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徜徉在男欢女爱之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丰硕圆浑的材对于李国楼來说是惑太大了,家里的女眷大都是有经验的老手,处子之给李国楼破了,只有谢丽雅和白莲,其他七位夫人之中,六位是寡妇,一位原本是恭亲王的妇,李国楼喜欢和善于上作战的丰腴美娘交合,曾经一段时间沉迷其中,不能自拨夜宣

    这只沐浴的大木桶就是那一段疯狂时光的见证,李国楼在里面和九位在此享乐,婉娘听过无数次壁角,佩服李国楼耐力持久,能让风流成的法国人耶利亚收心,甘愿做一名良家妇女,谢秀珠、耶利亚、吴佩佩、甄玉环都愿意替李国楼的事业出钱出力,甚至把老本都垫上了,如今又多了一名替李国楼赴死的白莲,婉娘的梦想就是在这里和李国楼醉生梦死一回。

    “小楼弟弟,你要怜惜。”婉娘知道李国楼生猛,被他拉掉短裤之时,一双含的妙目滴滴凝视他,心里泛起一阵阵涟漪,眼眶里盈满泪水,她成功了,梦中人正在把她的肚兜解开。

    李国楼微眯着赤红的眼眸,观赏着婉娘发育良好的材,有些看呆了眼,让人不能自制,顺势一把将婉娘揽在怀里,手掌拿捏不住,一只左手一松一紧的揉捏着,另一只右手顺流直下。

    “嗯婉娘,我会疼你的,让你过上好子。”李国楼双手忙碌不停,上下摸索,亲吻着她的脸蛋,抚摸起那张圆脸。

    婉娘**难耐,躯不停的扭曲,发出低声的哼咛:“小楼,我你全家,随便你使唤哦。”

    李国楼多聪明,立刻明白了婉娘话语之中的含义,痛下重手,狠拧一把她股上的肥,犹自不满道:“坏婉娘竟敢偷听我和们的闺房话,老实说听了几回了。”

    “嘤嘤嘤嘤,小楼,你又不避嫌,我听了无数次了,所以我才主动送上门的呀。”婉娘实话实说,在内宅里她得天独厚,女仆里面姿色最佳,凭借李玲玲保姆的份,沒给撤裁至外宅去,李国楼若是不上她的,那就沒天理了。

    “嗯。”李国楼摸了一会儿闭起眼睛,说道:“婉娘先给我剃发,手艺过关,以后少不了你好处。”

    “是小楼弟弟,我愿意做你的奴隶。”婉娘早就知道李国楼在上喜欢们叫他:“小楼弟弟。”或者夸奖厉害时叫他:“福娃。”她现在是有的放矢,让李国楼吸她的丰

    筹谋机会很长时间,剃发的手艺也花钱专门练习过,手中的剃刀轻轻刮过李国楼头皮,婉娘不忘轻拂李国楼那张年轻的脸庞,梦里这张脸曾经无数次悸动她的心灵,曾经羡慕丫鬟白莲的好运,今终于轮到她了。

    “婉娘,若是我被充军发配,你愿意照顾我吗?”李国楼突然问正在剃发的婉娘,他很有可能被同治皇帝惩罚至西疆去,这是老师翁同龢透露给他的最新消息,一路西行至陕甘地区,路途非常辛苦,家里的八名锦衣玉食住惯了,哪肯长途跋涉,陪同他风餐露宿西行,就算们肯陪他充军发配,他也不愿意让们受这份苦,但男人长时间在外生活,边总要有个女人,他年轻火力壮,平时在家睡觉,枕头边左右睡着两位,照样一起摆平,出门带一位女服侍,已经算是凑和着过了。

    “嗯,只要和小楼在一起,姐姐愿意照顾你,不怕吃苦受累的。”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肯照顾好李国楼起居,就甚有可能被他收入后宫,婉娘岂会错过机会。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疼你一回,做我的女人,先要为我付出,我可不喜欢凭借姿色吃软饭的女人。”李国楼大言不惭,他从來不看那些自以为貌美如花的美娘,天生对于女不主动攻击,享受着被女的感觉,不过如今名声在外,越來越多的女追逐他,让他在外小心翼翼,就怕桃花运开得太甚,弄得家里人满为患,今天一招不慎,便给女仆吃了,传到外面岂不被人笑话死。

    李国楼提枪上马,开始在大木桶里翻江倒海,婉娘体重超过130斤,但在李国楼手里犹如一只燕子,轻松的提起,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楼弟弟,你是最棒的男人。”婉娘伸出红信的卷舌,吻着那张红唇,搂着他的脖颈,美好的赞歌只对心的人唱:“哦······嘤······福娃,小楼,我的儿······”婉娘低头抚摸李国楼的脸庞,瞅着他吸她的水。

    “吾儿,好吃吗?”婉娘叫嘘嘘问道。

    “嗯。”李国楼有些害羞,埋着头徜徉在婉娘怀里,像婴儿一样贪婪。

    婉娘满足的哼唱:“吾儿,我闺女模样标致,等过二年嫁给你,你要么。”

    “呜······”李国楼犹如一头野兽,听不清在说什么,他被婉娘激发起万丈雄心,那两座高峰,是洋人最喜欢的尤物,他的脾已经洋化,与传统大清人的审美标准颇为不同,喜欢硕大、丰腴的女,对于结过婚的女子,沒有抵抗力。

    大木桶里地方狭小,只能施展李国楼一成本领,开胃菜尝毕,李国楼把婉娘抱入卧室,这里才是他施展所学的杀戮战场。

    时间是考验一个男人雄的标准,李国楼让婉娘飞翔在他的怀里,他是一名斗士,彷佛在角斗场上战斗,如今就是要看着婉娘发出呻咛,颂歌让他更为生猛,一次又一次强烈的冲击,顶得婉娘连声讨饶。

    “婉娘告诉我,我功夫怎么样。”李国楼对迎送不停的婉娘,比较起笫之欢的优劣。

    “吾儿,你是最棒的,要不我怎么舍得让闺女嫁给你呢?哦······我要死了。”婉娘疯癫的甩动秀发,人已在极乐仙境徜徉。

    李国楼满意的说:“婉娘,才开始呢?我可以让你乐上一天。”

    任凭他上下其手揉插,任凭他那双大手,揉捏那两瓣丰腴滚圆的肥腚,能感受到一股力量传输之心灵深处,婉娘耳根都了,粉莹莹的圆脸发烫,不像在过去需要闭眼想象,而是努力睁开眼睛,依依不舍的凝视那张英俊不凡的脸蛋,同时她微微张开大嘴,舌尖跳动,勾引着李国楼亲吻,两条舌头卷在一起,嘴上满足了,下面感觉到膨胀,她想逃避又想迎合,发出快乐的呻咛,无穷无尽的能量灌输进躯,让她一次又一次癫狂。

    “嗯······我早就知道了,福娃最厉害了,是们的宝贝。”婉娘看见过李国楼全家人滚翻在一张上,每个月总有几天,李国楼全家人彻夜狂欢,不堪入目的画面带给她强烈的冲击,她幻想过无数次在战团里享受大无疆。

    “婉娘,你好香呀,连汗水也是香的。”被一股香吸引,李国楼把头埋在婉娘的口,舐、吸

    那地方丰硕拔,富有弹,又柔软滑腻,和洋妞耶利亚、谢丽雅妙曼的材一样让人着迷, “嗯······吾儿以后每天喂你,我会洗得香喷喷,让吾儿吃饱喝足。”婉娘上的火苗熄了,又被点起,一个上午都在李国楼下翻转,适才昏死过去,醒來看见李国楼依然趴在她舐,海之中徜徉,再次张开的门户,迎接李国楼的挑战,这一次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小楼,你们在干嘛?这可是早上呀。”谢谢秀珠推开房门,怒视上两个赤条条的人。

    一件水绿色旗袍穿着上,将她的完美材尽展现,凹凸尽显,丰满的材是靠李国楼辛苦耕耘才换來的,她的一旗袍是经过精心改制的旗袍,由做喜服的桑蒙哥制作,曾经在《绣花针案件》之中和李国楼有过一面之缘的裁缝师桑蒙哥,如今专门替李国楼全家订做衣服,李国楼喜欢创新,不怕被人诟病悖祖忘宗,让们穿着的满人旗袍也打破常规,裁剪得更为贴,变成玲珑剔透的时尚靓衣。

    “哦,二上來吧,我被婉娘勾引了,已经到了这地步,不把她整趴下,我还是男人嘛。”李国楼毫不在乎,体一上一下,谢秀珠喜欢上人多,看见他生猛为之疯狂。

    “哼,小坏蛋故意不关门,就等我來是吧。”谢秀珠走近红木大,两只手已经开始解开腋窝下的纽扣,憋了一个月了,她还在想如何抵挡李国楼的冲动,她一个人怕是不行,所以大清早去搬救兵了,沒想到被女仆婉娘抢先了,这个女人脯好圆润啊!谢秀珠上下打量着婉娘的躯。

    一名耶利亚妇女协会的死忠份子,跟随她回家,准备让李国楼尝鲜,沒想到家里已有人先行一步,大寡妇黄小曼为李国楼事业付出毕生积蓄,全部心思扑在李国楼太太们创建的妇女组织里,谢秀珠早就和家里人商量过了,让这个女人过门,条件正好合适,和绝大多数一样,刚死了老公的寡妇,钱财花在李国楼事业上,和李国楼家庭匹配,但是李国楼沒有答应,为了此事还和家里人大吵一架,摆出大官的架势,宁死不屈,但她知道今儿是李国楼开戒的子,作为男人來说,李国楼会赶尽杀绝。

    “二好,小楼弟弟,我不行了,二救救我吧,嘤嘤嘤嘤。”婉娘有些害羞,沒敢看谢秀珠的脸色,所以她在上闭着眼睛,享受着年轻力壮的李国楼对她的征伐。

    李国楼也就瞄了门口一眼,看见谢秀珠走近卧室也沒有注意还有一名娘子跟进來了,一双兮兮的眼眸都盯着婉娘韵味十足的躯摆动。

    谢秀珠使眼色,让后的黄小曼赶紧脱衣服,让李国楼无处可逃,这次机会难得,不用她多费口舌。

    房间里充斥着男欢女喘声,那紧张刺激的交锋场面,从未见过,打一进门黄小曼已经面红耳赤,勾引过李国楼数次,沒有成功,都被李国楼识破真相逃之夭夭,今天终于大开眼界,果然英雄了得,把一名丰腴的娘子干的连连讨饶,癫狂的举动,就像谢秀珠所说,沒有人逃脱得了李国楼的魔抓,小姑娘更是别提,要有们在旁候着,才能完成从处子到女人的转变,所以李国楼家里以吸地虎的大寡妇居多,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