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天安门前夸官游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恭亲王奕訢微微叹息,神色黯淡,看向窗外,不让奕訢看见他想起阿玛的往事而眼含泪水,娓娓絮絮说道:“父皇也惋惜龚自珍这个的人才,若他不死,也像左宗棠一样,替大清镇守一方了,这也是人的命数。皇上,有些事并不是后人看得那样,沒有错与对,只是时机错过,就沒有后悔药了。”

    载淳看见奕訢侧对着他,不让他看见脸的正面,就知道这位皇叔动感了,嗫嚅不言,好似做错事的孩子,道光皇帝时期的是与非,不该由他來评价。不敢发出声音,许久杌陧道:“恭亲王,朕说得不对,你不要难过,朕向你赔罪了。”说完载淳对着奕訢鞠躬致歉,表明他知错就改,省得额娘知道后,责罚他“大不孝之罪”。

    恭亲王奕訢凝神聚意,转过躯,神态恢复如初,说道:“皇上,万事不能切,空中楼阁看似好看却是虚无缥缈的环境,李少保不知兵,也不懂兵,照搬照抄古人的那一,就算领兵的是韩信也打不过洋枪队。十打一照样输,这是有惨痛教训的,先隐藏实力,韬光养略,打仗和打架是同理,把下盘扎稳,才能伸出拳头。项羽不可取,开历史倒车,还想分封而治,把秦始皇好不容易统一的国家分割,搞什么分封诸侯,开历史倒车,这才是项羽失败的真正原因。拿破仑同样是悲剧人物,认不清自己的短处,以己之短,击人之长,最后客死他乡。皇上决不能学他们那样鱼死网破,最后落得败名裂,把我们大清的元气给伤了,最后成为千古罪人。你明白吗?”

    同治皇帝载淳心有不满,但不敢表露出來,再次鞠躬致意,说道:“恭亲王训诫的有理,句句肺腑之言,朕听进去了,不会瞎折腾,更不会开历史倒车,來一次闭关锁国,把大清尚未恢复的元气给败掉。朕出一道偏題,只是想看看二百八十名新进士里面,到底有几个有真材实料?以后可以委以重任,绝沒有向项羽、拿破仑学习的意思,请恭亲王放心,朕心目中只有圣祖爷是值得朕学习的榜样。”

    “嗯!”恭亲王奕訢听得还算满意,憋住沒说他新收的门生李国楼考上探花了,是二百八十名新科进士里可造之材。如今尚未知道“杏儿”(慈禧太后)对李国楼的看法,要等明天觐见“杏儿”,才能做出最后决断。

    “皇上说得很好,本王也相信你,能够挑起这幅重担,等皇后回家省亲之后,皇上你就亲政了。本王的担子也能卸下來,让有能者居之······”

    皇帝载淳和皇后阿鲁特氏结婚一个月之后,皇后阿鲁特氏按皇家规矩,要回娘家一次。这是满人的祖宗规矩,民间同样如此。接下來同治皇帝奕訢马上要亲政了,而他还想出宫闲游,偎红依翠觅欢颜。

    同治皇帝载淳咋一听惊恐万状,一张青涩的白脸,变得煞白,恭亲王奕訢要辞去总理大臣的头衔,撂挑子不干了,这可如何使得?上前几步,拉住恭亲王奕訢的衣袖,潸然流下,差点想跪下來,哭诉道:“皇叔,你不能再辞了,你再辞让侄儿有何面目见人啊。沒有人能接你的班,那些能臣都是汉人,只有你压服得住他们。其他皇叔是什么料,拿了钱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指鹿为马的事,都干得出來,两位额娘心里清楚,早就和侄儿说过了,侄儿不会自作主张,抛开皇叔制定的国策,一定学会韬光养略,做到囊外先要安内的既定国策。”

    恭亲王奕訢说的话半真半假,他也想从朝堂上退下來,过闲鹤散人的生活,平时劳碌时经常会说这种话,向手下诉说他的闲游逍遥的志趣。但掌握过权力的人,哪会真心隐退?试探一下载淳的反应而已。若是真的失去权力,那奕訢只会失落,人像丢了魂似的,绝对不会舒心顺畅。

    恭亲王奕訢颦蹙眉宇道:“皇上别哭呀,本王还沒死呢。本王知道你志向高远,会扶你一程,不会马上递交辞呈的。但人总有老去的时候,你还年轻,要为将來做打算,用好年轻人,还是要稳重不失进取的人,本王会替你把好关的。像本王的儿子载澄这样的人就是赵括,只会纸上谈兵,你只能养着,权柄不能让他碰。听懂了吗?”

    同治皇帝载淳腻味得好似吃了一只活苍蝇,“赵括”载澄就在养心候着呢。嘴里还在不停的说好话,拍奕訢马,好让奕訢不再生气。恭亲王奕訢要是撂挑子,后果有多严重,他连江山也坐不稳,这个道理他岂能不懂。

    门外大太监刘德印得了大学士文祥塞过來的一张十两银票,不再让文祥在外久等,洒然而笑的走进上书房,跪在地上,叫道:“奴才向主子禀告,大学士文大人來了,正在门外等候皇上召见。”

    同治皇帝一听头大,都什么时候了,恭亲王奕訢还沒走呢。又來一个说教的人,看來中午也出不了宫门,今天算是浪费掉了。规矩是要做的,同治皇帝笑盈盈道:“啊呀,老师來了,不用报名,快请老师进來。恭亲王,中午就随便吃点,朕知道你喜欢吃鸽子汤,刘德印快去准备午膳,你们俩先在上书房吃午饭。朕去方便一下再來。”

    “扎!奴才这就去办。”刘德印躬着,倒退出上书房。

    同治皇帝只和文祥打个照面,就离开上书房,看到恭亲王奕訢带來的一叠奏牍才起了个头,便知要打持久战,谁叫他要亲政了,原本不用他看的奏折,如今像雪片一样飞过來,要让他像先帝一样,事必躬亲,学会处理各种政务。下午是逃不掉了,载淳闷闷不乐的走向养心,要让“发小”载澄先行回去,今天的闲游活动只能取消了,改再约。

    清晨李国楼來到**,此时的**是紫城的八道门之中的一道正门,有许多民居坐落在长安街的两旁。夸官游街的队伍就是从这里作为起点。锣鼓队、仪仗队壹壹排列,等待吉时。

    正门**,俗称五凤楼。东西北三面以十二米高的城台相连,环抱一个方形广场。有一组建筑。正中有重楼,是九间面宽的大,重檐庑顶,在左右伸出两阙城墙上,建有联檐通脊的楼阁四座,明廊相连,两翼各有十三间的屋向南伸出,四隅各有高大的角亭,辅翼着正。这种形状的门楼称为阙门,是中国古代大门中最高级的形式。这组城上的建筑,形势巍峨壮丽,是故宫宫群中第一高峰。

    **是皇帝下诏书、下令出征的地方。每遇宣读皇帝圣旨,颁发年历书,文武百官都要齐集**前广场听旨。**当中的正门平时只有皇帝才可以出入,皇帝大婚时皇后进一次,试考中状元、榜眼、探花的三人可以从此门走出一次。文武大臣进出东侧门,宗室王公出入西侧门。

    状元陆润庠、榜眼谭宗浚、探花李国楼,三人打扮得就像新郎官。三人依次排列,互相指着对方,哈哈大笑互相打趣。

    “探花郎,我们借你的光,也做一回新郎了。”谭宗浚脸上被涂抹了些许胭脂,看起來好似容光焕发,有些不好意思,率先开刷李国楼。

    “借榜眼公的吉言,以后我们一起展翅高飞,共创美好未來。”李国楼向状元陆润庠、榜眼谭宗浚拱手致意。

    排在中间的状元陆润庠想装出正经的样子,但大嘴怎么也合不拢,摸着上嘴唇的两撇胡须,遮挡着裂开的大嘴巴,笑盈盈道:“我也沒有别的愿望,以后像老师一样,做学问讲学,培养更多的人才,桃李满天下就行了。”

    古时文官最高荣誉就是高中状元,清朝因满汉民族的原因,状元郞不再被皇家贵介争抢做女婿,但地位尊崇,许多一甲三名都做到一品、二品的高官。但也有一个坏处,捞一个肥缺,做地方官几年,就会被调入京师,在翰林院讲学,编撰史书,或者在六部做尚书一职,沒多大油水,也沒有机会成为一方诸侯。所以一甲的状元、榜眼、探花,名声颇佳,沒有谁会因为贪污受贿之罪而倒台。

    谭宗浚哈哈大笑道:“我可沒有这么清高,做一任盐道,也就够了。以后嘛云游天下,吃遍天下美食。”

    李国楼洒然而笑,沒有说出他的理想,虽然高中探花,但沒有多大实权,而且是文官,要在翰林院学习、授课,以后班列在朝堂上也沒有多大作为,只有一招广收门徒,把良莠不齐的满汉弟子,捏着鼻子,一箩筐的收入门下。每天在翰林院练毛笔字,修,著书立作。心里有太多理想要实现,盼望着恭亲王奕訢能够用他的主张,那样才能发挥他所长。

    谭宗浚是自來熟,喝过一顿酒,就是好朋友,对谁都敢胡说八道。看见李国楼笑而不语,不由取笑道:“花花公子哥,你除了娶三朵桃花,还有什么崇高理想?”

    李国楼莞尔而笑道:“不瞒两位,我是有官的人,原本就是九品官。钱财、地位、桃花运,都不缺,考进士不为别的,只为改变大清贫穷落后的面貌。我和我大哥创办股份制银行,要把赚到钱投入到北洋水师的建设之中。你们别笑啊,不要以为我们李氏家族沽名钓誉,挂羊头卖狗。谁会嫌弃自己钱多啊,但我和我哥就是要这么做,把全国人民的心聚集起來,真正做到富国强兵。”

    “好啊,李三老,我们支持你。”陆润庠和谭宗浚嘴上说支持李国楼,心里的想法各异,对于李国楼的说辞,理解各不相同。

    陆润庠是个有雄心有抱负的人,也想尽到他状元公的绵薄之力,希望在朝堂上有所建树,得到全天下文人的赞誉,被皇帝赏识、重用,为大清做出巨大贡献。

    而谭宗浚从小就喜欢游山玩水,尝遍天下美味。虽然天资聪慧,但早就游手好闲惯了,让他吟风诵月可以,让他到地方上为官办实事,愿寓教于人,呆在翰林院按部就班当差。他是个才子,但不喜欢被政务所束缚。他哪里会相信李国楼的说辞?有美食、美女常伴左右,再有雄心抱负也会被慢慢消融掉,变成一句话空话,贵介子弟说话都是这幅德行,夸夸其谈的公子哥而已。以后常在京师,一起游水玩水,吃遍京师小吃、大餐,这些事他倒是相信李国楼会和他结伴畅游。

    锣鼓齐鸣,仪仗队率先出发,吏部的官员请陆润庠、谭宗浚、李国楼,三人上马,一场声势浩大的夸官游街开始了,两旁路边连香案都摆好了,一路上还有人在燃放烟花爆竹,庆贺大清又有新的全民偶像。文曲星就是像他们三个人模样,富态、端正、威仪、雄姿伟岸。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