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希望寄托在幻想之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对于李国楼此人,英租界的人,只是嘲弄一下而已。英国人也需要有人在他们的租界上投资,开办公司,李国楼开办的公司在英租界大展拳脚,英国人背地里扶持他。所以一场拳击赛只是表面上帮衬一下人猿泰山,暗地里英国公使威妥玛,已经夸赞过李国楼沒有忘记英国人的养育之恩。

    对于法租界的人就沒有这么简单了,国的之下,法租界的人当然会买人猿泰山赢。但对于整个法租界來说,一场拳击比赛改变不了法租界相对其他租界贫穷破落的局面。这是因为法国人在普法战争中被普鲁士人打败了,战争的巨额赔款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來。其他租界拿到大清帝国的战争赔款,便修建各自租界里的公共设施,而法国人则囊中羞涩,整个法租界,一滩死水,毫无动静。

    法国公使罗淑亚虽然在天津教案之中和李国楼有过节,但此时他依然厚着脸皮,带着随从,上门拜访李国楼和法国人的骄傲耶利亚夫人,天津教案既然过去了,安南小国的事可以暂时搁置一边,清法还是可以携手合作。清法在安南交恶的原因,沒有大清人愿意在法租界投资,就算如今其他租界已经风生水起,大搞基础建设,法租界依然沒有动静。法国公使罗淑亚希望和大清搁置争议,带动法租界的繁荣,当然第一个想到要和大清最有钱的官商李国楼处理好关系。

    李国楼对于法国公使罗淑亚屈尊前來拜会他,颇感意外,但也尽量做到合乎礼仪,打开中门迎客。

    在对待妇女的地位上,法国人比英国人开放,外交场合夫人外交盛行,所以耶利亚也有幸陪同李国楼迎接法国公使罗淑亚前來做客。

    见礼后主客入座,寒暄一番,李国楼感觉云山雾罩,不知法国公使罗淑亚來他府上何事?外交事宜,理应法国公使去和总理府衙门洽谈,而且他的地位也沒有到和法国人平起平坐谈判的程度。

    不过李国楼知道洋人來大清国,都喜欢收集古董,所以开场白之后,他赠送给罗淑亚一座唐朝的唐三彩花瓶,而他也得到一法国的宫廷瓷器。互相馈赠礼物,已经变成外交场合的规矩。至于价值是否对等,大家都不会计较。罗淑亚可以报公帐,而李国楼也毫不在意,口称“无价之宝,价值连城!”其实是盗墓得來的便宜货。

    罗淑亚喝了一口蓝山咖啡,笑盈盈道:“麦克和我已经是老朋友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要着眼于未來,把天津的经济搞好。耶利亚夫人你所住的维多利亚公寓,对面那片工地,如今变成半吊子工程,很不雅观嘛。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希望耶利亚夫人能够出面,把那块工地接收,也让我这个法国公使脸上有光。”

    耶利亚心直口快,同胞的事,哪会拒绝,不等李国楼发言,直接下命令道:“麦克,你看罗淑亚公使大人这么给你面子,还亲自登门拜访。你不能厚此薄彼,只想着英租界的施工建设,法租界也要上嘛。”

    李国楼急忙表态道:“罗淑亚公使大人,既然你亲自开口了,我一定接收那栋烂尾楼的改建。不过请你也要体谅在下,如今施工队还在修葺三岔口河的望海楼天主教堂,还有普鲁士公使馆,实在是抽不出人手啊。”

    罗淑亚哪会被李国楼借口搪塞过去,表示不满道:“麦克,可以招聘人手嘛,法租界和英租界相差甚远,我在宫北大街的公使馆放眼望去,只有一座教堂还有些人气。你在天津办公司,为何沒有一家办在法租界的,这把耶利亚夫人置于何地,也让我们法国人抱不平呀。法租界的开发要放在第一位,优惠条件颇多,就看你怎么做人了。”

    耶利亚被法国同胞看扁,脑海里思绪翻涌,果真如罗淑亚所说,李国楼直到现在法租界的一块地皮都沒买,就拍英国人马了。忿忿然指着李国楼,喝道:“好啊麦克,你骗我骗得好苦,我决不答应。你一定要开发法租界,而且摆在英租界前面,这是我对你的最后通牒。”

    李国楼被耶利亚弄得分外尴尬,在商言商,英国人与大清人修好,民间关系回暖,当然生意也好做。法国如今和大清好似敌对国之间的关系,民间贸易也随之减少。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挽回的事,在法租界搞开发沒有人來住,他岂不是亏得血本无归。这是个承担风险的工程,和法国人谈生意,到时法租界的资产被天津暴民付之一炬,一把火就让他破产。

    “罗淑亚公使大人,不是我不想开发法租界,实在是风险很大,如今的局势摆在这里了。万一南面打起來,法租界的投资谁能保护得了呀。到时朝廷局势一变,说不定我在这里的投资全部充公,那我算什么呢?”

    耶利亚听懂了,李国楼害怕清法再次在安南交战,到时大清愤然收回天津法租界,那在法租界的投资就血本无归,全部变成国有资产。怪不得李国楼不愿意投资在法租界,其他商人也是这么衡量的,所以才造成法租界的萧条景象。刚才是错过李国楼了,立刻对李国楼展颜一丝微笑,轻柔的抚摸大肚子,一家人不会介意几句气话。

    罗淑亚义正填膺的说道:“麦克和你说句肺腑之言,只要我坐在这个位子,是绝对不会让清法交恶的,这次法**方当然希望开战,他们好乘势捞一票。可被我否决了,我亲自回法国议会做了答辩,这才让天津教案的事态得以缓和下來。你和我打交道下來,理应知道我希望你们大清强盛起來,诺贝尔如今定居法国,他是我的好朋友,你想买他的专利,我可以为你做中间人,让你们大清尽快强盛起來,不再受到外国人的入侵,包括我们法国人。”

    李国楼看着罗淑亚颇为感动,不是每个西方人都有霸权主义倾向,好多西方列强的公使,其实还是同大清帝国的处境。这些人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知道八国联军在大清帝国土地上所作所为,是多么可耻,也为大清鸣不平。但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不是一个人來决策,而是关系国家利益。

    至于以前的交恶史,并不是罗淑亚造成的。站在法国公使的角度上罗淑亚只能力所能及的帮助大清,所以天津教案才沒有成为西方列强对大清开战的借口,在这件事上罗淑亚功不可沒,也希望看到两国人民友好下去。

    李国楼微微颔首道:“罗淑亚公使大人,在下相信你的为人。既然大家坦诚相见,在下一定尽一份绵薄之力,搞好天津法租界的基础建设,尽快复苏法租界的商事。请公使大人放心好了,在下是懂得感恩的人,会把一批有信誉的公司引进到法租界來的。法租界的繁荣离不开公使大人的关怀和扶持,下个月在下在这里举办个酒会,到时还请公使大人还有参赞大人一起赏光。”

    罗淑亚心领神会,笑容可掬的举起咖啡杯,说道:“好好好!麦克真够朋友,下个月我和参赞大人一定赏光。”

    一顿家庭式的自助晚餐之后,李国楼送别罗淑亚等一行人,和外交家打交道并不舒心,法国公使罗淑亚是准备充分才來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有些窝心。

    李国楼对着耶利亚,抱怨道:“我的三,你怎么能在客人面前不给我面子,这让我很被动。知道吗?”

    “哟哟哟,小楼呀,法国公使亲自屈就來拜会你,你还很被动呀。以后法租界就是我娘家,我能不向着她吗?”耶利亚的话,让客厅里发出一阵欢声笑语。

    甄玉环笑眯眯道:“小楼,你别不知足,法国公使罗淑亚肯屈就万金求不來,正好法国人吃瘪,被你捡个皮夹子。再过几年法国人像拿破仑一世一样雄起了,你跪在地上求人家接见,人家也不会睬你。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你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吗?”

    李国楼犹自狡辩道:“可是弄得我很被动,沒有什么主张,无条件接受,这岂不是签订不平等条约吗?”

    耶利亚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李国楼,抚摸着大肚子,声道:“小楼,你这么厉害,把我们都搞大了,让我们也很被动,我不是留在第二故乡了吗?”

    “哟西!”有人在一边附和,李国楼赶紧上前,搀扶大肚子的三位,让她们先坐下。笑容挂在脸上,一副满足的表,说道:“都不许走,你们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将來我们还要兴建一座医院,就修建在我家对面好吗?”

    “不许!要兴建在法租界!”耶利亚不听别人的主张,毫不犹豫的下令。

    “可是法租界人少,叫谁去看病呢?”李国楼两手摊开,无可奈何的说。

    “人少可以移民嘛,以后会人多的,我的儿子不就是法租界的公民嘛。”耶利亚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脾气是那么的冲。

    “好好好!三的话,就是圣旨。”李国楼连说三个好,反正开张就要亏本,向法国公使罗淑亚要优惠政策,先创办一家现代化医院。

    耶利亚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环视一圈边的人,她的地位无人撼动,府里的人都要听她的命令,连管家婆甄玉环也要俯首称臣。

    甄玉环等晚辈,和善可亲的向耶利亚表示忠心,这个女人有病,表面上退让一步,家宅才会安宁。

    李国楼为了这场与人猿泰山的拳击赛,清心寡,独自一人睡觉。下午被法国公使罗淑亚打断常训练,晚上一如既往的开始锻炼。虽然他对战胜人猿泰山不抱多大的希望,但也沒有破罐子破摔。再怎么说,全家人都押了十几万白银在他上。里面还有同治皇帝的二万两白银,要对得起支持他的人。他也幻想过战胜人猿泰山,可是用理的头脑一想,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在着半年多时间里,三天打鱼二天晒网,沒能持之以恒的坚持常训练,凭什么能赢得胜利?

    残酷的世界有着弱强食的定律,如今他除了比过去多了一些肌,其他体机能并沒有多大进步。唯一赢的寄托放在人猿泰山生病了,李国楼嘿嘿偷乐,擦拭脸颊上的汗水,好似看见人猿泰山倒在病上。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