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和珅和李国楼之间的关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同治皇帝载淳道:“今早朝是讨论探花郎李国楼的十一陈条,怎么突然岔开话題了,清中大学应该不再今讨论的事宜之中。接着刚才的话題讨论下去,赏赐马汁一碗。”

    养心里的重臣心舒畅的喝马汁,互相看得顺眼,心思各异。兴奋过后,恭亲王奕訢瞥眼旁的庆亲王奕劻,心里顾虑重重,和他不对付的庆亲王,今儿怎么了吃错药了,突然想要李国楼去创办清中大学,心里到底打什么鬼主意?瞅着同治皇帝用期盼的眼神看向他,恭亲王明白过來,该由他说话了。

    恭亲王毕恭毕敬的说道:“启禀皇上,正如庆亲王所说探花郎李国楼说书,大都切中时弊,又有济世安邦之才,不用,就太可惜了。本王以为李国楼可堪大用,放置在翰林院做书办,有些大材小用。既然庆亲王保举李国楼做清中大学首席学政,本王也保举李国楼做北洋水师筹办会的首席学政,专门筹措北洋水师的常经费。”

    下首李鸿藻已经弄明白过來,两位亲王都看中李国楼的钱袋子了,三年能产出一千万两白银的人,大清帝国独一份!他哪能错过机会,再晚一步,一位“财神爷”要被两位亲王瓜分了。赶紧站起,躬道:“臣也保举学生李国楼做保定军校的学政,办军校的用度经费。”

    李鸿藻把“学生”两字念得很重,要让同治皇帝载淳清楚,这步棋不能让恭亲王得去,他才是李国楼送过拜师贴的“老师”。

    同治皇帝载淳一下子愣住了,不知如何处置?李国楼明显是恭亲王首先倡议提拔的人,怎么朝堂上会有三帮人抢呢?刚才答应庆亲王太快,皇上金口玉言又不能反悔,如今这两人位朝廷重臣一个也不能得罪,但是若是答应了,李国楼是否官职太多,忙碌不过來呢?

    同治皇帝载淳左右为难,看着眼前的恭亲王、李鸿藻,挤出笑容道:“恭亲王、李少保,这李国楼只有一人,你们这个保举他,那个保举他。叫朕如何是好,容朕好生思考,把李国楼放在哪里,才能发挥他的所长。”

    恭亲王、李鸿藻吃瘪,无奈的坐下。唯有庆亲王奕劻暗自窃喜,他把李鸿章的“钱袋子”给夺过來了,以后李国楼还不给他随便拿捏。

    几名大臣又开始奏对李国楼的十一条陈条,各自诉说各自的道理,有赞同也有驳斥,让同治皇帝对问題有个辩证的看法。这也是分析问題的方法,很多事并不是会出现一面,而是反复多变,甚至有好有坏。

    因为慈安太后、慈禧太后即将要撤销垂帘听政,她们俩识趣的很少插话,都是让同治皇帝自己拿主意。以倾听为主,听了一个上午,听出个道道來。慈安太后听到现在又有慈禧太后提点,她们俩养老享受的住处,修葺的“万寿山工程”从李国楼那里得了九十万两白银,已经明白朝臣们为何推举李国楼做“首席学政”,都要抓住银袋子捞一票。

    慈安和慈禧以姐妹相称,要说一个清一个浊,那是故意往慈禧太后脸上抹黑,而拔高慈安太后。两人都是喜欢享受的人,哪肯受半点委屈,也都看清了有了权力以后,能把权力变为物质享受的道理。生活比过去做皇后、懿贵妃时有多大改善,不言自明。

    在国家政务上以慈禧太后明辨事理,分析得出得失轻重,朝堂上的政令多出于由她的懿旨。而在提拔官员,或者罢黜官员事宜上,大都慈安太后出主意,她看人比慈禧太后要准。因为慈安太后用人是看此人的才能、品行,左宗棠就是慈安太后破格提拔上來的官员。

    而慈禧太后喜欢用满人以及自家亲戚,对于自家亲戚贪生怕死,兵败临阵逃脱,知道了也会网开一面。在这方面,慈安太后反而比慈禧太后心狠手辣,下得了狠手,杀过皇亲国戚。此时大清的政权是慈禧太后和慈安太后两人互相亲密配合,共同作出的决策。

    慈安细声道:“姐姐,既然你说那个探花郎是皇帝边的和珅,最会赚钱。那些臣子们在抢财神爷,我们也不能吃亏,要李国楼替我们办差,尽到奴才的本分。”

    慈禧脑海里总在想得到从北洋水师孝敬她的九十万两白银,到底是亏还是赚的问題?被慈安轻轻一点拨,天地豁然开朗,还是这个主意好,细水长流,有事还能压榨一番李国楼这个奴才。

    慈禧微笑道:“嗯······还是妹妹聪明,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怪不得姐姐我总会心神不宁,原來少了妹妹的提点啊。”

    慈禧逢迎拍马几句,让慈安有了高高在上的感觉,这一小花招慈禧玩得驾轻就熟,慈安就是被慈禧这种马功夫给迷惑住了。慈禧手指上的指环挑开慈竹帘子一条缝,扬声道:“皇上,今天朝会就到这里吧,皇上要学会乾纲独断。”

    “好的额娘!”同治皇帝载淳扫眼旁边的大太监,小朝会应该结束了,他要去聆听两位太后娘娘的教诲。

    “退朝!”大太监刘德印公鸭嗓子大叫一声,养心里群臣跪拜,躬倒退而行。

    同治皇帝载淳沒有刚才的威仪,立刻从龙椅上站起,走到两位太后娘娘面前,请安跪拜。

    慈禧矜持的端起人参茶喝一口,点头赞许道:“皇上是长大了,刚才表现的很好,别给那些亲王、大臣,牵着鼻子走,要有自己的想法。他们的说辞都是为他们自己考虑,有自己的私心。哪里想到本宫和东宫呢?皇上,你马上要亲政了,用人当然要用自己选拔上來的人才,这一点要始终贯彻执行。本宫替你选拔的探花郎李国楼,还是能派大用的,以后让他为万寿山工程当差,给李国楼一个上书房行走的特权吧,让他以后尽心为本宫和东宫的服务。能者就要多担点肩膀,李国楼甚是伶俐,本宫和东宫都很喜欢这种会办差的奴才。”

    同治皇帝载淳毕恭毕敬的倾听,急忙表态道:“两位额娘放心,孩儿遵从懿旨,既然发现了人才,就要不拘一格提拔上來,孩儿知道怎么做了。”

    同治皇帝哪里知道一千万两白银的事,沒有人向他禀告这件事。也不能责怪恭亲王、李鸿章沒有向朝廷禀明,那请进來银行还沒有开业,现在正式说來了,不是当空讲吗?要讲也是当闲言碎语讲几句。等请进來银行生意初具规模,赚钱之事有眉目了,他心里有了底蕴,恭亲王才会上奏折,正式向朝廷报告这个振奋人心的利好消息。

    同治皇帝心里在犯迷糊,为何这么多人在抢夺探花郎李国楼?要让李国楼听令当差,封的官职都是七品官,却有个上书房内大臣的职衔,好似不合朝廷规矩?哪有七品官迈入上书房当差的道理?额娘到底怎么想的,为何沒有明说?既然李国楼上书的十一条陈条已经被批得体无完肤,何必让李国楼担这么多差事?不过他还能向两位老师询问,明天在上书房攀谈时,再向老师李鸿藻请教。

    同治皇帝载淳翻看了李国楼的档案履历,仔细的翻阅一遍,“哦······”载淳不由豁然开朗,大才啊!刑部尚书包一同对李国楼极尽溢美之词。至于其他老学究对于李国楼私人品德的评价,载淳看了一笑置之。有什么关系呢?他也喜欢寻欢作乐,以后又有新的玩伴,让李国楼介绍几处京师好玩的地方,和“发小”载澄,三人一起溜出上书房去玩,他來请客,也要尝一下洋妞的味道,最好也來个“八国联军”齐上阵。

    同治皇帝越想越开心,不由自主的咯咯大笑,把李国楼的档案资料当做媚俗小说在看。

    慈禧和慈安两人正在御花园,观赏游玩,两人撇开边的太监和宫女,商议着大事。就是对于李国楼创办请进來银行,要将两省之地官办的生意的流动周转资金生意接收,赚回一千万两白银这件事,探讨真伪曲直。

    慈禧叹道:“妹妹,我是不相信的呀。但恭亲王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拍着脯向我保证,说:‘不会差到哪里去,一定给我弄來九十万两白银。’我是朝也想夜也想,想來想去,就让这事随遇而安,反正等明年看吧,成不成功?明年六月就知道了。”

    慈安拧着眉,思索道:“姐姐啊,要是两个省份能每年产出300万两白银,我们大清帝国可是有十八个省份,其他省份再怎么差?再加600万两白银总是行的吧,这加起來就是900万两一年,我们万寿山工程就可以多出270万两白银,不用五年我们住的地方就能全部修葺完毕。以后嘛,我们每年还能反过來捐给国家70万两白银,那该多好啊。”

    慈禧一听喜上眉梢,拍手道:“好啊!被妹妹一说,我又要睡不着了。赶明让探花郎到养心奏对,听听他到底怎么说,沒有人可以骗我。难不成真被恭亲王说中了,和珅转世回來了?”

    “姐姐,我看不像,和珅是宽脸庞,那个李国楼是长方脸,两人长得不像啊。”慈安稍微思索一番,立刻打消了李国楼是和珅投胎转世一说。

    “嗯······我还是不放心。小李子!”慈禧突然尖声叫了一声。

    “奴才在!”李莲英说到就到,耳朵尖得不得了。

    慈禧眉毛拧巴在一起,喝道:“小李子,你去把李国楼的生辰八字拿來,再去把和珅的生辰八字也拿來。让吉庆活佛批一下八字,看这两人到底有沒有关系?”

    “扎!奴才这就去办。”李莲英心头狂喜,他救了李国楼一命,吉庆活佛同样是可以收买的人,悬在李国楼头上的那柄利剑是他化解了。

    慈安叹道:“嗯,还是姐姐办事周到,考虑周详,那个和珅若是转世到本朝,一定來报仇的,绝不会是來报恩的。姐姐这一招高,妹妹适才心存侥幸,实在是不应该呀。”

    慈禧洋洋自得的说:“嗯,妹妹,我对汉人天生有种戒备心理,哪能轻易相信一个小白脸呢。像李国楼这种守财奴,是汉人出,外民族人不会和我们满人一条心的呀,我不得不防着点。哼哼哼哼!”

    帝王之术的精髓,慈禧早已刻骨铭记,熟读史书,又有朝堂亲政的经验,任凭是和她有一腿的恭亲王奕訢,慈禧同样严防死守。已经着手削去总理府衙门一部分权力,要将国家的权力归于同治皇帝载淳之手。

    “姐姐,你放心吧,让我这双厉眼看透李国楼,他有几斤几两,我一看便知,李国楼玩不出幺蛾子。嘿嘿嘿嘿!”慈安自鸣得意,自认能看透人心,能够分辨出臣子的优劣、忠

    慈禧紧咬银牙,说道:“嗯······那本宫就给李国楼一颗枣,让他好生给淳儿生出金蛋。”

    “官帽!”慈安知道需要用什么绑住李国楼的忠心,皇帝都是用这一招制敌,她们俩手里有得是一顶顶红樱大头的官帽,只要在人的头上一,就变成“一匹马”或是“一只狗”了,任凭她们挥鞭吆喝。“愿效其犬马之劳!”可是大清帝国祖宗规定的俗称,奴才趋之若鹜,争相投靠满清皇帝。

    慈禧和慈安,一拍即合,两人手持一条大花绢,兴高采烈的在御花园里观赏游玩。院落层层叠叠,廊榭陡旋辉煌,池水碧波粼粼,蝴蝶随风曼舞,白鹭飘浮水面。丝竹声响起,能歌善舞的太监、宫女开始表演新编的节目,在暖花开的时节,两位皇太后享受着人间极乐的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