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庶女扇嫡姐

    “哗。”

    带着袅袅蒸汽的水从喷头缓缓喷出,从底下站立的小巧女人头上淋下。

    不知道是因为蒸汽的原因,还是因为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而激动,女人粉白的脸颊此时被染上一片潮红。

    滴滴水珠沿着她如墨的发丝流向她白皙的锁骨,女人微微勾唇,笑的好似偷腥的小猫,嘴边残留的水珠。

    伸手将喷头关上,抓起浴池边上的浴衣。轻盈的裹在了自己的上,缓缓的走到了镜子前。

    镜子里的女人,一双如墨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锁骨,呆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将浴巾向下拉了拉,露出迷人的沟壑。

    手指因为马上要发生的事,而颤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扯了一个甜美的微笑,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自信满满的道:“夜果果,加油你能行的。”

    缓缓的拉开浴室的门,柔软的欧式木上,一个男人正用手拄着头贪婪的看着她,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像是危险的狼,却又让人忍不住接近。头发湿漉漉的显然也是刚刚洗完澡,有几滴水珠顺着他高的鼻梁滑下,滴到他白皙健硕的膛之上。

    夜果果站在原地看的入了迷,不是她花痴,此时上的男人可是L集团的总裁,全球五百强众星捧月的男人,而且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

    不过就是这样也不乏各种女人飞扑上去,而我们的夜果果,也荣幸的成为了那其中女人中的一个!

    不是她不矜持,不是她喜欢追风,主要是这个绝色美男是自己扑过来的。

    不要白不要!

    夜果果站在原地,尴尬的摆弄着自己额前的头发。其实,这种事,她也是第一次。不过她现在在思考的问题是,应该是她先过去还是站在原地等美男给她抱过去呢。

    这是个严肃的扑倒与被扑倒的问题!

    夜果果在原地迟疑了半天,见那绝色美男只是赤。盯着她,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夜果果甚至怀疑,是自己主动找他的,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玉手一挥,浴巾一甩,光乍现的向着美男扑了过去。

    美男这时也做出了动作,大掌一挥将自己上的浴袍也扯了下来,两个。露的体就那样的纠缠在榻之上,男人伸出手掌,搂住夜果果纤细的腰肢,一个翻,就要压下去。

    “哄!”

    就在那千钧一发的瞬间,那刚刚还看起来华丽无比的欧式大,竟然塌了!

    她只有80斤重啊!绝对绝对不是她的问题!

    天知道我们的夜果果同学是有多痛恨这个偷工减料的制造商啊,她发誓,下一次,一定一定要换一个超柔软席梦思,而且要超厚超多弹簧那种!

    大泱三年,秋。

    无数的枫叶从树上纷纷飘落,昨刚下了一场秋雨,使得整个院落都充斥着寒冷的气息。

    花璇玑一手抓着扫帚,不时的朝手心哈几口气。上的薄衣让她不住颤抖,就算加了一层披风还是冷到了骨子里。只得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只希望早干完早点回她的小屋睡个好觉。

    今距离她穿越而来足足有三个多月了,而自己穿越这个体呢,刚好不好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花璇玑,母亲是一个不受宠从青楼来的侍妾,前几年因为病去世了。

    所以是爹不喜,姨娘不。姐姐们也闲着没事总找点茬。内不知道怎么被几个猥琐大汉盯上了,为保清白一撞墙见佛祖去了。刚巧不巧被大砸死的夜果果顶了上去。

    想到这,花璇玑有不自的唏嘘起这原的命格,岂是一个山路十八弯了得。不过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个花璇玑的脸是美得没话说的,就连她这个女人看了都不忍咂舌。

    在花璇玑的世界里向来是脸皮第一的,所以为了这张招桃花的脸,她就勉为其难的留下了。事实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后突然传来了玉佩叮当作响的声音,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脂粉香气,刺得花璇玑不由得皱了皱翘的小鼻子,却没有回头,只是手中的力度加大了些,全都顺着那个声音的来源扫去。

    后的女子,一扭避了过去,笑声带着鄙夷的寒气:“哟,这不是我们花小姐,一大早上这是在做什么呢?”

    花璇玑这才扭过来,满脸堆笑像极了青楼的老鸨,扫帚一挥,学着她的语调道:“哟,这不是我们棺材姐姐吗?一大早上怎么有空来看妹妹我啊?”特地在棺材两字加了重音,然后头也不抬的继续扫雪。

    来的人大致十**岁,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杏眼和一张樱唇,是她这个原的姐姐,长的自然是没话说,然而不知怎么却起了一个倒霉的名字——花冠彩。冠彩冠彩,说白了不就是棺材吗?是家里的嫡女,本来就被捧到了手心,喜欢太子喜欢到了极点。再加上她的母亲是皇后一族的,从此更是嚣张跋扈了起来,

    花璇玑刚听到这个名字,笑了足足有一个礼拜有余,就连吃饭的时候一想到都不由得喷出来!

    花冠彩凤眉一挑,眼中划过一丝凌冽,皮笑不笑的道:“你在说一次。”

    “傻子才再说一次。”花璇玑轻声呢喃道。抬起头顺手将刚扫好的东西聚成一团,扫到树根底下,将扫帚往地上一丢,理都不理她就准备打道回府。今天她累得很,可没有时间跟她浪费时间。

    “你。你个青楼人生的下东西。”向来生惯养的花冠彩一把抓住了她,冷冷的嘲笑道。想都不想一个巴掌就挥了过去。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手就被花璇玑狠狠的抓住,随着啪的一声刚才还如玉的小脸上就染上了五道火红的巴掌印。

    花璇玑揉了揉自己的手掌,向后退了一步,目不转睛的盯着花冠彩,一用力将她的子狠狠一推,轻声问道:“棺材姐姐,你说谁是下作东西?”

    花璇玑的话让萧瑟的小院显得更发的寂静,她本是抱着玩玩的态度,谁让她出口伤人。

    花冠彩更惊异的被她推搡着向后退了两步,不可思议的抚摸着脸上的指痕。派来的人明明已经说她被羞辱之后撞墙死去了,她竟然活着回来了,而且竟传出了与太子有婚约,且她竟然敢打自己的巴掌。轻声鄙夷一笑:“看来那夜,还是没有满足你。”

    “棺材姐姐你错了,那夜,妹妹我过的很是舒畅。”

    花璇玑将脚下的扫帚踹的远了些,给了花冠彩一个大大的白眼,在花冠彩惊异的目光下走回了自己的小屋。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