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皇上的赐婚【爆更2】

    给烨华施完针天已经朦朦亮了。

    花璇玑本就受了惊吓,趴到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老嬷嬷是何时离去的。

    睡梦中,只感到一双温的大掌不断在自己的脸颊上流连,耳边模模糊糊传來温润如水的声音,只是那声音反反复复却都是三个字。

    “对不起。”

    花璇玑本是以为做梦,然而当撑开眼皮看到那根根白皙如玉的手指时,才真真的预料到,那一声声,应是真的。

    缓缓抬起头,对上那双凉薄的眸子,花璇玑挠了挠头,却发现他的指尖还搭在自己垂落的发丝上,忙有几分尴尬的将自己的头发缕到后,顺带着小凳也向后退了退。

    却发现自己上搭了一件红色的衣袍,那绣着的反复螺纹使很轻易的分辨出这件衣服的主人。想要伸手去脱,却被那人伸掌拦下。

    那凉薄的眉眼此时弯成了一条弧线,下巴也勾出了好看的弧度。

    “就这么穿着吧。很美。”

    话一出,两人皆是一愣。

    那本是华贵的衣衫在这样的小屋内显得异常不搭,烨华瞅着那垂着头像是有着几分羞涩的人,心中突然产出了几分不明的感觉。

    那看见那把匕首之时以为他被白焰带走,心中涌起的那种感觉,应该就是所谓的嫉妒。然而听到那白焰随从的话语,心中的嫉妒却被强大的担忧带走。心中唯一的信念就仅仅是,她不能死,花璇玑不准死。

    那一刻,早已忘了她是残破的子,早忘了她是自己猜测的白焰派來的与自己抢夺兵符的小人,更忘了,她只是丞相那头送來的,一个羞辱自己的工具。

    昨夜的烧早早的便退了,睁眼时对上的就是那有这几分惨白的小脸,她也是害怕的吧。

    想起自己曾经对她做的一切,那自己从未说出口的三个字竟那样的脱口而出。

    还是一遍,又一遍。

    被他那么直直的盯着,花璇玑竟不自觉的红了耳根。

    “吱呀。”有几分破旧的木门推开声打破了二人的尴尬,花璇玑抬首,昨的那个老嬷嬷端着两碗粥几碟小菜走了进來。

    “饭好了,先吃点添添肚子。”

    自己本就是叨扰,又怎能让老人忙上忙下,花璇玑忙伸手去接,放到塌边,昨晚肚子难受了一宿,到现在竟还沒有丝毫饿意,便转头对烨华道:

    “你先吃,我出去透透气。”花璇玑心里绕成了一个结,着实需要透一透。

    烨华不想臆想中的阻止,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她退了出去。

    那个子快來了,还是不想这些为好。

    在关门的那一刻,花璇玑心里竟产出了一抹小小的失落。他,不是应该留下自己吗?

    清晨的小院透着一抹凉意,却让人神智渐渐清醒了起來,老嬷嬷脱下了那洗的发白的围裙,坐在躺椅上,手边放了几块碎布,手里拿着细碎的丝线好似在绣着什么。藏在青丝里的白发此时看起來更显深刻。

    看见花璇玑出來了,老嬷嬷抬头朝她淡淡一笑,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计。

    花璇玑回以一笑,却瞬间被她的认真吸引了过去,蹲在了躺椅的旁边,看着她一针一线的动作,半晌,繁杂的螺纹就出现在了她手中的稠布上。

    “真好看。”望着那精美的绣工,花璇玑不由得由衷的感叹道。要是,自己学会了,做一副香囊给他,他会不会。

    想法刚刚展现,花璇玑脸倏地一红,扭过头细细的盯着老嬷嬷手中的帕子。

    “想学吗?”老嬷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将绣好的帕子放到一侧,捋了捋细碎的线头,话语中带着温润的笑意。像是看出了花璇玑的心思。挑眉微微向着屋里一撇。

    “男人可是很吃这的。”

    “嬷嬷。”花璇玑被老嬷嬷说的脸又红了几分,好似要滴出水來一般。

    嬷嬷只是憨憨的笑,也不再说什么,又扯了一块上好的底子,穿过一根针细细的绣着,每绣一针都停一下,让花璇玑看下针脚,等到花璇玑点头,才继续走下一针。

    那昨晚被关进笼子里的小鸡被放了出來,撒着欢的跑着跳着。小九一大早上就出去了,不知道去寻些什么。

    那些暗卫也不知躲哪去了,整个小院里只剩下嬷嬷和自己二人。

    片片枯黄的叶子从院外的树上飘落。

    入秋了。一切安详的竟有些不真实。

    快到晌午花璇玑才摸出了一些门路,然而拿着针的手却像不听使唤般,绣出來的歪歪扭扭的。惹得老嬷嬷也在一旁捂嘴偷笑。

    花璇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仰头正对上老嬷嬷的笑脸,心中的疑惑再次涌了上來。女人的好奇心是强大的,而且,烨华对他自己的世也只讲到了一半,后來一系列事发生她也沒來的极去问。

    看着嬷嬷慈祥的笑脸,花璇玑试探的问道:“嬷嬷。你跟烨华,究竟是什么关系?”

    “那你呢?”嬷嬷并沒有直接回答花璇玑的问題,反而将问題直接抛给了花璇玑。

    “我……”花璇玑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目光显得有几分呆滞。

    婚嫁那是被烨华强掳回去的,皇上虽封自己为他的妾,却沒人真正将她当过,就连小九,称呼自己时尊敬一点叫娘娘,不尊敬……

    花璇玑忽的变得恍惚起來,是啊,自己又是谁呢?

    抬头,再望向嬷嬷时她已经离开了刚才的位置。秋的阳光也是毒辣的,晒在脸上,少了一抹温存。花璇玑觉得,自己那刚刚要抚平的心。又乱了起來。

    “王爷,王爷。”正想着,门外忽的传來了小九急促的声音,破旧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吓飞了几只在门口啄米的小鸡。

    小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匆忙,挠了挠头,快步跑进了烨华所处的小屋。

    花璇玑疑惑的放下手中的活计,刚想上前,朦胧却听到了小九大喊的声音。

    就算是大喊也毕竟隔了层门,所以花璇玑只是朦朦胧胧的听见了一句,然而这一句却足以让她呆滞在原地。

    皇上,赐婚了。

    门外传來了马蹄跺地的声音。一辆马车瞬时停在了门口。

    再回头,对上的是由小九搀扶着的腿伤还未好的烨华。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