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好似餐后的热咖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谢秀珠看在眼里,莞尔而笑道:“小楼,别吓唬小孩子,婉娘一起吃饭,艺娜,坐在我边,今天你是客人也一起吃吧。”

    婉娘急忙说道:“艺娜坐下來,小楼,对我们都很好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周艺娜看了看隔着一个座位的李国楼,这就是她将來的男人吗?这么大一个男人,怎么像女人一样柔,穿带花纹的衬衫,还不长胡须,这样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朝廷的大官,心里七上八下,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坐下,那句“我要回家。”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娘亲对她说了,过有钱人的机会一生只有一次,跟对人一辈子吃穿不愁。

    五个人俱都坐下,李国楼边坐着谢秀珠和黄小曼,一道道精致的美食端上來,与耶利亚在时一样,菜肴中西结合,自创一派,精致的西洋甜点是一大特色,这些天他天天喝人参汤,补气元神,神功护体功效一流,李国楼牵动嘴角,心里偷乐,做家里唯一的男人真好,可以吃这么多秀色,脑海里在想同治皇帝的风流生活,皇宫里这么多美娘,干嘛还要溜出宫去打野食呢?难道真的是家花沒有野花香吗?他怎么只对家里人感兴趣,对于野花有着天生的抵触,从來不上女的

    五个人吃着美食,对美食品头论足,都有几道菜肴喜欢吃,谢秀珠滴滴的举起酒杯,坐入李国楼怀里,狐媚转肢,含脉脉的说:“小楼弟弟喝一口,早上辛苦你了。”

    碎一条紧小花旗袍,将其火辣辣的材完美地勾勒出來,二谢秀珠如今材更加火辣,浑然天成的拔饱满,素白的脸上涂有淡淡的胭脂,但却更加突出这个少妇的水灵风韵,长长的头发扎成一条乌黑的大辫子,发梢处系着一条小红绳,小布鞋一看就是手工制作,上面还刺绣着几朵小红花,朴素中透着好看,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都乐意瞅吻上一口。

    原本谈笑风声的场景,有些尴尬,李国楼有些不好意思让小女孩看见这种场景,但人已经坐在他怀里了,也就豁出去了,两只手正好空着,便伸进谢秀珠内衣里,抚摸起來,她柔滑光洁的躯,里面空空,连肚兜也沒穿,摸起來爽滑欢快,原本就准备喝花酒时惑他用的,饮下一口红酒,打趣道:“二真坏,想要教坏小孩子呀。”

    “有什么关系,艺娜既然來了,就让她学习一下,知道在李府是怎么喝花酒的,我们女人就一个男人,当然要伺候好他,婉娘,是不是啊!”谢秀珠嗤嗤嗤声发笑,被李国楼摸得舒坦,对着周艺娜抛出媚眼。

    婉娘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头,如今也会坐在李国楼怀里撒,这个男人是她自己挑的,人家可沒有占过她便宜,便打开了心结,拉住女儿周艺娜的手,说道:“艺娜,这里小楼是太阳,我们都围着他转,小楼可好了,我们家全靠他撑着。”

    “嗯。”周艺娜害羞的看了几眼,立刻把头埋下,连吃饭的心也沒有了,小心脏噗通噗通乱跳,这里的人怎么不害臊,二敬酒,九把衣服扣子都解开了,连里面的都露出來了,也坐到老爷怀里,原來喝花酒就是这样的呀。

    李国楼乐在其中,喝了两口美酒,得到两口香吻,摇头晃脑,沉迷花粉浪蝶之中:“人生能有几回醉,能得到二、九,两位美女的垂青,我此生也值了,以后放马南山,天天和你们享乐,听听小曲,划划船,到国外旅游去。”

    “哼,谁相信你呀,有了差事,哪会呆在家里,说得好听,小楼弟弟骗人。”谢秀珠轻嗔薄怒,又坐在李国楼怀抱里,这一次喝了一杯交杯酒。

    这喝花酒讲究的是调,不会喝得烂醉如泥,吃几口菜,喂几口酒,两位歌姬出的美娘,还会打拍子唱小曲,都是一些香艳的诗词改编的小曲,李国楼点了一首《十八摸》,谢秀珠和黄小曼合作无间,就唱起來了。

    谢秀珠声唱道:“相公郎君听歌,听我唱首十八摸,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哎哎哟,好似那乌云遮满天。”

    黄小曼一面做动作,一面唱道:“二摸呀,摸到呀,大姐的眉毛边,二道眉毛弯又弯,好像那月亮少半边,哎哎哟,好像那月亮少半边。”

    “三摸呀,摸到呀,大姐眼上边呀,两道秋波在两边,好似葡萄一般般,哎哎哟,好似葡萄一般般。”

    “四摸呀,摸到呀,大姐的鼻子上边呀,大头朝下,小头朝上,好像一座小金山,哎哎哟,好像一座小金山。”

    “五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耳朵边,两个水饺一般般,还有一对大耳环,哎哎哟,还有一对大耳环。”

    “六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肩上边,两个肩膀园又圆,我越摸约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约越喜欢。”

    “七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胳膊弯,好像小河弯又弯,如同牛梭一般般,哎哎哟,如同牛梭一般般。”

    “八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咯吱窝,摸來摸去喜死我,好像喜鹊垒的窝,哎哎哟,好像喜鹊垒的窝。”

    “九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脊梁边,并分的麒麟在两边,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十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股上边呀,两个股园又圆,好像两个大木锨, 哎哎哟,好像两个大木锨。”

    “十一摸,摸到呀,大姐的小金莲,脚指头好像大蒜瓣,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十二摸,摸到呀,大姐的边,两个园又圆,好像出笼的包子鲜,哎哎哟,好像出笼的包子鲜。”

    “十三摸,摸到呀,大姐的头子边, 两个头子滑又滑,好像一堆小俘虏, 哎哎哟,好像一堆小俘虏。”

    “十四摸,摸到呀,大姐肚脐子上边,小小的肚脐圆又圆,好像一枚小金钱, 哎哎哟,好像一枚小金钱。”

    “十五摸,摸到呀,大姐的小肚子边,方方正正一块地,好象一块载秧的田, 哎哎哟,好象一块载秧的田。”

    “十六摸,摸到呀,大姐大腿上边,如同白耦一般般,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十七摸,摸到呀,大姐小肚子下边,好似耕牛耕犁田,还有一道茅草沟,哎哎哟,还有一道茅草沟。”

    “十八摸,摸到呀,大姐的沟里边,好似洪泽湖水波连天,还有一座小金山, 哎哎哟,还有一座小金山。”

    谢秀珠和黄小曼对唱对摸,就在几个人前面表演起十八摸,看得李国楼眉花眼笑,抚掌叫好,凑上去摸索两位美娘的躯,亲吻她们的小脸蛋,让旁边的小女孩周艺娜看了个饱。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是喝花酒的常态,有时谢秀珠和黄小曼还会逃跑,李国楼意犹未尽,哪肯放过他们俩,心有不甘的起就追,又是一阵笑闹,三人的衣服早就解开了,露出雪白的色,沒有正形的在饭厅里打闹。

    笑声阵阵,在这种环境下,人都会舒心的笑,婉娘忍不住也笑了,若不是女儿在旁,她早就参与进去了,这一次她还算好,依然坐着边吃边看,嘴里忍不住说:“小楼弟弟、二、九再表演一个。”

    周艺娜看得血沸腾,形摇曳,忍不住问道:“娘,你也是这样的吗?”

    婉娘告诫道:“艺娜在这里不要叫我娘,就叫我婉娘,否则辈份就乱了。”

    周艺娜点头明白了,她什么都懂,这是一个女孩子十一二岁就嫁人的时代,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小孩子当妈的比比皆是,眼前的那个男人在勾引她,以为她不知道吗。

    李国楼转头,瞥眼道:“婉娘什么乱辈份啊!这里一点也不乱,你们又不是我亲戚,我是大的,小的也,小曼就是我的新欢,你是想被我踢掉,还是自己來。”李国楼极为不满婉娘那一副假正经的样子,他可是被婉娘欺压在大木桶里生吞活剥,这才让她的计谋得逞,过去连看也不多看她一眼。

    像黄小曼小的材,如云的秀发,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一点红,李国楼一眼看去就感觉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这样的女人尚能带到高雅场所,主动进攻尚有可能

    婉娘这种货色,只能放在上胡折腾,这辈子不会娶她,用过几回之后,等玩腻了就当保姆使唤,和过去沒多大区别,就是给的赏钱多一点而已,反正也给得起。

    听见李国楼说狠话了,婉娘脸色吓得惨白,主子、主母玩得疯癫,她有什么理由装矜持,惹得二、九不高兴了,这个家还有她存在的理由吗?也不管女儿在旁,声道:“哦,小楼弟弟,是婉娘不解风,我也來助兴,艺娜别怕。”

    婉娘大手大脚的做派与喝花酒的调格格不入,不会唱曲,不会拒还迎,也不会搔首弄姿勾引李国楼,但她也有独门绝招,但见她缓缓的解开上衣,露出一对傲人的玉女峰,那件新款的红肚兜,就值她过去半年的薪水,上面金丝银线绣有一对鸳鸯戏水,那勾人的红豆,好似餐后的咖啡,让李国楼的眼神立刻变直勾勾,垂涎滴的咂巴着嘴。

    “走,婉娘,我们上楼去吧。”李国楼吞下口水,下达作战命令,不想在饭厅里搞气氛了,接下來的事,真正是儿童不宜,周艺娜还小,要养几年,他绝对不是豢养扬州瘦马的下老男人。

    谢秀珠看穿李国楼猥亵污浊的内心,微微叹气道:“小楼,我和小曼下午还要到学校去,再不到学校去,天都要塌下來了,人家会以为我们家真的要垮了呢?你就放心大胆的和婉娘玩吧,若是想和艺娜好,我们也沒意见。”

    李国楼害臊的奔逃,拔腿就往楼上走,叫道:“我不管,我先上楼休息了。”羞愧难当,原本总以为自己是个高尚的人,原來卑鄙暗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人看穿了,他不比那些下的老男人差,是一个种群里出來的后代,寻思着婉娘到底是一个人上楼,还是带着女儿周艺娜一起上,这个答案终将揭晓。

    (哈哈沒有答案,自动删除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