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慈禧太后掌控大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酒宴结束,送别來宾,有些贵客直接住在泰莱饭店楼上的客房里,晚上还要大吃一顿。李国楼和耶利亚、谢丽雅、楚香玉、真由子回到请进來银行柜台里面,柜面上并沒有生意,但他们毫不在乎,已有傲人的成就感。这是一个钱财掌握在当权派的时代,只要抓住高官显爵,把控住这些人的口袋,滚滚白银接踵而來。

    请进來银行总经理黄有声中午喝得微醉,满脸酒气的坐在李国楼边,大叹苦经,劳碌了二个多月,现在看到了一些成果,账面上已有7890306两5钱,这点老本不足以表功。李国楼耳朵里沒有听他在说些什么?醉鬼是说不清楚的,只是翻看着收入账本。

    李国楼这几天不回总督行辕,留在英租界,和洋人谈判暂时告一个段落。大清谈判团要向总理府衙门禀明洋人所开的条件。大家都需要心平气和一段时间,朝堂上的几派还要争斗一番。

    耶利亚坐在沙发上,看见李国楼闲着无聊,好似沒有一点压力,按耐不住的问道:“小楼,你不担心吗?外面重兵把守,随时会擦枪走火。”

    李国楼不紧不慢的翻看账本,说道:“有什么可担心的,朝廷的重兵已经压过來了,现在又沒有太平天国添乱。七国也就叫得凶,哪敢开第一炮,要知道法国人只要敢开了第一炮,无论怎样就要打一仗,万一法国人打输了,不是得不偿失吗?我要在法国议会做议员,也不会投支持打仗的那一票,谈判桌上明明可以捞得更多,犯得着打无把握的仗吗?”

    黄有声打着酒嗝,附和道:“李大人说得对,现在我们大清也有洋枪洋炮,这海上打不过,陆地上大家半斤八两,我们的乡勇不值钱,那些洋人的战士可是值大价钱,十个拼一个也值了。”

    真由子坐在沙发上,点头道:“嗨!黄经理高见,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看见耶利亚、谢丽雅、楚香玉也在旁边赞同黄有声的主张,李国楼长叹一口气,打仗哪是算这笔账?前方战败,后方就沒有士气了。这不是小规模遭遇战可以用人数來论输赢。大规模的战争,就是看综合实力,农耕社会的大清帝国,哪里可能是工业社会的资本主义列强对手?沒有后劲的大清帝国,就好似一只纸老虎,捅破一层窗户纸,就会分崩离析。

    “坏分!最多坏分好嘞!”谢丽雅说着洋泾浜的上海话,迎來一阵笑声。

    李国楼合上账本,递给黄有声,说道:“黄总经理,希望你不要叫我坏分!大清的未來就掌控在你的手里,你的成败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未來。”

    “哇······”黄有声发着酒疯,跪在地上流涎满脸,嘶声力竭道:“我黄有声誓为知己者死,绝不是会被外人看扁,若是完不成主公的任务,绝不苟且偷生,再也不娶小妾了!”

    李国楼被弄得哭笑不得,摇头道:“黄总经理前面说得好好的,让我感觉把重担托付给民族资本家,最后一句原形毕露了。”

    “嘿嘿!”黄有声尴尬的笑,憋一年不花心,已经对得起他十八代祖宗了。等到明年六月之后,他要让钱庄同业公会的那些同行全部闭上那张臭嘴,一个全新的“黄有声”将是银行业的传奇。胡雪岩算什么!背后有一个左宗棠而已。他可是傍上大清最有权势的恭亲王奕訢,直隶总督李鸿章,再加上大清希望之星李国楼,成功已经触手可及。

    李国楼凝视黄有声,他不会看错人,人都会改变,商的确可以变成民族英雄。眼前的黄有声早已脱胎换骨,大清帝国有了一位理财高手而且是有良知的民族资本家。

    此时京师紫城上书房,同治皇帝载淳一如往常在听他的老师礼部侍郎徐桐上课,但听同治皇帝陶醉在圣人语录里,摇头晃脑的背咏孟子的语录:“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为天子父,尊之至也;以天下养,养之至也。”

    一篇孟子《万章篇》的文章,同治皇帝朗读了十二遍,就能够背咏出來了,朗朗上口的仿佛沉浸在一丝喜悦之中。

    徐桐坐在前面,同样摇头晃脑的陶醉在圣人的名篇佳作之中,抚须点头道:“皇上,这篇孟子的文章,你理解含义了吗?”

    同治皇帝恨不得一脚把徐桐踢翻在地,果然像李国楼所说,给他下的人來了。但脸上依旧保持翩翩风度,欣喜不已状,拍手道:“老师,朕明白了。孟子曰:‘怀揣感恩的心,孝敬父母。怀着感恩的心,怀天下!’朕要在亲政时先孝敬两位额娘,第一道圣旨就要昭告天下人,修葺圆明园,让两位额娘得以颐养天年,这才是作为儿子该尽的孝道。多谢老师对学生的教诲,朕非常喜欢孟子的这篇文章。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

    同治皇帝背咏完毕,徐桐高叫一声:“翰林院史官,把皇上的这句话记档。”

    “扎!”旁边一位史官提笔记下同治皇帝的一言一行,“圣曰:亲政之后,第一道圣旨将昭告天下,重修圆明园,以尽孝道。”

    徐桐不知道同治皇帝已有杀他的心机,恨不能生啖其。同治皇帝快步疾行直奔皇后阿鲁特氏住所坤宁宫,国家正在蒙受耻辱,而他还要被全天下的人耻笑,士可杀不可辱!徐桐,你等着瞧,看朕怎么收拾你?

    皇后阿鲁特氏看见同治皇帝风风火火的走进來,脸色不愉,问道:“皇上,你怎么了?”

    同治皇帝怒道:“皇后,你今天给两位额娘请安过了吗?”

    皇后阿鲁特氏声道:“哦!皇上呀,今天我不舒服,头痛得厉害,刚叫御医來看过,翠儿正在给我煎药呢。”

    同治皇帝闻到了一股药味,这才憋住沒有发火,转为关切道:“皇后,既然体不好就别在屋外吹风,对体不好。來,朕扶你进去,额娘那里我去替你请安。”说话间两人卿卿我我进入宫,小夫妻说着悄悄话,门外的顺风耳小太监竖着耳朵偷听。

    储秀宫慈禧太后坐在太师椅上,提着毛笔抄录着佛经,对着门口说道:“皇上去看皇后了吗?”

    前來打报告的皇后阿鲁特氏贴侍女翠儿,跪在地上,说道:“禀太后娘娘,來了!皇上让皇后躺在上,皇上坐了半小时,才离开坤宁宫。”

    慈禧太后问道:“皇后真的不舒服吗?”

    侍女翠儿低眉顺眼道:“禀太后娘娘,皇后早上不肯起,然后传太医來看过。不过皇后沒有喝药,让奴婢把煎好的药倒掉了。”

    慈禧太后嘴角微微抽动,冷笑道:“嗯,本宫知道了。给本宫说说皇上和皇后说些什么?”

    旁边跪地的另一名小太监,有着一双顺风耳,隔着门板都能听见别人说话,凭借这一本事,被慈禧太后安排在皇后阿鲁特氏边,做了近太监。急忙说道:“禀太后娘娘,皇上在背书给皇后听,奴才记不住,什么孝子,什么天子,什么天下。奴才罪该万死,记不住这些文言文。还望太后娘娘饶了奴才!”说完小太监咚咚的磕头,害怕他的命不保,连尸骨也不存于人世间。

    慈禧太后听了心里高兴,神色不动,不紧不慢的道:“赏!”

    “多谢太后娘娘!”顺风耳的小太监和名叫翠儿侍女两个奴才,手捧两只银元宝,笑容挂在脸上。

    “皇上、皇后,还说了什么?”慈禧太后哪会相信同治皇帝一直在背咏孟子的佳句,一定还说了些别的话。

    小太监依然跪在地上,毕恭毕敬道:“禀太后娘娘,奴才听皇上和皇后在说天津教案,都在叹气,皇后问皇上该怎么办?皇上说一切都有太后娘娘做主,皇上相信太后娘娘能把握好尺度。接下來皇后娘娘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慈禧太后心里充满愤怒,皇后阿鲁特氏对她不满,故意装病不來请安,紧咬银牙道:“他们还说了些什么?”原來慈禧太后连皇帝载淳和皇后阿鲁特氏之间说的闺房话也要知道,连皇上和皇后一个晚上來囫囵几次,她也要知道得一清二楚。

    顺风耳小太监一点一滴诉说他听到的闺房话:“······”

    旁边李莲英、小德张垂头站立,脸上沒有一点表,太监的隐忍功夫天下第一。当然他们生理上不会有反应,不过太监脑海里也有念,否则有钱的太监干嘛要娶三妻四妾。

    “哦······奴才还听皇上说起探花郎李国楼会洋文,说中堂大人让他与洋人谈判很对,还说他会一点法语,更能与法国公使罗什么沟通。可惜他年纪太轻了,只能当一名翻译使用。”顺风耳小太监把听到的全部说出來,不敢有稍许隐瞒。

    小德张微微扬眉,立刻又埋下头颅,事不关己保持镇静。

    慈禧太后慢悠悠提笔凝神,书写了数行字,满意的瞅着娟秀的字体,不带感**彩的说道:“嗯,都下去吧,好生办差!”

    “扎!奴才告退!”顺风耳小太监和侍女翠儿,躬垂手,一步一步倒退而行,从头至尾他们沒有抬过一次脑袋。

    在皇宫里像他们一样的探子成千上万,慈禧太后掌握同治皇帝载淳和皇后阿鲁特氏的一言一行。当然东宫慈安太后的钟粹宫,她还沒有胆子去管,保持理的和睦相处,两人各自保持距离,共同享受权力给她们带來的生活乐趣。

    慈禧太后停止不动,问道:“小李子,那个李国楼有沒有密折呈给皇上?”

    李莲英低声道:“禀太后娘娘,奴才到上书房去看看,若是有,奴才立刻呈上來。”

    “嗯······”慈禧太后提起狼毫笔,又开始习字,《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要心静才能写的好才女就如她这般,白纸上书: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慈禧太后依靠大臣的折子还有上万名太监,把大清掌控在手里。到了亲政年龄的亲生儿子载淳也被慈禧太后算计一回。慈禧太后嫣然而笑,大清的未來依然需要她來掌控,牡鸡司晨,惟家之兴。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