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有求大沽口军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随行带來的一百來名新武堂的校官以及学生,被安排去吃晚饭了,他们都是來参观学习的,第一次亲眼目睹了炮战的场景,轰轰烈烈的炮战彷佛把人带到烽火连天的战场,让他们颇为兴奋走向饭堂的时候,还在一起讨论大沽口炮台的炮兵练。

    李国楼不喜欢一顿饭吃上二三个小时,故此他早已打过招呼,酒宴上他先走,其他人想要畅饮美酒,饕餮大餐随意,地方、军队都有招待长官的制度,招待费用是入账的,属于公费支出,经费用不完,影响來年申报的金额,这里面的猫腻,不属于钦差大臣管辖范畴,这是大清帝国的通病,西方列强也是如此,除非是穷得叮当响的国度,大吃大喝从古就有,许多廉洁奉公的清官,同样吃得满嘴流油,白酒当做白开水喝,还成为千古美谈:“酒仙”千杯不醉。

    军队讲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更是把大吃大喝发挥到极致,钦差大人巡视,当然是最高规格饭局,山珍海味,熊掌鱼翅俱全,西花厅里摆了三桌,其中一桌是给几名长官内眷入席,李国楼随行的小妾谢丽雅和白莲,成为女眷里最有份的人,坐北朝南居于主位。

    李国楼家里开高档酒楼,这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所以家里人嘴巴都刁,听不见他们夸赞酒菜烧得入滋入味,英国妞谢丽雅客气的说:“OK”,让人以为是洋妞的最高赞许。

    军人格外露,一双双直勾勾的眼睛都盯上谢丽雅丰瞄,李国楼毫不介意,依然谈笑风生,喝了三杯接风酒。

    提督裕禄看见李国楼闭口不谈红夷大炮哑炮事件,有些按耐不住,低声问道:“李大人,这红衣大炮久经风雨,所以不堪重负,哎,大清的军工业任重而道远,我们也沒有办法呀。”

    李国楼不露声色,洒然而笑道:“今晚不谈公事,裕军门喝酒,诸位请随意,本官晚上还要写文章,在这里看到的炮兵演练,让本官大开眼界。”

    二桌高官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李国楼说的话是褒奖还是讥讽。

    满脸横的那名管带是个炮筒子,属于有就放的类型,肚子里藏不住料,大声道:“李大人,既然有好主意,说來听听,也好让我们长点见识。”说话间把一只熊掌抓在手里,直接了当的啃食。

    如今沒有人敢如此大胆和李国楼说话,倒是让他颇感意外,瞥眼话特多的荀喜,也沒有装进士的清高,反而笑道:“荀管带,本官喜欢你的格,好,我就当个理论家,谈一谈世界炮战的新格局,不对的地方你们大可指证我,酒宴之上不分大小,大沽口炮台对于大清來说就是眼珠子,又好似蛇的七寸,只要敌人要与我们大清为敌,还有哪里比大沽口更好的突破口呢?西方列强想让我们大清屈服只要占领大沽口,就立于可战可退的境地,,而我们呢?如鲠在喉,这口气就吐不出來,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沒有制海权,想重新夺回大沽口,损失必定惨不忍睹,所以让我说,大沽口不容有失,裕军门统领二千军马,实在太少了,这里至少要驻扎上万人,依靠战时调拨上万人过來守卫大沽口,将不识兵,兵不识将,再加上炮兵是技术活,从外地调來的兵马,再多也使不上劲,炮兵战死了,谁來开炮呢?协同作战成为大难題,到时自己人炸死自己人决不是笑话,不懂炮战规律的客军,不好统属,牢满腹,到时第一个逃跑的人,一定是沒有归属感的客军,军心溃散,一败涂地,大沽口的悲惨结局,注定再次上演。”

    李国楼的话,引起轩然大波,连提督裕禄也坐不住了,急道:“李大人慎言,这种话不该说呀,大沽口已经这些年修缮,早已今时不同往,可以打败任何入侵者。”

    李国楼不管旁边的师爷饭大慧拉他衣袖,转而站起道:“你们都是军人,军人就要讲真话,假报要害死无数八旗子弟兵,还会让人死了也白死,上面的人粉饰太平,文恬武嬉,下面的人用纸张糊出一只老虎,醉生梦死,在我看见大沽口除了大炮改换新的,炮台是新的,其他都是旧的,僵硬的死守战术,演练的战术也是老一,武器制胜论不可取,程制胜论也不可取,人种优胜论更是放,思想战术跟得上作战需求才是最重要的,入侵者是傻子吗?几门大炮就把他们轰到上帝那里去了,他们也在寻找大沽口炮台的漏洞,第一波进攻失败了,马上调整战术,大炮装填炸药的时间过久,又要长时间散,制约了我们的速,滩头总会被入侵者抢占,接下來怎么办,让敌人的工事构筑起來吗?”

    管带荀喜大吼道:“把入侵者,赶到大海里去,杀光王八羔子。”

    李国楼点头道:“对了杀光入侵者,前方的滩头就是刀山血海,需要无数名大清英雄冲上去和敌人展开搏战,敌人强我们比他们更强,可这里就碰见一个瓶颈,消耗战我们拼得起吗?到底是我们精兵多,还是八国联军精兵多,这本帐就要我们好生思考,你们二千兵马,耗费了大清多少饷银,普通战士一年也需36两白银,再养这么多兵马,朝廷养得起吗?”

    李国楼坐下,中有太多郁闷无处发泄,一支2000人的精兵,改变不了战争的局势,放在入侵者炮口下的大沽口清兵,有多少能够幸存,精兵拼光了,放在后的老油子、兵痞子能拉出來一战吗?连这里的军队也不信任后的部队,大清精兵太少了,但高薪养兵制度,已经频临破产,大沽口已经算大清最精良的八旗子弟兵,尚且有许多弊病,其他地方驻防的八旗兵、绿营兵早已腐朽不堪,他都沒有兴趣巡查,连发言也只是走过场,看一番轰轰烈烈的练,表扬几句就离开军营。

    提督裕禄随势而道:“李大人高见,下官佩服之至,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清帝国沒有一个将领平时能带领上万兵马的呀,我有这点家当已经心满意足了,协同作战的事宜,就交给傅相大人心,我可不能伸过界,李大人姓李,可就不一样了,谁叫我是满人呢?”

    李国楼举起酒杯,呵呵一笑道:“裕军门,西方有句谚语: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你就是这样的人啊!”

    “哦,是吗?这可不一定,新疆的安集延人的女人,可都是蓝眼睛,说不定我能抢回來做老婆呢?”提督裕禄好不容易才收回扫视谢丽雅的目光,恋恋不舍的说着大白话,若不是有一桌女眷在侧,这些军爷嘴里会说出多少风流韵事,今晚他们成为文明人了,不敢放肆胡诌。

    新疆所谓哲德莎尔国,那名如今的新国王阿古柏,他就是安集延人,原本是中亚浩罕王国的帕夏,是国家军队的最高统治者,后來阿古柏带领3000人安集延人军队去帮助新疆王爷布素鲁克,扮猪吃虎的本领在新疆建立起哲德莎尔国。

    提督裕禄如今也想奔赴西疆,建立不朽伟业,作为军人就想上战场,若是能让他带领2000名大沽口八旗精兵奔赴西疆,何愁大业不成,可惜朝廷不肯用这支炮兵,依然让他们死守大沽口炮台,让裕禄空有雄心壮志,也无处施展。

    至于抢掠敌人的女人,是大清军队的特色,史书上略有提起,曾国藩的湘军抢掠太平军的女眷,就被历史铭记,史书是胜利者书写,大多数时候,只字不提,抢掠烧杀污都是敌人做的肮脏事,正义一方,无无求,只为解放劳苦大众。

    李国楼摸着下巴,嬉皮笑脸道:“裕军门你责任重大,壮士守国门,怕是沒有机会去西疆,倒是本官机会多多,进口的军需物资都要通过本官之手,先借给新武堂三十名炮兵校官,到时让裕军门梦想成真。”

    “哦·······”提督裕禄恍然大悟,怪不得李国楼要看炮兵一个个开炮,又给足他面子,厚赏中层军官,西洋奇巧之物可不便宜,李国楼大出血了,原來居心不良,相中他手下那些神炮手,一下子沒有压力了,李国楼是來与他來了,有求于他,裕禄贼兮兮偷看一眼谢丽娅,告诫道:“李大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二八年纪是最低要求,至于是否是元宝,我也沒有这么大的奢望,嘿嘿嘿嘿。”

    李国楼看见裕禄这么爽快答应他的要求,哪会离开饭桌,含笑着站起,去给其他军官敬酒,酒宴上的军官都自诩能征惯战,手下炮兵个个是神炮手,自愿去新武堂讲学。

    此时大清的炮兵,大都是满人,而且以满族贵介子弟为主,都是有文化素质的读书人,会弹道学,许多炮手有西洋算数的技能,更有鹰一样的眼睛,学习炮兵技术要政审,炮兵是最优秀的军人,待遇一流,有一股傲人的气,做炮兵都是军官级别,至于炮兵军官拿了俸禄挥霍浪费、狎游乐,那都是小节,并不影响他们的忠君国,在大沽口炮台镇守,就沒有退路,这些大清官兵,是大清最精良,掌握最先进武器的一支军队,大炮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武器,是一支军队的灵魂,大清的军队更是沒有大炮,连打仗也不会打了,炮兵被打残,一支军队立刻逃散。

    李国楼给每一名军官敬酒,他是新一代文人的领袖,但上还有一股痞,只要他肯屈就,和黑帮老大也能称兄道弟,勾肩搭背,敞开心扉之后,酒宴上李国楼谈笑风生,京师的奇闻异事,江湖恩怨,让人过耳不忘。

    裕禄已被李国楼折服,能文能武的探花郎,怪不得能得到最高级洋妞英国美女的垂青,瞧瞧那些军官的夫人,都抢着向李国楼敬酒,动手动脚的吃尽李国楼豆腐,连他的三夫人也对李国楼感兴趣,女人眼中的香饽饽啊!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