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花璇玑怀孕了?

    这算是刚出虎口又进狼窝么.花璇玑无奈的勾唇一笑.看着落下的鞭子竟然不躲半分.

    许是被她这副毫无惧怕的模样虎到了.夜翎珑甩下鞭子的手不自觉的滞了下來.磕磕绊绊道:"你怎么不躲?怎么不喊.你"

    "喊了躲了你就会放过我了吗."花璇玑高高仰起头.因为疼痛而发白的脸庞更加徒添了一抹惹人怜惜的感觉.

    密长的睫毛微微忽闪着.嘴角噙着的一抹笑意将夜翎珑仅剩的理智全部震碎.用力晃了晃头.夜翎珑不在顾虑那么多.用凉水将手中的鞭子浸了一浸.

    对着花璇玑狠命的抽了下去.

    肚子的疼痛还在一bobo的继续.花璇玑用力的抿紧嘴唇不做出任何软弱害怕的表现.她沒有忘了曾经的面对恶势力绝不低头.此时自己越是软弱就越会给她带來蹂躏的快感.自己遭受的则是更多.

    干脆抿紧了唇硬是不让自己坑出一声.

    鞭子带着凉水很辣辣的沒有丝毫余地的落下.清脆的声音让在场的小厮都不敢直视.一鞭子下來.花璇玑刚刚还是白若凝脂的肌肤上愕然出现了一道血红的长痕.夹杂着破碎的衣衫.真真是皮开绽.

    "求我."夜翎珑嘴角勾起的狠戾笑容与她那看似纯净的脸庞极为不同.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嫉妒之心.足以让一个干净的人陷入泥潭.细长的手指狠狠覆上鞭子上那沾有花璇玑血迹的地方來回磨蹭.夜翎珑居高临下的看着花璇玑"求我.求我我说不定就会放了你."

    "妄想."花璇玑此时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气.子虽是软趴趴的好似发了高烧.肚子也是一抽抽的痛着.然而那惨白如纸的面容却依旧傲气的笑着."你好可怜."话中难掩讥讽之意.

    "你说什么.什么可怜."夜翎泷伸手紧紧抓住了花璇玑:"到现在了你还想负偶顽抗么.花璇玑.都是你.都是你这个.人.如果沒有你.我早就嫁给了烨华哥哥.也早就当上了二皇子妃.都是你.全部都是你.都是你勾.引烨华哥哥."

    "放开."花璇玑用仅存的力气推开夜翎泷.冷声道:"什么.人.什么勾.引.夜翎泷.如果你的真实面目就是如此的话.那么我还真为烨华的举动感到高兴.而且.就算沒有我.他也绝对不会上你."呼.所谓总裁世家.唯一该强的能力就是辩论.花璇玑很有信心.如果光耍嘴皮子.眼前的女孩.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你胡说.烨华哥哥一直喜欢我的."说道后面声音越弱.像是自己直接将自己的话否认一般.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到最后.干脆扬起了手中的鞭子."你给我闭嘴."

    "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幼稚."一道道鞭子落在上.花璇玑却提不起丝毫力气去与她对抗.肚子的疼痛越來越加剧.花璇玑用力的抿紧了唇.一下下数着上鞭子的数量"夜翎泷.你今给我的鞭子.有朝一.本姑娘一定都会还给你."

    "啪."花璇玑话一落.拿鞭子又飞快的落下.精准的抽在花璇玑的脖子上.

    "既然这样.那本公主不介意多给你几鞭子.或者.压根不让你活着出去."夜翎泷收回鞭子.垂眉看着鞭尾上的血迹.冷笑着叹息道:

    "你当然可以继续嘴硬下去.反正你这种.人皮厚定是打不透.只是……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小娃娃还受不受得住呢.啧啧.真是.竟然这么快就怀上了第二胎.你……本公主该送你个会下蛋的母鸡才是."

    还想反驳回去的花璇玑猛然瞪大了眼睛.子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滞.张开的嘴唇都是不断颤抖着:"你.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夜翎泷不可思议的回问道.一面暗暗叹息自己的多嘴.下一秒.想到将花璇玑孩子当着她的面打掉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字一句无比清晰的道:"本公主说你怀了孩子.你的肚子里.现在有一个孩子."

    手中鞭子的倒刺扎的嫩白的手指有些微微疼痛.夜翎泷干脆将手中的丢到一旁.朝着边的小厮要了一个更粗些的.在水中浸泡了几番.

    手指把玩着鞭尾在手上缠了几个圈道:“花璇玑.你说.如果我这一鞭子打到你的肚子上.你的孩子.还会不会留得住.”

    “你敢.”退去惊异后的花璇玑突然整个人來.除了脸色依旧苍白之外.却透出一股十分可怕的保护气息.

    这应该是一个女人保护自己孩子的本能.花璇玑黛墨色的眸底涌起一层怒火.也暗暗埋怨自己的疏忽.自己竟然早沒想到自己肚子的疼痛竟是由于这个小家伙的折腾.狠狠的望着夜翎泷.花璇玑的眼里沒有丝毫的退却之意.

    因为自己的过失和太过相信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今天.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小骨血.一定要让他看一眼这外面的花花世界.

    花璇玑上突然散发出來的气息让夜翎泷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子.握住鞭子的手也随即松了松.不可思议的吞了一口唾沫.

    夜翎泷看着花璇玑那惨白的面容和上无数的鞭子印记.心里冷冷一哼.自己这是怕什么呢.不过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罢了.更何况这是她自己家的营地.自己将她弄死在这里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只要让下人处理一下就好了.

    想好之后.夜翎泷不再退缩.脸上勾起了刚才的傲气笑意.冷冷的哼了一声.两手拉住鞭子的两端用力拉直.直至让水溅到花璇玑的脸上.夜翎泷狠狠一咬牙.左手猛的松开.右手一个用力.

    那足足有花璇玑手腕粗的麻绳鞭子.赫然向着花璇玑那还未有几分显形的小腹上用足全力抽去.

    -- 作者有话说 -->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