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晨练的军号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西山沉浸在浓郁的夜色中,它那丰满而袒露的怀正在均匀的呼吸,仿佛在消除白昼的疲倦。山峰峦后面,弯弯的月牙正从那升起,它在暗蓝色的天空中缓缓移动,冉冉升到了枝头,繁星静静的闪耀一丝光辉,偷窥油灯未熄的房间。

    那里李国楼一的酒气回來了,看着婉娘兮兮的笑着,鼻腔里发出笑声。随手一扔把都统张雪飞送的两盒大红袍茶叶放在桌上。

    “小楼怎么这么晚,害得婉娘以为你被哪名小妾给勾了魂。”房间里燥,婉娘一精致的绒衣绒裤,拖着一双棉拖鞋,将其成熟丰腴的材凸现。

    “我才不会在外面风流呢,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家里的编制已经超过伍长(管辖十人),再这样下去我要当队官了。”李国楼上前就搂抱着婉娘亲吻,那柔软的玉女峰被他挤压的感觉,已经触及至心灵深处。

    婉娘带点羞的神,从沒想到过她能独自占有李国楼,脸上漾流晚霞那道红晕,别看她年纪比李国楼大,可是这个时候依表现得羞,温柔的说:“小楼,婉娘在马车里一直看你,你为什么不进來看我呢,想死你了,整天都在想你。”

    跟小姑娘一比,还是结过婚的女人有滋有味,带有羞涩的表达方式,更让李国楼感觉一种特殊的幸福,可以看出婉娘对他的感之深,这个女人也肯为他赴死。体会到了这种感,低头亲吻她丰腴的红唇上。舌尖吐露香液,用滋润婉娘的心灵。

    离得太近前了,看得更加清楚,脸上的容貌也展露了出來,圆形的大脸庞那么白净,皮肤透出淡淡红粉。些许的皱纹留在眼角处,一双柳叶眉那么潇洒不羁,水汪汪的一对眼睛,对他放着薄薄的雾气,那么深邃久远,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婉娘最有女人味的岁月奉献给他了。而他不会吝惜,也不会舍弃,更不会错过,他要用满腔的來填补婉娘那空虚的心灵。

    被李国楼火的攻击,感觉自己迷失了,李国楼解开她的内衣时婉娘毫无抵抗的意念,红润的嘴唇封上了她柔软的舌头。桃腮羞红如火,妙不可言的酸软袭來,整个人无力的软瘫下來,泛起一阵阵涟漪。“唔”鼻呛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哼咛,可是这个时候她还保持了一点理,边纠缠吻,边还含糊着道:“别这样小楼,这样不干净,先洗子,水还在大木桶里呢。小娘替你洗澡,乖!”

    “嘿嘿!今晚我吃了龙虎斗,小娘,我们先从水里开始斗吧。”李国楼好似皇帝,双手一伸,衣服就会有人替他脱掉,他也要享受衣來伸手饭來张口的贵族生活,在圆明园里他就是这样做皇帝的。

    婉娘笑得很妩媚,下意识的用舌尖嘴唇,痴痴的笑道:“吾儿脱掉了,我可抱不动你。”

    露出他那年轻精壮充满男人气息的躯,无拘无束风格的抱起丰腴的婉娘,兮兮的笑道:“小娘,我疼你。我來替你开门放哨。”

    “吾儿,瞧你这死相,我不疼你了!”婉娘躺在李国楼怀抱里,扭着一,把一只玉女峰塞进了他的嘴里。

    大木桶里,李国楼趴在婉娘口,孜孜不倦的吸,他是那么贪婪,不停的索取,欢中的两人搂抱在一起,低声哼咛喘不息,木桶里的水花溅在地砖上。

    “吾儿,你太棒了,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嘤嘤嘤嘤!”婉娘一面欢悦的赞颂李国楼的功绩,一面不忘提醒道:“小楼,出去时地上滑,别乐极生悲。”

    “唔唔!我知道了。”李国楼呼吸急促,越吸越兴奋,一双大手在那美好的女人上,这里摸索,那里揉捏,好不逍遥快活,最后才抽离开婉娘的躯,两只手收了回去,适才真是柔软爽滑,弹中包含着柔软,真是手感十足啊,婉娘的那个部位真是女人的骄傲,男人的幸福,嘴角边咧着得意的的微笑,急促的说道:“小娘,我们上吧,这只木桶太小了,沒家里的好。”

    “美死你!”婉娘变回女仆的角色,开始替李国楼擦干体,那长出的些许头发剃掉,很快的替李国楼打理干净。

    嗅着她子很好闻的芳香气味,心神也跟着迷失,朝着那的柔软地带探索。

    “嘤嘤!”一声嘤咛,婉娘被摸得浑发烫,脸蛋发红起來,扭动着躯,呢喃声声道:“來呀吾儿,你想怎么样都行,快來真的,我要你真的我!”

    李国楼猥亵的笑了,心舒畅,最喜欢看婉娘动时的表,还有那声音,靡靡之音动人心魄。懂得抓住男人的心理,在那种事上让他得到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和男人自豪感,这也是他需要婉娘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的缘故,因为她是那种肯为他付出的女人。

    凑到跟前沒有了顾忌,就那样火辣的看着,下面凹谷地带有一个明显的深陷。勇猛的男人來了,李国楼扬眉吐气的占据整片黑森林。

    “我要我要!吾儿,不要停,小娘承受得住。”婉娘歇斯底里的喘,星空璀璨,一缕月光从窗透进去,映照她高翘的肥股,那美妙的穿花绕步狂疯的进出,星光变得暗淡,但流溢的色彩却越发香艳,花开两瓣红。

    每一次欢都淋漓尽致,极致的酣畅,更加的疯狂,无的征讨。 李国楼得意的笑着,以他这样的战斗能力,才训练出能征惯战的高手,这次婉娘因为环境的关系,被环境刺激的关系,爆发出惊天的战斗力,一次又一次突破了自我的极限,向他不断的索取。

    婉娘真是太艳了,是多么他。紧紧的搂着婉娘,俯头亲吻她大嘴,道:“小娘,小楼有良心,以后替你养老,就算不上你了,也让你留在府里。”

    嘤咛一声,婉娘妩媚的含躯上下迎合,媚的发嗲道:“嗯,小娘相信你,干得动时替你多干点,现在小娘还沒老,你要继续努力。嘤嘤嘤嘤!”

    月影婆娑,西山的寒风正好被大山阻隔,让房间里意盎然。两道影蠢蠢在动,西行之乐,出京师的第一夜,他就在糜烂的享乐中度过,最后的放纵,欢流淌在一望无垠的星河里。

    清晨军号嘀嘀嘀吹响,西山健锐营里气象万千,每一个小队开始晨练。李国楼在一队戈什哈簇拥下锻炼,其中有许多熟悉的面孔,马德全、金银來、徐飚、杨立广、傅国重、义子李运开(小石头)。

    甚至比小石头还要年轻的人,马德全的二儿子马亮也已穿着短褂迎着朝阳奔跑,他才十三岁,已经扛起家庭的重担,那张和他父亲相似的大脸庞上,稚气未脱。尚在变声期时粗哑的嗓音发出雄的呐喊,“一二一二一······”

    从包一同那里借调而來的四名神枪手,小刀子魏群、长矛魏云、利剑阿里郎、箭头杨琮也跟随着一队新武堂教官在跑步。他们均是不甘心在包一同边做戈什哈,也想挣一份更大的前程,跟随李国楼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这是许多进入“李字营”的人一致的看法,用行动表明他们能得起考验。

    在新武堂做校官的巴特尔、张豪杰、成昆、刘宇等人,各自带领一队学生奔跑。

    饭大慧、魏涵宇、许岚四名李国楼的同乡拖拖拉拉,也跟随大部队在跑步,他们都是李国楼的幕僚,除了曹克行如今跟随李国楼的夫人甄玉环做起生意,这三人都被李国楼带出门,让他们经受磨练,这是主公对他们意志品质的考验。

    特别是脚踩两只船的魏涵宇、许岚,他们两人科举落榜之后回到合肥,沒有混出人样,一晃大半年才回來找李国楼讨生活,也想不劳而获,谋一官半职。李国楼沒给他们肥缺,让他们知道,他这里不缺人,只有忠心可表的人,才会被他提拔到岗位上。

    在翰林院读书、修编的朱定河,也耐不住寂寞在三名同乡中间奔跑。虽然他是进士,过二三年总能外放做官,但呆在京师无聊透顶,每天就是吃喝拉撒睡,看见几名同乡都要去兰州,也自愿加入这个行列。也好让李国楼知道京官的苦楚,早点帮他外放到地方上,当然一定是要肥缺,“十万雪花银”必须做到的事。

    李国楼的一举一动,饭大慧最清楚,虽然他总是卖关子不肯说,但偶尔吐露几句,已经让人浮想联翩。在李国楼那里七品官不算回事,老朋友那巴子提点一回,就赏了一顶白色涅玻璃顶戴,为正六品文官,穿八蟒五爪蟒袍,白鹇补服。如今那财金成为京师闻名的官商,当然他也不算差,李氏集团是股份制企业,不管哪里开张的合资企业,都有他的干股,虽然每一家看起來少,才1%的股份,但这么多大型企业的1%,合起來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到底在李国楼这里赚了多少钱?饭大慧也不知道,反正一年又一年加起來,等老了再算。几名同乡想从他嘴里出实,那他岂肯吐露,反正李国楼的第一师爷非他莫属,谁叫他是李国楼的老乡呢。李国楼精力旺盛,能自己写文章。饭大慧的狗文章,写几篇布告、条例还算过关,加上他能说会道,沒人对他产生威胁。

    不过饭大慧看向跑在他前面的小扁担(郑横担),有了些许戒心,这个人同样能说会道,而且极为趋炎附势,什么事都抢着做。已经对他产生威胁,不能让他跑到李国楼前面去!胖而灵活的饭大慧,咬紧牙关,甩开膀子,追上去,加入李国楼的队伍,喘着大气,道:“李大人早!”

    “嗯!饭师爷早!你是要减肥了,又胖了一圈。”李国楼瞥眼浑会颤抖的饭大慧,有些不满意他的体格。

    “嘢!”饭大慧加把劲,使出浑解数,再次发力冲到前面一个队伍里。在这个队伍里,他看见一名不比他瘦多少的人,两人不由的互相打量一番。

    大沽口炮台的军需官鸿都被李国楼调來做副使,早上被管带荀喜提起來,硬要他跑步,多少年沒有这么累过?大冬天的早晨,寒霜冰冻而他早已汗水淋漓,想到李国楼就在他后的队伍里。鸿都硬着,拖动两条麻木的粗腿,迈步向前。

    对于吃苦耐劳的民夫來讲,这些天在健锐营练并不吃力,四千米晨跑不算回事。他们每一队三十人为一组,你追我赶的一队队民夫,有着使不完的劲,超越所有队伍,在演武场里,数他们跑得最欢。

    西山还有健锐营八百多名养育兵,他们也在内圈里小跑步,这些少年人极其羡慕新武堂的数百名学生兵。与他们相差不大的岁数,已有这么好的装备,他们还在扛红缨枪、挥大刀呢!而且新武堂的学生兵一毕业就是军官。这人比人气死人,养育兵里那些识文断字的少年更是不服,桀骜不驯的瞅着新武堂的学生兵。看见李国楼经过他们边,立刻发疯似的嚎叫,撒开一双快腿,使劲往前跑。一定要让李国楼把他们挑选出來,有机会加入新武堂,机会近在眼前,抓住押运使李国楼的眼球,会武功的养育兵,还翻起了几个筋斗,踢几个弹腿。

    李国楼莞尔而笑,停下脚步,跑了四千米距离,适可而止,开始观看上千人的练。

    演武场旁边一处高大的碉楼里有一块巨大的卧碑,碑文为清乾隆御撰《御制实胜寺后记》碑文为清乾隆御撰《御制实胜寺后记》,以汉、满、蒙、藏四种文字題刻。李国楼流连驻足一番,登上碉楼城墙,俯瞰火朝天的演武场。看着火朝天的演武场,颇感欣慰。沒有人发牢,出远门的辛劳,储备体能是必须的,练军事技能也是必须的。战争残酷又冷血,要让这些人品尝敌人的鲜血,他亲手培养的可造之材,将來就靠这批人打天下。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