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请进来银行股东大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同一天早上,李国楼全家如临大敌,一场关于请进來银行未來的会议,在包一同府里秘密开会,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有组织者李国楼,董事长耶利亚,董事会成员甄玉环、大哥李国蕴、姐夫谭国喜。

    李鸿章的大儿子李经义、包一同携夫人叶塞尼亚,以及新加入的一名成员:恭亲王奕訢的次子贝勒载滢。

    恭亲王奕訢看出请进來银行前途不可限量,他义无反顾的入股银行业,占据了请进來银行股份的20%。

    他们要合成一股力,以小搏大,用启动资金一百二十万两白银为资本,创造一个拥有上千万两白银资本的实力雄厚财团,流动资金超过上亿两白银的奇迹。可以和任何一家国外银行抗衡的民族合资银行,在洋人的租界扎下根,把请进來银行开遍大江南北。

    从胡雪岩《阜康钱庄》上海分号挖來的二掌柜黄有声做总经理,坐在长条桌的另一头。黄有声三十多岁,圆头圆脑,形较矮,留有浓厚的两撇胡须,看人总是笑眯眯的模样,过去是胡雪岩同事,是胡雪岩带他出道的。他在上海《阜康钱庄》私自放贷高利贷,从中自己谋利。被手下人揭穿报告给胡雪岩,但他通过把一名貌美的小妾奉送给胡雪岩,躲过被辞退的命运,依然在《阜康钱庄》上海分号做二掌柜。但事后黄有声觉得憋屈,很后悔失去了妾,又觉得在《阜康钱庄》发展已经沒有前途,便投靠了胡雪岩的死敌李国蕴。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李氏兄弟遵循这一原则,李国蕴和李国楼沒有计较黄有声私德亏欠,以及损公肥私的举动,毅然决然聘请黄有声做请进來银行第一任总经理。

    相互认识,见礼入座以后,董事长耶利亚笑道:“黄总经理我们这么强的阵容,还做不过《阜康钱庄》,就说不过去了,你有沒有信心挤垮胡雪岩的《阜康钱庄》。”

    黄有声装出老谋深算的样子,含蓄的一笑道:“耶利亚董事长,若是我以挤垮胡雪岩的《阜康钱庄》为目标,那你算小瞧我了,一家钱庄算什么?超越《万家票号》才是我的第一目标。只要给我十年时间,这大清国都是我们请进來银行的影,连南洋也能有分号,不远的将來法兰西的巴黎也会有请进來银行入驻,到时耶利亚董事长,你亲自去剪裁,别忘了我们这些有功之臣,请我们看巴黎红磨坊的艳舞表演啊。”

    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他们有信心让大清第一家股份制银行,开遍祖国的大江南北。正所谓官商,“官”和“商”他们全部占据了,有了强有力的后台,再加上先进的理念,开创历史先河,沒有办不成的事,只有赚多少白银才算成功?对于最后一点,他们需要李国楼指点迷津。

    耶利亚不仅给黄有声惹得莞尔,一只脚踢了李国楼一下,他还答应和她一起回法国,陪她看巴黎凯旋门大街,说过的话不许忘记。

    李国楼看见大家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便站起,说道:“在给大家鼓劲以前,我先给大家规划一下请进來银行的未來。首先开始阶段,是暴利阶段,会有长足的发展,将会把天下的钱财聚集在我们请进來银行,在这个阶段朝廷还会记得我们的好,帮助我们请进來银行开拓地盘,把漕运等国家重点资金流通项目交给我们。在这个阶段,我们只要做到发展、扩张、兼并、收购,甚至是挤垮其他票号、钱庄。上面有人罩着,下面有百姓支持我们,第一年完成上缴三百万两白银不是空谈。别人以为直隶、两江地区一年赋税上缴国库才七百多万两白银,我们一个小小的银行能比地方政府还厉害吗?账不能这样算,要看这个地方,一年流动资金有多少?上缴国库才七百多万两白银,还有上缴给内务府那部分呢?至少超过一千万两,要产出一千万两的盈余,至少需要一亿两白银的资金流通,再加上直隶为占据京畿重地,在这个地区流动的资金又要加倍。所谓藏富于民,只要我们把请进來银行在这两地扎根,手上有上亿两白银流通,也有可能。有了上亿两白银,一进一出,赚一千万两白银,就不是空谈了。”

    有的人明白这个道理,有的人才懂得这个道理,黄有声大声道:“其实我们请进來银行可以说是挂羊头卖狗,等于是官办质的银行,生意是送上门來的,只要拓展沒问題,赚钱也就沒问題。如今恭亲王、李中堂,圣眷正浓,那就赚钱沒问題了。以后嘛探花郎沒有说下去,总有一天那些官办生意,朝廷会自己做,我们只有靠自己赚钱了。暴利阶段就此结束,我们就像国外的《汇丰银行》《英国渣打银行》一样,实打实的靠运作赚钱,走正途,薄利,保本,扎扎实实向前。不过等到那时我们已有几千万两白银本金,再有上亿两白银流动资金,一年赚几百万两白银是沒问題的。当然我希望我们请进來银行官办生意时间越长越好,朝廷继续恩宠恭亲王和李中堂。”

    载滢才十几岁是个神童,在恭亲王奕訢心目中只有他能世袭他的王位,比他哥哥载澄还要聪明,一听就懂,装作大人模样的点头。

    李经义未满三十岁,心愉悦,什么也不用动脑筋,占着李鸿章长子的份,在家族里面四处捞钱。他其实是李鸿章的过继儿子,应算是李鸿章的大侄子。但名份早已定下,萌后人的官职、爵位,他都占第一位,年纪轻轻已经是五品官衔。

    载滢、李经义只是旁听,了解请进來银行运作,要知道捞个总督头衔一年也就六千两俸禄,再加灰色收入三十万两白银收入,王爷双俸才二万两白银,其他也要靠各处庄园收入以及官员的孝敬。如今一家银行一年要赚上千万两白银,而他们两人要占据30%的收入,他们岂能不上心,那请进來银行是股份制银行,一辈子不用动脑筋,就能赚來白花花的银子,这是向洋人学习的行业,股份也是能传给后人的。他们两人心里盼望着恭亲王奕訢和李鸿章恩宠越长越好,捞不到上千万两白银,这笔生意算是亏了。

    当然他们也不贪心,公司章程写明,赚到的一半钱要上交给国家,感觉上都觉得自己是民的正义之士。

    李国蕴含笑站起,傲然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珍妮纺纱机J-2型,已经仿制成功,正式开始全面铺开。而洋人那种瓦特蒸汽机,我们也发明了几种新的蒸汽机,名曰:东亚1号、东亚2号,用在纺织厂上,效果很好。如今已经在英国、法国、美国申请专利,大清国纺织业振兴不再是一句空话,小本让他们见鬼去吧。哈哈哈哈!”

    李国蕴笑得眼泪也流出來了,旁边谭国喜也在擦拭眼角,多么不容易,《亚东纺织厂》支撑到现在,手工作坊式的织布机绝对不能和蒸汽机相提并论,民族纺织业将在他们手里重新在世界纺织业上占有一席之地。

    李国楼撇一撇嘴,沒有说话,国人仿制出來珍妮纺纱机J-2型,不付给洋人专利费,而国人钻研出新的机器,立刻去国外注册专利了。国人就是有这种劣根,喜欢占便宜,还卖乖,会举一反三的本事。难怪洋人不肯把新式机器卖给国人,大清人太聪明了,一看就会,有了一台原型机,其他的机器都自己建造。

    饭大慧正式入主李国楼府邸,做了一名幕僚,他和李国楼是老乡,等到五月份和李国楼一起衣锦还乡,沒有考上进士,傍上一位衣食父母,也算对得起“举人”的头衔。如今他亲自端上茶,给几位大股东斟茶递水,比丫鬟还忙碌,忙完一圈,饭大慧识相的坐在李国楼后的位子,像他这样的人,每位大股东后都有一名幕僚。

    只有包一同和他的大肚子老婆叶塞尼亚低声商议,不需要听幕僚讲解记录,他早就把请进來银行的事宜了解通彻。他能跃进这道门槛是沾了李国楼老上司的光。有李国楼这样的手下,他很骄傲,有好处总是想到他,呆在京师也能发财致富,这是他当上刑部尚书时,沒有想到的事。

    请进來银行注册在天津英租界,表面上就是民营银行,资金充盈,人员配置也看不出官办的质,但核心本质还是官商勾结质的企业。也只有这种企业才能从起步时就赚钱,大清帝国在跟上历史前进的时候,慢慢吸收新生事物,也让少数人有机可乘,那些高官的子弟,属于先富裕起來的那部分人,全国各地的工业厂房都是像李国楼一样,有官府背景的人开办。至于国有创办的企业,可以概括一个结局,稳亏不赚,都需要国家财政补贴。特别是各地开办的船厂、军工厂,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

    陕甘总督左宗棠不信这个邪,看不惯李鸿章用人为私,也创办了一家大型军工业,其间创办兰州制造局,后创办甘肃织呢总局。此为中国第一个机器纺织厂,然而该厂从未盈利,这就是官办企业的结局。从中也不难发现不让少部分人富起來,事业就不可能成功,历史走到这个拐点,谁先顺应潮流,谁就掌握主动权。

    李国楼借助家族势力,率先开创银行业,利用民办的优势把恭亲王奕訢、直隶总督李鸿章笼络过來,这才有一飞冲天的机会。靠自己双手打拼,那就和胡雪岩等民族商人一样,沒有十几年积淀,是不可能做大做强的。

    喝茶聊天时,吃着酥脆的小饼干,载滢咬了一口香脆的小饼干,喝了一口茶,问道:“探花郎啊,你说请进來银行开始的时候自己做暴利生意,如今大清哪來的暴利生意啊?”

    大清帝国暴利行业都被王公贵族以及内务府霸占了,旁人虽窥破门径,却不得而入。像挖人参、开矿业,民间私自挖人参、采矿,那是要杀头的。东北三省更是满人的区,不让汉人流入至东北定居,此时的东北三省依然是人烟稀少,物产丰富,已原住民,满族人为主体。故民间只有“闯山东”和“走西口”之说,还沒有出现“闯东北”移民潮。

    众人也都好奇的看向李国楼,但见李国楼放下茶盏,嫣然而笑道:“贝勒爷,既然我们已经绑在一起了,我就吐露一点,名曰‘炒作’,我要让天津租界里的人,一三惊,输个底儿掉。等明年六月,我们结算一年收入时,你就知道了。”

    李国楼卖了个关子,不再往下说了,所谓人心隔肚皮,这么大的商业机密,只能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况下说,哪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呢?

    “哦!”载滢多聪明,知道李国楼不会告诉他,至于他的阿玛“恭亲王奕訢”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手下人用卑鄙伎俩赚钱,装作一无所知就是。

    知道其中谋的李经义对着李国楼露出一丝讥笑,利用民族感,打出这张牌。李国楼看透了民族结的真谛,懂得什么时候,使用那些国的学子?被政府当猴子耍的翰林院、贡院里的那些学子,还以为奋战在民族正义的最前沿,落到最后都是被人当花枪使。

    饭大慧不由血沸腾,血脉膨胀,他将迎來人生最为辉煌的一页,历史也将书写他的名字,所有的一切都将从他上给李鸿章的万言书开始。全国人民必将铭记“饭大慧”的名字,他将以民族义士的面目示人。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