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王爷我求求你

    烨华压根沒有想到花璇玑竟然会推开自己,滞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來,连忙毫不留的一把拽过了花璇玑的子,把花璇玑拖到了自己的怀中,而玉无瑕则是被顺势推到了地面之上。带着一声小小的闷哼。

    “烨华,你这是做什么?”虚弱的子无力的倒在地面上,右肩的伤口因为巨大的冲击再次蔓延出层层血迹,而那张俊美异常的脸此时却如白纸般毫无血色,额头挂满了细碎的汗珠,密长的睫毛不断抖动着,令人心颤。

    看见地面上溅出的血迹之时,花璇玑连忙挣扎着想要去扶,然而烨华那搂在花璇玑上的手却是更加用力,完完全全的将花璇玑锢在那弯怀抱之中,根本无法动态。

    看着眼前瘫倒在地无力的人,花璇玑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苦笑。拼命的挣扎着子,想要离开烨华的束缚。

    这种感觉,她不想要。

    “跟本王回去。”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烨华的语气中沒有丝毫的感,就宛如当初见一般,波澜不惊。而且,就连那个我,也换成了本王。

    花璇玑微微别过头望向他的脸,淡淡的黛黑眸底竟然沒有丝毫的感,明明是昨还搂着自己说要和自己再生个孩子,可今,呵,还真是成王之人本无啊。

    按照以往的格花璇玑肯定会毫无保留的反击回去,然而今却不同。望着那抹白色的柔弱躯,藏在袖下的拳紧紧攥起,声音却是放低了几分“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发烧的,肩膀上的伤再不治 定会溃烂的。”

    搂在腰肢上的大掌微微一滞,凉薄的眸子却依旧沒有丝毫的感,空气仿佛在那一瞬间凝滞,许久,才带着几分不削的投到玉无瑕的上:“可那,又和本王有什么关系呢。这么远的山路,就要像刚才那样扶着他走到营地么?”

    藏在袖下的大掌紧紧攥起,昨夜从花璇玑离开后他就各种心神不宁,然而碍于皇上再此又不敢大肆宣扬调兵來寻,眼看下了大雨怕花璇玑被淋湿找不到回來的路,他冒着大雨一步一步的寻了她整整一夜,然而,当好不容易寻來的时候,却看见她与别的男子……

    那样温柔的语气,那样温柔的动作。烨华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像是要碎掉一般。

    “王爷,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么?”不得不说,花璇玑此时想要这个答案,哪怕他只回答一个是字,之前的种种不愉快她都可以承受。

    然而,话出口,得到的却是一片寂寥,搂在咬上的大掌却是微微一滞。

    凉薄的眉眼微微眯起。烨华不得不承认,自己此时的表现,完完全全就是在吃醋,可,她的态度,若是说吃醋定时会被看轻的吧。

    “吃醋?”波澜不惊的声音此时带上了些许的玩味,一把将花璇玑转了过來,修长的大掌缓缓挑起她削瘦雪白的下颚“花璇玑,你以为本王会为你吃醋么,你太高估自己了。”话说完,随着前小人儿的微微一滞,就连烨华攥着花璇玑下颚的手都微微松了松。

    明明是倔强的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话语,然而心,却是像被万只小虫在啃咬,疼痛的很。

    太高估自己了?

    黛色的眸底瞬间染上一抹愕然,花璇玑心头猛的一抽,嘴角扯出的笑意却是无比的苦涩。

    原來,一切都是自己高估自己了,这一切,不过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自作多罢了是么?原來之前的一切一切,不过是假象罢了。

    小手紧紧的攥住前的衣衫,心口却依旧是躲不过的疼痛,狠狠别过烨华的大手,花璇玑弯下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花璇玑突然发生的转变让烨华顿然一惊,看着那只苍白攥紧自己衣衫的小手,伸手想要将花璇玑扶起,却被她蓦然避开。

    花璇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窘态展露在他的面前,弯下子扶起玉无瑕,小声道:“我们走吧。”

    “放下。”收回在半空停滞的手臂,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侧过子将整个洞门堵得严严实实。又大声重复了一遍“本王让你放下。”

    “他这样会死的。”藏匿住所有的悲恸,花璇玑第一次完完全全的软下语气,低低道“算我求你,让我带他去看病。”

    烨华沒有作声,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一动不动。

    倒吸一口凉气,撑着玉无瑕的子几个不稳,然而花璇玑都狠狠咬牙了过去。“昨夜我们跑出來喝酒,后來天下起了大雨,我们便找了这个山洞休息,因为我是一个人跑走的,误把他当作了匪人所以用簪子刺伤了他,他为了让我不受冻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來为我遮掩而自己却发了烧,伤口也发了焱,烨华,不,王爷,让我带他去看病,求你了。”

    突如其來的解释让烨华的子猛地一惊,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看着花璇玑那微微泛白的脸颊,心中像是有一把火般重重的烧着。

    每次吵架,她都会七嘴八舌的用各种语言毫不让占便宜的回击,就算当初自己将他罚跪在雨中时她也是依旧倔强的模样,而今天,她竟然求他,竟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仅仅带她认识了一天的人,求他。

    凉薄的唇发出一声冷哼,烨华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嘲讽道:“求人要有个求人的样子,至少要拿出一点诚意來。”

    烨华这话本來就是气话,刚刚说完便是后悔了,刚想出口不久,却听见扑通一声,花璇玑竟然带着玉无瑕的子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绝美的小脸依旧带着几分苍白,眸底的那抹黛色却是怎么也看不到底,她的眼眶有些泛红,却不知因何而哭。

    细小纤细的手指从袖下露出,随带着露出那串烨华为她挑选的红豆手链,颤抖着缓缓抬起,哆哆嗦嗦的攥住了烨华的衣袍。

    “王爷,我求求你。”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