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心里五味俱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如今东宫慈安太后住在绮园,西宫慈禧太后住万园,享受夏的凉爽,入秋就去河围猎,和大清边疆的各个少数民族贵族以及宗教领袖搞好关系。中午吃完午饭,是她们俩聚会的时间。

    大小河道把大面积的福海和规模稍逊的后湖,以及众多小块面联结成完整的河湖水系,衬以聚土而成的山岗、岛堤和荒石,别有秀色,仍是慈安太后、慈禧太后所之园。观水赏花,体味园中不尽的底蕴。看着眼前的湖光粼粼,两位太后娘娘不由得一起发出轻微的叹息声。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取消垂帘听政之后,人休闲下來,整天无事可干,沒有权柄的子里,虚度光。坐在凉亭里的慈安太后叹道:“姐姐呀,看你茶饭不思的样子,是在想你的折子了吧。”

    慈禧太后手一挥,旁伺候的四名侍女知趣的退开,微微点头道:“嗯,姐姐我呀虽然还能看见折子,但不能提笔,我是拿起來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來。心里好空虚啊!恭亲王为了避嫌,怕淳儿杀他全家,连我这里都不敢來了。哎······”

    慈安太后嫣然而笑道:“姐姐呀,缘分总尽到的时候,别强求了!你这十几年可沒白过,还算是国母呢。”

    慈禧太后恬不知耻的回道:“妹妹好沒良心,若不是我肯做西施,你依旧被八王关在河深宫里,哪会享受这般荣华富贵。”

    两人为了皇权和地位勾结在一起,早已结下亲密的友谊,同盟军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慈安太后叹道:“虽然我喜欢清静,但整天无事可干也太无聊了。希望被李国楼言中,小火车可以让我们玩的尽兴,能够一面吃饭,一面观赏窗外的美景,我现在就在想洋人的小火车是什么样的。哦,姐姐呀,这福海里放置两艘蒸汽铁甲船,你说可好?”

    慈禧太后话中有话:“妹妹呀,你花样经这么多,是想叫探花郎破产啊。”

    慈安太后妙目飞眸一眼,反驳道:“怎么会呢?妹妹我有得是体己银子,先垫出來,让李国楼买两艘豪华的游艇,我们明年先乘豪华游艇,后年乘蒸汽火车。咯咯咯咯!”

    “那敢好!”慈禧太后脸上流露出向往之色,儿子既然亲政了,她只能把精力花在游山玩水的享乐上。一望无垠的碧光湖色,让人沉迷也让人有无尽的失落。

    下午李国楼被太监叫到福海,再次拜见两宫太后娘娘,心里好似有一面小鼓,咚咚咚直跳,感觉沒有好事,又要被拔掉一层皮。果然慈禧太后开口就要他购买两艘蒸汽铁甲船,不容置疑的口气,让他有苦难言。

    李国楼鼓足勇气,嗫嚅道:“启禀太后娘娘,这资金用度奴才已经递上來了,已经排到明年年初了。洋人不好糊弄,他们是要看见订金的呀。这蒸汽铁甲船要伺候好了,需要建码头,仓库、还要新建维修的大棚,一年时间太紧了。奴才斗胆一句,是否明年下订金,后年和蒸气火车算在一块。”说完李国楼抬眼两位太后娘娘,随时准备跪地说软话。

    “哼!大胆李国楼,胆敢强词夺理,不怕本宫罚你吗?”慈禧太后神不善,随时要下令处罚李国楼。

    李国楼憨厚的一笑道:“两宫太后娘娘都是慈悲为怀的人,哪会和奴才计较呢。在这里也只有奴才敢说几句俏皮话,两宫太后娘娘听过就一笑了之,要不,奴才讲个武松打虎的故事。嘿嘿嘿嘿!”

    慈禧太后听了李国楼说辞,脸色缓和下來,慢悠悠道:“李国楼,别打岔,本宫现在就要两艘铁甲蒸汽船,还就要明年就能游玩。养你这个万寿山督办,就是要把差事办好,不然抬举你干嘛。”

    李国楼看出两宫太后娘娘心颇佳,便厚着脸皮,笑道:“扎!奴才一定办好,一定将两艘铁甲船,修建的既稳当又豪华。不过奴才有个请求,还请两宫太后娘娘成全。”

    “嗯,什么事啊?”慈安太后听见李国楼答应办好,不由展露出一丝笑容。

    “奴才,请求两宫太后娘娘把体己银子,存在请进來银行,也好让奴才有资金周转,利钱嘛·······嘿嘿!两宫太后娘娘,每年10%可好?”

    “才10%啊!”慈安太后听了早已动心,但嘴上不松口。她厚厚的一沓银票,就放在奁盒里,连数都懒得数。

    “李国楼这也太低了吧,外面放高利贷都是每月30%。”慈禧太后对高利贷的行倒是知道,过去她小时候父亲死了,就曾经借过几次高利贷,直到如今记忆犹新。

    李国楼听了,不好驳斥慈禧太后的谬论,银行存钱的利息是很低的,否则岂不是做亏本买卖,只能再退一步,说道:“两宫太后娘娘教训的是,奴才该有新的觉悟,那就20%好了,不过只能是两宫太后娘娘的体己银子,其他娘娘的体己银子,奴才可付不起这么高的利钱。”

    “嗯······李国楼,你先退到一边去,让本宫想一想。”慈禧太后心里欢喜,但不能让李国楼看出她对于利钱很满意。

    “扎!”李国楼倒退而行,心里窃喜,彷佛就在发行国债,先用起來再说。至于以后搞乱金融市场,引起通货膨胀,管他什么事。

    “妹妹,你手上有多少银票呢?”慈禧太后问道。

    “哦·······让我想一想,先存一百万两,姐姐看行不行?”慈安太后凡事喜欢听慈禧太后的话。

    “好像太少了,李国楼只会开口一次20%,我存在国外花旗银行的利钱只有1.5%,嘿嘿!李国楼被本宫狠宰一刀。”慈禧太后对于银子可看得颇重的,国民经济的事她还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哦!是吗?那妹妹我就听姐姐的,多存点银子,我手头上200万银票总是有的,零头嘛等······张满意,把本宫的奁盒拿來。”慈安太后平时懒得动,今高兴,准备大动干戈。

    慈禧太后命令李莲英去拿体己银子,又把李国楼叫來,适才他自己说的,会说武松打虎,就让李国楼说一回“三碗不过冈,景阳冈武松打虎!”

    李国楼也不谦让,讨要了一壶茶,摆在书桌前,就开始说道:“话说武松在路上行了几,來到阳谷县地面。此去离那县还远。当晌午时分,走得肚中饥渴。望见前面有一个酒店,挑着一面招旗在门前,上头写着五个字道:‘三碗不过冈’。武松入到里面坐下,把梢棒倚了,大声叫道:‘主人家,快把酒來吃。’

    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一双箸、一碟菜,放在武松面前。满满筛一碗酒來。武松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有饱肚的买些吃酒?’

    酒家微微侧头道:‘只有熟牛。’

    武松一拍桌子,大声道:‘好的切二三斤來吃。’

    酒店家去里面切出二斤熟牛,做一大盘子将來,放在武松面前。随即再筛一碗酒。武松吃了道:‘好酒!’又筛下一碗。恰好吃了三碗酒,再也不來筛。

    武松敲着桌子叫道:‘主人家,怎的不來筛酒?’

    酒家随口道:‘客官要便添來。’

    武松喝道:‘我也要酒,也再切些來。’

    酒家莞尔而笑道:‘便切來,添与客官吃,酒却不添了。’

    武松道:‘却又作怪!’又问主人家道:‘你如何不肯卖酒与我吃?’

    酒家手指着招牌,说道:‘客官,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三碗不过冈。’

    武松问道:‘怎地唤做三碗不过冈?’

    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來俺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岗去。因此唤做三碗不过冈。若是过往客人到此,只吃三碗,更不再问。’

    武松笑道:‘原來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

    酒家告诫道:“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做‘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

    武松岂会相信,摇晃着脑袋说道:‘休要胡说。沒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來我吃。’

    酒家见武松全然不动,又筛三碗。武松吃道:‘端的好酒!主人家,我吃一碗,还你一碗钱,只顾筛來。’

    酒家道:‘客官休只管要饮。这酒端的要醉倒人,沒药医。’

    武松犹自不信道:‘休得胡鸟说!便是你使蒙汗药在里面,我也有鼻子。’

    店家被他发话不过,一连又筛了三碗。武松道:‘便再把二斤來吃。’

    酒家又切了二斤熟牛,再筛了三碗酒。武松吃得口滑,只顾要吃。去边取出些碎银子,叫道:‘主人家,你且來看我银子,还你酒钱勾么?’

    酒家看了道:‘有余,还有些贴钱与你。’

    武松道:‘不要你贴钱,只将酒來筛。’

    酒家道:‘客官,你要吃酒时,还有五六碗酒里,只怕你吃不的了。’

    武松叫道:‘就有五六碗多时,你尽数筛将來。’

    酒家苦笑道:‘你这条长汉,倘或醉倒了时,怎扶的你住。’

    武松答道:‘要你扶的不算好汉。’

    酒家那里肯将酒來筛。武松焦燥道:‘我又不白吃你的,休要引老爹发,通教你屋里粉碎,把你这鸟店子倒翻转來!’

    酒家道:‘这厮醉了,休惹他。’再筛了六碗酒与武松吃了。

    武松前后共吃了十五碗。绰了梢棒,立起來道:‘我却又不曾醉。’走出门前來,笑道:‘却不说三碗不过冈!’手提梢棒便走······”

    李国楼说书直截了当,干净利落,并不唠唠叨叨,吆喝声嗡嗡入耳,说到关键处,还会卖关子。但又把人物刻画的细致入微,在一般人不经意的节细微的地方着力渲染,声音或快或慢,或急或缓,或断或续,或高或低,说得入入理,入筋入骨。把两宫太后娘娘的耳朵惊得竖起來,惊叹的拍案叫绝。

    这个段子在茶馆里是老段子,一般说书人都会说,两宫太后娘娘自然也听过。老段子有老段子的好处,一听便知李国楼说得还行,沒有懵人,就津津有味的听着。

    李国楼说了一个小时,方告结束。两宫太后娘娘还意犹未尽,慈禧太后又叫李国楼唱了一首军歌,这才放李国楼过关。

    李国楼怀揣400多万两的银票以及存折离开圆明园,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忧,内心五味俱全,复杂的感掺杂在思绪里。高兴的事当然钱到了他手里,就能用在国民经济上,大清的工业革命有了财力上的底蕴。担忧的事,有点跌份,难以启齿,就是怕被两宫太后当“面首”使唤。给皇上戴绿帽子,那还有活路吗?连家里的九位,都要被太监砍成“人彘”。如今连恭亲王也不敢踏入慈禧太后的寝宫,这种事万万做不得。做人要稳重,要做一名像老师李鸿藻一样高风亮节的正人君子。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