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张 会不会有狼啊?

    正想无力闭上眼,子却被一股力量狠狠压下。

    “花璇玑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来,眼前却是烨华那张放大的俊颜。

    好看的眉眼此时因为疼痛皱成一个结,嘴角却是带着零星笑意。

    “你没事吧?”

    哪怕无心的人看到此景也定会感动,更何况花璇玑这种没有经历过多少感的女子,眼中顿时布上了一层氤氲。小心翼翼的问道。

    “哗啦啦。”还没等烨华回答,那失去了大梁的小屋,如同失去了翅膀的雏鹰,四周的墙壁同时倒塌,整个房顶,也换成无数石块向着花璇玑砸下。

    花璇玑的第一直觉就是,今儿,死定了。

    然而,那抱着自己的怀抱,又紧了一分,烨华知道现在想冲出去定会伤了花璇玑,便保持刚才的动作,将子向上移了移。如堡垒般将她完全保护起来。

    一块块石头在砸到烨华的上,竟是死咬着牙,连坑都没坑一声。

    不过花璇玑倒是看得清楚,那张本就白皙的脸庞,此时更是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从额间低落。顺着他脸部分明的线条滑下。

    花璇玑没有多想,抻着袖子,为他轻轻拭去。

    那样温柔的动作让烨华形微微一滞,那紧蹙的眉眼忽的舒展开来,凉薄的眸子不在微微眯起,而是弯成好看的弧度。

    看见他忽然的变化,花璇玑先是一愣,突然觉得有几分尴尬,连忙收回了手,看着已经露天的小屋,讪讪道“好了,我们快走吧。”

    两人的姿势极为暧昧,他粗重的呼吸一下下打到花璇玑的脸上,花璇玑脸一红,见他不动态干脆自己往外挪,一面口不对心的道:“你笑的丑死了。”

    烨华刚想反驳,谁知,心口忽的涌上一抹腥甜,强忍不住,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来。

    花璇玑拍了拍口,刚想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却看到那猩红的血液和烨华在原地不动的子时,笑意凝在了嘴角。

    连忙上前撑起他的子,却发现,他的脚上,竟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块。见到烨华嘴边不断溢出的鲜血,忽的慌了神,想都不想的跑到石块那里,准备挪开。

    然而那石块压的极是位置,刚刚好将烨华的小腿夹在与地面相隔的地方,红衣下的白布袜慢慢溢出鲜艳的红色。

    伸手想要将那石块搬开,然而只要微微挪动,烨华腿上的鲜红就会再加深一层。

    不多时,就连地面都积了一小摊血,这下,花璇玑不敢乱动了。

    看见呆愣在原地的花璇玑,烨华嘴角不自觉的又涌上了一抹笑意。深深认定,自己这次前来是对的。然而自己这个狗啃屎的动作无论怎么看都不是太雅观,烨华企图翻动下子,然而,腿却硬生生的卡在那里。

    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看向花璇玑“你与我对抗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吗?”

    花璇玑晃过神来,晃了晃刚刚堵住自己眼睛的黑布,往烨华的眼睛上一盖,“被人绑架了不说眼睛还被蒙上,连自己的位置都搞不清,你会不会害怕。”

    “我还以为你不懂害怕这个词呢?”腿上的疼痛一**袭来,为了转移注意,烨华竟来了与花璇玑调笑的兴致。

    花璇玑翻了个白眼,撑着头戳了戳挡着烨华腿的石块。

    “换你三天两头被绑架被下毒试试。”

    先是在相府没有半点地位还差点被打板子,第一次参加个皇宫宴会还差点被砍头。好不容易脱离了相府却又遇到了另一只豺狼,花璇玑堆坐下子。无奈的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以后,定不会了。”望着女子那带着几分哀怨的面容,不知怎么,这句话竟脱口而出。

    然而,却被垂头回忆之前倒霉事件的花璇玑直接忽视。

    一阵夜风吹来,花璇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烨华微微蹙眉,“过来。”

    “干什么?”听到他有几分生硬的语气,又见他解腰带的动作,花璇玑连忙警惕的向后退了退。耳根却不自觉染上一层薄红。

    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想那些事。真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烨华一个起,伸手一带,自己就落入了他的怀抱。

    他上好闻的薄荷香传入鼻腔,烨华用宽厚的衣袍将花璇玑裹了个严严实实。

    刚刚一动又扯动了脚下的伤口,烨华的额头立刻又渗出了几滴冷汗。见她还要乱动,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带着微微命令的口气。

    “不许动。”

    “你说不动就不动啊。”花璇玑那股倔强劲儿又涌了上来,抬头间,看到他脸上溢出的汗珠,又看到那越聚越多的血水,翻了个白眼,乖乖窝在他的怀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眼珠一晃一晃的。

    “累就趴在我上睡一会儿。”尽管是温柔的话语,在烨华那没有丝毫变化的脸色映衬下,显得十分的生硬。

    花璇玑不满的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软一点口气是会死吗?”然而这话她当然不敢说出口,抱着她的怀抱确实温暖,花璇玑不由得往里钻了又钻。

    却闻到了一抹与他十分不符的脂粉味。

    想都不用想,这定是那个琬瑶的。

    想起第一次烨华为了琬瑶对她的形,花璇玑止住了钻的动作,往外又扯了一扯。

    她这一钻一扯的动作幅度虽不大,却是在男人怀里,烨华已明显感到了下的变化,微微蹙眉。“不许动。”

    花璇玑刚想抬头问为什么,然而却对上了高高鼓起的小帐篷,耳根一红,乖乖窝在烨华怀里许久,才抬起脑袋:“我们今晚就在这过夜了吗?”

    “还有别的办法吗?”烨华有些无奈的随口回了一句。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发觉,这应该是他有史以来讲话最多的一次了。

    花璇玑转了转头,四面环绕了一下,看着那倒塌房屋边层层的杂草,还有那远处的密林,尽管处在温暖的怀抱里,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这深山野岭的,会不会有狼啊?”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