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破案线索说来就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对于死者吉荣的事,李国楼问得详细,大致了解清楚了。“姓张”的主犯就麻烦了,秋香只晓得是來茶馆的东家,其他事都是姓张的主犯胡编的,李国楼连查证的兴趣也沒有。

    “秋香,你给我再好好想一想,这么长时间相处下來,张大海沒有和其他朋友一起來过吗?或者你在大街上,沒有看见过他和其他人说话吗?”李国楼磨时间,人的脑袋瓜子里会存有许多遗忘的事,关键时刻又会想起來。

    “我实在是想不起來了,李大人让我先喝点粥,我起到现在还沒有吃过早饭呢。”秋香得寸进尺,施展她的媚功,嗲溜溜对李国楼抛媚眼。

    “好!一面吃一面给我想,我在门口。”李国楼对高耀乌云使眼色,让她留在房间里,跑到门口看向底楼大厅。

    每天大厅里都会响起丝竹音乐声,还有美妙的歌喉声,富人享乐的**生活在这里每天都在上演。骨子里他也喜欢声色犬马的生活,否则岂会一口气讨了九个老婆,但他沒有忘记国耻,克制了永无止境的**,把人生的目标矫正到正途上。

    李国楼在赛金花陪同下,看望了隔壁房间的九岁红,大家心照不宣的说着客话。李国楼赖掉许诺给安德海的一栋宅子,九岁红当然知道,还曾经派人向李国楼讨要。人走茶凉,世态炎凉的感触,让未满十八岁的九岁红眉宇上已有淡淡的一丝愁云。

    留下五十两银票之后,李国楼离开九岁红的房间,他不去想九岁红到底怎样看待他。既然过去了,就要向前看,他的名字已经被人传扬四方,不论别人怎么贬低他,或者赞颂他。李国楼义无反顾走上一条充满荆棘的改制之路,着眼于边的小处,只要成功了,就会有人效仿。失败就像小丑一样的可笑,他也会被世人永远铭记。

    赛金花小碎步跟上李国楼,一只手很随意的就挽住李国楼的胳膊,一点也不做作,声发嗲道:“小楼,我听说二在招聘人手,能不能请我去啊?”

    李国楼见惯了歌姬虚假意的,瞥眼道:“赛金花,我这里人满为患,沒位子了。”

    “哼!怎么会沒位子了呢?又不要你腾出位子出來,可以再开一桌嘛。”赛金花哪会轻易放过李国楼,胡搅蛮缠的和李国楼打骂俏。有美娘在旁,才能卓显男人的成功。

    李国楼挣脱赛金花的手臂,愁眉不展道:“赛金花,求你以后别再外面胡吹,我的名声已经够臭了,我们俩关系也就这样了,干嘛要踩着我的名声上位呢。”

    “小楼,别听外面的人胡说八道,我沒有说过你什么坏话,就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好朋友之间的关系当然亲密无间,别人往那方面去想,是别人的事,小楼最明白事理喽。”赛金花的一张涂满胭脂的红脸,看不出害羞。

    “好了!咱们以后再聊。我现在公务在,代我问候一声吴妈。”李国楼哪有心骂俏,推开房门去找秋香询问案

    人吃饱喝足,想法就多了,又会有新的思路。李国楼诚恳的说道:“秋香啊,你说了那么多,就是告诉我那个人长得和本官有些像,其他的话都是话啊。让本官怎么替你说好话呢?”

    秋香愁云布满俏脸,依依呀呀,含糊其辞,又开始绕回老路,诉说和“姓张”主犯的交往的点点滴滴。

    李国楼耐着兴致在听,双手抱头,耐心再耐心,秋香总会说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哦,李大人,我想起來了,有一次我出门送张大海出门。在门口遇见一名水三儿(送水工),两人看见俱都一愣,那种神应该原本就认识。我是什么样的人啊!什么人能够瞒过我的眼睛,我嘛就想这水三儿······”

    李国楼闻言嗔的站起,对着高耀乌云,惊喜道:“水三儿!”

    在京师很多地方,沒有河水流过,也沒有地下水。就算有水井,也是苦水井,这种苦水井里的水,连洗衣服也洗不干净,更别提喝水了。所以衍生出一种“水三儿”的差事,水三儿每天推着水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给需要用水的人家送水。像李国楼府里需要喝高档的玉泉山的山水,一桶玉泉山的山水就要二十文钱,李府就需要三桶玉泉山的水,才够一天的用度。有水三儿从城外玉泉山运送进城,大户人家差不多都有专门的水三儿,喝到玉泉山的泉水对于高官來说是必须的事。

    水车在街道上奔波,是盗窃万家票号库银盗贼最好的掩护,谁会想到水车里隐藏着赃物。李国楼已经想到盗贼的掩护,就是开了一家送水的商铺,光明正大的做开门生意。

    “秋香,谁请你出场都不要走出凤楼,老实点给我呆在这里。”李国楼带着高耀乌云离开房间,去问赛金花,给她们凤楼送水的商铺是哪一家?又向赛金花保证只要案子破了,会给凤楼一笔可观的赏银。

    离开凤楼之后,李国楼让金二子召集人手,包围《快活三水铺》,他和五名侍卫官想先去查看一番坐落于喜雀胡同的《快活三水铺》。

    高耀乌云急红眼了,一把拉住李国楼,急道:“李大人,你搞毛啊。这种事该你做的吗?这种危险的事让你有个闪失,包大人会砍了我的脑袋。给我老实坐镇后方,沒得商量!”

    “高耀捕头,你放手,请你放手,我胳膊淤青被你抓出來了,本官可是四品大员。男女授受不亲,马德全,你是干什么吃的······”李国楼看见连他的五名侍卫官也不听他的指挥,就知道不可能亲临《快活三水铺》去查看地形,价不同,要懂得珍惜來之不易的生活。他不仅是为了自己,也要为边的每个人考虑。

    高耀乌云这么紧张李国楼的安慰,是为了那巴子的肥差,也是长官临走交给她的任务。至少有二三十位盗贼团伙有枪,随时会发生交战,亲矢临险的事,不该是李国楼该做的事。

    李国楼心有不甘,他可以回家,可是就差一步就能看见结局了,说什么也要亲临现场。只能先派马德全带着四名侍卫官还有两名长年做便衣的捕快,先去查看快活三水铺的地形和动静。

    在一家酒楼里,点了一桌菜肴,请高耀乌云和其他四名捕快吃晚饭。相隔两条街就是喜鹊胡同的《快活三水铺》。他们要等待其他几路人马探听的消息,等刑部尚书包一同前來,还要商量接下來的方案。

    李国楼手持茶杯,一饮而尽,仰天长叹道:“诸君,我们食朝廷的俸禄,就要尽心尽力替朝廷办差,哪有畏缩不前的道理。若是谁都以为自己重要不肯亲临现场,这有把握的仗也要打输。高耀捕头,你应该懂得不入虎焉得虎子的道理,希望你别在蹉跎岁月,人生苦短啊。等你结婚了,连出门的机会也沒有了。”

    高耀乌云恼怒道:“李大人,我也是不由己,我还想冲到第一线呢。等包大人來了,这个包袱给甩给他吧。”

    李国楼气得火冒三丈,怒喝:“高耀捕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若不是本官出马,有这么快查找到盗贼的踪迹吗?不和你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多言。”

    “这么多兄弟出去查探,也会有好消息传來,李大人,你高看自己了。”高耀乌云神色不改,稳如泰山压顶般,夹起手中的一片牛

    李国楼摇头不语,大家心里都有杆秤,消息一个个传來,都是空欢喜一场。还是他这路人马,打探到的消息靠谱,案件有些眉目,否则包一同哪会带大队人马过來?

    包一同带着一帮手下行色匆匆來到酒楼,一个个脸上带着兴奋的表,从他们跃跃试的样子來看,李国楼查探到的消息,越來越有希望是真的。

    天色将暗,京师大街上已经宵,路上都是一队队官兵,他们都是九门提督的人马,归军机大臣文祥直接管辖。刑部的捕快和衙役也全部出动了,四百多名官兵以及民团队员,早已将喜鹅胡同四周的道路围得水泄不通。

    果然如李国楼想的那样,综合分析各路人马所获的报,《快活三水铺》的嫌疑最大,开张才半年,进出的人以外乡人居多。开送水铺子的人都是小本经营,全家老小齐上阵。而快活三水铺里面的人员,都是青壮的年轻人,而且三十几人都住在里面。

    包一同亲自指挥,路还是老一,王五所率领的民团人马率先出击,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得到指令的官员一个个神严肃的离开酒楼,立功受奖的机会到了。李国楼侧耳在旁倾听,就盼望听见他的名字,最后是一场空。从头至尾包一同连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李国楼厚着脸皮道:“包大人,给个机会吧,让我也出去看一下。”

    “哎,李大人,你跑得比兔子还快,到时谁能抓住你呢?给我坐镇指挥室,有好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的。”包一同又转头道:“高耀捕头,看住李大人,不许他踏出这道门槛,这是死命令。”说完包一同一撩官袍,跑出酒楼要去第一线指挥抓捕战斗。

    “我是何苦來哉,这可是我的案子啊!”李国楼望着包一同的背影,大声抱怨道。耗尽心思要有收获了,却让他坐镇后防,这里能不能听见两条街外枪声还难说,谁会向他汇报案进展况呢?李国楼保持威仪,大马金刀的坐在大门口的位子,竖起耳朵想听外面的声音。人走茶凉,他再也不是神捕了。这一次被包一同请來破案,也只是扮演狗头军师的角色。谁的地盘谁做主?以后他要在他的地盘,做好一名称职的指挥官。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