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太子死了,孩子没了

    温手指划过脸颊,轻柔的像是弹去珍贵衣料上的尘埃,然而却让花璇玑体不住的颤粟,就连呼吸也变得异常困难起來。

    “你要做什么?你不许乱动,烨华回來不会放过你的。”看着那即将缓缓推入的匕首,花璇玑不断向后瑟缩着体,然而那匕首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下下向前。

    花璇玑倒吸一口凉气,脑袋里所想全都是烨华的艳红影,他会來救自己的,花璇玑深信。

    “呵呵呵。”讥讽笑声忽的想起,手指由紧贴换做反复磨蹭,到最后狠狠摁下。

    白焰的声音从徐徐温润变得狰狞无比,讽刺声音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八千精兵对战四万雄兵?花璇玑,你是太天真还是太无知,竟然还想着他來救你!怕是此时,他连尸体都定不会剩下零星吧。”

    “白焰,你胡说。”花璇玑别过头子虽在颤抖但还保持着一抹气势,一瞬不瞬的绞紧他的眸子,“白焰,你快放了我。”

    “放?”白焰冷冷一笑,转到花璇玑前,将削瘦下颚狠狠板起,微微眯起的桃花眼带着点点寒意,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望向抵着花璇玑小腹的匕首,:“别乱动,这东西锋利的很,伤了孩子,不好。”手腕狠狠一转,白焰倏地踮脚,手中匕首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带着花璇玑腾空而起。

    “你要做什么?”双脚忽然离地让花璇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被迫的攥紧前人的衣袖,以保体的平衡。

    伸手再次板起花璇玑的下颚转向一边,白焰一字一句吐得极为清晰,“要你看看你做过的好事。”

    花璇玑先是一惊,沒有反抗的朝着白焰板过的地方看去,却是一秒,流出的血,都僵在了头顶,宛若寒冬腊月一桶冰水淋下,惊得连话都说不出半分。

    那视线的尽头,一座很是明显的豪门大院。火光冲天,风声呼啸如裂帛,火焰夹带着风声欢腾跳跃,花璇玑的视线渐渐模糊,那墨黑的双眸中只剩下一片血红。

    自己曾经曾还曾嘲笑过烨华的院落跟太子那庞然大院比起來就是一片茅房,然而,此时,那金碧辉煌,满是精致亭台楼阁的大院,却化作了团团烈火,直冲云霄。

    “太子。”花璇玑口猛然一痛,甚至忘了那抵在小腹之上的匕首,两排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拼命的挣脱着他的束缚。如受伤的野兽般狠狠嘶吼道:“是你,是你燃了火,是你杀了太子对不对?”

    “是我?哼”白焰冷冷一笑,用尽全力抵抗她的挣扎,用盖过她的声音大喊道:“你不要忘了,对他下了**的,是谁,是我么?我不过是推波助澜一下罢了,那让太子昏睡阁中的,可是花璇玑你啊。”

    脚下再是无力,花璇玑别过头,不再去看那张温润面容下的丑恶嘴脸,子直直颤抖,就算隔了如此距离,那烈火吞噬房屋的滋滋声还是传入了花璇玑的耳中。

    脸颊裂起一抹苦涩,再不惧那紧贴小腹的匕首,花璇玑猛的一个用力,子狠狠向前一,冰凉刀尖还沒來得及收回就那样狠狠刺入了花璇玑的小腹。

    白焰压根沒有料到花璇玑会做此表现,刚刚就算抵在她的小腹也不过是想将她带走以做威胁罢了。压根,沒有丝毫想要去伤害她。

    而,伤害,并不是不想,就不会发生的。

    小腹之血如注留下,花璇玑已赶不到丝毫疼痛,捂住小腹的手被温的血浸泡却无丝毫暖意,脑海中反复回白焰刚才所说的一字一句。子完全瘫倒在房顶之上。嘴角咧出的更像是厉鬼般的挣扎。

    “是我,是我杀了他。”已无丝毫血色的薄唇微微嗡合,层层火光映入眼帘却被模糊氤氲所代替,一头墨发散落肩头,花璇玑缓缓伸出右手,向着火光的地方无助伸出,想要去触摸,触摸那一条,在自己手中消逝的人命。

    皎洁的月色下,一面是冲天的火焰。一面是女子无助撕心的哭喊。

    握住匕首的手掌瞬间变得冰凉,那冰冷刀剑上染上的猩红血迹,好似那站在高峰上狠狠嘲笑他的人。

    皇位之争,注定要踩着无数人的尸体,迎着血液留成的河。自从走上这一步,白焰就知道,自己早无退路。

    恍惚之间,手中匕首忽的被人一把夺去,白焰晃过神來,却看见那刚刚还是无力瘫软在地上的花璇玑手里已握住了那把银白的匕首。

    殷红的血将她一粗布白衣染得鲜红,花璇玑高高举起匕首,也不管自己此时的样子有多么可怖,望着白焰的眼神恨意如火:“你个禽兽,白焰,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禽兽!”

    拼劲最后一丝力气狠狠向着白焰扑來,小腹缓缓流出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层层琉璃瓦。

    白焰微微一闪形,反手轻易抓住了那几近苍白的握着匕首的小手,对于花璇玑的辱骂不怒反笑:

    “禽兽也好,不是人也罢,现在太子已死,烨华生死未卜,能做这个皇位的,就只剩下我白焰一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腹的点点抽搐袭來,花璇玑眼前慢慢转黑,白焰的笑意在耳畔回,却再无丝毫力气反驳,攥着匕首的手无力松开,银白匕首跌落地面发出叮当的响声。

    花璇玑眼前一黑,脑子嗡嗡作响,闭上双眸,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