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抱大腿最有用了!

    “小姐。”轻歌看花璇玑迟迟没有动态,又听到了男子的声音,连忙小步跑了上来,然而看到半坐在地上还带着血迹的美男之时,不由得啊的惊呼出声。却又被花璇玑一个眼神给吓得活活憋了回去。

    用手捂着小嘴,含糊不清的道:“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花璇玑翻了一个白眼,很显然她亲的小姐此时被人讹上了。想了想还是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着美男道:“那怎么办?”

    “反正你就是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美男干脆毫不讲理的撒起了泼。

    花璇玑的脸刷的一下定了下来,尴尬的撤了几下嘴角。她真是点背到姥姥家了。向着四面环视了一圈道:“轻歌,我们的马车还在吗?”

    “这…..”轻歌尴尬的小声嗫嚅道:“以老爷的格和刚才发生的事,应该……”

    “早走了是不是!”花璇玑干脆的说道。

    轻歌重重的点了点头,指了指在地上撒泼的美男,小声问道:“小姐,这…...”

    “什么人。”还没等花璇玑回答,再他们后突然传来了尖细的太监嗓音,猛的一回头,只见三个太监正虎视眈眈的向着他们跑来。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轻歌直接慌了神,在原地急的跺起脚来。

    “还能动吗?”花璇玑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无视掉了跑来的太监,蹲下子向美男问道。

    “除了这个胳膊都能。”美男邪佞一笑,吃力的站起子。另外一只手从地上抓起几块石子,只听嗖嗖嗖三声。

    那三个太监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直直的躺了下去。

    轻歌更是被吓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又欠了我一次。”美男直接将下巴抵在花璇玑的肩膀上,修长沾染着血迹的大手慢慢划向她的腰肢,紧紧环住,在她耳畔温的吹着气道。

    色狼啊!花璇玑条件反的张口就要骂,却意外料到自己此时正在皇宫重地,一把打掉他放在腰间的大掌。

    脸直接红到了耳朵根,却故作镇定的道:“现在不欠了。”

    “为什么?”显然没有料到花璇玑的回答,美男直接问道,然而脸上依旧是邪佞的笑意,没有一丝疑问的感觉。话语也是带着几分轻。薄之意。

    “就因为你吃了本姑娘的豆腐!”花璇玑咬牙切齿的道。

    “你可真好玩!”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拂向花璇玑的脸庞,轻柔的好似在弹去衣物上的灰尘,脸上邪佞的笑意愈发的绽放开来。

    花璇玑只觉得,此时的自己,心跳的仿佛要从喉咙钻出来一般,却狠狠的避过,一把拉过还在因为美男武术而震惊的轻歌。就要去扒那些太监的衣服。

    “你要做什么?”这次美男是真的有些意外了。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竟然敢去扒男子的衣服,虽然是太监但是也….唇瓣越发的勾起,真是有趣啊有趣。

    “你没听到轻歌说嘛。我的老爹大人此时估计已经在家睡觉了,没有出入的令牌让我怎么回去。”花璇玑扒着衣服头也不抬的道。刚才自己能够进来是因为一个有令牌的公公领路。现在出去的话,保不住被人当做逃跑的宫女。

    这种罪过她可承受不起。人家来古代都是掌上明珠千金什么的,到她这头是个庶女也就算了,竟然还隔三差五的让她脑袋不保。

    要是这么折腾下去,就算脑袋不掉,她的小心脏都承受不了了。

    轻歌听到花璇玑这么说,哦了一声,连忙扯过另外的一个太监,也开始手忙脚乱的扒了起来。

    花璇玑将太监衣服往上一,斜着眼睛看向在原地倚着墙打量着自己的男子,将令牌有木有样的往腰间一别,淡淡道:“你不走。”

    “我走不动。”美男又开始撒起,干脆摊在原地不在动态,皎洁如玉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露在外的白皙带有血痕的膛微微起伏着,此时再看,那双精锐的眼睛,竟颇有一番桃花儿的神色,竟有些如诗如画的感觉,在花璇玑看的发愣之时,不知什么时候又冲到了她的脚下,紧紧的抱住她的大腿。

    一双桃花眼不停的眨着,花璇玑不由得想起刚才二人的姿势,脸顿时红了个透,手忙脚乱的将另一个太监的衣服胡乱拔下来扔到了他的上,看着他穿好才招呼也上太监服的轻歌,将帽子往头上一扣,趴在轻歌耳边耳语了几句,两个人就直接将美男撑了起来。美男桃花眼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颇有一种计得逞的感觉。

    不等美男开口,花璇玑又严肃的道:“等会我说什么你也不要开口听到没有!”

    美男精锐的眼眸微微眯起,笑容还是依旧邪佞,慢条斯理的道出一个字:“好!”

    【作者同学有话说:亲的看书的娃娃们~你们不要太羞涩,喜欢的可以在底下留个言神马的~让我知道你在啊,泪目。】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