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的身子?

    花璇玑微微抬头,朦胧的眸子刚好与那个凉薄的眸子相对,闪电忽明忽暗中,那黛色的眉眼竟是看不清里面的颜色。

    然而看着他那认真直视的样子,那些生硬与他对抗的话却不知为何,怎么也说不出来。

    恍惚中,烨华那温的大掌执起那冰凉的皓腕。

    此时,烨华只觉得脑中一片迷糊,有股无名的大火在心底燃烧,然而却无法吐出,想起她在别人的怀抱,想起她的第一次也不是属于自己,想起……

    有几分苍白的唇微微勾起,握住她手腕的大手也是加紧了几分。

    感到吃痛的花璇玑连忙抬头,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紧握着自己的温大掌又突地松开,那红色衣衫只在眼前一闪而过,随着门吱呀一声打开,他的话语却比那漫天大雨还凉了几分。

    “本王倒是觉得,你的子,要比本王不堪的多。”

    大力的打开,大力的合上,他的声音如平常一贯的冰冷,可能是由于窗外的雨声太大,花璇玑没有听到,那伴随着的,丝丝的隐忍。也没有看到,那藏在袖下,却连骨节的攥的发白的拳。

    “我的子?”花璇玑冷冷一笑,紧紧攥着那为脱下的外袍,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嘶的一声拽了个粉碎。

    窗外的雨还在不停的下着,越下越大,没有丝豪要停下的预兆。

    瓢泼大雨中,那有几分消瘦的白色影显得越发孤寂,就连那总是带着微微慵懒的样子在此时也全部消失,整个脚步都踉跄了起来。

    墨黑的发丝被雨点打湿,沾在他白皙的面容之上,总勾起的唇此时如枯萎花瓣般苍白,就连那双蛊惑的桃花眼也失了以往的神色,密长的睫毛上沾染着片面水珠,看起来十分的萎靡不振。

    “焰哥哥。”一个丫鬟装扮的女子快步跑了上去,不顾打在脸上的雨滴是多么的冰冷,一把扶住那个踉跄的子。感觉到了他上散发出的气,有几分不敢相信的将小手覆上了白焰的额头。当感受道那在冰冷的瓢泼大雨中还依旧滚烫的额头,不由得惊呼了一声,掺上他的手臂四面环视了一圈。

    “焰哥哥,你发烧了。姬焱,姬焱呢?”

    “放开。”白焰的声音带着十分的沙哑,带着十分的肯定。一根根扳开女子握着他的手腕,晃子颓废的向前跌跌撞撞快步的走去。

    一步,两步,脑子中的量一次次来袭,眼前忽的一黑,脚下忽的无力,整个人瘫倒在那积满雨水的地面之上。溅起层层水花,白色的衣衫也让泥水打湿,一片狼藉。

    “焰哥哥。”丫鬟装束的女子抹了一把遮住眼帘的雨水,快跑了几步躬下想要扶起瘫软的白焰,然而力量有限,试了好几次结果都是跌到水里。

    漫天的瓢泼大雨越下越大,更发显得女子的无助。黄豆大的雨水滴入眸中,一时间眼前忽的变得模糊,然而,却无法掩盖眸中那暗藏的种种怒火。

    “花璇玑,我记住你了。”

    朦胧的远处,一个凉亭中的酒罐碎裂声穿透那层层的雨声,异常清晰。

    慵懒的斜着子,烨华的一条腿高高拱起,手中酒罐摇晃,高高举起,倒下,辛辣的酒冲入咽喉。

    一双凉薄的眸子已泛起一层薄雾,那白皙的面容已经泛起了一层薄红,更发显得那张脸俊美异常。

    “王爷。”细软的声音凑入烨华耳畔,琬瑶摇着纤细的腰肢,伸手推开烨华的酒盅。“王爷,你醉了。”

    “本王没有。”飞快的避开琬瑶的手,深深的又饮了一大口,本来就有几分朦胧迷离的凉薄眸子微微眯起,多了几分醉意,望着那有两个重影的琬瑶,缓缓伸出手指,轻轻板起她的下颚。

    雨越发稀了,雨声依稀,人影依稀。

    烨华看着琬瑶的双眼也越发的没了焦距,紧紧凑上那艳的红唇,细细啃咬。直到下的女子发出几声呼,那有些泛白的唇才微微开启,带着百年老酒的醇香。

    捧起眼前女子的下颚,眸子映着她的影,出口的却是:“花璇玑。”

    及其温柔的语调,夹杂着几分眷念。

    感受到雨的停息,花璇玑才默默的坐起,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有些不适应那强烈的有几分刺眼的光线,抬手遮挡,却看见还有鲜血顺着手指滴下。随手扯了片被自己撕破的衣料,对着手掌用力的擦着,像是想擦掉什么不好的记忆般,也不惧疼痛,直到那帕子被鲜血染红,才无力的垂下了手。

    忽的,门口突然传来了杂碎的脚步声。

    花璇玑有几分敏感的撑起子,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轻歌,是你吗?”

    然而得到的却是一片安静。

    堆坐了一夜,腿有些酸麻,花璇玑的步伐也带了几分蹒跚,推开门,却是空无一人。

    刚想转,几个物件却将她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扶着门吃力的向前探了探子,花璇玑这才发现,那是几件加厚的女子衣衫,和一个适当大小的暖炉。

    左右看了看,却不见什么人,想起了昨正午烨华的忽然来到,心中漠然一惊,难道,他是为了给自己送这些东西。

    伸出那只完好的手,细细覆上那几件衣料。

    虽是放在走廊内,但也是微微潮湿,却不是晾干后的表现,果然,是在雨刚下不多时的时候送来的,也很显然,在这里已经放了一夜。

    后突然再次响起那细碎的脚步声,花璇玑竟莫名的有几分欣喜的想起了那个影。漠然回头。声音竟有些期盼的味道“烨华。”

    然而却又是什么都没有。

    花璇玑冷冷自嘲一笑,明明是早上才嘲笑自己自作多的,竟这样期盼他来。

    回头,看着那散落在地的衣料,终是俯,将他们全部收到了怀里。

    谁知这时,后的脚步声再次出现,而且变得十分急促,花璇玑感受到了危险的来临,赶忙抱起衣服,转准备进屋。

    蓦地,伴随着木棒穿过风的声音,花璇玑只觉得后颈一阵疼痛,整个人眼前一黑,便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