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为夫就满足你!

    精美的折扇冷冷的转了个弯,将白鸽也顺带的捎到了华丽的马车里。

    烨华微微蹙眉,修长的手指十分熟悉的将白鸽腿上的纸条取下,狭长的凉薄眸子微微眯起,看到那白鸽微鼓的肚子之时,握着纸条的手微微抖了抖。

    终究还是掀起挡住车窗的帘子,将那白鸽送出,这才将手中的纸条打开。

    干净的宣纸上,墨迹还未完全干涸,显然是刚刚发出,上面的字体有些慌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书写之人的紧迫。

    “皇上宣布太子与一年之后登基。”简短的话语,然而精辟内容全部涵盖。

    这张字条肯定不是发给自己的,而对皇位窥探的人,只有那揽月宫的主人,自己同父异母的六弟,烨焰一人。

    嘴角自然的勾起弧度,然而周的凉薄气息却让人不由得产出寒意。薄唇轻启,声音轻的恍若梦呓:“亲的父皇,这么快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吗?”

    一股内力袭来,再看时,手中的纸条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渣滓。

    “冰山脸,小气鬼,无耻,自私。”花璇玑一面暗骂着,一面气喘吁吁的跟在马车的后,此时虽还是早上,然而已经有很多开始叫卖的商贩,所有人都以打量稀奇动物般看着她,有几个甚至捂着嘴成堆的对他评头论足起来。

    “看什么看!”花璇玑猛的停下脚步,翻了个白眼大声喊道。然而这早上,本就没有什么买东西的人,那些商贩自是闲的很,在花璇玑发作后稍微安静了一会儿,又继续拉帮结伙的喧闹起来。

    这么着不是个办法!花璇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脑袋微微一晃,突然心中产出一计,自然的弯起嘴角,掐着腰四周环视了一圈,心中暗道。

    你们不是看戏吗,不是八卦吗,今儿,本姑娘就满足你们一次。想着,往大腿上狠狠一掐,眼圈一红,又向前飞快的跑了两步,确定自己的声音烨华能够听到之后猛的往地下一坐,哽咽着哀嚎起来。

    “夫君,夫君,你千万别不要妾啊。夫君,夫君。”

    一面说着,一面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快手帕,红着眼圈,藏在秀帕下的嘴角却是邪恶的勾起,声音更是提高了一个分贝。

    “夫君,妾什么都依你,你若愿娶小的妾也绝对不会反对,也不会吃醋,或者,你让她做大,妾做小,只要你不要抛弃妾什么都可以啊。”

    说着,还顺便锤了几下地,以示心中的哀怨。手指微微划过自己的人皮面具,心想,反倒不是自己的面皮,怎么祸害都不会丢了自己的脸。

    花璇玑此时其实最想做的就是猛的拍地狂笑,然而她还是忍住了,一张小脸由于憋笑,神更是怪异。不过在那些外人眼中,则是因为悲恸的表现。

    太阳慢慢升起,大街上的人也越聚越多,虽然大多是看闹的,然而还是有好几个好心儿的大姐走上前来,抹了抹眼泪,凄凉的道:

    “妹妹,地上凉,有什么事咱们站起来说。”

    “对对对。”一旁的几个妇人也跟着应和着,那完全相信的表令夜果果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烨华正沉浸在那张纸条的内容之内,猛然听到那一声夫君,子不由得颤了颤,然而却依旧面色不改的淡淡道:“小九,外面出了什么事?”

    那夫君俩字当然也传到了小九的耳里,小九连忙拉住缰绳,下马向后一看,整张嘴张的像是吞进了一只苍蝇。

    支支吾吾的,不知道从何讲起。“王爷,王爷……”然而王爷了半天,也没说出些什么。

    习武之人耳朵自是比常人好使的多,更何况花璇玑的声音大得出奇,烨华凝神仔细一听,藏在袖下的拳再次紧紧攥紧,指节逐渐变得青白,甚至能听到骨骼各各作响的声音。

    死女人。

    烨华不自觉的在心里狠狠咒骂道,猛的跳下马车,极力止住心中怒火向着花璇玑的方向飞步走去。

    看见马车停止,和小九那自己从未见过的抽搐表,又看到马车好像微微抖了抖,花璇玑觉得,自己这次好像有些玩大了。

    然而自己是个品德高尚的好演员,既然这戏已经演了自然不能停,忙拉着那大婶的手,装作害怕的向后躲了躲一面哭诉道。

    “实不相瞒,小女子家的夫君,不知怎么迷上了那晚楼的女子,竟然要赶小女子离开,可……”面色故意泛红,故作不经意却十分明显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而实在忍不住,连忙用秀帕捂住脸庞偷笑了起来。

    那肩膀抽动的样子,却像极了在嘤嘤哭啼。

    知道晚楼是这个地方最大的青楼,又知道青楼是所有妇女之敌,花璇玑觉得自己的戏演得,倒是不比花冠彩差几分。

    轻轻的在心中为自己鼓了鼓掌,有听到那大姐蹙着眉跟着映衬道。“晚楼那些人,一副狐媚子像,哪有妹妹你长的可人。”

    “是啊是啊,真不知道她们哪里好,”一群妇人就这样围在大街上,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了起来。

    这个骂着青楼女子勾人心,不得好死。

    那个骂着烨华也是个浪。子,否则也不会被人勾去。

    花璇玑还想在跟着应和几句,却看那些妇女突然一下子集体向后撤退了半步,慌忙抬头,烨华那张凉薄的眸子恰好对到眼前。

    “娘子。”他的声音极冷,却听不出里面的神。可这一声娘子却叫的花璇玑颤了又颤。

    冰凉的手指缓缓划过花璇玑的脸蛋,阳光下,烨华黑白分明的瞳孔里染上了一层薄雾,让人难以看清,缓缓俯,二人鼻尖相对。

    花璇玑甚至能感到他上淡淡的薄荷气息完全充斥了自己的鼻腔。

    “为夫怎么会不要你呢?”

    冰凉的手指再次挪向她的小腹,凉薄的嘴唇缓缓勾起,大掌将她纤细的腰肢慢慢覆盖,慢慢下摁,花璇玑不由得痛呼了一声。

    烨华微微侧头,冰冷的声音却细小的只有花璇玑能够听到。

    “这么想要一个孩子,为夫就满足你。”

    说着,抱着花璇玑向那宽大华丽的马车内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