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山中的嬷嬷【爆更1】

    “我们已在山腰处找到一处农户,家里仅有老妇人一人,应该可供王爷居住。”黑衣人瞥了一眼花璇玑怀里的烨华,用着沒有丝毫起伏淡淡诉说道。

    又弯下腰,朝着花璇玑道:

    “把王爷给我吧。”

    那黑衣人的面貌看起來凶巴巴的,花璇玑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小九,见小九沒有反对,知道那人应该不会伤害烨华,便向后退了退子,看着烨华被那人轻而易举的背到了背上。

    眼前黑衣人沒有丝毫波澜的面容渐渐化作了烨华那副常年的冰山脸。

    花璇玑突然有些想笑。

    果真是什么样的王爷,就有什么样的随从。

    一路上小九就是垂着头,也不做声,与他平常那副冲脾气十分的不符,花璇玑竟刚才那一瞬心中有几分杂乱,一直在纠结自己刚才的眼泪,并沒有注意到小九不同寻常的表现。

    只是后來知道,却都太晚了。

    那农户正如那黑衣人所说在正山腰上,见那黑衣人抬动烨华轻轻松松的样子,花璇玑脑中突然闪过一抹疑惑。

    这黑衣人动作既然这么轻松,为什么不将他们送回王府,而是在这深山野林里随意找一家农户呢。

    那藏在层层云中的月终于肯露了个头,在月光的映衬下,那小院显得越发的宁静安详。

    小院的主人是一位看似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头青丝已化白,然而腿脚却依旧利索的打紧。

    花璇玑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在用一根小棍往笼子里赶鸡,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咕咕咕的声音,看见花璇玑他们的到來,只是微微一愣。不慌不忙将笼门关好。

    在那洗的已发白的围裙上蹭了蹭满是老茧的手,眼角的笑纹产出条条沟壑,

    “來了啊。”

    这话说的极为熟悉,仿佛对侧这人熟悉的打紧般,眸角微微扫过烨华,那深壑的笑纹凝在那里,转为了一脸的担忧。

    “这又是怎么了?真是让人不省心,快,快进屋。”说着推开一扇木门,将花璇玑他们引了进去。小九一路上沒有作声,也沒有跟进去,只是往门口一堆,望着天上那露出的月,露出几分悲哀的神色。

    那背着烨华的黑衣人只是将烨华放到上便出去了,见那一脸冷峻的样子,花璇玑想,这应该就是每个小说中定有的暗卫吧。

    正在花璇玑盯着黑衣人背影出神的时候,老人打了一盆水端了进來,递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指了指自己的脸。

    “姑娘,洗洗吧。”

    花璇玑一面感谢一面挽起了袖子,然而当看见自己在水中倒映的小脸时,心中一惊,快速将小嘴捂上这才沒有惊叫出声吓到老人。

    连忙逃似的往脸上撩了几把水,细细的将脸洗净,擦脸的空隙,花璇玑看到,那年过半百的老人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堆银针,在烨华那受伤的小腿上密密麻麻布了一排,看起來有几分瘆人。

    流出的血已变成黑红,流出的脓水与布袜紧紧贴着,每撕扯一块,都会带下一块血淋淋的皮

    然而榻上的烨华,始终保持着那副平淡的面容,狭长的眸子紧紧闭合着,弥留密长的睫毛在月光下在脸上投下贝壳般的影,如白纸般的脸上染上一层微红,苍白的薄唇紧紧抿着,墨发如绸缎散落在枕上。

    真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花璇玑不是那种特别怕血的人,然而离近了看到此心还是微微的抖了起來,中猛然涌上一股酸气,在喉咙之中挥之不去,好像马上要迸发出來一般。

    擦了擦手上的水珠,花璇玑极力往下吞了吞,搬了个小凳坐到了老人的旁边,小心翼翼担忧的问道:

    “他,沒事吧?”话刚落,刚退下去几分的酸水又涌了上來,花璇玑沒忍住,呕的一声散了出來。

    那老人手里针微微一滞,抬头弯着眉眼柔声道:

    “姑娘还是出去吧。血腥之气姑娘沾了不好,王爷并无大碍。”

    王爷?花璇玑心一惊,这深山荒野的,住着一位老人已经是很奇怪的事了,而且刚刚一系列的表现花璇玑就已经怀疑她与烨华相识,从眸子里闪过的担忧,到刚进门那句來了,再加上这句,更是明了了。

    这老人,必定与烨华相识。

    花璇玑咽了口吐沫,看着烨华腿上的伤口,觉得此时问这件事肯定不妥。既然认识就肯定不会伤害他们,知道这点也就足够了吧。

    心中又有一股酸胀气袭來,花璇玑本是想留下的,然而却遭受不住这一**的恶心,点了点头,将小凳向后撤了撤,捂着嘴向外走去。

    然而,刚到门口,却听到烨华低低的呼唤。

    “璇玑,璇玑,花璇玑。”

    那声极轻,宛若梦呓,然而,却直直的止住了花璇玑的步伐。

    老人拔了根针,指了指后的桌子,“既然王爷叫你那就陪着吧,喝口茶压一压能好一些。”

    花璇玑连忙道谢,倒了茶压了一大口。随着那茶水的缓缓下肚,刚刚那股酸胀气顿时减弱了几分。

    花璇玑做到一旁的小凳上,却是无心再看那妇人施针,揉了揉有些迷糊的脑袋。

    自己这是怎么了,平常又不是沒见过这种血模糊的镜头,恐怖片丧尸片都沒少看,怎么今,竟有这种感觉。

    还沒等她想清楚,那揉着脑袋的小手就被一抹温柔细细包裹了起來。

    花璇玑连忙抬头,声音带着几分压抑:“你醒了。”

    “恩。”烨华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抬头看着那为自己施针的农妇,那双一直紧蹙的眉眼却逐渐温和了下來,就连声音,也沒了之前的冷淡,带着零星的温和,像是再看自己的亲人一般。

    “嬷嬷,腿会落下痕迹么?”

    嬷嬷!花璇玑一惊,猛然抬起头看着那年过半百的妇人,又看了看那极少发出温柔眉眼的烨华。

    果然,他们认识。只是,嬷嬷不就是皇上的女人么?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藏着一个嬷嬷?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