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死在睡梦之中

    初冬的天气几乎是白一样晚上又是一样,待到还带着几丝温暖的夕阳落下之后,天上竟飘飘洒洒的下起了大雪。

    外面的烨华给予遮盖的衣衫被那两个将士已皇上之名硬生生的退了下去,恰好就丢在花璇玑的正前方,鲜艳的红色在雪白的雪地上显得分外明显。

    雪白的雪落在花璇玑的发上,肩膀上,逐渐积起一个小堆,花璇玑朝着后的两个将士翻了个白眼,來回搓着手不断的哈着气。

    想起刚刚白焰对花冠彩的样子,花璇玑不由得悲恸的闭上了眼睛,皇位争夺,步步为营,如果不能保护好自己,唯一的下场,就是垫脚石。

    只是,如若有一天,真正到了皇位抉择的时候,烨华的选择会是什么?

    想起曾经琬瑶那的话语,花璇玑嘴角有些苦涩,十几年的隐忍,又怎么能因为自己小小女子毁于一旦,皇位只有一个,而女人,还会有很多,不是么?

    就像自己死去的孩子一般。

    孩子。高高仰头望向橙红天空,耳边空气渐渐清新起來,大片大片的雪花刚好飘落在她的脸颊之上,刺骨的凉意让花璇玑逐渐清醒了起來,心中也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

    就这样过下去吧,不管未來结局是怎样,只要过程是在一起的,就足够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花璇玑抬眼滞滞的望着眼前的佛堂,眼前逐渐闪现太子清秀俊颜,或许对于太子而言,现在这是最好的结果吧。再不用夜担心被人行凶,再不用提心吊胆不得安眠,也再不用装疯卖傻掩藏光芒。

    一轮新月从头顶升起,花璇玑抱着肩膀不断瑟缩,接近青紫的嘴唇上下颤抖着。微微仰头,之间那两名奉命看着她的将士也是懂得不行。

    那么长时间一动不动的伫立,不算宽厚的肩膀之上都堆上一堆堆的雪,尽管穿着宽厚的铠甲,还是在肩膀上积起几堆白雪,风雪中,因常年在外把守变得有几分黝黑的脸庞此时竟意外发白了起來。

    望着他们丢到自己前的属于烨华的嫣红衣袍,花璇玑不争气的攥着拳头,不断张望着,一面小声嘟囔着,那孩子气的语气,好似将刚才所有纠结全部抛到了脑后。

    “该死的烨华,皇上说不许任何人接近你就真的不过來啊。”刚才用大火烤手为她取暖的劲头去哪了。花璇玑深吸一口气,往手上哈了几点气捂在脸上,以求片刻的温暖,然而却始终无法抵抗冰雪融化透过衣衫的刺骨寒凉。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突然传來了一股浓烈的酒香带着点点的桂花之气,让微微产出几丝困意的花璇玑子猛地一震。连忙抽了抽脸颊严厉的提醒自己不许睡。她曾经看过很多场雪灾,几乎大多数人都是失去意识,死在睡梦之中的。能够活下來的,只有那些意志坚定有着几分期盼与信念的人。

    花璇玑不是酒之人,所以对着酒香不过是用來提神罢了,然而对于眼前那两个陪着花璇玑站了半夜的士兵來说,这醇香的好酒无疑是一道最大的惑。

    左边的将士瞪大眼睛,子微微往右面凑了凑,用穿着盔甲的胳膊捅了捅右面将士的手臂,带着几分贪婪的嘴唇,黝黑的眸子带着几分渴望之意。

    “哎哎,你闻到了么?这可是陈年桂花酒的味道啊?”

    “咦,你也闻到了。”右边将士子微微一抖,“我还以为是我太困了产生的幻觉呢,只是,这么偏的地方,怎么能存着好酒呢?”

    确实是的,花璇玑他们所处的地方是整个皇宫的最西面,是一个偏僻的不能在偏僻的地方,虽说是佛堂,却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连那供奉的排位上也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说不定是哪个将士偷偷藏在这里的呢。”左边的将士抵挡不住放这摆在眼前的惑,指了指花璇玑,随道:

    “你看她都这个样子了,腿就算不麻也得僵了,沒事的,就去看一眼,要是有咱哥俩今晚也不白站这一宿,要是沒有,就当咱哥俩去绕个弯子暖暖子被,皇上都那么说了,谁敢过來啊,你说是吧。”

    右边的将士咬了咬唇,撑着下巴迟疑了片刻,猛的一拍大腿:

    “你说的对,走走走,咱去看一眼。”说着,一把搂过左边将士的肩膀,二人快步消失在花璇玑的眼前。

    花璇玑用力的搓了搓脸,后突然传來细碎脚步之声,花璇玑的第一反应就是,烨华來了。

    飞快的回过头,却看见轻歌快步疾行而來。

    花璇玑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一股感动之顿时涌了上來,原來这些都是轻歌做的。惊讶之余还是赶忙环绕了一下四周,小声道:

    “你怎么进來的?”

    “我一直混在王爷和你们后面,只是我材小,算是藏匿在那些士兵里了。他们倒也沒有阻止我。只是到了后我一直沒进去,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怀中飞快的掏出一个暖炉塞到花璇玑手里,“当时本來是见小姐穿那么点出來帮小姐暖暖子的,现在虽有点凉了,但,有总比沒有好啊。”

    伸手接过暖炉紧紧藏在怀中,花璇玑只觉得从口顿时涌上一抹暖流,紧紧的攥着轻歌的小手,红着眼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感动之中,恰恰忽略了轻歌话语中的不妥之处。

    轻歌看见花璇玑如此状态,有几分意外的抽回了手,讪讪的咽了几口吐沫,像是想起來什么一般道:“刚才我过來的时候,看见王爷正和一位绿衣女子有说有笑的谈着什么。小姐,你们入宫就是谈这件事的么?”

    当然不是,花璇玑有几分疑惑的摇了摇头,冻得发紫的嘴唇微微嗡合:“你可记得那绿衣女子长什么样子?”

    “离的太远我到看不太清,那女子很美,与我们长得有几分区别,好似不是咱们大泱的。”咬着唇思考了片刻,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对了,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女子有着一双如同她衣服颜色一般的,碧绿的双眸,很是美丽。”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