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子爱吃红色菜

    一旁的宫女连忙给相爷满上了酒,相爷举杯将酒喝下,这才缓缓的坐了下来。

    轻歌向来是闲不住嘴的,见花璇玑只顾吃盘中的桂花糕,无意看歌舞便细声为夜果果讲她所打听到的事

    大泱国的皇上,有六子,其中和夜果果有婚约的是大皇子也是现在的太子,二皇子和大皇子是双生子,大泱有个说法,皇家之中,先出生的有龙命,是天子,后出生的有灾命。换句话来说,二皇子就是现在最不受宠的皇子。

    而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都已有了婚约,所以今这场宴会主要是为了这太子,六皇子是皇上的私生子,就出现过几次,所以这次就是为了二皇子和太子三个皇子选妃子。当然,定然是以太子为首。

    听完轻歌叽叽喳喳的说完一堆,花璇玑不得不佩服她着八卦能力,一面再次向嘴中无形象的塞了一块桂花糕,口齿不清的道:“真不知道你从哪知道这些东西的。”

    自己本来就是个小小庶女,爹不亲娘不的,所以在花璇玑的记忆里是没有这些东西的。她这小小宫女,竟然知道这么多。

    轻歌尴尬一笑,挠了挠头讪讪道:“奴婢也是无聊,刚刚跟着宫中的宫女们打听的。”

    花璇玑微微一笑,女眷和男人们是分开做的,隔得较远。再加上中间还隔着一群跳舞的姑娘,所以花璇玑心急的高抬头看了半天,也没将几个皇子的脸看个大概。揉了揉酸痛的脖子,那坐在离皇上最近地方的黄衣男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美,这是夜果果此时唯一可以用来形容的词句了。

    一金黄的衣袍将他一张俊脸衬得雪白,一双眸子如同三月风般温和,高的鼻梁下微红的薄唇紧紧抿着。然而却不像其他人一样关注歌舞,只是手中拿着一双筷子,十分认真的从他面前的碗里往外挑着什么。

    不知怎么,花璇玑只觉得这张脸看起来有点熟悉,然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忙好奇的往前探了探头,突然,只见皇帝微微摆了摆手,歌舞之声即刻戛然而止,接着传来宦官尖细的声音:“宣一品宰相花怃然之女花璇玑见驾。

    声音刚起,花璇玑只觉得一道蓦然的视线突然打到了上,经久未去。

    管他是谁,花璇玑不敢多想,在轻歌的扶持之下缓缓的走到皇上面前,躬下子学着别人的样子微微颔首道:“皇上万福金安。”然而这个距离离那个太子更是相近,花璇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斜着眼睛使劲的向着他的桌上看去。

    那个金灿灿的龙纹大碗之中,此时仅仅剩下了一堆红色的菜肴,而那些被他夹出来的其他颜色的菜品,稀稀散散的洒了一个桌子,看起来十分狼狈。然而那个太子却无动于衷,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花璇玑的上,他却好似与自己无关般,安静又认真的继续往外挑着。

    花璇玑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安的想到,莫非以后自己的夫君,是个傻子。天,这个轻歌没有告诉她啊。

    “起来吧。”头顶突然传来了皇上威严的声音,花璇玑连忙起,然而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太子的桌上。

    “莫非你很关心太子在做什么?”

    “是啊。他为什么要把除了红色的菜都挑出去呢。”花璇玑此时正一心想着太子的问题,大脑转都不转的就把自己所想说了出来。

    顿时,人群中一片抽气之声,夹杂着几丝细声细气的鄙夷。

    这鄙夷,当然是来自花冠彩嘴里。

    “放肆,怎么跟皇上说话呢。”宦官的嗓音,怪声怪气,犹在自己的失言中震惊的花璇玑听到耳里,竟带上几分瘆人的味道。

    花璇玑这才意料道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不安的连忙道:“皇上,臣女初次见驾一时口快说错了话,请皇上见谅。”都说伴君如伴虎,自己说的第二句话就得罪了皇上。花璇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生怕下一秒就和自己分家。

    皇上却没有说话,整个宴会霎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以为皇上发怒了,全都屏息静气的等待着接下来的狂风暴雨。花璇玑更是不安的闭上了眼睛。

    倒是坐在一旁的皇后出来打了圆场,慈的笑着道:“瞧瞧这小妮子,还没有过门首先先关心起自己的夫君来了。皇上,昇儿找到这种妻子也是天下之大幸啊。”

    花璇玑微微抬起头,悄悄打量着替自己说话的皇后。

    只见她着深青翠竹群,外面披着一条薄薄的金丝缕衣,华贵而不妖艳,凌云鬓高高盘起,插着一只纯金红宝石牡丹步摇,一颦一笑间气度不凡,又带着些许的慈祥,瓜子脸,大大的眼睛,温暖而慈的看着花璇玑,小巧的鼻子,绝对是上等姿色,颇有皇后风范。

    “恩。起来吧。”皇上终于不紧不慢的出了声,让花璇玑悬着的一颗心也稳稳当当的咽到了肚子里,感激的看了一眼皇后,觉得自己这颗脑袋看来目前不会跟自己分家了。看来自己要谨言慎行才好。

    皇后又慈的笑着对那专心挑菜的太子道:“昇儿,你可喜欢花璇玑姑娘。”说着,用手指了指花璇玑。

    花璇玑缓缓起,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个专心挑菜的太子,同众人一起等待着他的回音。

    然而,许久都不见他有其他的动作,皇后有些尴尬的蹙了蹙眉,又笑着重复了一遍:“昇儿,你可喜欢花璇玑姑娘。”

    那个黄衣美男这才缓慢的抬起头,将手中的筷子轻轻放下,看了一眼夜果果用着云淡风轻的音调答道:“儿臣。”

    然后就没了下文。冷风嗖嗖,凉月寂寂。

    不下数百个人,大眼瞪小眼。

    一盏茶过去了。

    月光寂寂,大眼瞪太子。

    一炷香过去了。

    冷风嗖嗖,小眼瞪皇上。

    就在花璇玑腿已经完全酸麻的时候,只闻道依旧淡淡的一声。那个正在挑菜的黄衣美男头也不抬的道。“喜欢。”

    我的妈啊。夜果果冷抽了一口气,这个太子怎么说话大喘气,吓得她以为自己耳朵被吓出了问题呢。

    再抬头,看着高坐上面的皇上皇后,他们依旧如刚才的样子一般,一副习以为常的神

    这一秒,花璇玑好似已经想到了自己的婚后生活。

    烛光摇曳,在火红火红的洞房里,这个太子夫君一面挑着菜,一面与她大眼瞪小眼。

    和这种人在一起她会疯掉的。花璇玑一脸无辜的望向后的轻歌。轻歌摊了摊手也一脸无辜的望向她。

    天啊,花璇玑不由得唏嘘道。她花璇玑到底是什么命啊,怎么什么不好的事都让她摊上了。本以为嫁个太子就能飞黄腾达,这个太子竟然还是面瘫加话少加大喘气。

    “呵呵。”皇后轻轻笑了两声,接着道:“既然我们昇儿喜欢,皇上不如就为他们定个子吧。”

    “皇上,臣女有要事启奏。”正在花璇玑无奈之中,花冠彩突然提着华贵的衣裙从人群中缓步走了出来,跪到了夜果果侧。

    “什么事?”皇上说话也是言简意赅。一双眸子微微眯起打量着花冠彩。

    “臣女曾听闻,小妹花璇玑并非处子之。”

    此话一出,人群哄的一声喧闹起来,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人群中不时的传来鄙夷之声。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吧,老皇帝原本还有着淡淡微笑的脸便瞬间暗淡下来,就好像明媚的六月天忽降一场冰霜般,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这一次,花璇玑是真的觉得自己的脑袋和脖子要挥手说拜拜了。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