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慈禧太后的洗浴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一场欢闹的酒宴喝至下午三点钟,百官和二百多名进士才离开紫城。明天陆润庠、谭宗浚、李国楼还要夸官游街,一起拜见恩师李鸿藻。

    李国楼明晚还要办喜酒,这么多事要做,他想回家庆祝却不好拒绝谭宗浚盛邀请,准备和一群进士一起去丰泽园喝酒。看着后巍峨的紫城,李国楼感慨万千,权力的中心,终于为他敞开一扇大门,“翰林院编修”这顶七品官的头衔,以后跑到哪里都能冒充老师,桃李满天下的子指可待。

    西面广场都是百官的官轿和马车,來接进士们的轿子和马车也排起长龙。李国楼找寻一番,终于看见甄玉环那辆马车。

    “哑叔,辛苦你了,先去丰泽园。”李国楼对着马夫哑叔打声招呼,就打开车门。

    车厢里陈香芳和甄玉环坐在里面,一瞧李国楼,陈香芳急道:“小楼,怎么样啊?”

    李国楼洋洋自得道:“我要去丰泽园喝庆功酒,以后你们要称我探花郎了。”说完李国楼兴奋的亲吻陈香芳的脸颊,又把甄玉环抱在怀里了,三人挤在一起温存一番,马车直奔丰泽园而去。

    甄玉环两眼冒出金光,兴奋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家小楼是最棒的。恭亲王怎么说?”

    李国楼笑道:“沒说什么?琼林宴上都是场面上的话,我叔公也沒说什么,人太多了。小宝贝,你说送恭亲王什么好?”说话间李国楼的一只手,已经伸进甄玉环的内衣里,熟练的解开肚兜后背的活结,揉捏起她的丰腴酥。嘴巴却和陈香芳接吻,一人控两名,这一招李国楼驾轻就熟。

    甄玉环舒坦的扭动腰肢,声道:“小楼,先别送重礼,意思意思就行,我去探探鬼子六的口风,说不定他也想入股我们的《请进來银行》。虽然鬼子六沒有明说,也从來不和别人一起做生意,自己有铜矿生意。但你不同,鬼子六对于你的创办的银行很感兴趣,这次特别问了我在天津的活动,你懂吗?”

    李国楼问道:“那鬼子六知道李经义占有我们银行10%的股份吗?”

    甄玉环笑道:“那还用说,天下有什么事能瞒得了鬼子六,他可不像两宫太后这么好骗,庆平社团又不是我家开的。嘤······小楼,你坏死了,我动了。”

    李国楼平复心,丰泽园太近了,不能乱來,手伸了出來,好生抱着甄玉环,又亲了一口她的小嘴,说道:“小宝贝等我回家,晚上你,大概七点半叫车夫來接我。鬼子六若是肯上钩,明年我们赚一千万两银子就沒问題了。反正我也沒想过吃独食,不过你要防着鬼子六一手,让他都懂了,他自己创办银行,我们可竞争不过他。”

    甄玉环微笑着点头,她多精明的人,不见兔子不撒鹰,哪会把自家的老底全部讲出來。陈香芳声道:“小楼,我也要抱,七你过完瘾,可以让我了吧。”

    陈香芳坐在李国楼怀里,心醉神迷的问道:“七啊,你说鬼子六会要几成股份,再这么加股下去,我不是变成替别人打工了吗?”

    甄玉环也有些担心,说道:“小楼,鬼子六就算不贪心,至少也要15%的股权吧,我看就像大说的那样,我们越变越小,到最后沒有吃了,只能喝汤了呀。”

    李国楼回道:“你们说得一点沒错,银行早晚收归国有。我们开创历史先河只能开始的时候吃到几口肥,以后变成国家资产,我们家族能占10%股份,就要向同治皇帝烧高香了,有可能5%也得不到。我们现在吞并票号、钱庄,以后国家银行吞并我们,道理是一样的。我们赚到钱,以后还是要投资到实业上去,这也是国家希望我们做的事,就像亚东纺织厂这种投资,那才是根本。所以我不贪心,就像我有你们九个就够了,再好看的女人我都不看一眼。”

    马车到达丰泽园,陈香芳说道:“小楼,明天还要早起,别多喝。”

    李国楼挥手道别,说道:“你们也别在家狂欢,明天我们要办喜酒,都给我早点睡觉,养足精神。”

    马车掉头驶向灯草胡同,甄玉环依靠在陈香芳怀里,说道:“小楼终于成功了,大你要努力啊,别让真由子独美呀,早点生个儿子出來。”

    陈香芳点头道:“我知道,明天我们早上去教堂,上帝会赐一个儿子给我的。我不贪婪,有一个儿子就够了,要向他姐姐一样聪明、懂事。”

    甄玉环抚摸一下肚腩,说道:“我也希望生个男孩出來。”

    陈香芳瞥眼,打趣道:“七,千万别像鬼子六的儿子,尽惹是生非,整天鬼混在风月场所。”

    “啊,这你也知道。”甄玉环坐起來,有些吃惊的看向陈香芳,恭亲王奕訢的长子载澄是个花花公子哥,但这种事属于国家机密,就算载澄出入风花雪月场所,也是用假名,外人不得而知。

    “哼!”陈香芳傲然道:“七,你要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慈禧太后是老佛爷,好糊弄。我是天字帮的小芳姐,哪条道上的消息沒有啊?再说你倒是说说看,像载澄这种花花公子哥,嘴巴能严实吗?”

    “哦······这倒也是,以后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由他们帮忙,你们天字号的事就好办,白道上沒有人会找你麻烦。”

    “那内务府呢?”陈香芳已经知道内务府有一帮暗探,天字号虽然沒有一统京师黑道,但收受黑道保护费这种事,总会让内务府的暗探知晓。

    “放心吧大,小楼不是已经开始和太监交朋友了吗?由他出面布局,滴水不漏。连慈禧太后也要喝我们家的洗脚水。”甄玉环笑起來,好似看见鬼子六在喝慈禧太后的洗脚水。她解脱对恭亲王奕訢痴迷,全心的投入到李国楼怀抱之中。

    “嗯······”陈香芳瞅眼甄玉环,面露赞许之色,这是她的“小妹”,都要听从她指挥,大位子由她坐,其他只有拍她马的份。

    夜色笼罩大地,紫城储秀宫里,慈禧太后洗浴,一座蒸气缭绕的浴室,里面的浴池长4.55米,宽2.9米,深1.4米。池璧是由经过加工的十块巨大的石头压缝交口嵌拼而成的,一个蓄水池与之相邻。洗浴时温水从石缝中涌入蓄水池,将满时把南壁上的一个闸门打开,水穿过暗槽流入浴池。这个浴池设计可谓精巧别致,尤其是慈禧洗澡时更显这种气派。

    慈禧坐在一条很宽的四条腿的矮椅子上洗澡,椅子的每条腿上攀着龙。为慈禧盛洗澡水的是两个斗形的三尺來长的木胎嵌银盘,一个洗上,一个洗下,绝不混用。旁边一个木架,放置洗澡用的毛巾,常备一百条。每条毛巾都绣有黄丝线的金龙,每一叠是一种姿势:有翘首的,有回头望月的,有戏珠的,有喷水的。澡盆里的水要永保干净,把毛巾浸湿后,捞出來就再也不许回盆里灌水了。毛巾是用完一条扔一条,洗完上虽用数十条毛巾,而水依然清澈。澡盆里的水随时舀出一些又随时添入,保持一定的水温。为慈禧洗澡的四名宫女,手法迅疾,有序无声。先轻缓的反复的给慈禧擦、背、两腋、双臂,以使毛孔张开,体轻松。擦完香皂以后,再用湿毛巾擦净上的皂沫,以免皮肤发燥。然后用洁白纯丝绵沾香水,均匀而轻细的拍在上、口上、骨头缝、脊梁沟处,这些地方容易积皂沫,容易让皮肤发痒,须格外注意。最后重新舀水洗脸、浸手、与其说洗澡不如说烫,特别是在慈禧的额头、两腮敷,这样能把抬头纹的痕迹化开。

    “本宫好看吗?”慈禧发出嘘嘘的声音,好似回到了十八岁的年龄。她脸型稍宽,皮肤光洁柔滑,有蒙古人的血统,材依然保持着少女一样的嫩。只有想到恭亲王奕訢对她的好,她才恢复少女含时的羞仪态。

    “娘娘,美若天仙!”四位侍女整齐划一的回道,脸上流露出赞许之色。

    “嗯······便宜六爷了!”慈禧洋洋自得的说道。

    慈禧不穿衣服而是用一条外罩绣有九条金龙的丝绸缎子的棉被将全包裹起來,然后侍女叫两名太监进來。由太监李莲英、小德张抬在肩膀上,向着向寝宫而去,那里有她心的恭亲王奕訢等着呢。从入宫那天起,皇宫里的妃子就是这么替皇上服务的。

    因为明朝发生过几名妃子、宫女用绳索缢死嘉靖皇帝的事(沒有成功,绳索被扎了个死结,沒有缢死嘉靖皇帝。)所以清朝皇帝吸取教训,女人要光着才能侍寝皇帝,每一位皇后、妃侍寝都是由两名太监抬入皇帝的寝宫,在储秀宫只是皇帝换成恭亲王奕訢。

    对于恭亲王奕訢和慈禧太后暗中合欢,慈安太后从一开始就知道,但为了夺回两宫的权力,慈安太后认同了慈禧太后的举动,至始至终沒有说过只字片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沒有发生过。

    酒是急先锋,奕訢趁着酒,又服食了药物,把慈禧太后折腾的够呛,两人搂在一起,互诉衷肠,许多朝堂大事都是在他们俩的第上解决的。

    大清朝能消灭太平天国、捻军,重新焕发第二,就是因为此时慈禧太后对于恭亲王奕訢言听计从,朝堂权柄都在奕訢手里。

    说话间从人的私房话不由说到今天白天的试,奕訢抱着慈禧,说道:“杏儿,淳儿真好笑,出了一个偏題,什么项羽与拿破仑,我看连他的老师李鸿藻也被气得直翘胡须。”

    慈禧随手从头柜的银盘里取一块湿毛巾,替奕訢擦拭上的汗水,世界上只有这个男人值得她來服侍。微微叹息道:“六爷啊,你沒看出來吗?淳儿年轻不懂事,想要玉石俱焚,学谁不好去学失败的枭雄。才十几岁的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想要折腾我们辛辛苦苦积攒起來的家底,你叫我怎么放心让他独掌朝纲呢?”

    “哦······”奕訢思索起同治皇帝载淳的出的考題,还是慈禧看得透彻,果然一道題目里包含着祸心,学谁不好?去学“项羽”“拿破仑”。光想逞英雄,不考虑后果。

    “嗯,杏儿,你说得有道理,这样不行,要坏大事的。淳儿,还肯听我几句话,赶明我去上书房和他谈,让他知道韬光养略的重要。也不知道哪个老师教的,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慈禧把毛巾放回银盘,转又抱住奕訢,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六爷,我家里的事,全靠你一个人担着了。”

    奕訢笑盈盈道:“为了你,我什么罪过都担当了,连兄弟都不讲了,还不是为了杏儿你吗?”

    “嘤······杏儿心里也只有你。”慈禧钻入奕訢怀里,小鸟依人般让人怜惜。

    奕訢听得舒坦,知道这时候慈禧最为听话,顺势切入主題,嫣然而笑道:“今天你相中的那个探花郎李国楼,给我上了十一陈条,我拿來了,有几条被我驳回去了,有几条还是切中我们国家的时弊,明天你先看一下,后天我再來和你讨论。这小子不太平,又给他叔公上了两条陈条,吓死人的主张,我都不敢和你说,等你看完这十一条,有了底,我再和你说,你先对李国楼的主张有个认识,留过洋的人,心里的想法和我们不一样。”

    “嗯,王爷快点睡觉吧,明天一早你就要走,杏儿这次被你折腾得够呛,六爷坏死了。嘤······”慈禧嘴上说早点睡觉,一只手却伸下去,开始挑逗奕訢。女人都一样,说不要时就是要!

    一炷香的工夫,但见奕訢雄心复起,又开始新的一轮征程,房间里传出喘声。

    门外李莲英和小德张紧贴的门板,偷听着声音,两人挤眉弄眼,拿腔怪调做着下流的手势。这是近太监的特权,他们就喜欢听主子叫唤。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