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本王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孩子

    花璇玑推开门的那一秒,迎上的是烨华有些疲惫的眼眸,还有那。露在外,修长,却不断向外冒着血水的小腿。还有几分惊讶的语气“你怎么到这里了?”

    昨夜明明还是好好的,花璇玑还调笑说他皮糙厚好的快呢,怎么今……

    挥手吩咐轻歌下去,自己则是凑到了烨华的前,望着他有几分狰狞的伤口,“这是怎么回事。”

    烨华手中还拿着未涂抹完毕的药膏,伸手将花璇玑揽入怀中,将药膏塞到了小九手里:“沒事,今天跌了一跤,就这样了。”

    “什么摔了一跤。”小九不满的翻了个白眼,嘟囔道:“要不是为了某人在大前跪了整整一天,也不会这样子。”

    “小九。”好看的眉眼顿时紧蹙成团,烨华厉声打断了小九的话语,习惯的将额前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揉了揉她的软发。弯起眉眼:“我沒事的。”

    花璇玑挣开他的怀抱,从小九手中接回药膏,伸出小指细细为他涂抹,然而当手指触碰到那不断溢血的伤口时,鼻子一酸,眼泪不自觉的缓缓流下。

    伤口的周撒发出青紫的颜色,明显是被跪压而成的,想起昨夜他还抱着自己不断奔跑。

    真是个笨蛋啊!

    单薄肩膀微微颤动,沾着药的指尖在一瞬间变得冰凉,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滑下。花璇玑一面抹着药膏一面咒骂道:“烨华,你真是个笨蛋,笨蛋,大笨蛋。”

    烨华挥了挥手示意小九下去,伸手拍了拍花璇玑的肩膀,柔声安慰道:“不许哭。”

    “烨华。”花璇玑慢慢抬起头來,想起了自己寻找烨华的目的,小手覆上了自己的小腹:“是不是这个孩子,为你带來了负担。”

    烨华子微微一滞,随即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口道:“怎么会?”

    然而那细小动作却沒有逃过花璇玑敏锐的眼神,用力的咬了咬唇瓣:“如果,孩子会为你带來负担,那我们不如……”

    还未说完的话尽数被他堵入口腔,烨华的吻比平更平添了几分霸道,用力的吸着她的小舌,恨不得如数吞进肚中,窗外瓢泼大雨哗的一声落下,不断闪烁的闪电,将烨华一张俊美面容显得忽明忽暗。

    手中的药瓶啪的跌落在地,烨华子微微一滞,这才有几分不舍得放开了花璇玑的唇瓣。

    带着点点温度的修长大手在唇瓣上反复摩擦,烨华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的温愠。

    “花璇玑,你记住,本王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孩子。一定。”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宽厚膛带着淡淡的薄荷香气。大掌顺着花璇玑的脸庞缓缓滑下:“本王过几要出去一段时,你自己在家要保护好自己。咝”

    皓白牙齿有些不满的咬在花璇玑耳边,惹得花璇玑红着眼眶却笑出声來,烨华的声音在重重大雨中显得有几分蛊媚“真想把你折起來放在边。”

    凉薄眸子穿过层层雨幕不知看向何处,而在大雨的另一面,带着书香之气的御书房中,白焰声音格外清脆: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微微弯下子,白焰将每个字都咬的格外清晰,微微眯起的桃花眼带着从未有过的陌生之气,然而却带着弯弯笑意。

    雷雨划过天际,华丽的金丝毯上,带着炭火的暖炉滋滋燃烧着,发着点点气。

    将手中的奏折放在一旁,那常年板着的古板面孔突然涌上了一抹慈之意,缓缓的撑起子,皇上一步步的走到了白焰的前。有几分吃力的弯下腰将他扶起。

    “这里有沒有外人,何必行如此大礼。”

    “是。”白焰回答十分简洁,子微微一晃,不动声色的甩开了皇上缚在他上的大掌,“父皇还是回去坐着吧。李公公,扶父皇回去。”

    “不用。”收回疼在半空的大掌,皇上自己走回了宝座之上,又挥了挥手让白公公退下。刚刚还是弯着的眉眼深深蹙起:“焰儿,你还恨朕?”

    “怎么会?”白焰放下手中的茶盏:“沒有父皇哪里來的烨焰,烨焰从來就沒有恨过父皇,父皇您多心了。”

    “那为何这时才來看朕?听人说,你已经回來快半年有余了。”皇上的声音竟带着几分委屈,好似一个盼着孩子回家的孤寡老人,那一直冷然的眼眸竟然有些微微泛红。

    “儿臣回來时不慎感染了恶疾,怕让父皇龙体受损,便迟迟沒有來。”端起茶杯有意无意的浅酌了一口,嘴角的笑看起來十分牵强:

    “再说,儿臣这不是來了么?”

    “烨焰。”皇上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好似从层层沙子上滚过:“你这些年做的事,朕不是不知道,朕确实对你的母后有愧,朕也知道无论怎样也弥补不了对你的伤害,可朕那时的确是有要事在,朕……”

    “父皇这是何意?”妖孽的桃花眼微微挑起,声音却是冷如寒冰,还带着点点的嘲讽:“过去都已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话语微微一转:

    “听说,南疆那面又有贼兵來犯,漠国指名要将公主嫁于我二哥,才肯出兵。儿臣还听说,二哥在这跪了整整一天,誓死不娶摸过公主,这……都是真的么?”

    “那个逆子。”恼怒之事又被提起,皇上伸出大掌,重重一拍桌案。声音带着难掩的怒意。“那漠国公主能看上他已是他的福分,竟然敢抗旨不遵。咳咳……”

    大手掩在嘴边,皇上大声的咳嗽了起來。白焰见状手微微一颤,一包细小药粉沿着手腕滑入杯中,将茶杯递到皇上嘴边。

    “父皇止止咳,这事定是不能怪二哥,听说,二哥和他家那位小妾相处的极好,那漠国公主嫁过去定也不幸福。只是……”

    话尾有意拉长,看着皇上仰头将茶水饮入肚中:“二哥的意思好像是要亲自领兵去攻打逆贼吧,只是,现在正是缺乏良兵的好时刻,不知父皇给了二哥多少精兵。”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