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猜这是什么?

    粉红的纱幔随着月风轻轻摇曳,伴着点点蛐蛐的鸣叫,女子的喘逐渐放大,契合的影在朦胧的薄纱之下剧烈的晃动着。

    “啊。”女子细细的呻吟了一声,将深深夜色平添了几抹。望的惑。

    烨华只是微微蹙眉头,细密的汗珠沾湿了他的发髻,滑落在纤长人的锁骨上,下一个狠狠的冲刺,女子的手便紧紧攀向了他的脊背,体微微卷曲,光华柔嫩的肩头不由得向后缩起,前的两团浑元随着烨华的运动上下起伏着。

    下的动作理智的停顿,缓缓的抽出自己的专属,随手将薄衫披在上,修长如玉的手指板起女子的下颚,声音虽是温暖却没有丝毫的波澜。“琬瑶,最近,有什么新的动静吗?”

    下突然的停顿让琬瑶脑袋一阵混沌,不安的往烨华的上靠了靠。

    偏烨华就有那样的忍耐,任凭那光滑如玉的子在体来回摩擦,硬是不动声色,琬瑶漠然的睁开眼,密密的睫毛眨了眨,见烨华依旧没有其余的动作。

    才嗔道:“难道王爷来琬瑶这里就没有其他的事了吗?”

    那系着腰带的大掌却微微的停顿。一双勾魂夺魄的眸子微微眯起,淡淡在琬瑶粉嫩的脸颊上轻吻一下,看似宠溺的摸着她的头,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你多心了。”

    “可是王爷已经很久没有来看琬瑶了。”细长的手指不安的在烨华的口画起了圈圈,琬瑶不依不饶的道。

    烨华凉薄的眉眼微微挑起,“最近总有烨焰回城的传闻……所以。”

    接下来的话没有多说,全被琬瑶凑上来的樱唇狠狠堵住。

    舌尖狠狠的交缠,淡淡的薄荷香气纠缠在唇齿之间,许久琬瑶才一脸潮红的将烨华的躯微微向后一推。

    手指从桌子的茶杯中轻轻一抿,色泽红润的唇瓣轻启,手指将烨华才系好的腰带缓缓解开,手指在他白皙的膛上来回打着圈。

    “王爷,你猜这是什么?”

    烨华凉薄的眸子顿时闪过一抹精光,然而却稍纵即逝,反手将琬瑶压在下,手指慢慢的从她优美的颈项向下划去。然而手掌却在握住她柔软的手掌之时悄无声息的将那张纸片收入衣袖,修长的手指划向了琬瑶的耳后,只是轻轻一点。

    琬瑶还在褪她衣袍的手掌就缓缓滑下,灵动的眸子也无力的合上,空气在一瞬间安静的让人窒息,只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气萦绕。

    及其从容的穿好鞋子,接着微微月光将藏匿在袖中的纸片缓缓打开。

    那沉静的眉头微微蹙起,握着纸片的手指也将纸片的边缘掐出了丝丝褶皱。

    “果然。”

    将纸片再次按放在琬瑶手中,烨华望着快到中天的月亮,整了整衣衫,向着门外走去。

    小九正倚着柱子疲惫的打着盹,听到门的吱呀声连忙彭的一下站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连忙将手中的准备好的帕子递了上去。

    “给本王找人盯紧她。”手指指了指刚合上的门,烨华趴到小九耳边轻声淡淡道。接过手帕,厌恶的一擦,大掌一挥,随意的将手帕

    “是。”小九抖了抖子,立马精神了起来,接着询问道,“那王爷我们……”

    “回王府。”

    -------------------------

    而此时,我们的花璇玑童鞋正在与烨华约定好的地方,铺了厚厚的一层被辱,一会儿睡成一个一字,一会睡成一个人字,绝美的小脸挂着安详的睡姿,不时的吧嗒吧嗒嘴儿,睡得异常香甜。

    从小花璇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起这个问题,如果不是自然醒,就算八百个闹钟齐鸣也很难将她与可的大分开。

    昨夜思来想去怕晚了时间,烨华那厮在给自己多加出什么条件,脑袋一转,干脆将所有的被褥全部搬了出来。

    初的天气还是较凉的,所以花璇玑干脆改了三层被褥,见烨华不在,干脆将他的一起席卷而来,幸好的是,她一点也不挑

    “王爷。”小九看了看还挂在天上的月亮,拨了拨额前的碎发:“你说她这么早会来吗?”

    烨华不做声,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然而却在即将踏入院门之时整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滞在了那里。

    小九只顾闷头跟在烨华后,没有料到烨华会突然停下脚步,一个不留神直接撞到了烨华的背上,揉了揉鼻子,刚想请罪,抬头却看见烨华的俊眉微微抖动,虽然面上不动声色,然而整个人周都散发除了一种无法忽略的冷气。

    小九连忙好奇的顺着烨华的目光看去,然而当看到眼前的景象之时,整个嘴角都不由得抽搐了起来。

    所有接触过烨华的人都深深的知道,自己家的王爷可是有深深的洁癖的,每次哪怕和人牵手,也会在第一时间将手指擦净,可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竟然……

    竟然将王爷的被褥铺到地上!!

    藏在袖下的手掌紧紧攥起,烨华红衣一闪,还没等小九反应过来,足尖一点,已经落到了花璇玑的前,修长的大掌狠狠的探向了花璇玑的脖子,狠狠掐住。

    “谁啊?”花璇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脖子传来的疼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子一冷,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不满的睁开眼,想要伸手掰开掐住自己脖子那人的手指,然而待看清来人的面容之时,伸出的手掌断然停在了空中。还带着点点晶莹的嘴角抽了抽,想起自己正用着他的被褥,哈哈干笑了两声。讪讪道:

    “今儿,天不错。”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