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小日本制定刺杀计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带领手下的十五名戈什哈,离开大沽口炮台,新武堂的近百名教官和学生还要在大沽口学习一段时间,他不喜欢讲排场,一行人沒有携带回避、肃静的牌子,也沒有鸣锣开道,连钦差的黄龙大旗也收拢起來,沒有插在马车之上,而只有三辆马车,其中两辆马车放着随使用的物品,有些还是手下人的物品,以及提督裕禄送给他的一些海鲜、干贝、茶叶。

    李国楼对于官场上的礼尚往來,秉承下來,地方上的官员送给他贵重礼物,他一概不收,但土特产等吃的东西,只要不是珍贵的食品,他还是笑纳,人之常依然遵守,水清则无鱼,不能辜负同僚的一番心意。

    四匹马拉动一辆马车,一名车夫、一名护卫的编制,三辆马车就是六名戈什哈,其他九名戈什哈骑着高头大马,器宇轩昂的护卫在马车前后,每辆马车后面还有三匹空鞍的战马,一共九匹战马,用來交替使用。

    李国楼和谢丽雅、白莲坐在一辆马车里,软榻而卧,舒服的拥在一起,旅途的劳顿,让他们有些慵懒,盼望早点回到天津城的府衙,如今李国楼是钦差大臣的份,连家也不能回,就算回京也是先要住贤良寺,见过皇上,交差之后,方能回家。

    李国楼搂着两位美娘,张开嘴巴,一颗蜜饯进入他的口中,咀嚼着又酸又甜的零食,笑眯眯道:“有你们俩伺候我,一路轻松不少,往常我还要骑马吃灰呢?”

    谢丽雅赏了李国楼一个吻,笑盈盈道:“夫君这么辛苦,我们俩当然要好生伺候你喽。”

    白莲尚且不满,瞥眼道:“天底下沒有你这样的钦差大臣,一点也不讲排场,怪不得那些兵痞子不怕你,有威仪才有权势,连戏文里的钦差大臣也知道摇八字步呢?”

    李国楼一摸下巴,哈哈一笑道:“戏文里的钦差都是三缕胡须,你夫君还沒长胡须呢?天底下不靠萌做到我这个位子的人,只有我一个,让我在几十岁人面前摆架子,我还是拉不下这张脸皮。”

    马车摇动,白莲顺势倒在李国楼怀里,羞羞的说:“小楼哥坏死了,又在取笑我自动送來门來,我不睬你了。”

    李国楼捏一把白莲的小脸,兮兮的说道:“九脸皮最厚,晚上一起洗澡。”

    三人在马车上打骂俏,消磨旅途的时光,沒有想到一个死亡的陷阱正等待着他们,有人要置李国楼于死地,而且是从未和李国楼有过恩怨的人。

    这一切均是由于李国楼横空出世,风风火火创建大清现代化改制,带动大清帝国走向现代化所带來的后果。

    这要从大清帝国一个一衣带水的邻居本说起,1871年12月,60多名琉球人乘船遭遇台风,漂流到台湾南部登陆,其中54人被台湾土著居民杀害,其他人被清政府送回国。

    1872年,本胁迫琉球成为其“内藩”:“册封”尚泰为琉球藩王,本以琉球漂流民在台湾被杀为借口,在美国驻厦门总领事查理斯·李仙得,自称台湾通的李仙得的协助下,立即向清政府发难,向大清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1873年11月,本政府派外务卿副岛种臣出使中国,随员柳原前光到清政府总理衙门询问琉球漂流民被杀事宜,以交换中《修好规条》为幌子,刺探清廷对台湾主权认识的虚实,副使柳原前光欺总理衙门大臣毛昶熙不懂近代西方主权理念,言辞间赚得“生番化外,未便穷治”四字,遂曲解台湾东部“番社”非中国主权所有。

    大清自鸣得意给自己挖坑而不自知,本侵台的借口是“番地无主论”,即将清廷官员所表述的“生番化外,未便穷治”四字,曲解成“番地无主”,非中国领土,故本可据而有之。

    这诚然是诡辩,但本政府这一诡辩,却有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1867年2月,美国商船“海盗号”在台湾东海岸洋面失事,登岸人员为当地“生番”所杀,美国驻厦门领事查理斯·李仙得找到闽浙总督衙门交涉,清廷地方官员为了推托责任,即提出了当地土番“非归王化”的说法。

    李仙得无法认可清廷地方官的推托之辞,责备道:“两百年來,中国人在台湾的活动地区,配合着中国政府施及台湾的行政权力,由西岸以至东岸,逐步扩张,事实上从未承认生番领有其现住土地的主权,西岸的居民,经常贩购生番地区的物产,而生番地区出产的樟脑,且成为台湾官府的专卖品,不容外人自由采购输出,违者则严行惩治,所谓生番地区不属中国管辖的说法,实毫无依据。”

    直接与李仙得交涉的福建台湾镇总兵刘明灯、福建台湾道兼学政吴大廷,则在针对此事给朝廷的奏折里开头即称:“生番之地鸟道羊肠,箐深林密,自來人迹所罕到,亦版图所未收,我朝设土牛之,严出入之防,所以戢凶残而重人命,用意固深远也。”

    这些深受中国传统天下观熏陶,而对近代世界领土主权概念一无所知的地方官们,自鸣得意地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极好的推托事件责任的理由。

    于是在奏折里一厢愿地认为:“特以人非华民,地非化内,克图功,万难应手,准理度,洋人亦当见谅。”

    这种编民,熟番,,生番的分类治理的方式,及其所衍生出來的“化外”、“化内”的政治话语体系,所依据的都是教化礼仪所及的程度与界限,而与疆界无关,故而,在清廷看來,将台湾东部“番地”描述成“未归王化”、“生番化外”,并无不妥,而且可算是一次很值得借鉴的成功交涉。

    美国领事李仙得却无法见谅,他理解不了清廷官员的天下观,只能将番地未归王化理解成清廷地方官的狡辩:“番地非中国领土,故中国对番人杀害美国船员不负责任”。

    在李仙得看來,这种推托责任的方式,简直不可理喻。

    心怀叵测的本玩弄清廷陈旧的天下观自然,这正是本人所希望的清廷的反应,台湾地方官丝毫沒有意识到此事关乎中国在台湾东部番地的领土主权。

    直到5月,清廷才洞悉本的真正意图,军讨“番”统领西乡从道将出兵台湾的照会送直闽浙总督李鹤年处,出乎意料地遭到了李的强硬反击。

    李于5月11 后连续照会西乡从道,称:“本部堂查台湾全地,久隶我国版图,虽其土著有生熟番之别,然同为食毛践土已二百余年······查万国公法云:凡疆内植物、动物、居民,无论生斯土者、自外來者,按理皆当归地方律法管辖,······据此各条,则台湾为中国疆土,生番定归中国隶属,当以中国律法管辖,不得任听别国越俎代谋,兹本国中将照会,以台湾生番戕杀遭风难民,奉命率兵深入番地,殛其凶首,以示惩戒,在生番迭逞悍暴,杀害无辜,即按以中国之法律,亦所必诛,惟是台湾全地素属中国,本国政府并未与总理衙门商作何办理,迳行命将统兵前赴,既与万国公法违背,又与同治十年所换和约内第一、第二两条不合。”

    李鹤年态度的突然强硬,缘自西方国家对清廷的提点:最先是英国驻华大使威妥玛于4月18致函总理衙门,告知清廷本出兵台湾一事,并在信中询问“生番居住之地,是否隶入中国版图”;稍后,英、法两国使节以及总税务司赫德也先后前往总理衙门,询问台湾生番所居之地是否中国领土。

    尤其重要的是,英国通过驻华使节,将來自英国驻大使巴夏礼获知的信息告知中国:“内称据东洋意见,台湾岛自某处迪南,皆不隶中国版图之内”。

    威妥玛强调,清廷对台湾番地主权等认定,与英国针对此事的外交态度密切相关,如果中国认为番地不属于中国版图,则英国政府对英国民众协助本出兵台湾不做任何限制;如果清廷认定台湾属于中国版图,则英国政府将明令止英国民众参与军出兵台湾一事,法、美各国所持意见,与英国大致相似。

    缘此,清廷于5月14发上谕,声明:“生番地方,本系中国辖境,岂容本窥伺。”

    并派沈葆桢带率领轮船军队,以巡阅为名,前往台湾生番一带察看:“不动声色,相机筹办”,李鹤年5月11的强硬照会,与稍后的上谕精神完全一致,英、法、美诸国也均照会清廷,表示对本的行为不予支持。

    但李鹤年显然仍对领土主权为何物不甚了然,其稍后的一道奏章又回到了天下观里“番地不属界内”的老调:“惟念边衅易开不易弭,番地腹地,究有区分,如果倭兵扰入台湾腹地,自当督饬镇道鼓励兵团,合力堵剿,若仅以戕杀琉球难民为名,与生番复仇,惟当按约理论,不遽声罪致讨,以免衅开自我。”

    这种“番地”、“腹地”的区分,难免又被本曲解成番地无主,故而,总理衙门于6月5再次发布上谕,严厉强调:“番地虽居荒服,究隶中国版图,其戕害本难民,当听中国持平办理,本何得遽尔兴兵,侵轶入境,若谓该国仅与生番寻仇,未扰腹地,遂听其蛮触相争,必为外国所轻视,更生觊觎,衅端固不可开,体制更不可失,该督惟当按约理论,阻令回兵,以敦和好,不得以番地异于腹地,听其肆意妄为也。”

    天下观里的“番地”、“腹地”概念必须服从于世界观下的领土主权,这是清廷对台湾是中国领土的最清晰表述,对之后挫败军侵台,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

    事最终捅到总理衙门,会商之后,总理衙门并未否定闽浙地方的交涉措辞,但同时密函指示闽浙各相关官员,特意强调了台湾生番地区的版图归属问題:“告以生番虽非法律能绳,其地究系大清地面,与该国领事等辩论,仍不可露出非中国版图之说,以致洋人生心”。

    在总理衙门的政治话语体系里:1、台湾“生番”地区属于大清地面,是大清疆土无疑。

    2、“生番”未归“王化”,中国法律无法管辖“生番”,这两者是可以并存不悖的,后者并不是对前者的否定,前者近似于近代西方的领土主权声明,后者则是基于传统中国的天下观。

    在传统的天下观体系中,总纲乃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历代中央王朝自视为文明的中心,自中心向外辐,依照开化程度的不同,存在着不同的层级。

    依次包括:世居其地,为国守疆的番、苗、夷及地方土司;

    代守门户、纳贡称臣的四裔藩属;

    藩属之外,则是未知之地,其经典描述则是:大清居天下之中,四夷居天下之偏,中国与夷蛮戎狄五方之民共为“天下”、同居“四海”,这种“天下观”里沒有具体的领土主权界限,一切视“文明开化”程度而定。

    柳原前光提出:“贵国台湾之地,贵国所施治者仅及该岛之半,其东部土番之地,贵国全未行使政权,番人仍保持独立状态,前年冬我国人民漂流至该地,遭其掠杀,故我国政府将遣使问罪。”

    总理衙门大臣毛昶熙回答说:“番民之杀琉民,既闻其事,夫二岛俱我属土,属土之人相杀,裁决在我,我恤琉人,自有措置,何预贵国事而烦过问。”

    柳原前光争辩说,琉球已为本的国土,清政府应惩罚杀害琉球人的番民。

    毛昶熙说:“杀人者皆生番,故且置化外,皆不服王化。”

    柳原前光说:“生番害人,贵国舍而不治,我却将问罪岛人。”

    大清政府对于本的抗议置之不理,理由很简单,琉球和台湾均是大清的藩属国,不需要本來说三道四。

    而本一无所得便怀恨在心,想要报仇雪恨,本内阁已制定入侵台湾的计划,尚比大清早两年购买英国建造的两艘巡洋舰,建立起现代化海军,本正在厉兵秣马,也在韬光养略蒙蔽大清帝国时刻,大清却突然横空出世一个理财能臣李国楼,全力打造新思想构筑的大清帝国,这让本内阁惊恐,在柳原前光策划之下,一场刺杀钦差大臣李国楼的行动已经悄然展开,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