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为烨华赐婚

    “啊。”花璇玑先是有些迷茫,目光转到自己手里抓着的东西时才反应过來,讪讪一笑,此时放下倒显得自己做作了,干脆拿起啃了一口,轻笑道:“很好吃。”

    玉无瑕看着花璇玑的碧色眸子有些微微发愣,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啊,尽管是如此看似粗鲁的动作在她做來都带着几分优雅,不过却让人能够全心的放松,伸手如同她一般掰下一只,玉无瑕抿唇轻笑朝着后的随从道:“去,把我私藏的菩提花酒拿上來。”

    后的小厮应了一句就下去取酒了。

    这时台子上突然传來了漠国皇帝的大笑之声,所有歌舞在皇上的手势下戛然而止,花璇玑也停滞了对羊腿的进攻,带着几丝疑惑的目光看向漠国皇帝。

    “哈哈哈哈。是本皇太激动了太激动了。”漠国皇帝笑的一脸豪爽,伸手将一旁的夜翎珑揽入怀中,又朝着烨华挥了挥手:“來,过來。”

    烨华的脸色有几分不适,却依旧保持着淡笑向前走去,看的花璇玑不由得勾唇苦笑。果然,烨华还是比较适合带上这种看似近人却能将人拒绝于千里之外的面具,而那面具下藏着的神,就连花璇玑此时也不能完全看透。

    看着烨华听话的向前,漠国皇帝眼角的笑纹更加深刻,伸手拉过夜翎珑的小手,慈祥的道:“本王可就这一个宝贝女儿,你可一定要替本王好好宝贝啊,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定唯你试问。”

    “当然当然。”一旁的皇后不知为何竟徒然插话,眉眼中带着几抹迫切之意,连声道:“看那小模样,还真是标志呢。”

    “皇后娘娘打趣人家了。”夜翎珑的声音此时听起來秒如清泉,一袭蒙族衣袍更加衬得她冰肌玉骨白皙无瑕,那头墨色长发被编成无数小辫子垂落肩头,碧绿眼眸微微垂下,耳根处霎时染上一层薄红。

    “看看,说说竟然还害羞了呢。烨华得此妙人乃是我大泱之福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莫妃连忙随着皇上的心意搭衬道。

    “哐当。”还未等皇上开口,花璇玑手上的羊腿顿然落到衣袍之上,花璇玑连忙伸手去擦,结果越擦越乱越擦越乱,一挥手之间,赫然将一桌酒席轰然打翻。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从夜翎珑那面转向了花璇玑,烤美酒混合一起,散发出的味道此时对花璇玑來说却像是刺骨毒药,之前烨华,白焰对自己都有提醒,然而真真儿听到了这种言语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控制自己。

    花璇玑脸上一阵窘迫,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鼻子酸酸涩涩的,眼睛里也朦胧一片,却怎样都挤不出丝毫眼泪。

    烨华站在高台之上,刚刚好将花璇玑的表现尽收眼底,心中竟然不自觉忽的暗喜起來,她还是在意自己的,刚想下台为花璇玑解围,却见后的玉无瑕忽的上前一步,抱拳道:“都怪小臣,一不小心将烤甩在了夫人上,才会发生刚才之事,还请皇上,漠皇见谅。”

    “算了算了,只是一时失误。”皇上的脸色有几分难看,但是碍于对方是漠国使臣无法发做,冷下脸对着花璇玑道:“下去换衣服,这成何体统。”

    子再抖,心在抖,就连每一根发丝都在抖,花璇玑机械式的行了个礼,转快步跑了下去。也在回头的瞬间,泪水沾了满脸。

    “唉,这真是。”皇帝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有几分尴尬的讪讪道:“我们继续,继续。”

    “刚才的女子是哪位?”漠国皇帝直接将皇上的窘迫忽视,看着花璇玑落跑的背影询问道:“是儿臣的内室。”不等皇上回答,烨华连忙出声答道。

    而另一面的玉无瑕,看着花璇玑落跑的背影,抿了抿唇,用别人看不清的速度将一壶酒倒在了自己的衣袍上,沉声鞠躬道:“小臣刚刚不慎也撒了些酒在衣袍上,还请漠皇,皇上准许小臣先行告退。”

    “去吧去吧。”漠皇好似无心搭理玉无瑕般,转过继续问道:“刚刚你说,那是你的夫人,那么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有……”

    抛去这面漠皇所言,从宴会上离去的花璇玑此时只顾向前一直跑一直跑,双眼被氤氲蒙蔽,看不清眼前的事物,等到花璇玑反应过來,自己竟已跑到白自己夸赞的密林之中。

    耳边忽的传來一声野兽鸣叫,花璇玑心一惊,连忙止住脚步,然而四面打量了一周,除了树,还是树,找不出丝毫其余的东西,花璇玑压根就无法判断自己从哪里跑进來的。

    夜风拂过耳畔带着乎乎的响声,花璇玑呆呆的立在原地,紧紧攥起的拳散出一片薄汗,偶有飞鸟从头顶飞过,时不时还传來咕咕的猫头鹰啼叫声。

    藏在袖下的拳紧紧攥起,花璇玑深吸了几口气不断的警告自己不要慌,不要慌,环视四周一遭慢慢适应了眼前的黑暗,伸手拔下头顶一根金簪收入手中,高举到耳侧以便防之用。

    虽有年轮可供南北之判断,花璇玑却无法得知自己究竟是从哪个方向來的,干脆放弃了从林子中走出,找了一颗大树靠着坐了下來。

    她不傻,若是盲目寻找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密林中來回绕圈圈,说不定还会遇上什么野兽,不如留在原地保留体力,明早烨华若是发现自己不见了定会來找寻自己的。

    “沙沙,沙沙。”

    伴随着几声野兽嚎叫之后,后突然传來了脚步与地面的摩擦声,花璇玑一惊,连忙扶着树站直子,攥着金簪的手再次溢出一层汗滴,警惕的回过狠狠一挥簪子,倒吸一口凉气,警惕道:“谁?”

    然而所得到的却只有枯树在冷风中摇曳发出的沙沙声。

    只是树罢了,罢了。花璇玑松了口气正想再次坐下子,一声细微响动从旁边倏地传來,裆下來不及思考,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手中金簪想也不想的刺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