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丰泽园里题诗作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丰泽园里陆润庠、谭宗浚、李国楼坐在一起,其他进士喝酒笑闹,他们不敢畅饮,明天事多多,等着他们出头去办。而和他们三人同桌的同年进士,非富则贵,连李国楼的朋友三甲第一百二十名的进士朱定河都轮不到坐。

    话題不由说到明天的拜师礼,进士们毫无顾忌的说拜师礼的规矩,奉送老师的钱财。

    陆润庠來京师不久,也沒带多少银两,不由担心明天的拜师礼,探寻道:“李老三,你在京师久矣,不知明天我要奉送多少银两给老师?”

    满人三甲第一百名进士董恂一撩衣袖,插话道:“点儿背啊,沒想到栽在最后一关了,李老三,你这个位子原本是我的,便宜你姥姥的。陆老大,你别问人家规矩,我什么不知道啊。你拜师至少二百金,这是规矩。边沒有这么多金子,就去钱庄借,等过几天你捞不回二千金,我眼珠子扣出來给你。”

    李国楼颇为不满道:“陆老大,别去钱庄借,我借给你,不要一文利息。董百名,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陆老大家又不在京师,人家家乡在江苏元和县。捞钱也要荣归故里,你奉送状元公多少金啊?”

    董恂一拍桌子,叫嚣道:“李老三,看不起我啊,两只金元宝总是要奉送给状元公,一场朋友一毛不拔的人,不是我们满洲人。”

    陆润庠抚须,微微点头,算是心领了,书香门第出生的人,家财万贯是有的,随便哪里都有朋友肯相帮。至于同年进士之间,只是意思意思,大家礼尚往來,表一份心摆了。

    李国楼指着董恂,笑道:“我在大里写试卷时就在想不要有人写‘项羽力拔山气盖世,何况举一破轮呼’沒想到就是你,不要责怪老师,都是你自己不好,谁叫你不读史书的,以史为鉴,你不知道周边国家的事,何來治国安邦?”

    董恂叹道:“都是我干爸爸不好,不让我看杂书,要不然凭我的老底,哪能混进一鼎甲之列啊?现在只能先编撰修书,做一年穷京官。看着你们站在课堂上,给那些贡生上教育课。背到家了,不甘心啊,就倒在最后一关。”说完董恂和桌旁其他进士一起干杯,他们可以开环畅饮,以后在翰林院同甘共苦,结下深厚的友谊。

    陆润庠说道:“今天既然谭老二说好请客,我就明晚请客吧,放在哪里董百位你这个地头蛇订啊?”

    “一句话,就在花满楼旁边的得意楼,那里我说了算,原本是我订下准备请客的,现在换个主儿。”董恂点头应承下來。

    李国楼不由有些尴尬,他明天晚上要结婚,还是一次娶三位妻子,这种事说出來太跌份,娶进家门的是三朵“烂桃花”,更有甚者里面还有一位大肚子的法国妞。不说?明晚不來喝酒,就是不给状元公陆润庠面子,还有这么多进士在呢。到时一鼎甲独缺探花郎,实在说不过去,还会被其他进士诟病,说他“重色轻友”。

    李国楼正在左右问难,打不定主意,不知怎么办才好?

    朱定河贼兮兮佝偻着脖子,举着酒杯从旁边一桌走过來,一只手搭在李国楼肩膀上,笑道:“啊呀,你们不知道,探花郎明晚结婚,还是新式婚礼,状元公,你请客,让探花郎怎么办?分乏术啊。”

    李国楼一个激灵,谁把他家里的事说出去的?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请亲戚朋友,自家人喝一顿喜酒,请手下人闹腾一下就结束了。

    这下完蛋了,所有进士都说李国楼不够朋友,都说要喝一杯喜酒。旁边朱定河不停的笑,好似在戏台下看笑话。

    李国楼浑虚脱,被无奈道:“陆老大、谭老二,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结婚不合礼仪,谁觉得丢儒家道学的脸,就别來喝喜酒,因为我一次娶三位妻子。”

    陆润庠瞥眼道:“李老三,你的那些破事,我们会不知道吗?久仰久仰的含义就是都知道了。结婚一生大事,所谓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金榜題名时,洞房花烛夜。我们恭喜还來不及呢,到时凑一份子给你,能來都來。你们说是不是?”

    “是!”全场站立鼓掌,给予李国楼崇高的致意,人生还沒遇见过翰林院编修一个七品官娶三位寡妇这种婚事。

    谭宗浚呵呵笑道:“探花郎一次娶三位妻子,千古美谈,沒有什么丢脸,这婚姻制度许的呀。只要你不是娶小相公过门,我们都可以接受。”

    李国楼欣慰不少,含笑点头,表示感谢。想一想也沒什么?别人分三次结婚,他一次解决,还给亲戚朋友节约喜钱了。

    其他进士也纷纷叫嚷,要來宝芝房喝喜酒,酒宴的**來到,频频举杯,互相窜來窜去。

    此时西方文化对大清帝国冲击很厉害,许多文化人已经赞同一夫一妻制,甚至有人提倡晚婚晚育,但也沒有公开反对三妻四妾制,就是以实际行动,洁自好。对于李国楼这种“一娶三”行为也只是一笑置之,沒有谁跳出來,痛骂李国楼“卑鄙!下流!无耻!吾辈,不削与之为伍!”

    陆润庠笑道:“李老三,你不是说琼林宴酒席不值八两银子吗?明天你一拖三,怎么滴也要八两银子一桌吧,若是让谭老二说你的宝芝房,虚有其名,徒有其表,那你明天晚上要把宝芝房的牌匾倒挂过來了。”

    有这么多朋友捧场,李国楼觉得很有面子,准备大出血,含笑道:“放心好了,保证物超所值,比今天中午吃的琼林宴还地道的宫廷菜。鱼翅、鲍鱼、再加法式鹅肝、俄式鱼子酱,二十年女儿红不掺水份。”

    谭宗浚对于京师美食了如指掌,哪有他不知道的酒楼、菜馆,有一事听出别扭來了,狐疑道:“哎,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听说宝芝房是一位满人大爷和一位汉人寡妇合伙办的酒楼,怎么变成李老三的了?”

    陆润庠笑道:“谭老二,你道听途说,听得一知半解,那个寡妇,就是李老三的未婚妻。以后别叫寡妇,要叫桃花姐,真是白读二十年圣贤书了。”

    大堂里爆发出最烈的欢笑声,谭宗浚不由自主的斜睨李国楼,暗藏的私心显露,他就是喜好珍馐美食,享用饕餮大餐,是美食家也是高级厨师,喜欢自己动手研究美食。谭宗浚上一次去宝芝房,对于一道烤鸭有独钟,想要自己也尝试做一道,沒想到做不出來,吃出烤鸭里的原料成分,就是烤不出宝芝房烤鸭的色香味。他也想开一家私房菜,这是他的好,走遍大江南北,尝遍天下美味,有很强的做菜功底。

    谭宗浚隔开李国楼一个位子,趁着董恂跑到其他桌子喝酒,他坐到李国楼边,笑容可掬道:“李老三和你商量个事,我知道你最好说话了。”

    李国楼正沉浸在无比喜悦之中,脱口而出:“谭老二,有什么事,尽管说,这么多朋友在呢。”

    谭宗浚嘿嘿一笑道:“李老三,实不相瞒,我很喜欢做菜,对菜肴有独到的研究。对于宝芝房几道菜肴很感兴趣,想学着做,却沒有窥破门道。还请你成人之美,完成我的美食梦想。”

    李国楼抬眼看一眼富家子弟谭宗浚,他心里想一个“榜眼高官”学做菜只是个人好,沒有多想会不会成为竞争对手?也沒有往这方面去想,考上榜眼的谭宗浚应该是个人喜好而已。李国楼高兴劲还沒过,人家“榜眼”答应來喝他的喜酒,靠真材实料靠上一甲,比他不知强多少倍?到喜宴时題诗作赋留作纪念,千古美谈,多有面子的事。

    李国楼伸出三根手指,微笑道:“好!李老三答应你,三道菜,够朋友了吧。不过你要发誓,不告诉别人,三道菜的秘密。”

    “好,我发誓,绝不向外人吐露。李老三是朋友!以后到四羊胡同來玩,我亲自掌勺,尝尝我的手艺。”

    谭宗浚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猾的一笑,儿子谭蠪青不是外人,传授给儿子谭蠪青做菜的绝学,天经地义。他要在京师翰林院为官,家里人正好沒事,私家菜馆《宝芝房》在京师的成功,为他开启一道窗,他所掌握的私家菜肴,天南地北都有,可以自创一派,策划开一家私房菜馆,名曰《谭家菜馆》,已在他的程安排之中。万沒想到的是李国楼这么好说话,只用一句话,就光明正大的学会三道宝芝房的看家菜。

    所谓交友不慎,引狼入室,李国楼被谭宗浚暗算一回。心里还在想这么多有钱的进士,未來的国家栋梁,都是他将來仕途、商业的资本。兴奋的东突西跑,在一桌桌酒席边向同年进士举杯,顺便亲口邀请朋友明晚來喝他的结婚喜酒。

    这些进士大都是外乡人,呆在京师无事可做,对于结交名门望族子弟李国楼,哪会错过机会,沒有人说不來的,來到丰泽园的二百多名进士都说一定捧场。

    李国楼感激涕零,每一桌都干一杯酒,表示对同年进士的感谢,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喝了十几杯酒,这才携手陆润庠和谭宗浚,三人先行离开丰泽园。

    他们三人明天要骑马夸官游街,要早点回去休息,好养足精神骑马,让京师里的百姓观瞻。否则被京师的百姓看见三个病秧子在大红马上东倒西歪,就丢尽朝廷的脸了。道声,“明早见!”就各自登上马车回去了。

    丰泽园里其他二百多名进士,就沒有什么可担心,敞开怀畅饮,抒发怀,趁着酒作诗題赋,把丰泽园的墙壁上写得满满当当。只此一夜,丰泽园闻名天下,成为读书人來京必定观瞻的地方,一跃成为京师四大菜馆之一,有了与宝芝房比肩的名声。

    李国楼的诗词也有两首写在东侧的墙壁上:

    于斯万年,亚东大帝国!三月纵横独立帜,江河蔓延文明波。四百兆民神明胄,地大物产博。揭我黄龙帝国旗,唱我帝国歌!

    劳心费力为大清,刻骨铭心寻真理。前路漫漫其修远,吾将拨云求正途。

    其中一首诗词很快被世人遗忘,而另一首歌词却被人广为传唱,成为脍炙人口的歌谣。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