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雨打芭蕉情释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杜娥娘随同李国楼出门,两人一起登上了马车:“去礼部。”李国楼叫嚷一声,便将车门反锁,从來沒有这么猴急过,车厢里的暗格打开,一条毯子铺好,转就将杜娥娘抱在地毯上,就想亲吻她的小嘴。

    沒想到杜娥娘用小手遮住小嘴,声道:“慢,小楼,我和你说清楚,龙少爷那里黄了,你一定娶我,还要明媒正娶,六礼要合乎礼制,不许弄出个不伦不类的西洋婚礼。”

    传统婚姻仪式历來讲究“六礼”,清代“六礼”衍化为:请庚、探问、报期、行盘、妆奁、迎娶,共六道程序,其中,需要落在纸上的,只有“请庚”和“报期”,这个婚帖便是一种“请庚”,即男家与女家,互相留下对方的生辰八字,请人测算是否相合后留下的凭证,而“请期”则是请人测算、挑选适宜举行各项结婚仪式的吉良辰和规矩、忌:“庚帖”中间则用描金竖条方框,写上男女双方生辰八字,与其配对的另一张则写有“天长地久”,一条长长的阶梯上,新郎携妻沿梯而上,主婚人则立在梯级上端等待着婚礼的开始,整个庚帖中充满了喜庆气氛。

    其内容一般也要写在红纸上,并由男家告知女家,称作“喜课”或“彩课”,这个算得上当时的订婚协议,看得出大清人很看重缘份。

    “这么麻烦啊!”李国楼心有不甘,娶一个女呀,还是同治皇帝不要的女人,他娶三位妻子也沒有这么繁琐,而是标新立异,一次娶三位夫人。

    “那你到底肯不肯呀。”杜娥娘非常强势,依然把小手遮住小嘴,就是不让李国楼碰。

    “肯,我的小宝贝,放心吧在我家都是夫人,沒有妾氏、姬氏,分给你们每个人股份,一辈子不需要争,我就想要你。”李国楼脸上带笑,有些逆反心里,昨晚他把吴英姿双手奉送给同治皇帝玩弄,所以现在他要玩回來,这个面子就在杜娥娘上挣回來。

    杜娥娘哪里知道李国楼龌龊的想法,喜滋滋含脉脉的凝眸压在她上的人,小嘴微微张开,她的心都跟着滚烫起來,一只手抚摸着李国楼的脸庞,那种感觉是那么真实,另一只手搭到李国楼的肩膀上,一双美眸柔脉脉的看着他,动的道:“小楼你是个男人,以后要对我好呀。”

    李国楼邪气的冲她裂嘴一笑,大手伸手摸了摸她吹可弹破的俏脸,肌肤如同青葱少女般嫩滑,笑了笑说道:“以后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当然会对你好。”

    嘤咛一声,杜娥娘忍受不住,口吐幽香,轻轻的吻着李国楼的红唇。

    李国楼直接吻了上去,不但是吻的她的嘴,而是在品尝她的小嘴,含着嘴里用吸,那张樱桃小嘴就是一道美食,马车摇曳,车厢里的两人,躺在毛毯上搂抱在一起,色不迷人人自醉,面对如此滴的美人,感觉很轻松,很自在,很享受,就这么躺着,最好沒有尽头,长吻不会厌倦,忘的舌尖探入,挑逗起小巧的舌尖,两条舌尖不停的挑动,一双眼睛神的凝视着对方,极力克制内心的**,能和这样的美女接吻,签一份《乾坤书》的苦差事值了。

    一阵翻江蹈海的挑逗,发觉她的小嘴里香气缭绕,津液甘甜,似有一股甘甜的水流进了他嘴巴里,真是奇妙的快感。

    二朵红霞悄悄的爬上了杜娥娘那俊俏的脸颊,艳鲜嫩,杜娥娘扭动躯着却怎么也挣不开不出李国楼有力的臂膀,她在享受,津津有味的沉醉,时间漫长,她变成了动,和李国楼亲嘴了,多长时间了呢?真的很长了,她从内心享受到美妙的滋味,要不怎么说女索取无度呢?因为她们擅长男欢女之间的滋味,她们也渴望有男女之间的滋味,渐渐的她躯不扭动了,手也不再捶打索取无度的李国楼了,她也享受现在亲嘴的滋味之中。

    但是渐渐的李国楼发现不太对劲,怎么吻到嘴里的甘液有点咸咸的味道,却发现杜娥娘哭了,泪水止不住流,看着梨花带雨哭得让人怜惜,李国楼不得不离开她的小嘴,用手绢去擦她眼角的泪水,轻声嗔道:“小亲亲,小乖乖,你别哭啊!好象我欺负似的。”

    “嘤······小楼弟弟,还是你有趣,你让我动了,真的动了,龙少爷沒你好,我把你装进心里了。”

    杜娥娘的话,让李国楼反省,紧紧搂抱着她的躯,低声道:“娥娘,放心吧,不论未來如何,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苦,皇妃做不上,但绝不会让你空闺孤寂一生,想到哪里去玩,就去哪里玩,不做金丝雀,可以像大雁一样飞翔。”

    “嘤······”这次杜娥娘沒有哭,而是声发嗲,柔弱无骨的钻入李国楼怀里,好似这里就是她的避风港,永远躲藏在里面。

    轻拂青丝秀发,那是一种惜,从心底里萌发的怜惜,他变得贪婪了,只要能够拥入怀里的女人,李国楼一个也不想放过,女人就是成功男人的果实,咬上一口美味可口的汁水,满足口腹之,这是最后一个女人,再也不能沉迷其中。

    接下來李国楼带着杜娥娘來到礼部,礼部尚书灵桂正好在,他和李国楼熟谙,一起喝过花酒,进过棚,看见李国楼携带一名大美女來办理《乾坤书》,以为李国楼以为勾引了大美女了呢?还取笑李国楼,说起流行的荤话。

    礼部尚书灵桂抚了抚胡须,盯着杜娥娘看究,犹如在看一幅画,久久不动弹,故意大声道:“李大人,我昨天刚作了一首诗,还请你评论一下,诗曰:月朦胧花香鸟语,阿哥阿妹钻草丛,阿哥抓出毛毛虫,阿妹吓得脸红红,阿哥拔开乱草丛,阿妹细声要虫虫,郎哥哥好英雄,人妹妹水汪汪,咯咯咯咯。”

    李国楼挤眉弄眼拼命的摇头,告诫道:“灵大人,这位娘子名叫杜娥娘,你沒听说过吗?”

    但一听女方名叫杜娥娘,礼部尚书灵桂立刻回过神來,那是同治皇帝的后宫,还有个太监弟弟杜之锡,成为同治皇帝宠幸的小相公,这件事早已轰动京师,朝堂上的大臣哪会不知,脸色徒变,人立刻变得正经,低着头咳嗽一阵,也不敢呆在房间里,长而起道:“李大人你先坐一会儿,我亲自替你去办。”

    李国楼微微颔首:“杜娘子,你坐,我站一会儿。”他也假正经,站在门口,不和杜娥娘有眼神的交流。

    礼部尚书灵桂很快的办妥《乾坤书》,让李国楼、杜娥娘签字画押,而证婚人就是灵桂,他也在乾坤书上写下了名字,作为见证,差点想盖上大印,被李国楼制止了,弄得太冠冕堂皇,反而会穿帮。

    李国楼道声谢,两人心照不宣的分别,连“恭喜。”两字也不敢说,犯忌讳的事,少说为妙。

    清华池是李国楼常來的**窟,前段时间和谢芸芳都在这里媾合,今天他又带着一名蒙面女子前來,这里的人认识装作不认识,三缄其口,老房间安排妥当,还未至中午,李国楼和杜娥娘已经潜伏进入,豪华包厢里,两人含脉脉的凝视对方,李国楼率先开口:“娥娘先吃饭,还是先吃你。”

    “奴奴要吃你。”杜娥娘被李国楼挑逗的浑发烫,哪里还憋得住,汹涌澎湃的波涛在体里翻涌,一阵又一阵悸动,羞死人了。

    “大美人,那我帮你脱衣服。”李国楼经常遇见光溜溜的娘子,这次他要全服务,开始亲自动手,脱掉外罩的裘皮短袄,解开杜娥娘衣襟上那个大蝴蝶结,一席长裙被他扔在椅子上,里面峰峦叠嶂,锦缎做的内衣内裤,丝滑精致,解开红肚兜的活结,傲然的玉女峰展现在面前,***时,裂开嘴邪气的一笑道:“娥娘,你的裤子都湿了。”

    嘤咛一声,杜娥娘羞的逃脱李国楼的魔抓,开始在房间里穿花绕步,不让李国楼轻易得手。

    李国楼飞速的宽衣解带,兮兮看见了杜娥娘完美的子,峰峦丘壑,该大地方那绝对是特别大的,该小的地方也特别小,该深的地方特别深,该有的地方都有了,杜娥娘骨架匀称的有着女人一切的完美比例,整个人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多一分或者少一分都不合适,这些还是次要的,虽然这样的材现实生活中很少,但也不是沒有,主要的是她的那张脸不食人间烟火的脸,很典型的玛利亚圣女的脸蛋,有气质,让人高山仰止,再配上这材,简直就是画中仙,应该是他见过女人当中最饱满的,虽然沒有婉娘的大,但更加拔,这样小的材长出这样一对丰,简直就是违背了达尔文进化论,难道她把全发育都在在部了吗。

    “小楼弟弟,喜欢吗?”杜娥娘腰肢扭动,摆出一个让人喷血的动作,前凸后翘的夸张,一只手搭在部,另一只手托着一只玉女峰。

    李国楼是看傻了眼,杜娥娘却是沒完沒了,妖艳的动作是组合拳,就这样在李国楼面前展现精湛武艺,杜娥娘的妖艳舞姿让李国楼彻底地过足了眼瘾,直到李国楼控制不住大脑产生的邪念,嗷的怪叫一声,扑了上去,两只手抱着她的部,一把将她抱起來,向着大前进,大声表白道:“娥娘,我要吃了你,一遍又一遍吃你。”

    “嗯,就给你吃,以后还给你吃,让小楼弟弟吃饱。”杜娥娘满意的看着健硕的李国楼,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李国楼得意的笑了,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一番风雨酝酿起來,这一次是真正享受到杜娥娘的滋味,当那一团火遭遇到另一团火,当真正两个人子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浑一颤,只觉得浑汗毛孔都在往外冒,非常舒服,真的很爽。

    嘤哼一声,这是杜娥娘不自地发出声音來,这种滋味是极乐仙境的享受,独守空闺的子不好过,尝试过无数男人的滋味,却不让她品尝别的男人的滋味,这是一种痛苦煎熬,也许在梦里,她会梦到有男人在这个样子侵入她的躯,但是在现实中,她是只能独守空闺,她不能有别的男人,但是现在她解放了,尽的撒欢、跳跃、疯癫。

    李国楼尽的冲锋,犹如骑着一匹脱缰的野马飞驰,手掌拍打马,下面是一匹和他交融在一起跳跃的野马,好不快活,好不逍遥,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娥娘,你是我的,娥娘,你是我的,娥娘,我才是你的男人。”李国楼迸发出激,他真的完全投入到其中,不可自拔,完全的不可自拔,乐在其中,尽的享受着

    杜娥娘本來一直很配合,扭动躯,口吐香液和李国楼交融在一起,鼻腔里的哼咛,好似一首悦耳动听的歌谣,时间慢慢流逝,她彻底抓狂起來,真的是忍受不住了,也不知道她是哪來的那么大力气,小的体里迸发出巨大的能力,居然让做着剧烈运动的李国楼在马背上颠簸起來,而就在这么不停的颠簸,触动了李国楼某一点最爽的神经,在一瞬间迸发出來,很奇妙的旅程,也很奔放杰作,李国楼彻底闷哼一声,雨打芭蕉释怀。

    杜娥娘这个时候却是被击打得子都在颤抖,等李国楼最后释放完,她马上跑了下去,随手拽过一条浴巾,慌乱无比的跑了出去,声道:“坏死了小楼弟弟,让奴奴怀孕怎么办。”

    李国楼还在那回味无穷的遐想在仙境之中,恋恋不舍的看着那两瓣部扭动的姿态,美,真美,太美了,心中的火腾地再次燃烧,从上爬起來,追上去说道:“娥娘姐姐,弟弟要和你一起洗澡,怀孕有什么关系,就算是龙种,母凭子贵嘛。”

    杜娥娘一只脚已经跨入碧波漾的小水池,闻听此言,立即守住了脚步,转过形,微微颤动的玉女峰迎向李国楼,心激动不已,看着心急火燎的李国楼,乖乖已经雄心复起,滴滴的说道:“嗯,言之有理,小楼弟弟,那就來个双保险,我们再來一回,我现在肚子不饿,就是下面饿得慌。”

    “好。”李国楼抱起杜娥娘,让她勾住脖颈,转迈向大,漫漫征程才刚开始,荒蛮茅草丛生的处女地,等着他开垦,杜娥娘的躯就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在这里他可以尽的释放他的雄荷尔蒙,像美国西部牛仔一样,挥动马鞭,颠簸在崎岖广阔的茫茫草原中,美丽的风光尽收眼底,他要做一名钢铁战士,让神仙姐姐在他下吟诵他的赞歌,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