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美男患了狂犬症

    “站住,干什么的?”一个眼尖的守卫凑了过来,明晃晃的刺枪直直拦在花璇玑三人面前。花璇玑猛的刹住闷头向前的脚步。

    对着一板一眼的守卫扯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又指了指腰间的令牌,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道:“我这个兄弟被狗咬了一口,为了防止发生狂犬症,我和我兄弟准备将他运到宫外去。”

    说着伸手在美男的上蹭了几蹭,将一只手弄得鲜血淋淋,伸到了守卫的面前,哭丧着脸道:“你看看给我咬的,听说这个病得上之后就跟疯狗一般,我刚给他下了点儿药,快放我们出去吧,晚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那几个守卫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花璇玑血淋淋的手,蹙了蹙眉一副嫌弃的样子道:“得了得了,快走吧快走吧。”

    美男垂着的头微微一晃,眉头狠狠一蹙,该死的女人,竟然变相骂他是疯狗。这个梁子,不结也得结下了!想着手绕道后面,狠狠的拧了花璇玑的后腰一下。

    花璇玑忙着出宫,面上还是一副满脸堆笑的样子,然而空闲的手已经在下面进行了反击,两只手就在守卫的眼皮底下打得不可开交。

    然而,宫门刚刚拉开,只见所有的守卫忽然缓缓的跪了下来,厚重的铠甲发出叮当的声响,抱拳漫不经心的道:“二皇子吉祥。”

    声音及其的淡漠,仿佛在跟平民说话一般,没有丝毫的恭敬之意。

    烨华后的小厮看到守卫这个神色,愤愤的向前一步,刚要开口怒斥却被烨华一个眼神挡了回来。

    二皇子,花璇玑猛的一惊,不是她的倒霉夫君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猛的一撒手向地下一跪,紧紧的垂下头,捏着嗓子道:“二皇子吉祥。”

    那边轻歌一听是二皇子,本就做贼心虚,也顾不得撑起美男,直接撒手,也学着花璇玑的样子跪了下来。

    美男本来就是将全部力量都放在了他们两人的上,猛的这么一撒手,再加上二皇子在这,和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来不及使用内力,直接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花璇玑这才发现自己好似将美男忘了,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他,继续低头。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谁让你老缠着她,这就是报应!

    花璇玑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咬住唇不在作声。嘴角却依旧忍不住的勾起。

    烨华本没有注意到花璇玑,谁知美男造出的动静太大,还有花璇玑的扑哧一声,直接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感觉那道漠然的目光投下,花璇玑子狠狠的一抖。后背的冷汗不自觉的又冒了出来,就是这个目光,就是这个目光!莫非刚才一直在盯着自己的竟然是他。

    清凉又熟悉的薄荷香气传来,让花璇玑有一刹那的恍惚,猛的又抽回了思绪。

    偷偷的将沾着鲜血的手往脸上抹了一把,跪在原地一动不动,心底却在祈求他快点离开。

    本来自己今天就背负了一个不贞的罪名,要是让他看到自己此时这个模样,还带着一个美男,自己就算有八张嘴也解释不清啊。后背的细汗将本不太厚的衣服浸湿,双腿也发出麻涨的感觉。

    烨华一双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细细打量着这一直在颤抖的小人,冷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一副漠然的样子。

    明明是两个跟自己毫不相干的太监,可是为什么目光竟然无法移开。还有那掺着血却又熟悉的香气。

    目光淡淡慢慢移动向倒在地上的男子,眉头微微蹙起,这个形。莫非是…...

    他竟然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