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陪美人同床共枕

    "你…..你要做什么?"花璇玑语无伦次的将他缚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推开,脸再次红的要滴水。

    "啧啧,自然是陪美人同共枕。或者,完成那个以相许。"白焰一脸讨打的模样,缚在花璇玑腰肢上的手又加紧了一分。

    "你……我叫人了!"花璇玑红着脸怒嗔道。

    "你随意。"白焰将子微微向外侧了侧,一只手撑起头,悠然自得的看着夜果果。

    花璇玑懊恼的哭笑不得,自己这是在太子别院做贼,怎敢大叫,手上动态不得,干脆动脚,对着白焰就是一个窝心脚,气愤道:

    "你给我下去。"

    谁知脚腕却被他那只搂在腰间的大掌紧紧攥住,一个用力,整个人就完全跌落到了他的怀中。

    他上淡淡茶水清香再次传到夜果果的鼻腔里,两个脸的距离不到一厘米,那高的鼻梁顶在她的鼻头上,脸好似火烧一般,花璇玑尴尬的翻了个白眼,别过头去。

    白焰将花璇玑往怀里又搂了几分,几丝凌乱的发相互交缠着,异常难辨,只闻他淡淡笑道"乖,睡吧。"

    你确定不是在哄猫。花璇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一把扯过秀被将自己完全埋在被子里,尽管喘不过气来也不出去。

    许久,感觉到头顶人的气息逐渐均匀,花璇玑这才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大口的贪婪的用力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一回头,恰好对上了白焰那张安稳的睡颜。

    桌上的白烛已经逐渐被烧干,只剩一株微弱的火苗在坚强的跳跃着。月光如烟似雾的撒在白焰的睡颜上。

    密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打出一个贝壳的形状,肤色也显得更发的白皙。紧闭的桃花眼此时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讨厌。

    如果他要是一直这么安静多好。花璇玑一瞬不瞬的盯了他好久,在心中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困意袭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花璇玑用那只完好的手拍了拍小嘴,轻声道:“睡觉。”就闷头钻进了被子里,半晌,细微的呼声就从她的口中传了出来。好似百灵鸟清晨的第一声啼叫,柔美而干净。

    那双紧闭的桃花眼突然睁开,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绞着在自己怀中睡得安然的女子,白焰微微将子向外撤了撤,足尖轻点,顺着窗子消失在月色之中。

    在一处幽暗的小径上,白焰一白色衣衫被月光打得更发通透,竟好似天上仙子般不染凡尘。然而那双看似蛊惑的桃花眼却闪着一抹深不可测的光芒。在他立的三尺之处,竟可以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寒气,让人不住颤粟。

    “真的确定了吗?”蓦地,淡淡的出声,没有丝毫的波澜曲折。这种冰寒,简直让人无法将他与白那个白焰完全联系在一起。

    “百分百确定。”月光下,一个黑影蓦然出现在他的后,卑躬屈膝语调却有些傲然的答道。

    “你真的确定,他会上她?”白焰淡淡回,看了黑衣人一眼,转头望向遥远的灯火阑珊处,淡淡道。

    “那是大泱有史以来最杰出的预言师。”黑衣影微微一颤,有些急促的答道。

    “你下去吧。”又是淡淡的吩咐,淡淡的挥手。也是转眼间,那黑衣男子只是沉沉的诺了一声,就顿时消失在了月色之中。就宛如他来时一般,悄无声息,了无痕迹。

    月光下,白焰一双细长的眉紧紧蹙起,桃花眼微微颤动,望着天边那抹月色,喃喃道:“为什么是她?”

    “焰儿。”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江南水畔,回到了那个虽破旧却是十分温暖的小小院落之中。

    还记得那是初的季节,也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不大的院落里,竟中了不下十颗桃树,灼灼芳华。

    然而那半掩着门内,突然传来了孩童的嘤嘤啼哭之声。

    一个男孩半跪在前,紧紧的握着一个女人的手,不时的伸手将脸上留下的泪滴抹去。

    那女人看起不过三十左右的样子,然而两颊却是深深的凹陷下去,一双黑白分明本该靓丽的大眼却带着浓重的眼圈,还带着因忧虑而产生的条条皱纹,嘴唇干裂不堪,声音也是沙哑的宛如从沙子上辗过。就连握着男孩的手掌都是青筋乍现,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母亲。”榻下的男孩反手将女人的手握紧自己的修长大掌之中,不断哽咽道:“母亲,他,他不会来了,母亲,你就放心的去吧,一切还有孩儿呢。”

    “不。”女人的声音坚定儿执着,柳眉紧紧的蹙起,猛地扶住脚,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随着噗的一声,一片血红毅然吐到了榻下男孩雪白的衣衫之上。

    “母亲。”男孩焦急的将女人抱进怀里,眼中的泪意难以掩饰。

    “咳咳。”女人好似毫不在意的样子,微微勾唇一笑,继续用着嘶哑的声音道:“他会来的,他跟我说过,满园桃花开的时候他就回来的。”说着吃力的抬起手,满目期待的看着窗外那开的正盛的桃花。

    “焰儿,你知道吗?你的父君,是天下最好看的男子,当年他南下的时候,母亲记得他就站在一棵桃树下,如画的眉眼,漆黑的发。他看了母亲一眼,可那一眼母亲就觉得,天地间,便再也没有其他色彩,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声音越来越淡,女人嘴角的鲜血徐徐流出,一滴滴滴在跪在下男孩颤抖的手上。

    男孩的肩膀因为抽泣而不断颤粟着,颤抖着伸出带着血滴的小手焦急的去捂女人还在继续的唇。摇着头,泣不成声道:“母亲,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不。”女人摇了摇头,将男孩的小手再次反握在手心里,有些吃力的抹了一把唇角的血,沙哑着嗓子道:“让母亲说完。”

    暗淡的双眼望向窗外,女人的唇角微微勾起,仿佛又看到了那站在桃花树下朝着自己惊鸿一瞥的男子。

    “他是这个国家的王,是能够控人生死大权的人。他的眉毛总是紧紧蹙起,但是只要母亲一去,他都会淡淡的笑给母亲看。”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女人的话也不再断断续续,反而流畅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