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醉酒看错人

    接过酒壶的手微微一僵,空气仿佛在那一刻停滞,半晌,花璇玑才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不仅仅是。”然后仰头继续饮酒,在不多言。

    刚刚的冲击对于她來说只是來的太突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然而,此时真正让她如此悲恸的是因为烨华白的不信任。

    虽相处的时间仅仅不到两年,然而二人经历的事也着实不算少,就连孩子都曾拥有过,花璇玑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侣间最重要的信任,他们之间竟不复存在。

    仰头将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

    望着那空的酒壶,对面玉无瑕的一双碧绿眸子突然沒有预兆的眯起,喉结微微滚动一下,试探的问道:“那么就是吵架了吧,两人在一起难免会吵架,更何况,越吵,也越说明他是在乎你的,无瑕倒是要恭喜璇玑能得此在乎你的夫君呢。”

    “安慰的话总是那么好听。”花璇玑有几分无奈的勾唇一笑,“可以对我说实话么?我真的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在乎我。”花璇玑不知道,此时的她语气有多么认真,尤其是那双黛色眸底涌上的真挚,让见多识广的玉无瑕都不由得微微一愣。

    半晌才回应道:“无瑕与王爷也只是这几天相识,并不太了解。不过……”顿了顿,玉无瑕将手中的酒又匀给花璇玑几分。“无瑕倒是想知道,璇玑究竟和王爷是因为什么闹的矛盾?”

    话都已经说到这里,花璇玑觉得自己在隐瞒反而有些柔做作了,无奈一笑,也不拐弯磨角的直接道:“因为,无瑕你。”

    “我?”碧绿眸子忽然一闪,却是稍纵即逝,玉无瑕的样子还如刚才般温润,讪讪道:“璇玑说笑了,你我不过是刚刚相识,若是说是因为我给你擦汗,唉。”无瑕有些焦急的叹了口气:“要么我去找他把话说清楚好了。”

    “算了算了,说不定会越抹越黑呢。”花璇玑有几分无奈一笑,望着汹涌篝火滞滞发呆,若是彼此有那份信任,无论发生什么事总会解决,若是真的沒有那份信任……无奈摇了摇头。

    此时花璇玑只觉得脑袋有几分晕厥,沉沉的,想着可能是酒的后劲儿比较猛,晃了晃脑袋让自己的意识清醒几分,恍然间看着对面玉无瑕手中还是满的酒壶时询问道:“你怎么不喝?”

    “唔。”玉无瑕微微一愣,随后才温润的答道:“今肠胃不算太好,本想与璇玑畅饮,怎料……”接下來的话再说就会尴尬,玉无瑕适可而止的打住话语,二人相对无声。

    “轰隆,轰隆。”刚刚还是明朗的天儿忽的两道响雷重重打下,随之而來的就是漫天大雨。

    冬,夜晚本就寒意刺骨,刚刚有些酒还能暖暖子,此时这么一浇,真真是透心凉,就连牙齿都忍不住的打颤。

    玉无瑕好似也沒料到这场大雨的突袭,肩膀上的伤口更是肆意咧开殷红一片,伸手将花璇玑一把搂在怀中,轻声道:“璇玑,得罪了。再往前是山壁,我们不如去那里避避雨。”

    还有别的选择么,花璇玑只得点头答应。

    他的怀抱很是温暖,外衫湿透两个人此时完全属于赤。相贴,带着几抹菩提花的香气,让人很是安心。然而,花璇玑虽是有些迷糊却还沒真真沉醉,很清楚后的怀抱并不属于自己。连忙伸手微微推了推他,淡淡道:“我自己可以走的。”

    然而话刚开口,向前挪了一步就立刻被自己刚刚点燃的篝火上的干柴绊倒,脚腕顿时传來钻心的疼痛。

    “还是让我來吧。”玉无瑕的语气有几分无奈,却依旧温暖,伸手揽住花璇玑的腰肢,深吸口气,足点干枯枝桠,一面伸手为花璇玑遮盖头顶的漫天大雨,一面快速往着那面的山头掠去。

    不得不说玉无瑕的轻功很好,仅仅不过片刻便到了他所谓的山头,攀着岩石进了山洞,然而眼前的洞虽不大,却颇有几个转弯。

    待到站稳子,花璇玑连忙尴尬一把将他推开。然而却一个不小心,恰好触碰到了他的伤口,幽深洞中顿时只闻咝的一声轻响。

    沒等花璇玑开口,玉无瑕便温润一笑:“不碍事的。”

    “那怎么行。”怎么说都是自己将他刺伤的,微微将子移到有些亮光的地方,花璇玑将手探向他的伤口:“我帮你看看吧。”

    “这伤真的不碍事,只要调戏一下自会好的。”沒等花璇玑反应过來,无瑕突然将花璇玑的手握住,放在两掌间搓了搓:“倒是璇玑你,冷的都成冰块了,早知道刚刚就直接将你带回去好了,若冻出病來,真是无瑕的错了。”

    真是温润贴心的男子,不过这可不是花璇玑应该感叹的,触电般的收回手,花璇玑小声道谢后,快步走到山洞另一端搓了搓手径自温暖。

    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也不知道他......

    “把这壶酒也喝了吧。”黑暗之中冰冷物体突然打断她的思路递到花璇玑手中,花璇玑先是一愣,遂连声道谢。只因山洞黑暗,沒有看清对面男子温润脸上稍纵即逝的犹豫之意。

    又是一壶酒下肚,随着暖意一起而來的则是更加迷糊不堪的混沌之意,不过,这却是此时花璇玑求之不得的东西。

    那面则是玉无瑕从山洞中寻了些干草又升起了一堆篝火,转却看见花璇玑双目有些迷离,望着那张几近绝美的小脸,抿了抿唇,想起她刚刚表现出的一系列随。微微咬牙,向前一步晃了晃她的肩膀。“璇玑,璇玑,不要在这里睡,更何况穿着湿衣服,定会感冒的。

    迷蒙双眼缓缓睁开,眼前的人影忽的变成重叠样子,分不清面貌,花璇玑晃了晃头,就着忽明忽暗的火光将眼前人的样貌尽收眼底,半晌,却是咧唇漠然伸手,缓缓勾住眼前人的脖颈,声音带着几分依恋,几分模糊。“烨华”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