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八里桥战役的真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鸿章含笑道:“嗯,成校官讲得很好,一场战争充满变数,前方指挥官的应变和决心也是关键。以偏概全不可取,战场上变数太多,就看指挥官如何应对。敌变我变,料敌先机固然沒错,但善于隐藏自己的短处,发挥自己的长处,这才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官应有的品质。主将不是万能的,迷信神一样的战神,不如善于指挥自己的兵力,胜利是从局部开始,慢慢转变为全场主动。一击而垮的全胜,只是幻想出來的战果。苦战、恶战、死战的思想要灌输在头脑里,正面对决也要先试探进攻,决不能一上來就把老本全部押上。你们都是未來的指挥官,战前想法各异,但只要最高指挥官下达命令,就要无条件执行。最高指挥官可以拍脑袋打仗吗?也不可以。他需要你们把战场的真实况汇报给他,得到的是真实的战场况,这才能制定出正确的作战方案。前方的指挥官说假话,就会害死无数战友。这一条是我要说的话,军人就要讲真话,蒙蔽长官的军人就是犯罪,军法从事。”

    “是!说实话!”教室里一口同声叫道,新武堂制度上就不许说假话,习惯成自然,校官和学生以诚相待。

    成昆继续说道:“我再來说一下装备。双方火炮程与第一次中英战争差不多,但已广泛使用开花炮弹,英军为后装,法军仍为前装,流弹较具威力,但这些毕竟都是原始枪炮,以这样的武器是很难抵挡大规模骑兵集团式正面冲锋的。另英军尚携火箭弹,为集装火药箭数百枚,英军的火箭沒有准头,主要用于燃烧敌军辎重帐篷,沒想到开战一试,竟发现大清军队那些北方战马全然多是未经战阵和枪炮声训练,竟然惊慌失措,自相践踏,给大清军队进军队列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再说大清军队的装备,当时的大清军队除骑兵外,同样大量装备有火枪火炮,开花炮弹也有了,这时用的是洋货,也有质量优于英军的集束火箭。是国产货,但一发也沒用,不知留作干什么,天晓得指挥官怎么想的。大清军队的步兵大都装备火绳枪,火绳枪属于滑膛枪系列,除了发火装置与燧发枪不同外,其他参数理论上与英军的燧发枪相仿,但普通士兵手中的火绳枪质量上无法与英法联军的燧发枪比,这一点作为指挥官要有清醒的认识。火绳枪与燧发枪比较,缺点是双方如忽然遭遇,前者打第一枪会吃亏,如持续作战,后者会很麻烦,因为燧发枪很多时候打六七发子弹就会有一发死火,如自由击还好,及时发现更换火面,但如是队列齐,则死火了都不知道,还连续装弹,那后面的就都打不响了。

    大清军很早就发现这个问題,所以燧发枪大清军队不是沒有,只是一直不配给基层士兵使用,因为大清军制式火枪精确度比英军的更差,放起來只能是队列击。从大炮、武器装备上來看,大清军队虽然处于下风,但绝对可以一战,地理在我们手里,兵力我们也占优,为什么会输得那么惨呢?让我告诉你们真相。

    大清的90万经制军(八旗和绿营)特种步兵配有藤牌扁刀(苗刀的变种,和本刀差不多)。长枪倒是有,但也只占步兵队列里1到2成,而且主要是用來对付骑兵的,经常是设而不用。也就是说,大清军队逐渐丧失了近战搏的能力,只要英法联军端起刺刀踏着鼓点一上,清军步兵就马上一溃千里。

    一个方队端着刺刀冲上來,若是沒有阵型冲上去,单打独斗的话,就是被草割。所以平时功夫第一,到了战场上是沒有用的。有效的战斗队形,才能克制敌人的冲锋。大清军队丧失搏战的能力,听了觉得很可笑吧,自诩功夫高手的八旗精锐已经丧失搏战的能力,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瞒得了皇上,却被敌人识破。

    刚才说了大清特种步兵的藤牌扁刀,是特种步兵,就是少量的步兵有藤牌扁刀。实际上世宗皇帝(乾隆)以后的清军火枪手上阵根本不带腰刀,他们幻想在火枪子弹打完之后,敌人就已经全部倒下了,根本沒有作近战的思想准备,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存在理论上的幻想而已,包括欧洲的火枪手也不可能做到,所以英法联军配上了刺刀。俄国有句谚语:‘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所以我们的军队远程攻击力不如敌人,贴搏同样处于绝对劣势。

    但我要说明,在八里桥战役里英法联军步兵的火枪击在整场战役的决胜中实际意义,更多是为冲锋作准备。

    清军炮兵误信第一次卫国战争中官员们为了推卸责任,以为洋炮真的程无敌,拼命的把自己大炮的仰角调高,结果京旗里数十门万斤重炮一响,几十发炮弹呼呼就打到英法联军的炮兵阵地后面,英法联军的野战炮大多为中轻型火炮,发了几炮反而够不着我们。英法联军步骑兵回过神來对着大清军队的炮兵阵地一轮冲锋,万斤重炮一百几十年都沒怎么保养,调整角已來不及。而旁边灌木丛中的步兵放了几排枪,立马溃散,炮兵只能丢弃大炮继而奔逃,大清炮兵以完败结束。这告诉我们练有重要,比敌人开炮快一秒,的准就能赢。军队养着炮兵变成摆设,弄虚作假的炮兵,害死多少大清军人。炮兵是一支军队的主力,主力军只会把大炮当礼炮使,事实让人唏嘘不已。

    是役大清军队方面,僧格林沁从大沽炮台退下來的马步官兵17000人,后增调漠南蒙古藩兵3000人,都统胜保部10000人,大学士瑞林京营旗兵9000人,合计39000人。

    英法联军方面英军15000人,法军9000人,合计24000人,联军60余艘军舰除去海军,登陆部队16000人,留守在天津和沿途攻占的地区外,实际开赴张家湾的不过万人,到达八里桥的前锋却有6000人以上。

    英法联军刚开始用火箭给大清军队马队造成了混乱,但很快大清军队即组织近20000名骑兵实施大集团正面反冲锋,其余10000多名步兵在灌木丛中侯敌。作先锋的6000联军再傻也不会傻到用英式的三连或法式的五连就能阻挡比自己多3倍的骑兵的正面冲击,而他们的炮兵在沒有优势骑兵的保护下也不敢轻易的抛头露面,否则清军骑兵找上來,火炮随时成俘虏,他们的步兵试图用空心方阵來疲惫清军,但大清军队的骑兵冲到50米处居然施放弓箭,印度阿三的骑兵规定在集群冲锋时只能用马刀砍杀,不准用火枪击,原因很明显,一是不准,二是容易到自己人,三是沒时间装弹,容易被对方一刀砍死。空心方阵功效立时大减,沒多久联军中箭的就达近千人,大清军队这时稍占上峰,但空心方阵间的空隙却把大清军队马队由宽松队形的横队冲锋变成密集队形的纵队穿越。这时大清军队的意图是把英法联军每个方阵分割冲破,一旦冲破,骑兵对火枪手就是屠杀,刺刀对步兵还可以,对骑兵就是找死。如果沒有别的原因,英法联军这6000人就要横竖在这里了。

    而法军的炮队在这关键的时刻起了扭转乾坤的作用,他们迅速占领制高点向清军骑兵发炮轰击,而大清军队炮兵这时也表现得反映奇快,立即向英法联军炮兵阵地发炮猛轰,但就如我前面所说,我方炮弹全部落在敌军后面,沒有一发打中敌人,而法军火炮则奇准,每发均打在我们的骑兵队列上,顿时烟雾弥漫,四处开花,大清骑兵反复冲锋,实施车轮式攻击,在损失近2000人之后,由都统胜保部先行溃败,胜保败走后,我方侧翼出现了很大的空隙。

    印度阿三的千余骑兵人手一支骑枪,对我方实施反冲锋,我方骑兵看到英式长矛后魂飞魄散,转就走,一个个被刺下马來。英法联军后面还有大量的预备队,互为犄角,长相照应。我方侧翼在完全暴露之后面临被包抄的危险时,骑兵尚在阵中,步兵却已弃友军于不顾,全部逃窜。

    至此曾格林沁只能无奈的下令全线撤退,撤退途中又在英军骑兵和炮火之下再倒下近千人,到这时战争已结束。联军在这一战中几乎耗尽了所有弹药,只要大清军队再坚持半,咸丰皇帝就不会如推背图上说的‘帝去不还,三台伏倾了。’士气高昂的部队在损失三分之一时才会考虑撤退,大清军队入关时就曾经这样勇武过,显然这时的清军不是。中箭的近千名联军士兵虽然丧失战斗力,但毕竟箭伤多是贯穿伤,不像枪伤那样难治,况且战胜者可以从容救护,加上其医务条件好,是以中箭亡者只有几十人而已。时人有一句话‘骑兵望影而逃,步兵闻风而窜。’战报上写,大清军队此战39000人全数战死,无一人逃跑。可能么?欺世盗名之举,的血战。事实上这39000名清军不但骑兵逃掉了,步兵更是可以说完好无损的成建制归來。

    是役英法联军清理战场,收缴了清军3000余付弓箭,数百支火绳枪,各式火炮一百多门。也就是说清军此役损失了3000余骑兵,数百名步兵和京中调來前线的所有火炮,其余30000多人全跑了。清军每年秋季在卢沟桥祭祀炮神的传统,规定‘每逢大军出征,必携火炮前往。’火炮实为清军之魂,但其炮车制作大多又甚为别扭,是故有一个很怪的现象,大清军队一旦溃败,必是炮具全丢,一旦炮具全丢,即刻无法再战。沒有大炮的大清军队,就不会打仗了,这还是我们八旗子弟兵吗?

    以上的资料许多是从洋人那里得來的,敌人总不会嫌弃功劳小吧。明明战死三千兵马,我们自己要说死了三万精兵,这就是我们大清军队所作所为。八里桥血战也就这个样子,这就是我们皇家亲卫军的战绩。全军覆沒的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以后招募的新军,其实就是那些逃兵,可悲的事实,民族英雄也无力为天。”

    校官们都低头沉思,他们的责任重大,要改变大清军队的陈规,任重而道远。

    学生们则义愤填膺,痛恨大清军队变得如此不堪,暗自发誓从现在开始变革,以作则,努力学习现代化战争的战术思想,做一名合格的指挥官。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