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民族振兴充满艰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闲聊之中黄有声讲起票号的规矩,也让新加入的李经义和载滢对银行业有了初步概念。

    对银行业來讲首先是选人,就是招收学徒,一般都是以同乡为最佳,请进來银行以招收安徽合肥人为主,重要岗位都是合肥人,还有一部分黄有声从老家杭州挖來的浙江人。防盗设施自不必说,李国楼是捕快出,请进來银行的装潢、布局都借鉴了国外银行的特点,比过去的钱庄更突显人化一点。比如客户和收银员之间的高度,不再是比客户的地板高出一个头,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而是以平等的视角和客户说话,做银两交易。大厅交易也以明亮宽敞为主,感觉上是在做光明正大的生意。

    此时的大商人注重**,喜欢私底下做交易,请进來银行也设置了几处大小不一的会客室,保护商人的正当需求。

    而银行的学徒先要练习“坐功”,从票号传袭下來的规矩,对每一名学徒,包括经理要求严格,近乎于苛刻。比如上來三个月不许离开请进來银行住所,不许喝花酒,不许**,不许拆借高利贷。整呆在银行里练习算银票、包银锭、串铜钱。耐得住枯燥乏味的学徒,才能够被正式聘用。

    因为行业关系,票号业充满神秘的色彩,外人不知如何作,银票纸张的制作以及暗记都秘而不宣。故此从明朝开始至大清朝几百年的中国历史中,都是大商人踏入这个行业,国家尚未对这个行业进行过统一规划,官员和商人在“票号业”里相互勾结,互为依托,共同致富,各地票号都是这个特。但因为权势所限,各地的票号和钱庄,只能安于一隅,沒有一家可以开遍大清各地。 票号以及外国银行规定,借贷利息每月不得超过三分,利息须按月计算。过月几天,也加计一分。

    从黄有声口中得知,票号的所有流程,主要风险在于出现呆账,也称死账。若是死账一多,资金周转不灵,就有破产的危险。

    由于王公大臣和地方官吏纷纷靠做乌纱生意暴富,就是纳捐卖官帽,但其中有不少人是靠借债购买的。借款的方式很多,有的向私人借,有的向票号、钱庄借贷,他们再收回成本和利息。借款的利息很高,往往要加倍偿付。其中也存在很大风险,很多时候,票号、钱庄依照官帽大小借贷,甚至是超支借贷,收不回成本。还有就是资不抵债,借出去的钱,商家破产,而引起死账。另外还有债主突然死亡或潜逃而引起的财产纠纷,也会波及票号、钱庄借贷生意。

    此时在大清流通一种“庄票”,以信用卓著,在市面流通,如同现金,为中外贸易双方所认可,被外商称作“在贸易中非常有价值的中国金融文件”。钱庄按存户寄存钱(银)填发存款收据,不记名,认票不认人,可流通市面。后演变为印发固定形式票据,随时填写金额加盖印章。最后由钱庄印成一定金额具备各种核对条件的钱票或银票,统称“庄票”,可在各地通用。 这是票号、钱庄的两个独特经营方式,作为纵金融行市的手段,对钱庄发展起重要作用。 洋厘者,“洋钿行”也,即以银两表示的银元(以墨西哥鹰洋元为基准)市价。俗称银元为洋钱或洋钿,银元一枚合库平银七钱二分或漕平银七钱三分,以此为市价基础,随行市涨落至厘位止,故名洋厘或厘价。 以银两为计算标准拆借的利率叫银拆,以银元计算的叫洋拆。钱业中有时统称银拆或拆息。这是钱庄同业之间相互拆借的利率,由《钱庄同业公会》纵。 票号、钱庄多吸收商人存款,并代收票据。政府公款也有一部分存入国外银行,均为往來存款。所经营放款由信用放款、抵押放款、短期拆息等。放款对象主要是商号,年给出口各行业大量货款,对当时刚刚兴起的民族工商业发展起了积极推动作用。

    票号、 钱庄还经营生金银买卖,鉴定金银、银元和各种金属货币的成色、重量和真假,并核定其价格。有些资本雄厚的钱庄(如万家票号)还附设或控制银炉、银楼、金店、铸造和买卖金银器饰。票号、钱庄不仅利用其左右兑换的特殊地位,由《钱庄同业公会》长期纵银两银元市价,把控流通领域的银钱交易。

    黄有声说了一大堆《钱庄同业公会》事宜,把市面上大致的银行业规矩讲了一遍,有时其他人还插嘴询问,股东大会一面继续开会,一面吃工作午餐,大家抓紧时间,探讨银行业的规矩的“得失”。

    李国楼吃得飞快,第一个吃完,取过湿毛巾,抹一下嘴唇,开口说道:“我们请进來银行可以说开历史先河,也可以说吃上最后一口肥。等我们把请进來银行创办成庞然大物了,朝廷上那些状元公、榜眼秀,就会明白,国有银行也会提上程。当然在我们沒有成功,做出成绩以前,朝堂上那些读书人是不敢趟这桩买卖的,正所谓祖宗规矩不能坏,所以我们请进來银行宗旨就是快速占领市场份额,第一年目标原定6家,现如今初步定下30家,统筹最重要,安排妥当就能铺开,安排不好,有了规模,沒有人作也是白搭。人才是发现、培养出來的,我们请进來银行用人,不看资历,而是看人的本事。黄有声,黄总经理就有这个本事,我们对于黄总经理寄予百分之一百的信任,相信黄总经理能把请进來银行带入正轨,发展成大清国最大的民营银行。”

    在座的人对于黄有声赞许的颔首,相信他能让请进來银行赚到大钱。而黄有声也毫不愧怍,翩翩君子风度,认同李国楼说法。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本金有人提供,生意有李国楼策划布局。又有恭亲王、李中堂两块金字招牌,谁敢不给他面子,赚钱是不可避免的事。唯一可担心的事,乃朝廷何时自己创办国有银行?心里盼望那一天,还遥不可及,明年若是能实现初步的目标,一座英租界花园洋房,就好似是探囊取物般,信手拈來。

    黄有声最想干的事,就是挤垮胡雪岩的《阜康钱庄》,这也是他义无反顾离开师兄胡雪岩,來到请进來银行做总经理的缘由,他哪里记得胡雪岩饶过他一次,心里埋藏的仇恨就是胡雪岩夺去他的小妾“玉娃”之深仇大恨。

    此时的社会风气是从一而终,跳巢出來很少,另寻商业竞争对手做同一行业,是少之又少。黄有声在票号、钱庄里的名声,已经广为传播,臭名远扬。和耶利亚做请进來银行董事长,这两件事已经引起同行业的轩然大波。不少同行业的人,等着看请进來银行的倒台的那一天。所谓进门容易,出门难,踏足银行业,请进來银行张开之时,同行开始送花篮,上门道贺,略表心意。暗中同行会使绊子,诋毁请进來银行的声誉。

    李国楼继续絮叨,终于说到和盛怀宣的邮电局的事上面,对着叔叔李经义点点头,说道:“三叔公,看得起我们兄弟俩,让我们创办请进來银行,又让盛怀宣在上海创办大清邮电总局,以后我们银行业和邮电局会通力合作。用电报汇划的业务迅速展开,会深入内地。如上海银行就同武汉、镇扬、宁绍等地银行建立业务联络网,有联号、代理关系等,通过这些地区向内地渗透。租界口岸在请进來银行纵下,以资金支持内地银行。根据合约办理汇划,每年进出高达数将达千万两白银,有力地控制内地金融,并为外商对华收购倾销原料商品充当买办。这一条赚钱门路在手,又将为我们对外贸易打开另一道窗口,国内经济同样被我们请进來银行把控,对外贸易也同样牢牢把持住。经义,(因为年龄差不多,都以名字相称。)上海海关总署的人员也要把控,我看我的姐夫能够胜任。”

    李经义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不过这事不能切,大致需要二三年,才能收归国有。国喜啊,你先去做首席书办,把海关总署的相关人员培训出來,我弟弟经述也会在海关总署挂个名的,不过他以后还是会到广东去当地方官。海关总署的事,谭兄,依然由你做主。”

    “那我先多谢经义提点,以后我一定尽心办差。”谭国喜心里狂喜,他也要当官了,虽然海关署长的位子轮不到他來做,但做了书办以后手下有人,手里有权,至少也能捞一个七品官的头衔,他也要像盛怀宣一样成为红顶商人。不由自主的瞅眼有残疾的李国蕴,家族里只有这个大舅子沒有官衔,同人不同命,李国蕴只能混迹商界,沒有多大发展前途啊。

    李国蕴心里也有些许失落,但很快调整心态,适才他所说的《亚东纺织厂》的事,只是一个假象。纺织业看似繁花似锦,好似大清国民族振兴就从纺织业开始,但这个行业是大规模,大产出,才有竞争能力,才有能力赚钱。纺织业先期的投资规模会不断的追加资金规模,想要让亚东纺织厂良发展,至少需要五六年的大规模投资,这就需要从银行里借贷巨额资金,才能维持亚东纺织厂正常运作,所谓的民族工业振兴,依然是一条充满艰辛荆棘的道路。 李国蕴和李国楼这么快创办银行业,也是被亚东纺织厂的生意入绝境,资金链若是断掉,后果有多严重,他们俩心里清清楚楚。这次再博一次,不是人上人,就是一无所有。外人哪里知道他们兄弟俩心怀鬼胎?一件稳赚不赔的生意后面,另有谋。

    李国蕴微微一笑道:“你们都是官,我可是正宗商人,下个月初十,我们天津再开一次碰头会,我到时做东,置办喜酒,请大家到时赏光。”

    五月十,天津请进來银行正式挂牌营业,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在座的人,这么大的子,哪会不去,都兴奋的盼望那一天來临。

    相谈之中,又开始探讨银行业的细节,这些繁文缛节说开,那是沒有底了,黄有声自己书写记录,旁边还有他的秘书记录。一场股东大会开到晚上六点,才告结束,终于吃上一顿正式的晚餐。

    包一同尽地主之仪,满盘子满碗摆上两桌酒席,叶塞尼亚就似法国贵妇人一样,招待來宾,礼仪得体大方。从头至尾,沒有看见过他儿子包泉中影。

    李国楼不由心里一声嗟叹,包一同有了新欢叶塞尼亚,连儿子也不要了,请进來银行的事,包一同对儿子包泉中隐瞒至今。

    李国楼不由自主的看向耶利亚微微隆起的肚子,又看了一眼勾着耶利亚手臂,说话的甄玉环,两位好得不得了,酒宴上都是耶利亚、甄玉环、叶塞尼亚,三位女人的声音。将來他的家庭将上演怎样的变化?这么多女人,都是私心,现在好得睡在他的边,把他当做主心骨,还肯拿出钱支持他的事业。将來呢?等到他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九位都会嫌弃他,只想着自己的子女。

    李国楼心里在想:娶这么多女人干嘛,敲骨吸髓的白骨精。教会她们自力更生,早点红杏出墙,礼送她们出门多好啊。

    “麦克,你在想什么?”甄玉环斜睨分神的李国楼,有些不满,大喜之,哪有独自喝闷酒的道理。

    “哦······我嘛,在想觐见皇上的事,不知我这个探花郎,有沒有可能不在翰林院当书办,教那些进士读书,我有些烙不下面子。”李国楼灵机的说谎,场面上的人,都沒看出李国楼又在撒谎。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李国楼表示满意,赞许他“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精神,想出的高招,实施起來毫不困难,作也异常顺手,小九九心里一算,就知道赚钱了。李国楼在众人的吹捧之中,不由喜上眉梢,有些忘乎所以,被众人轮番劝酒,喝得晕晕乎乎离开包一同府邸。

    临走李国楼手指着众人,喝道:“我告诉你们,别贪婪啊,就这么遭了。别想吞并别人的股份,人死一场空,有朋友才最开心,你们有我这个朋友开心吗?”

    “开心!探花郎最够朋友。”“走好了,您嘞!”“小楼,下次再一起出去游玩。我带你们全家到太液池划船去。”

    众人都捧着李国楼,此时他们还沒有看见白花花的银子到手,安于现状,本分的听从李国楼指挥。待到明年六月份,分红利之时,他们都将算计起别人的手上的股份,何时能够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人心是永远不知足的。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