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一夜的赤。裸相对

    刚刚还是晴朗的天,转眼间就变得乌云密布,下一秒,如细丝般的雨水便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平添了几分凉意。

    烨华依旧一袭大红衣衫,衣摆处绣着大朵大朵的曼陀沙华,艳丽的颜色,加上那俊美的容颜,就算穿梭在争奇斗艳的百花丛中,也依旧让人无法忽视。

    倒是后的小九相比起来显得有几分狼狈。向前慌乱的跑了几步,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微微抬头,好奇的问道。

    “王爷,为什么你要把世告诉她?”

    “嗯?”烨华沉沉的哼出一个音调,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你听了多久?”

    “一小会。”小九笑嘻嘻的伸出手比了小小的一段,仰头有几分尴尬的看着烨华,讪讪的挠了挠头。

    烨华没有做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半晌,就甩下小九一大段路程。

    “王爷。”见烨华没有生气,又见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小九快步跑到了烨华的侧,嬉笑着问道:“王爷,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其实抛去第一次见面的不美好,小九觉得,花璇玑在自己心里也算不上什么十恶不赦的,更何况她还是王爷明媒正娶的,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人能够走进王爷的内心,就连自己,也仅仅看见过一次王爷的失常。

    还是因为——她。

    “喜欢?”烨华猛然停下步子,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冰凉的雨水洒落在唇边,那冰凉的触感恍惚间竟想起了刚才那不失温柔的深吻。

    微微抬头,天上的乌云竟还没有退散去的痕迹,看来是要入秋了。

    “去管事那抱个火炉放在本王房间,顺便给她拿几件厚实点的衣物。”说罢,头也不回的向着琬瑶的房间走去。

    入秋了,就代表,那个子,也快来了。

    小九站在原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眼看雨也大起来了,忙快速的向着管事那里跑去。

    另一头,花璇玑和轻歌则是聊的不可开交。

    花璇玑先是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圈轻歌,确认她没有其他问题时,脸上终于扯出了笑颜,却不知为何眼睛竟突然朦胧起来。

    伸手一抹,竟是满手的水珠。

    “小姐,别哭啊。”轻歌一看花璇玑的眼泪,连忙着急的去替她抹,谁知抹着抹着,自己的眼泪也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好好好。你也不许哭。”花璇玑拧了一下轻歌的脸蛋,噗的一声破涕为笑。

    轻歌眼中的泪却怎样也停不下来了,她曾听过小九偶尔提到小姐为了自己去太子府当丫鬟,在宰相府里受苦不说,就连嫁给皇子还要继续受苦,想到这里,轻歌一把抓住花璇玑的手,看着那已经消瘦了一圈却还是带着满满笑意的天真脸庞,子微微颤了下,却在下一秒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抹着眼泪道。

    “小姐,你受苦了。”

    花璇玑也伸手帮她去擦眼泪,一面安慰道:“什么苦不苦的。现在,一切不都好了吗?”

    说着花璇玑从怀中将那折了又折的纸张拿了出来,展现在轻歌面前,满脸期盼的道:

    “等我找到这个物件,我就可以带你离开王府,远走高飞了。”说道最后,语气却逐渐减弱下来,感觉心中好似被什么勾了一下,眸子也瞬间变得暗淡下来。

    是啊,多好,拿到那块牌子就可以离开了。

    可是心里怎么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小手看似不经意的划过自己的唇角,那深刻的吻一直在脑海挥之不去。还有那一夜的赤。相对,一想到花璇玑就忍不住的颤粟。

    轻歌那刚刚还是悲恸的眉眼慢慢蹙成一团,一瞬不瞬的凝视着那勾画的细致却满是褶皱的纸张,心头一颤,望着花璇玑那张忽然变得暗淡的脸,眸中暗暗闪过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光华。

    “吱呀。”后的窗子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番,将花璇玑从重重的思绪中猛然拉了回来,刚要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轻歌道:

    “小姐,这都快中午了,你还没有吃东西呢吧?”

    “是啊。”不说还好,让轻歌这么一说,花璇玑果真觉得肚子里空落落的。

    “那小姐在这等着,我去给小姐去厨子拿点东西吃。”

    “还是算了吧。”花璇玑突然想道那次轻歌被琬瑶的侍女为难,摇了摇头道:“我也没那么饿啦。”

    “没事的。”轻歌好似看出了花璇玑的担忧,笑了笑道:“我已经不是那个受人宰割的轻歌了。”说着,还拍了拍口,做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那别忘了带着伞。”花璇玑见拗不过轻歌,摇了摇头,有几分无奈的提醒道。

    “知道了。”轻歌应了一声,拿了把油纸伞走了出去。

    整个屋子又剩下了花璇玑一人。

    因为拿伞的原因,轻歌并没把门完全关紧,冷风顺着那细小的缝隙吹进,冻得花璇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连忙上前将门关紧。

    然而,还没等她伸手碰到那扇门,眼睛就猝不及防的被一双冰凉的大手轻轻缚住。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