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福兮祸兮的天津教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将近黄昏天津城门就在眼前,城门早已关闭,李鸿章的到來,让城门官忙碌一阵,验看了勘合、官印,急忙打开了城门,恭迎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到來。

    总督行辕里忙乱不堪,李鸿章接见崇厚,李国楼坐在一边观看,但见崇厚像霜打的茄子阉了!双膝跪在地上,一把年纪的人,哭得像小孩一样,委屈死他了。知县刘杰惹得祸,却要算在他头上。

    天津知县刘杰也跪在地上,早已沒有为民做主的勇气,官帽也沒有了,毫无血色的一张脸,傻兮兮瞅着上座的李鸿章,眼角残留泪珠。

    李鸿章虎着脸,一言不发,等天亮了将是怎样的局面,各**舰将会云集天津港、烟台,他已经不敢去想象,不由己的打一个寒噤。

    了解來龙去脉之后,李鸿章训斥一通崇厚、刘杰,让他们戴罪立功,管好天津的防务,恢复天津的治安。他先坐镇天津,接待前來抗议的各国公使,耐心和各国公使谈判,把天津所发生的事,如实禀明皇上,听侯总理府衙门下达的指令。

    夜阑人静,大街上的呐喊声终于听不见了,空气里闻得到一股焦臭味,李国楼摸着鼻子不紧不慢的踱步。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來,听得闷气短。李鸿章筋疲力竭的瘫坐在太师椅上,端起冷却的茶杯,愤恨的放下,呵斥道:“水呢!”

    哐嘡一声,茶杯被李鸿章扔在地上,吓了李国楼一跳,茶杯碎片溅至他的脚面上,幸好官靴质地好,碎片被弹开了。

    仆人提着水壶跑进來斟茶倒水,把地上的残渣清理干净。李国楼行进至李鸿章旁,低声道:“中堂大人,祸兮福兮,迫在眉睫,要么跌倒,要么抓住机遇。就看中堂大人从哪个方向看待这件事?”

    “此话怎讲?”李鸿章知道李国楼不按常理出牌,有独特的见解。

    李国楼低声道:“中堂大人,这件事上咱们也有理亏的地方。洋人贪得无厌,还不往死里整我们大清,还会联合起來闹事。紫城里的两宫太后娘娘一定怕得要死,到时让你和洋人签订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过后又把责任推到你头上,只要合约一签订,平息了洋人的愤怒。全国老百姓所有的怨气就会指向你,骂你是卖国贼,朝堂上的清流派就会把你描绘成小丑,污水全往你上泼,还会联合保守派弹劾你,两位太后娘娘丢车保帅,定会把你推出去示众,你这个直隶总督也当到头了,降职任用算是最好的结局。你现在处境不妙啊。”

    “嗯······这个道理,我岂能不知,现在我是放在柴薪上被人烤呀。不论我怎么做,都有人不满意的。哪里來福啊!”李鸿章老谋深算,结局已经看得见。“北洋通商事物大臣”一职,里外不是人,弱国无外交,慈禧太后把他推在风口浪尖,就是让他承受所有的罪过。

    李国楼轻轻点拨道:“下官向中堂大人递上的陈条,现在不又乍现曙光了吗?机会难得,远交近攻,连横合纵的战略,正是可以洽谈的时机,夹在里面,让人忿怒不平,切齿痛恨一生。但只要这个合约签订了,只有你來实施,沒人能够撼动你的地位,难不成让保守派去和普鲁士人谈生意?”

    李鸿章问道:“国楼,你的意思是说让普鲁士人当中间人,调停这次争端,然后名正言顺的谈合作事项。”

    李国楼颔首道:“只要中堂大人认为可行,下官先去和普鲁士人打交道,吐露一丝口风,让首相俾斯麦來决策,成不成功还要看人家愿意不愿意呢?”

    李鸿章从太师椅上站起,低着头沉思不语,背负双手來回走动,他们这一代人出卖了无数国家利益,只为让大清在西方列强的炮舰下得以喘息。世人只会批评大清当权派软弱可欺,不会奋发图强。但要不是这样做,大清帝国早就被西方列强分割成数块,哪还会有存在的道理?与狼共舞,就要变成一条狼,总有一天变成一头凶恶的雄狮,吞噬贪得无厌的恶狼,把洋人生吞活剥。

    反复斟酌之后,李鸿章露出赞许的表,点头道:“嗯,此计可行。国楼啊,现在就去写下來,我也去写折子,一起交予总理府衙门呈给恭亲王参考,先看他怎么说?若是连他那关也通不过,就放弃吧。若是恭亲王能够首肯,再递折子上去,这样一步步稳妥,你也不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李国楼拱手道:“中堂大人,这条贼船就别让我上了,我还有那么多差事呢。还是找别人当枪杆子吧,若是朝议时,下官一定尽力,冒死也会慷慨陈词,还望中堂大人见谅。”

    李鸿章大怒,喝斥道:“李国楼,有你这样的人嘛,事到临头,反而退缩了,致本官于何地,现在就给我写陈条。”

    李国楼尴尬的抽动嘴角,退而求其次,着脸道:“中堂大人,要不下官先写下來,这署名就让别人去做吧。叔公啊!你做人也要厚道一些,这件事本來就和我无关,哪有坑自家孙子的道理。我可不想到外地为官,手上的差事放不下啊。”

    李鸿章脸色不愉,心里更高看李国楼一筹,懂得明哲保的道理,不肯这趟浑水。但长官的心思岂能让手下人看透,依旧板着脸肃容道:“嗯······先写下來再说。”

    “扎!属下,这就去写。”李国楼拖着疲惫不堪的躯,走向旁边的办事房,又是一个不眠夜,幸好租界里风平浪静,家里人太平无事让他静下心來。用镊子挑动一下灯芯,油灯晃动一下光影,一个伟岸的躯,凝神提笔,拟出一道臭名昭著的奏折----《大清帝国与普鲁士帝国可以共创未來》

    这份折子必将改写历史,而作为枪手的李国楼沒有逃脱世人的攻讦,很快被人发现倪端,因为这道折子和李国楼前段时间上书给李鸿章的折子,如出一辙。虽然《大清帝国与普鲁士帝国可以共创未來》是由“小鬼子”丁昌上书的名义交予总理府衙门讨论,但蛛丝马迹还是被史学家发现了漏洞,许多年以后史学家依然在争论历史考证的大发现,让世人分辨不清孰是孰非?

    英租界泰莱饭店大楼坐落于天津英租界的主要街道维多利亚道,由英籍印度人泰莱悌和英国人莱德劳共同兴建,并由比利时义品公司设计,并以出资人名字中文首字命名,为天津最高档的饭店。大清第一家合股银行《请进來银行》就坐落在泰莱饭店大楼左侧,熠熠生辉的金字匾额《请进來银行》悬挂在泰莱饭店高楼最顶层,五层的高楼俯瞰天津所有的建筑。

    虽然此时天津宵,租界封路,不对外开放,但李国楼依然踏入英帝国的领土。原本请进來银行总经理黄有声筹备大张旗鼓开门营业,如今只能在冷冷清清之中开张大吉,迎來原本就在英租界的一些新老朋友。中午的酒宴,就摆在泰莱饭店的二楼餐厅。

    李国楼走向维多利亚道的泰莱饭店,脑海里依旧是嚣张跋扈的法国公使罗淑亚,英国公使威妥玛,俄国公使布策,美国公使威廉士等人。

    在和七国谈判中,他每次都列席旁听,有时还充任翻译的要职,和七国公使有了正面接触,各国公使大都谈吐风雅,好似周郎羽扇纶巾间就能让大清灰飞烟灭。甚至叫嚣把天津夷为平地的法国水师提督伯理,他也领教过厉害了。慢慢谈以和为贵的宗旨不会变,大家都在寻求一个平衡点,弱国就该接受屈辱,他就算有万般理由,也沒有机会发挥所长。说什么好呢?抓洋人话语里的把柄,还是摆事实讲道理?

    枪炮军舰里面出真理!一切以实力來说话,大清总会接受屈辱的卖国条约。北洋通商事物大臣李鸿章在等待普鲁士帝国首相俾斯麦最终答复,到底普鲁士愿不愿意作为这次《天津教案》的调停的中间人,还未可知?

    西方是议会制度,重大国事要通过议会决议,所以李国楼一点也不怕法国水师提督伯理的恫吓,在谈判桌上当场就道出伯理的软肋,靠吓唬人这一招哄骗大清人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法国水师提督伯理被李国楼道破牛皮,立刻不再咆哮,乖乖的倾听法国公使罗淑亚指令。

    萧条的英租界,荷枪实弹的英军以及手持长枪的印度旁遮普邦的雇佣军,新罗密布在街道的要道口。这就是大清国的土地,早已被洋人霸占,而他只能躬脱帽笑脸致敬。

    “麦克!我还以为你不來了!”耶利亚嗔怒飞眸,恼恨李国楼准点才來。开张之喜,哪有主人不來的道理?

    李国楼疾步上前,跨上台阶,说道:“耶利亚,如今要打仗的样子,我能走过封锁线,已经惊为天人了,英国鬼子也知道我的能量有多大。”

    耶利亚取笑道:“你的英国鬼子在里面招待客人呢,要不要去看一眼她在干啥?”

    李国楼嘿嘿一笑道:“已经是老夫老妻了,随便她去勾搭人,我有的是后备队员。啊哟·······开玩笑的呀,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说话间李国楼抓住了耶利亚的魔抓,两人笑盈盈的相视一笑,法国人还是应该和大清人世代友好下去。

    李国楼穿西服站在石阶上,和夫人耶利亚一起,恭迎每一位前來道贺的贵客,拔剑弩张的清军和海港的军舰并沒有影响他的心。上百艘各**舰游弋在天津港,但只要洋人沒到打响第一炮,就要还和谈下去。

    李国楼挽着耶利亚进入宽敞的请进來银行大厅,欧式的房间,底层宽敞,比中式楼房高出许多,足有二丈许,一根根方形立柱,上面挂在一幅幅版画,阻隔人的视线。几张真皮沙发上坐着手持红酒的客人,看见李国楼和耶利亚都礼貌的站起,互相介绍认识。

    请进來银行的几名大股东,也已潜伏进入英租界,李经义、载滢、包一同携叶塞尼亚都在大厅里闲谈,大家微微点头,互相打着招呼。大哥李国蕴,姐夫谭国喜趁着大好良机,和高官权贵相谈甚欢。

    谢丽雅·司密斯的大哥赖特·司密斯上海赶來,來庆祝请进來银行开张大喜。谢丽雅房地产公司成立,就属于秘而不宣的事。李国楼在英国伦敦最后的一段岁月就是住在他们家里,双方烈的拥抱,诉说离别这几年的事

    赖特·司密斯是李国楼大学的同学,因为一场的打架的缘故两人相识,而李国楼则因为打架被学校劝退。而后李国楼搬离学校,住进赖特·司密斯家里,这才有他和谢丽雅相识。两人诉说着往事,不甚唏嘘。如今赖特·司密斯在上海英国公使馆做事,任职参译之职。

    赖特·司密斯是他朋友,也是大舅子,就属于可以收买的英国人,李国楼递把盛怀宣介绍给赖特认识,让他们俩以后在上海“多亲多近”。英国人來到大清,还不是为了大赚一笔。更何况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那么亲密无肩。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