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太子怒扇花冠彩

    “竟然是你?”花冠彩脸顿时由白转青,刚还是高傲着的眉眼一时之间显得有几分狰狞。

    半晌恢复过來,将手中的人皮面具嫌弃般的扔到地上,接过旁丫鬟递來的帕子,语气满是嘲讽直接了当的道:“怎么,是你家王爷无法满足你了么,竟然勾男人,勾到太子府來了,也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怎么,怎么会这样。”还沒等花璇玑反驳花冠彩的话,刚刚还是拉着花璇玑的小七突然像是见鬼般一把甩开花璇玑的手,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顿时蒙上了一抹不可思议的氤氲,紧紧的凝着花璇玑因为强力撕扯而微微泛红却依旧绝美的脸颊,语气夹杂着深深的失落和不可思议:

    “原來,你一直在骗我……原來……你。”

    “对。”花冠彩高声笑着打断了小七的话,:“她一直是借着你的帮助从而勾引太子,傻小七,你醒醒吧,竟然还为她放弃了可以出去的机会,你知不知道,她就是那个出嫁之前勾。引男人破了子从而下嫁于灾星二皇子的花璇玑。”

    话锋一转,花冠彩眯着眼眸看向手足无措看着小七的花璇玑:“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我的好妹妹,花,璇,玑。”

    “够了,够了。”藏在袖下的拳头紧紧攥起,花璇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头望向一脸失落看着自己的小七,解释道:“你听我说,小七,不是这样的,我……”

    “那是怎样?”沒等花璇玑说完,花冠彩就在一旁若无其事的添油加醋,“难道说,你进太子府不是为了接近太子?难道说,你从沒骗过小七。”

    花冠彩头上繁重的步摇发出叮咚的声音,扭着腰肢走到小七侧,想要故作亲近的拍拍她的肩膀,却被小七侧躲过。

    小七脸上的面容是花璇玑从未见过的神色,嘴角勾起一抹失望的笑意,微微摇了摇头,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是我太天真了,我以为这个王府还沒被彻底泯灭,我以为,我还能遇上真正的友谊,原來,真的只是我以为。”

    抬起眸子却沒在看花璇玑一眼,小七朝着手还僵在半空的花冠彩俯了俯子,沒有丝毫波澜的道:“奴婢那面还有事,奴婢就先告退了。”

    花冠彩被小七对自己的无视气得不轻,然而却又出于对太子的惧怕,不好说些什么,应让她退下后,转头继续弯着眼眸看向花璇玑。

    夕阳洒在她的美艳的脸庞之上,只是,那微微眯起的眼眸,却透着从未有过的毒辣。

    花璇玑的目光一直放在远去的小七上,紧握成拳的手掌溢满了汗珠,红唇微微勾起,是的,任凭花冠彩说的有多么添油加醋,可是,她就是无法反驳,因为对于小七,从自己带上人皮面具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一场欺骗。

    尽管心里在怎样难受,花璇玑还是沒有忘了自己來着的目的,望着那慢慢垂落的夕阳,知道此时不是自己意气用事的时候,面不改色的高扬起头。

    “皇嫂要说的是不是已经说完了,那沒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花冠彩既然将她的面具揭下,此时她就是花璇玑,不是那个在这卑躬屈膝的果果,即便自己是妾,花冠彩想要对自己出手,也得忌讳烨华存在。所以,沒等花冠彩阻拦。转就要离去。

    然而花璇玑却是大大低估了花冠彩的胆子。花冠彩向边的丫鬟使了个眼神,两名丫鬟立刻上前一步阻拦住花璇玑向前的道路。

    花冠彩扭着腰肢走到了花璇玑的前,“你以为这里是说來就來说走就走的么,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家烨华现在在边疆,就算不在边疆,以他的那个份,你以为本宫杀了她的一个小妾他能把本宫怎样,对哈,姐姐忘了妹妹你曾忘过一些事,不如姐姐今天就來替你好好温习一下吧。你的夫君,不过就是大泱的一个灾星。”

    “住口。”花璇玑愤怒蹙起眉头,绝美的眉眼此时透着一抹倔强,语气掺杂着满满的怒意:

    “烨华怎么了?烨华的份又怎么了?花冠彩,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小七的事是自己最开始错了,她有要事在不想和她罗嗦,可,烨华,每每想起烨华的世,和他曾经的遭遇过的事,花璇玑的心都会隐隐作痛。

    更何况,是这样明目张胆的被人揭露出來。

    花冠彩看到花璇玑如此表现,先是微微一愣,遂而脸上又再次勾起了不削的笑意:“我继续说又怎么了,他,就是一个无论谁见都要避过几分的,灾……”

    “啪。”那个星子还沒有说出口,一个巴掌就那样声声的落下,男子低沉的嗓音从花璇玑后缓缓传來,虽沒有丝毫音调,却是难掩其中的怒气。

    “太子妃,本下看你迟早有一天,也会不把本下放在眼里。”

    想见的人突然出现在后,花璇玑转过,有几分惊异的开口道:“太子。”

    那穿着绣着点点龙纹明黄衣袍的男子微微点头,沒有回应花璇玑的对话,而是别过头,满是厌恶的看着那被扇了一巴掌而呆愣在原地的花冠彩,冷冷的重重吐出了一个字:

    “滚。”

    阳光下,那双和烨华相似的眸子微微眯起,一头墨发由金冠高高束起,还是以往的眉眼,却少了几分呆傻,徒添了几分精明。

    “太子,臣妾,臣妾不是那个意思。”花冠彩刚刚还是高傲的面容立刻变得慌乱起來,再加上那个火红的巴掌印,竟然闲的有几分滑稽,摆着手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而她边的两个丫鬟更是慌了神,慌乱的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半分。

    “滚。”太子依旧如平般惜字如金,只是这第二个滚比第一个要多了几分厌恶之气。

    花冠彩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看着太子那满眼愤怒的眼神,狠狠的瞪了花璇玑一眼,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道:“臣妾,告退。”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