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给朕杀了她!【虐】

    “女人如衣服.她不过是件旧衣服而已.别人穿过的.本将军也从未放在心上.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本王也并非养不活这张嘴.”

    这话说的淡淡的.沒有丝毫的绪.若不是那嘴角的笑意.那凉薄的眸子.花璇玑真的以为眼前的人.不是自己那朝思暮想的烨华.

    手指在一瞬间变得冰凉透骨.尽管上着一层厚厚的妆带着人皮面具.花璇玑的脸色却依旧苍白如纸.

    他.竟然说自己是一件旧衣服.曾经自己以为在他心里.自己是颗棋子.于是.是自己高估自己了么.在他心里.自己连棋子连棋子都不如.

    鼻中一阵酸涩.花璇玑努力的控制着绪.伸手到了一杯酒抬头一饮而尽.也顺势拂去了眼角的泪滴.再低下头时.脸上就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自己那样的想着他.他竟说出如此的话.花璇玑的心底.凉的恍若冰霜.

    “唔.”漠皇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朕就明白了.那么无论朕怎么对他们.都是无所谓了对么.”

    烨华压根想都沒想.毫不犹豫的答道:“与本将军无关.漠皇若今找本将军來就为这件事.那本将军.还是告辞吧.”

    “烨华.”漠皇也不再客气.碧绿的眸子弯成好似狐狸般的弧度.漠皇另一只手还揽着花璇玑的腰.“聪明如你.你不会不明白朕找你來的意思.现在我方大军已将军营全部围困.你早已是插翅难逃.如若你答应朕大泱自动退兵.你和你们家那位皇帝对朕俯首称臣并将主城池赠与朕.并每年向漠国晋送黄金万两.绫罗绸缎数千匹的话.今.我便饶你一命.对了.”

    漠皇连气都不喘一下的说完这一大段话.见烨华沒有丝毫表现.突然将前的桌子轰的一声用脚踢倒.所有美食美酒都咕噜噜的滚到了地面之上.一片狼藉.

    漠皇将已经心俱疲的花璇玑用力向前一推搡.伸手.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抹去.另一只手摁着她的肚子一字一句道:

    “如果她如在你那里宛若破衣服.朕也便不再为难她.只是.她腹中.此时可是有了你的骨.烨大将军真真儿就那么薄.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削一顾么.”

    漠皇的手宛若尖刀般在花璇玑上游走.花璇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子在慢慢瘫软下來.然而.她却依旧倔强的咬着牙关.着自己站直体.一双如墨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烨华如冰山般的面容.

    她不能晕.不能昏.她要听.她要亲口听到烨华说.他在乎这个孩子.在乎这个孩子.哪怕不在乎她.都可以.

    烨华的表沒有丝毫变化.甚至当花璇玑那绝美的面容展现在他的面前之时.那张凉薄的眸子还是那样微微眯起.看不出丝毫喜怒.

    许久才淡淡的答了一声:“都说了是别人的破衣服.那孩子也指不定是谁的.漠皇拿一个与本将军沒有多少关系的人來威胁.是不是拿错筹码了.”

    花璇玑猛然睁大眼睛.心中像是被刀狠狠的剜了一块.血淋淋的痛.如果不是漠皇在这之前点了她的哑.她发誓.自己一定会哭出声音.

    还记得曾经.他缚在她的耳边.对她说.以后要和她有许多许多的孩子.

    于是.那曾经向着自己道歉的话.都是假的对么.还口口声声说着过去的事儿不再提.她说自己是一件破衣服.好.她就算她.她可以忍受.

    而此时.他竟然说自己和他的孩子.也是别人的.这.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原來自己无论怎么努力.怎么去.在他眼里.自己终归什么都不是.

    于此同时.外面传來了铠甲撼动的声音.十分的清脆.一排排影迎着火光打在花璇玑他们所处的营帐之内.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层又一层的将士.甚至可以看到他们手中拿着的在月光下泛着寒光的长剑.

    漠皇得到这个回答颇有些意外.便清了清嗓子软下口音继续道:“朕总归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也不可能让你做吃亏的事儿.只要你点个头.答应这件事.朕便把朕最心的女儿重新嫁给你.并一步步扶持你走向皇位.你要相信.凭朕的能力.足可以在分分钟间让你的那个父皇滚下皇位.朕听说他对你很是不善.你们父子关系也很不好吧.答应朕吧.只要你答应朕.不久的此刻.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是你.且这个事朕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只要明你带兵时放放水.让我军胜利即可.也并不会让你落下什么话柄在人手里的.而那些东西.我自会派我的人钱去索要.这回怎么样.”

    皇位.又是皇位.

    听着侧人一句一句的陈诉着.花璇玑突然无法抑制的苦涩的扬起了嘴角.他可以点头的把.亦或是.能够点头的把.这样的惑.眼睁睁的惑.他怎么会拒绝.

    沒想到漠皇连烨华父子不和都打听出來了.天.他是不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为此事预谋了.

    “好.”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烨华突然喉结一滚.“我答应你.”他沒有用本王.也沒有用本将军.他的声极低.宛若一杯陈酿了数百年的老酒.十分的醇香.

    却足够让花璇玑心寒.他竟然.真的答应了.

    尽管之前花璇玑以有了心理准备.可她还是不敢相信.烨华竟然答应了这么卑鄙的勾当.

    相比花璇玑.一旁的漠皇也是极其的惊讶.沒有想到烨华竟然真的这么快就答应了.看來特和大泱皇帝之间着实如他所知般不和.

    常年做皇帝多疑的本让他并沒有急着表现出惊喜.

    而是拍了拍手.让下人呈上了一副契约.漠皇搂着花璇玑的手并沒有放开.而是朝着烨华道:“空口无凭.你必须签了这章合约.且.帮朕做一件事來表示.”

    合约离花璇玑很近.虽然目光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到些许上面所写的东西.大体就是漠皇所说.而最后的地方.用红笔刻意勾画了一段.显然是刚刚添加上去的.上面清清楚楚的写到:“签下这个协议后.第一件事.杀了花璇玑.”

    烨华淡淡的看着那个合约.眉头终于有了些变化.看着漠皇一字一句的淡淡道:“你说的这些我都可以答应.只不过.我已经说了她只是一件破衣服.况且对我们之间的利益起不到丝毫作用.漠皇这又是何必呢.”

    “可是她在场.她知道我们所有的内容.如果她将所有事都说出去.你可能就会失了民心.失了辅佐的大臣的心.这对你.对我來说都很不利啊.”

    “可以让她如此时一般变成永久的哑巴.”烨华淡淡的说了一声.“我从不杀女人.”

    “是么.”漠皇伸手从烨华手中拿过合约.露出得逞的笑容:“那就是你不听朕的话喽.你要想想啊.不要忘了你的过去.是怎样的被人欺凌.被人嫌弃.想一想.你从出生到现在享受过皇子的待遇吗.就算你改凯旋归去.你不过也就是一个大泱的灾星.你觉得那个老巨猾的大泱皇帝.你的父皇. 会那么容易就让你当上皇帝么.更何况.现在你已经是瓮中之鳖.用一个对你來说如破衣服的女子.换一个万人之上的皇位.烨华.你不亏”

    接着.漠皇则低低垂下头來.对着花璇玑耳语道:“之前给你下的只不过是软骨散罢了.相比如此.我更愿意看到你亲自死在他的手里.”

    你.花璇玑想要开口骂他却无法说出任何声音.黛黑的眸底涌起深深的火焰.深吸了一口气.却看到烨华那面的宝剑已经出鞘.

    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攥着剑柄.花璇玑不止一次觉得烨华那双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无论是拿笔还是拿扇.怎么看合衬的不得了.多以前那双大手还为自己描眉画眼.还紧紧的将自己搂入怀里.而今.竟然对着自己.拿起了剑.而且.那双修长大掌的手腕上.还弥留着昨自己为他带上的相思豆手链.

    花璇玑绝望的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缓慢走來的烨华.漠皇松开了手.让她自己瘫软在地面上.她沒有躲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张凉薄的眉眼.嘴角慢慢车开了绝望而悲戚的笑容.

    烨华.你终究.还是选择了皇位.

    我终究.还是抵不上那个位置是么.

    盈盈的烛火映在那把锋利的宝剑之上.花璇玑痛苦的咬着唇.体有东西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缓缓抽出.是那个药的缘故.

    不要.不要.

    花璇玑拼命的在心中呐喊着.紧紧的咬着唇.承受着那宛若凌迟处死般的痛楚.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保护自己的孩子.却连手都无法抬起.

    在她深深的注视之下.那红色的影一步一步近.眼前有些模糊.花璇玑看不清此时烨华的表.唯一能够看见的是.那修长的大手突然攥紧.指骨发白.而把闪着银光的宝剑.漠然刺向了她的小腹.

    -- 作者有话说 -->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