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来不及解释

    “花璇玑现在醒了么.”

    “回王爷.还沒有.”小九的声音紧接着传來.不紧不慢的.倒和他之前莽莽撞撞的格有几分不同了.

    小九的话说完.紧接而來的就是一片沉默.

    许久才听到烨华一字一句的缓缓道:“明天回京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小九的声音依旧沒有丝毫起伏.不知道是不是被烨华的冰块脸带坏了的缘故.“小的保证明天她死的了无声息.不会给王爷带來任何麻烦.”

    她.花璇玑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缓缓传來.握住帘子的手 不由得溢出了点点汗滴.这个她.说的会不会是自己.

    “那证人和词都准备好了么.对了.还有.她的孩子保住了么.”烨华一字一句的冷冷道.不过.最后几个字也让花璇玑顿时不寒而粟.

    自己料想的果然沒错.那个她.真真就是自己.

    呵呵.既然准备让自己死去.为什么还找人把自己救回來.花璇玑嘴角的笑不由得带着几分无奈.子也几近不稳.然而她还是把头贴了上去.因为.她想知道.自己的孩子.究竟有沒有事.

    “ 都找好了.”小九这次说的竟带了些颤抖.然而隔着帘子.花璇玑看不清他们两人脸上的神色.只是那透过帘子显示出的依稀背影.却足以让花璇玑死心.“孩子.沒有事.”

    孩子.沒有事.猛的睁大双眼花璇玑一只手紧紧的捂着小腹.缓缓的松开攥着帘子的手.虽然小腹的疼痛让花璇玑整张脸庞痛的惨白如纸.喜然而悦神尽数搂在表面.像是怕孩子跑掉一般珍贵般的在小腹上抚摸.

    这是上天对她的赐予吧.沒想到这个小生命竟然如此的顽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花璇玑微微蹙起眉头.暗暗下定决心.如果单单是自己.她死了真的不要紧.因为心早已死去了.

    可.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这么顽强.她这个做娘的又怎么能不带头做个榜样呢.接下來的对话花璇玑以不在想多听.一步一步的缓缓向着榻上走去.一个坚定的信念在她脑海中反复响起.

    她要离开.她要带着轻歌带着自己的孩子.活着离开这里.

    许是花璇玑肚子实在有些难耐.从新躺倒上的时候.花璇玑一不小心弄了一个很大的声响.花璇玑连忙将上的被子盖好.紧紧闭上眼睛.装作睡去的摸样.

    果不其然.下一秒.撩帘子的声音就淡淡响起.接着.是不紧不慢的脚步之声.

    是太了么.花璇玑心底一酸.自己此时甚至能听出这个脚步.就是属于烨华的.

    心在膛内狠狠跳动.简直有种要跳出來的感觉.紧闭着眼前一片黑暗.花璇玑甚至能听到自己变得有些紊乱的呼吸之声.

    “璇玑.”无比温柔的声音忽然响起.让花璇玑整个子都不住的想要颤粟.一股酸涩的感觉从心口涌上.花璇玑只得紧紧的抓住下的被单.深怕自己会在下一秒忍不住哭出声來.

    烨华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温柔起來的时候.干干净净宛若小溪般可以流入花璇玑的心底.见花璇玑不回应.烨华便一声接着一声的叫了起來.“璇玑.璇玑.璇玑.璇玑”

    声音由浅便深.到最后.甚至像要哭出声音.

    有几个瞬间.那种带着点滴懊悔的声音甚至想要让花璇玑猛的睁开眼睛然后扑到他的怀抱.可.花璇玑还是忍住了.她明白.她不能.

    眼前的男子刚刚明明还要杀了她.此时.说不定也是一场戏码罢了.她永远都记得那一幕.永远不会忘记.他握住尖刀刺入自己的小腹.他说.自己是件破衣服.他说.自己的孩子是野孩子.

    无法原谅.

    许是烨华叫够了.整个营帐又突然恢复了一片安静.花璇玑清楚的听到了衣袂的摩擦之声.边的榻陷下去了一块.烨华坐在了自己的边.

    花璇玑感觉自己呼吸都快停住了.下一秒.他修长的手指突然无比温柔的覆上了花璇玑的脸庞.

    他的手指很凉.甚至像冰.让花璇玑不由得想起两人第一次关系缓和的夜晚.**的膛.凉薄的眉眼.他对她说着自己的过去.说着自己的悲哀.那副如水的神.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令人沦陷.

    都是计吧.都是他对自己使得心计吧.让自己上.在狠狠的捅自己一刀.让无数人笑着她有多么傻.

    花璇玑在心里苦涩一笑.握住被单的手也缓缓松开.花璇玑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绝不会再继续沉沦了.面色渐渐缓和起來.

    烨华又用手指在她的脸上流连了一会儿.忽的缓缓俯下來.温的气息喷到了花璇玑脸上.尽管闭上眼睛.花璇玑都能感受到他凉凉的唇瓣离自己不过咫尺.

    然而想象的吻并沒有落下來.烨华只是保持着这个动作.凉薄的唇缓缓嗡合.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果然是嫌弃自己脏了.花璇玑当时并沒有完全的静下心來.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而那两个字实在说的太淡太快.她也沒有听清楚.

    紧接着.烨华就站起子.快步走了出去.掀开帘子.脚步声逐渐依稀.不见.

    边他坐过的地方还带着温的气息.花璇玑无力的撑起子.细长白皙的手指一寸寸的在他坐过的地方反复流连.

    脸上突然一湿.掉落到手上的温泪滴让花璇玑猛然清醒过來.自己不该在为了那个不值得的人哭泣了.

    可能是因为刚刚实在是有些出神.在这么静的环境下.花璇玑竟沒有听到帘子被撩开的声音.

    “叮当.”脸盆顺着轻歌的手中滑落.还沒等花璇玑反应过來.轻歌猛的跑了过來.紧紧的将花璇玑搂在怀里.激动的眼泪顺着双眼缓缓流下:“小姐.你终于醒了.”

    轻歌搂的实在大力.小腹的痛更加加剧了几分.花璇玑只得笑着将轻歌推开.抓住轻歌的手飞快道:“快把你的衣服找一件给我.我等会儿再跟你多解释.现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马上.”

    -- 作者有话说 -->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