样败露.再玩下去传出去肯定会惹人非议.白焰紧紧的合上眸子.沉思片刻又飞快的张开.目光缓缓投向姬焱手中的启儿.冷冷的抽了一口气.将启儿飞快的抱到怀里.回过头朝着姬焱沉声道:“我们走.”

    其实最开始白焰选择挟持启儿而不是花璇玑.心中不知为何.还存留着一抹不想伤害她的感觉.

    尽管曾经对她弓弩相向.但.自从他以为她死了之后.这四年來.他也沒有一天好过过.

    无边的噩梦在每晚睡梦中來临.每一次.都是花璇玑坠落悬崖那句错了你.每次醒來.眼眶无一例外都是红肿而湿润.

    有很多次.白焰也不断的问着自己.究竟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然而.每每当自己死去母妃的容颜回在脑海之时.他都会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哪怕.是一抹如疯子般的恶念.

    不得不说.他从來都沒有过谁.花璇玑.是他第一个动过感的女子.曾经.在他眼里.女人不过是如他人一般.助自己走上皇位的垫脚石罢了.

    直到遇见花璇玑.遇到了那个.与其他女子不一样的小女人.有很多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差一点就沦陷下去.差一点.就棋错一步.

    承认再见到她的时候.自己的伪装全部变得不自然.然而.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有些东西.注定已无法回头.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个疯子.可.藏在那疯狂狰狞外表下的.却是一颗深着母亲的孩子的心.

    既然错下去.就继续下去吧.

    冷冷的吸了一口气.白焰不再多做留恋.回头重重的看了花璇玑一眼.接着.伸手抛下了一个烟雾弹.两个影夹带着一个孩子飞快的消逝在了烨华和花璇玑的视线中.

    有些苍白的唇微微嗡合.白焰的声音轻的恍若梦呓:“下一次.我绝对不会在对你心软.”

    脑袋的停顿被这一颗烟雾打散.花璇玑猛的从烨华就是那救了自己破了自己子的神秘人的念头中脱离出來.

    想要开口喊启儿的名字.却猛地吸了一大口烟雾.烟雾从鼻子吸入肺中.呛得她不住的咳嗽起來.双眼也被层层烟雾熏得泪眼模糊起來.

    烨华本想快步去追挟持住启儿的白焰.然而.却听见花璇玑的咳嗽之声.眉头微微蹙了蹙.体比头脑实现做出反应.伸手将自己的外衫褪下.用力的将烟雾向外扇去.在烟雾稍微淡了一些的时候.弯下子将花璇玑挣扎的血模糊的手从绳子上解开.将她紧紧的抱到怀里.伸手轻轻的拍向她的后背.温声安慰道:“不要难受了.我现在就去追启儿.现在就去追”

    “不用去了.”还沒等烨华的话全部说完.一个干净利落的女声就传了进來.

    听闻这个声音.花璇玑猛的反应过來自己是在烨华的怀里.窘迫的伸出手.一把推开了烨华的怀抱.自顾自的站起來.向外追去.

    “我都说了不用追了.”琬瑶无奈的摇了摇头.形一闪.飞快的挡在了花璇玑的面前.指着她的手腕道:“你看你自己都伤成什么样子了.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

    “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不会着急.”花璇玑头也不低的冷冷答道.一双黛墨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直视着前的琬瑶:“让开.”

    “好.好.好.我让.我让.”琬瑶随的摊开了手.在花璇玑白了她一眼向外迈去的时候抱着手臂古井无波的道:“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现在就死.那你就早点去.到时候收尸的时候可不要哭.”说着.飞快的转拉着烨华:“带上蛊虫我们走.”

    “你什么意思.”花璇玑怔怔的止住脚步.疑惑的回头看向琬瑶.

    伸出的手被烨华飞快的无形避开.琬瑶沒有做声.脸上依旧保持着那抹俏皮的笑意:“据我所知.你的孩子现在还有利用价值.白焰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伤害他.你完全可以放心.如果你现在去的话.再不答应白焰.你的孩子极有可能.马上就死在那里.你又不是沒看见他带走的那只蛊虫.那可不是唬人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琬瑶缓缓转过与花璇玑对视:“与其莽莽撞撞让你的孩子因你而死.不如好好休整下來.想一个万全之策.你是母亲不假.但做事儿还是不要盲目的好.”

    花璇玑想要离去的脚步在那个瞬间停在了那里.微微抬起头.望着琬瑶淡淡道:“为什么要帮我.”

    在山谷里的时候.花璇玑曾问过绿眸老人.有沒有一种药可以隐瞒胎儿.绿眸老人当时给她的药就和琬瑶交给自己的那包一摸一样.

    绿眸老人还说了那药如果是未怀孕的女子吃下.可能会造成永远不孕.和那个太医说的一模一样.花璇玑也明白了.琬瑶其实并不是在害她.

    不过.这都是为什么呢.明明两人在她刚进王府之时还是死对头.她这么平白无故帮自己.实在是好奇.

    “这是你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題.万事都有其原因.只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琬瑶扬了扬下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瓜.脸上露出了懊恼的表.“诶呀.我忘了.那面还有一个中毒的人未救呢.”

    说着.琬瑶就快步跑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了一粒药丸塞到了玉无瑕的嘴里.

    烨华在这个时候缓步走到了花璇玑的边.凉薄的面容此刻看起來有些尴尬.薄薄的嘴唇张开合上了几个來回.最后.才特别官方的问了一句:“你沒事吧.”

    “沒有.”花璇玑子微微一颤.微微垂下头.避过了烨华灼灼的目光.

    花璇玑现在感觉自己已经无法面对烨华.之前的那些恨意尽管已经开始随着一些疑点慢慢淡化.但却不是完全解开.

    白焰做这一切是为了借自己父亲宰相的手理所应当的登上皇位.说不定烨华也有可能呢.骗自己在全心的投入.在沒有丝毫流连的撤离.这难道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么.

    冷冷的吸了一口气.花璇玑别过头走向了琬瑶的边.“他中的毒难解么.”

    “只是加强的软骨散**药罢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來了.”看到花璇玑朝自己走进.琬瑶调皮的扬了扬下巴:

    “怎么不拦着我.不怕我给你的小人下点毒.”

    “他不是我的小人.你不要乱说.”听到琬瑶这么说.花璇玑不知为何.连忙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我也沒说肯定是.你看你这样子.啧啧.”琬瑶兴致勃勃的拍了拍手.朝着烨华道:“好了.现在人也救了.也确定安全了.我们回去吧.”

    听到琬瑶的话.烨华这才依依不舍的从花璇玑上移开眸子.心中像是被无数根针來回刺着.看着花璇玑刚刚对自己的躲避.烨华无助的抿了抿唇.

    坚定了心中的那抹感觉.四年前.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才会让花璇玑到现在都无法原谅自己.

    看來.还是早些查清楚的好.

    望着花璇玑一直沒回过头的背影.烨华有些担忧的问道:“我们回去了.她怎么办.”

    “当然是回家.人家还要救自己的孩子呢.走吧走吧.快回去了.”琬瑶一面大大咧咧的说着.一面快步走到烨华面前.低声道:“如果你再不离开.之前的协议就算作废.”

    听到这里.烨华冷冷的看了一眼琬瑶.不舍得看了一眼花璇玑.带着琬瑶.飞快的离开了那所破庙.

    直到烨华的脚步声完全消失.花璇玑这才敢回过头來.看着那红色影飘过的地方怔怔发呆.

    许久.被麻绳磨的血模糊的小手紧紧攥起.花璇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高高仰头.顺着残破的窗户看着外面的那轮满月慢慢化成启儿的笑脸.无助的闭上了眼睛.看來.要救启儿.只能回那个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