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臭脸给谁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恭亲王奕訢亲自带领总理府衙门的官员來天津接见普鲁士使团,选定天津普鲁士使馆的地址,兴建二层楼房两幢,建筑面积约2200平方米,工程夜以继的赶工。如此宏大的公使馆规模,突显大清对于普鲁士帝国的重视。北洋通商事物大臣李鸿章则和普鲁士公使克尼平商谈初步意向,为普鲁士使团面见同治皇帝做准备。一个惊天条约正在积极孕囊中,在互相交往谈判中,“小鬼子”丁汝昌和“假洋鬼子”李国楼两人在每次会晤中都有他们居中的照片出现。

    洋务派的官员带着普鲁士使团成员,参观天津各处的军工设施以及从不让洋人进入的军营,也让普鲁士使团官员深入军队基层参观。

    看出这种玄机的大清官员,四方打听消息,洋务派出卖主权的行为让朝堂上震惊,纷纷痛责恭亲王奕訢、北洋通商事物大臣李鸿章密谋出卖国家利益,但是已经亲政的同治皇帝载淳对于这些抗议的奏折依然留中不发。

    在这中间李国楼应在七国谈判中端正态度,让大清赢得尊重,被李鸿章保举,升职至四品武官“二等侍卫”,文职也官升二级“翰林院少卿”,也为正四品。

    此时李鸿章保举徐寿担任天津机器制造局总办,领二品文官衔,也火速被朝廷批准,引來舆论大哗。清流派对于李鸿章越级提升徐寿,提出严正抗议,还进宫向慈禧太后进言,但慈禧太后也支持徐寿担任天津机器制造局总办,再次让清流派铩羽而归。

    李国楼陪同普鲁士使团官员在天津机器制造局见到了徐寿、徐建寅父子。徐寿得知是李国楼推举他当天津机器制造局“总办”之职,对于比他低二级的李国楼表现的分外殷勤,双方相谈甚欢。

    在存放各种船只模型的房间里,李国楼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徐总办,你能不能想办法,制造出小型火车出來,就像租界里的游戏火车,我想在圆明园建造游玩的火车,只要让两宫太后乘上豪华的火车,我们国家修建火车的梦想就有希望。哦!火车头放在后面,让两宫太后娘娘坐在最前面。”

    徐寿瞅着李国楼好似看着怪胎,但又不好当场回绝,沉默以对,假装沒听见。李国楼看出徐寿心里的疑惑,急忙解释道:“徐总办,忘记告诉你,我其实还有一顶官帽,万寿山工程督办之职,专门监管圆明园的修葺。办好这件差事,利国利民,这叫迂回战术。徐总办,时不我待,你说愿意看着我们大清越來越落后,还是奋起直追?”

    徐寿蹙眉不展道:“李大人,火车的制造技术早已成熟,一台蒸汽机就能发动,铺铁轨也沒大问題,车头放在后面可以理解为开倒车,多不吉利啊。”

    “哦!”李国楼思索一番,说道:“徐总办,沒关系的呀,可以两头都可以运行,这样两宫太后想坐在前面就坐在前面,想坐在后面就坐在后面。火车里的设施一定要奢华,什么卧室,洗浴室,餐厅,办事房,都要最好的设施,至于车速嘛,能比马车快一点就行,以稳妥为主,铁轨的距离有四公里就差不多了,安全第一,清洁第一,尽量烟雾少一些,多喷些水蒸汽倒是无妨。呵呵呵呵!”

    李国楼双手插着腰,独自大笑起來,好似看见两宫太后娘娘满意的夸赞他了。

    徐寿虽然有些不愿意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但李国楼不能得罪,不答应的话,请进來银行就不给天津机器制造局贷款,更别提赞助款了。只能顺着话題,问道:“那么李大人,制造这种小型火车,要在何时完工啊?”

    李国楼上下打量徐寿,不相信徐寿能够造出火车,开口道:“当然是让英国人制造,由你监制完成。一年总行了吧。”

    旁边徐建寅听了极为不满,插话道:“小型火车,我们自己就能造,这又沒有多大难度,一辆大型玩具车而已。”

    李国楼反唇相讥道:“徐帮办,自己造当然好,但是我希望不要几年就锈掉,到时又沉入黄浦江。零件能用黄铜都用黄铜,别想省钱,坚固耐用也是一大优点。”

    徐建寅被李国楼一句话说的脸色通红,恨得咬牙切齿,因为李国楼是在讥讽他们父子俩。由他们父子俩参与建造的大清第一艘蒸汽机轮船“黄鹄号”,早就因为年久失修沉入上海黄浦江里了。

    徐寿急忙对着儿子徐建寅使眼色,这个背祖忘宗的“满人”不好得罪,赶紧打圆场,笑呵呵说道:“李大人,放心好了,由我们天津机器制造局和江南制造总局联手公关,保证制造出精良的游玩小火车。”

    李国楼犹自不满,说道:“徐总办,要说大字,是大火车,国家强盛需要大火车。”说完李国楼亦步亦趋跟上普鲁士使团的人员,不再理会徐氏父子,这种不会奉迎拍马“技师”,只有他受得了这种窝囊气。

    徐建寅看着李国楼背影,愤怒道:“小人得志!”

    徐寿急道:“建寅别乱说话,你的前程就靠他了,我在朝堂上靠山就是李少卿,别以为他官职比我小二级,李少卿可是满人啊。”

    徐建寅听出他父亲话语里带有讥讽,但普鲁士人的到來为他打开了另一扇窗,特地从上海赶來,就是想向普鲁士人多讨教,还想至普鲁士留学呢。这组织者李国楼是不能得罪的呀,这口气只能忍下來。

    “父亲,你放心好了,我不削和不懂装懂的人多言,不会反驳李少卿的无礼。”徐建寅忍气吞声的跟了出去,继续听普鲁士人把天津机器制造局贬得一无是处。而那些陪同的大清官员,还连连附和,一路跟随把普鲁士人的批评的每句话,都记录下來。

    李国楼瞧见徐寿和徐建寅跟了上來,故意说道:“瞧见沒有,普鲁士工程师一句话,让人有拨云见的感觉。你们呀别光想着攻关,一道道难关是可以克服,但是浪费多少时间和白银啊。有时合作产生的效果,比闭门造车要好上百倍。我來一次就知道这里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你们在这里多久了?为何就不知道呢?”

    旁边一大群唯唯诺诺的制造局官员,只有挨训的份,沒有人敢站出來和李国楼争辩。

    李国楼在天津机器制造局参观一天,沒有他满意的地方,连中午吃饭也是茶不思饭不想,摆出一张臭脸让人想揍他,看见哪个技师都要骂几句。让制造局的大小官员看见李国楼就怕,知道他的嘴巴毒,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挂在面上。只有看见普鲁士人使团成员立刻像虾米一样鞠躬弯腰,笑容转瞬即至。

    临别之时,李国楼指着送别的制造局的官员,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了,本官给你们一年时间,等明年七月本官再來。要么得到朝廷的封赏,要么罚俸,本官手段狠毒,抓住罪犯,当场敲断小腿骨。但也肯重赏,干得好,本官自己掏一万两银子出來,当场赏赐。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李国楼一拂衣袖,沒有搭理任何人,连二品官总办徐寿的面子也沒给,直接登上马车走了。

    “李中堂用的人,怎么这样嚣张啊!”制造局一名四品的官员,不敢相信竟然有这种官员,在大清不可能存于世上。

    “哎,圣眷正浓啊!章大人,你沒听说吗?乘着神机营火箭往上蹿,现在你和他平礼,明年你要口称奴才,跪地迎接了。”另一名制造局一名四品的官员不忘调侃一番,摇头叹息,好无奈啊。

    徐寿看出了另外一面的李国楼,这是故意给他难堪,想要燃起他的斗志,捋须道:“你们别发牢话,把普鲁士人的说的话,一条条拿出來分析一下。现在就开会,说得对就整改,有些办不到的事,也罗列出來。我亲自交给李少卿,让他替我们解决,这才是科学的精神。”

    “啊!父亲,李少卿这么不给你面子,你还要亲自登门拜访啊!”徐建寅气呼呼的说道,他恨不得和李国楼打一架。

    徐寿环顾左右,大声道:“人家看不起我们,我们能看不起自己吗?”

    “不能!”早已憋了一肚子火的制造局大小官员,挥动拳头叫嚣,恨不能一拳敲碎李国楼的鼻子,哼哼!等到八月份的拳击比赛,就买人猿泰山赢,狠狠报复一回“势利小人”李国楼。

    天津机器制造局开了大半宿的会议,终于达成初步整改方案,一群握着拳头跃跃试的大小官员、技师、还有高鼻子蓝眼睛的高级技师,都叫嚷着要李国楼好看,踏着坚定的步伐,追赶着星辰回家或是回制造局的宿舍。

    一名老仆提着油灯引路,徐寿和徐建寅父子两人,走在厂区里,他们都睡在制造局宿舍里。从小养成了刻苦耐劳的习惯,对于享受生活,已经不在乎了。

    徐寿看见前面几盏油灯晃动,还有人沒到宿舍,不由微微一笑道:“建寅,现在你知道被人咒一咒有好处了吧。李国楼板了一天的臭脸,就让天津机器制造局的人,重新焕发斗志,这比吹捧几句更让人佩服啊。此人不是纨绔子弟,能量之大,超乎想象,你的仕途还长着呢,好生向人家学习,长官的心思是要琢磨一番深意,有时你看见的,并不代表是真实况。李国楼很看重我们父子俩,却不和我们亲近,这才是为国取士,你明白了吗?”

    徐建寅默默的走路,静静的思索,耳听脚步的踢踏声,俨然而笑道:“父亲的教诲孩儿理解了,明天我也登门拜访李大人,就算他再次嘲笑我,我也不会和他计较的。嘿嘿!”

    徐寿慢悠悠道:“明天李大人,又会变脸了,那个人会是你不认识的一个人。”

    “嗯!李大人会哭的。”徐建寅想通了道理,看穿了李国楼的底牌,再來一招负荆请罪也不为过,将相和的这出戏,早就用烂了。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