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杀了我吧

    花璇玑这次沒有让玉无瑕跟进來.而是让他带着启儿先在外面等候.玉无瑕虽担心.但实在拗不过花璇玑.花璇玑那犟脾气发起來.又岂是他这温润格能够反抗的.

    想着这里是二皇子府.任凭烨华在恨花璇玑也不敢在自己家怎样.传出去.他又怎么和宰相交代.所以玉无瑕只得无奈应.

    李管家不知为何一直阻拦.花璇玑寻找轻歌烨昇的心急切.越见老管家这样.越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便使轻功避过老管家推门走了进來.

    然而.刚进门.花璇玑就后悔了.

    此时的烨华.正衣衫不整的紧紧抱着一个同样衣衫不整的女子.唔.如果沒看错的话.应该是消失已久的琬瑶.

    果然啊果然.昨在大街上那些都是装出來的吧.亏她还天真的以为烨华真的是有隐的.以为那些也许并不是烨华做的.现在看來.又是她多想了.

    嘴角自嘲的勾起.花璇玑回干脆给在自己后唠唠叨叨的李管家点上了.别过头也不去直视烨华.装作淡漠的样子冷冷道:

    “可能我的到來给王爷造成了不便.这白白的好事儿让我搅了实在不好意思.不过这大白天的王爷你实在是有些伤风败俗吧.我沒有别的意思.只要王爷将烨昇和轻歌交出來.你想在什么时间做我都不会打扰你.”

    花璇玑这一番话烨华因为醉酒听得有些迷糊.不过这声音自己实在是太过熟悉.一时之间.酒也醒了大半.

    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烨华一直放任不转的脑子终于转了起來.既然门口这站的是花璇玑.那自己怀里抱着的

    慢慢转头.烨华直直的看着自己怀中搂着的女子.像是触电般的松开手.冷声道:“怎么是你.”

    琬瑶这次來沒有挑事儿的心.不过刚刚明明是他将自己搂在怀里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自己还沒有委屈.他这是什么反应.

    飞快的站起子.琬瑶将自己被他弄得褶皱的衣服抻平.不紧不慢的道:“是你将我搂在怀里的.这时候怎么反倒问我是谁了.”说着.朝着花璇玑斜了斜眉.一副花璇玑是不速之客的样子.

    “够了.”烨华揉了揉吃痛的太阳.朝着琬瑶怒吼一声.冷声道:“你先下去.”

    “好心当成驴肝肺.”琬瑶这次回來和往常有了很大的不同.变得随起來.怒视了一眼烨华.快步走了出去.在经过花璇玑的边时.还不削的用鼻子轻哼了一声.

    这些花璇玑都直接屏蔽掉了.看着烨华愤怒的样子淡淡的來了一句:“惺惺作态.”

    “璇玑.你听我跟你解释.我是因为”烨华不顾脑袋还是晕头转向的.飞快的坐起來.朝着花璇玑走去.

    花璇玑飞快的移动步伐.离烨华远远的.张口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听什么解释.王爷.我们其实早已恩断义绝.我今來是也是被无奈.请你将烨昇和轻歌放出來.否则”

    “否则什么.”这样的花璇玑是烨华沒有见到过的.明明就在他面前.却好像隔了层层的阻碍.怎么抓都抓不到.

    “否则.别怪我将你的王府翻个底朝天.”花璇玑蹙紧眉头.咬牙切齿的道.

    “本王还是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烨昇不是早就逝去了么.怎么又会在本王这里.”烨华只感觉一波接着一波的晕眩袭上.脑袋昏沉的要命.只得退后两步.扶住柱.才勉强的支起体.“如果你不信.你大可以将王府翻个底朝天.反正所有的密道本王都带你见识过不是么.”

    这话是真的.再烨华上朝的子.烨华怕花璇玑无聊.便让小九带着花璇玑将所有秘密地道出口都逛了个遍.还曾打趣道.以后花璇玑万一怀疑自己找别的女人.花璇玑可以挨个地道翻.

    一抹笑意上嘴角.那么不经意的小事.现在想起竟然好似还在昨天一般那么深刻.只是.现在还能否回得去.

    花璇玑当然也陷入了这段回忆之中.半晌才恍然反过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越來越沉:“别说这件事儿与你无关.那么为什么会在我们发现烨昇和轻歌不见得同时小九也被带走呢.”

    紧紧的抿着唇.花璇玑缓缓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银色的匕首.快步走上前塞到了烨华的手里.眼睛微微泛起一丝凉意.

    “烨华.我知道.我沒死成对你來说很遗憾.但是烨昇和轻歌是无辜的.我真的无法在看到那些本无关的人在因为我死去.我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你如此恨我.竟然非要杀了我不可.不过.如果你要想对轻歌烨昇下手的话.还是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來吧.反正.为了皇位.你还有什么不能杀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的事.”

    手上的匕首柄上还带着花璇玑体的余温.烨华一只手撑着子.另一只手将那把匕首慢慢举起.匕首很亮.刀刃看起來极是锋利.上面甚至还能清楚的倒映出烨华为花璇玑为母后而变的消瘦颓废的面庞.

    手掌不断的攥紧.攥紧.烨华的膛大幅度的上下起伏着.冷着眉眼居高临上一瞬不瞬的盯着花璇玑清澈的眸子.将她每次睫毛的闪动都一丝不差的捕捉进脑海.

    两人的距离隔得很近.近的花璇玑甚至能感觉到烨华越來越沉重的呼吸.看着烨华削瘦甚至已经陷下去的面庞.有那么一秒.花璇玑甚至想去自己相信.这一切只是个误会.自己误会了烨华.带走轻歌和烨昇的.不是他.

    然而.真相总是**的.因为.花璇玑清清楚楚的看见.烨华突然冷冷的勾起了唇.而那闪着寒光的匕首.也在他手掌的攥握下.高高举起.

    伴随着一声沉沉的.重重的:“原來.你竟然是这样想我的.一切.都是我自作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