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去天津的路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八月初的京畿大道上,六匹战马扬蹄飞奔,闷的天气,马匹嘴里吐出粗气,马德全赶着四匹马的马车行进在道路的中间,车箱里只有行李箱,并沒有人。李国楼穿着亲兵护卫的装束,也并辔骑在马上。谁也看不出这彪人马里还有一名朝廷大员,从京师到天津二百多里地,这么的天气里,路上要走走歇歇,一天是赶不到天津。

    道路两边的白桦树,遮挡住些许阳光,但炙的天气,人坐在马上和马匹一样,早已汗流浃背了。道路两边的庄稼长势并不良好,特别是沒有河流的地区更为严重。李国楼抬头看天,毒辣的太阳顶在头上,秋粮歉收在所难免,老百姓依然生活在水深火之中。

    大柳树一排,气象万千,浓荫遮蔽处,一群衣不遮体的路人,有气无力的坐在树底下歇息。

    “停!”李国楼拉住马缰,朗声问道:“哎,老哥,你们是从哪來的。”

    看着荷枪实弹的几名军爷,胆子小的人立马躲得远远的,只有一名满脸沟壑皱纹的中年人,畏畏缩缩的说道:“青岛!我们都是青岛人,那里被卖国贼丁鬼奴送给普鲁士人了。我们不愿做亡国奴,所以离开了家乡,想到京师找份活干。”

    “老头,你胡说什么?那是租给普鲁士人的。”马德全勃然大怒,第一个怒斥那名乱说话的老百姓。

    “马德全,别吓人家。”李国楼脸上通红,老百姓还不知道,这出卖国家领土完整的人,就是他“李国楼”。归根纳源是他阐述了一整做勾践,卧薪尝胆的新时代理论,还编纂成册,在总理府衙门讨论。当然他不敢把册子写上李国楼的大名,只是以总理府衙门的名义出版。

    李国楼翻跳下战马,其他几名亲兵护卫立刻也跳下战马,解开马笼头,从车厢里取出铁桶,跑到坡地下的小河里,提水给马匹喝水。

    李国楼看了看这群百姓的人数,大约有百來号人,而且有的还拖家带口。不由生起恻隐之心,反正他做卖国贼这事,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暴露,李国楼从马车里拿了一篮子苹果,递给一名小女孩,和颜悦色的说:“小朋友,你们每人一只苹果。吃吧,不要钱的,这苹果,人和马都能吃。”

    胆子大的小孩,就过來拿苹果,有的小孩子还贪心,两只手各拿一只,一鞠躬就逃走了。有的小孩子不敢來拿,李国楼也随便他们去。穷人也喜欢争气,不吃嗟來之食。他也见识多了,好心当做驴肝肺,送给穷人的东西,被穷人直接扔地上。

    亲兵护卫拿着泛酸的苹果给战马吃,一匹马至少喂食两只苹果,还取晶莹剔透的盐巴让战马添食。让旁边盯着他们看的老百姓,又是嫉妒又是痛恨。官府控制老百姓,核算当地的人口,就是算这个地方消费食盐多少,來测算出当地的实际人口。盐是官卖,贩卖私盐是要砍头的,在北方私盐贩子并不猖獗,官府对官盐管辖颇为得力,否则哪有盐道的好子过。

    看着这帮面黄肌瘦的老百姓,李国楼扬声道:“马德全,取一包盐给他们。”

    马德全嘟囔着嘴,啰里啰唆,有些不愿意。人家已经在骂“丁鬼奴”了,再骂就是“鬼子六”和“假洋鬼子”这三个人不分彼此,早已被人说穿一条裤子。

    这一次李国楼打在这群青岛百姓的心坎上了,看见李国楼送食盐给他们,那比几只苹果要实际的多,俱都跑过來向李国楼道谢。都是还是军爷最好,比官差好上一百倍,出手大方,说起一路的见闻。随意间李国楼边的篮子里,苹果一扫而光。

    李国楼询问道:“哎,你们既然从青岛來,现在山东况怎么样,丁宝桢是你们的青天吗?”

    “反正老百姓说他是青天,我们可见不着,不过听说他修建的巡抚衙门非常气派,济南府最好的建筑。哎······”中年汉子话里有话,不敢多说什么。

    李国楼另外找了一个话題,问道:“哎,老哥,山东不是闲置的土地很多,你们不去开垦土地吗?”

    旁边另一名年轻的汉子,嗤之以鼻道:“官爷,那都是老黄历了,如今我们想去垦荒都进不去,道路都封死了,土豪和拳民勾结,都不是好鸟。呸!”说完话年轻的汉子对着泥地上吐一口唾沫,心里的郁闷无处发泄。

    李国楼洒然而笑,他又走在前面,和七里屯的地主老财王出任联手赚了一笔,在山东圈地,走在穷棒子前面。李国楼捂住嘴巴,假装咳嗽一声,说道:“嗯,本官看你们都是好百姓,还能不加入拳民组织,介绍一份差事给你们。若是去京师嘛,去灯草胡同找魏小六,包吃包住,一个月赚······九百文吧。若是你们愿意到天津中外合资公司,在谢丽雅房地产公司做工,壮劳力一个月一两二百文,女的也雇,给······六七百文吧。”说完李国楼站起,拍拍股后面的枯草,站起准备走了。

    这一下炸开锅了,李国楼沒有走脱,这群国的青岛老百姓,围住了李国楼,七嘴八舌询问,就怕李国楼欺骗他们。

    “官爷,你是不是开玩笑啊。”

    亲兵护卫国虎大声道:“你们放心吧,这位官爷是我们的主子,就是你们刚才骂的假洋鬼子李国楼,李大人。你们想憋一口气,不去拉倒,想过好子的就去天津去,想过苦子,就自己找活干。”

    李国楼大怒,骂道:“国虎,由你这么损主子嘛,赶明给本官到小站去做苦力去。”

    “多谢主子!”国虎喜上眉梢,翻跪在地上,他早就想离开李国楼,做一名前途远大的军官。

    李国楼不去听那群青岛百姓的议论,好马笼头,跨上枣红马直接往天津而行。临走他回首望一眼那群青岛百姓的形,已有一拨人转往天津而行。哎!一两多银子,就把口称国的青岛百姓打倒,国人的国就是这幅德行。难怪八国联军攻入大清时,老百姓争相替入侵者带路,运送粮草。金钱面前不为所动的人,只有老派的英国人和严谨的普鲁士人。中华民族的大汉结被满人摧残得体无完肤,前赴后继的造反派用血腥的杀戮推翻满清政府,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比满清更加可耻。

    夜宿双桥镇馆驿,李国楼习惯的清洗自备的武器,先是长家伙普鲁士长枪,一种旋转式闭锁枪机的后装单发枪,这种步枪于被普鲁士军队采用,并命名为71式步枪,这就是历史上第一支毛瑟步枪。空枪重4.6 kg,全枪长1293 mm,枪管长801 mm,膛线4条,右旋,550mm枪口初速440 m/s,枪口动能1975 J,有效程270~1600 m,弹仓容量8 rds。

    毛瑟兄弟发明的步枪,将会被引进到大清,而且是整条生产线,为了军工企业能在大清发展壮大,租给普鲁士人青岛用作军港是划算的。靠自己研制至少也需要二十年,直接拿來主义多好的事,若是等到钢铁厂建成,能够自己造新式大炮了,直接把英国鬼子赶出大清帝国。

    李国楼得到普鲁士使团的青睐,获得普鲁士人第一批“援助”。更添他的雄心壮志,更加野心勃勃,钢铁厂才是工业革命起步之源,他手里有大把的银子,兴建一座现代化的钢铁厂,才是重中之重。像李鸿章那样,希望买一支现代化海军回來,好似速度最快,其实是傻子,工业时代军舰蓬勃发展,淘汰同样快。

    这一次他不和李鸿章合作,直接以控股人份和普鲁士人谈判,而且把钢铁厂建得远远的,修建在吉林延边大同江边上,离开李鸿章的控制范围。大清理该开发处女地“东三省”,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同治皇帝和两宫太后娘娘会相信他这个满人会把东三省这块处女地开发搞好。

    等到李国楼擦拭美制寇尔特左轮手枪的时候,亲兵侍卫走进來,喝道:“报告!李大人,外面有人求见,自称飞狐和刀鞘云。”

    李国楼倒是一愣,那帮马贼胆大包天,还敢找上门來。他已经给女马贼飞凌雪面子,沒有派兵剿杀,而是奉劝他们离开京畿地区,难不成來寻仇來了?

    “给本官搜,女的也要搜,不然不许那个飞狐踏入馆驿,本官不见刺客。”李国楼重新把皮带绑在腰间,左轮手枪插在枪里,他才不相信,飞刀比子弹快。当然他也不给刺客机会,就算是女的,他也不会女刺客任何机会。

    飞凌雪在馆驿门口和几名副官戈什哈吵起來,双方互不相让,马德全挥手道:“飞狐,别提过去,现在我家主公份贵重,你想见他,就要搜。不想搜也可以,请回!让刀鞘云进去即可,哪來那么多废话。”

    “李国楼!就你这抠股嗍手指头的主儿,也舍得买带芝麻的饽饽。当初谁请你吃猪油拌饭的呀!”飞凌雪既不肯让男人搜,又不肯离开,依然赖在馆驿门口指桑骂槐。

    国虎摇头道:“女侠,所谓侯门深似海,李大人在里面听不见的,你再骂也沒有用,我们早就被人骂疲了,就算你打死我们也沒有用呀。”

    飞凌雪气得眼冒金星,但她是來求财來了,不是來打架的,退而求其次,怒道:“我说傻大个,你们馆驿里就沒有女的吗?让女的來搜。我不是刺客,李大人这么怕干嘛。”

    国虎点头道:“哎,女侠这就对了,我进去找一个女的來,搜是必须的,谁叫你是女侠呢。”

    馆驿是有军事防护功能的设施,在里面七转八转的路径上行走,两边都是高大的围墙。飞凌雪抬眼看着高大的围墙,还有持枪的岗哨林立,李国楼倒是份贵重,一座馆驿派了这么多人保护他。飞凌雪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飞叶摘花亦能杀人,她不自的摸了一下头发上的簪花。

    后马德全朗道:“飞狐,把头上的簪花给我,你的小动作真多啊。”

    飞凌雪脸色徒变,她只差一点就成功了,万沒想到模样憨厚的“马饼”,精怪得狠。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