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带我去好好拜访拜访她

    白焰压根沒有料到烨华竟然这么快就给自己回复,握住酒杯的手微微一滞,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冷淡笑声惨杂几分挑衅笑意:

    “如果,我要兵符呢?”

    “啪。”烨华像是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一般,想都沒想的将手中兵符拍在桌面上。食指微微抵住轻轻向前一推,右手摊开向着白焰伸去:

    “本王要的药材。”对于这件事,烨华想的很是清楚,兵符沒了,可以再夺,皇上未死新太子未立,最后鹿死谁手还是个谜,可花璇玑,只有一个,救她命的条件,也只有这一个。

    藏在袖中的大手紧握成拳,现在自己在明白焰在暗,他们暗地里做的那些动作自己现在完全找不到丝毫可以了解的切入点。如今,只能做案板上的待宰羔羊。

    当然,只是如今。

    “皇兄果然中人。”白焰向前凑了凑准备抓过兵符,却被烨华抢先一步将兵符按在手下,冰冷脸庞看不出丝毫绪,烨华加重语气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本王的药材。”

    前去抓兵符的手停在原地,一双柳眉微微一蹙,薄唇却是勾起妖孽的弧度,装作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白焰声音倏地转冷:

    “姬焱,开库房。”

    “是。”不知从哪冒出來的姬焱淡淡答道,缓步走到烨华面前,微微颔首,声音虽冷淡却不无尊敬:“请跟我來。”

    将兵符紧握手中,烨华平淡的起,示意轻歌跟在自己后,几人缓步沿着一条小道南行而去。

    慌乱杂草与那面的姹紫嫣红形成鲜明对比,几乎每走一步都能听到脚底踩到枯草的嘎吱声音。空气中飘杂着生锈的金属气息,十分刺鼻。

    不多时,一道由杂草遮住半边的红漆木门就出现在了烨华眼前,烨华将子微微向后退了几步,示意轻歌先行。自己则跟在三人之后。

    领头的姬焱拿出两块火石将蜡烛点燃,白焰微微向后侧了侧子,冷声道:“所有药材都在这里,皇兄请便。”

    烨华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神,沒有丝毫波澜,四下打量了一番,转头看向轻歌,冷冷道:

    “你应该知道什么药是她要用的吧,选几样。”

    轻歌先是一惊,转过头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向了烨华,自己懂药这事从未跟任何人提起,就连常年相处的白焰姬焱都是只知道片面,然而,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懂药理这件事的。

    听话的向前俯寻找需要的药材,恍惚间看到自己食指中未曾洗掉依旧残留的鲜红药渣,轻歌倒抽一口凉气,蹲下子侧过头用不寻常的眼眸细细打量后的红衣男子。

    苍白面容带着几抹暗淡,三四天的夜相伴也未将他独特的光芒削弱几分,一条精细云纹腰带越发显得他肩宽腰瘦,自己不过在他面前服了两次毒,他就轻而易举的推断出自己懂药理之说,真是……一不留神,轻歌竟然看直了眼,忘了自己还在替烨华寻药之说。

    后姬焱忽然轻咳一声,轻歌这才恍过神來,连忙垂下头寻找药材,然而脸上却不自觉的染上了一层薄红。

    这个男人,比他侧的白焰更加耀眼,或许,是因为他对花璇玑的那份真挚感

    意识到自己已耽误太多时间,轻歌來不及多想,弯抱起两株雪莲四颗人参和一些补血的零碎药材直起來转头看向烨华。

    “这些就够了?”烨华淡淡发问,声音掺杂着几分疑惑。

    “小姐现在最需要的都是补血和调养的药材,这些就够了。”轻歌小声答道。

    “走吧。”烨华转过去,扭头对一旁的白焰淡淡道:“待本王出去后兵符定会交于你手上。”白焰是什么人烨华最了解,兵不厌诈,更何况他这些跟白焰所作的比起來不过是九牛一毛。

    白焰沒有意料之中的生气,反而淡淡一笑:“听说,太子的生宴本定在下个月月初,却因为这事取消了,真是可惜,可惜。”狭长桃花眼微微眯起,“想想每年太子的生宴都是多么风光,百官朝贺,夜歌舞,果真……”

    “白焰。”冷冷声音中夹杂着难以掩藏的零星怒意,烨华缓缓转过子,从怀中掏出兵符带着几分不削的丢到他的前,深吸一口气声音转为平淡,沒有丝毫波澜的徐徐道:

    “让你费心记得本王生真是大幸,不过,皇弟可别忘了,本王跟你还有很多笔账沒有细细深算呢,下个月漠国皇帝将会已吊念太子之名來访,听说父皇已将本王婉拒的漠国公主赐婚与你,真是恭喜,恭喜。”虽是恭喜话语,声音却无丝毫笑意,最后两个字除了连说两遍外还特意加重了语气,看着白焰显得有几分苍白的面庞,烨华淡淡抿唇,冷声朝着轻歌吩咐道:“我们走。”

    藏在袖下的拳紧紧攥起,白焰望着烨华离去方向重重咬牙,那本是找皇上去篡改精兵之事,到最后皇上竟然将烨华不要的那什么公主赐给了他。

    换句话來讲,就是自己拿了一件被烨华当做垃圾抛弃的东西,然而,自己却必须还要奉上一脸笑意,当宝一样供在边。

    脚掌点地狠狠摩擦,层层枯叶发出清脆的嘎吱响声,半晌恢复平静,转头看向后一脸平淡的姬焱,冷冷问道:“上次让你救出的那个女人恢复的怎么样了。”

    “只是脸部烧伤,其他并无大碍,刚开始意志有些恍惚,这几已调理过來,应该可以收为己用了。”姬焱毫无波澜的一口气答道。

    “是么?”温润脸庞再次勾起残忍笑意,转伸手从红木门上磨磋着什么,刚刚反复磨蹭的枯草轰隆一声深陷下去,扬起层层土灰,带土散去,深邃密道立刻展现在二人面前。

    伸手将火把交给后的姬焱,白焰侧为他让了一条路,冷冷一笑:“带我去好好拜访拜访她。”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