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李鸿章和盛怀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下午时分,李国楼來到李鸿章的府邸,给了管叔门包,十两的银票递上去,管叔眼皮眨都不眨一下,说道:“小楼啊,你稍微要等一会儿,中堂大人接见盛怀宣呢,怕是要有一会儿了。”

    李国楼一摸鼻子,又递上一张银票,微笑道:“管叔,盛叔叔來了,那还有底啊。你帮我瞅空说一声,叔公若是沒空,我就走了。”

    管叔微笑道:“哦,自家人好商量,我进去看一看。”说完管叔转跑向院内,还是小跑步姿势,说明李国楼后面给的那张银票数额,让他有了无穷动力。

    盛怀宣字杏荪,江苏武进人,秀才出,同治二年入李鸿章的幕府,这一年,李鸿章带兵由直隶入陕,协助左宗棠讨伐西北的回乱,盛怀宣充任行营文案兼会办营务处,由此取得功名。盛怀宣及具钻营能力,拜李鸿章为义父,是李鸿章嫡系里的嫡系,是一名官商,搂钱的本事无人企及。李鸿章委任唐廷枢和徐润创办上海轮船招商局,不久添派盛怀宣充任会办,从此之后盛怀宣踏足实业界。

    轮船招商局,最初为轮船招商公司。由于清政府规定官物运输必须有此公司优先运输,所以招商局又了一个稳定的收入,其中由招商局独家承运的漕米是重中之重。而且自公司成立后大清人都搭乘招商局的船,这又增添了招商局的竞争力。外国的公司为此还大局降价,结果反而深受其害,美国的旗昌公司就因此倒闭。招商局将旗昌公司的轮船及码头等一并收购,招商局的实力增强不少。这一经手过程即通过盛怀宣之手,在对招商局贡献的后面则是收受回佣,于是遭到了御史的弹劾。

    此时盛怀宣才二十多岁,弹劾之后,沒有官职,闲置在家,跑到义父李鸿章这里來诉苦,是想通过李鸿章的举荐重新回到朝堂之上。

    李鸿章正在客厅里和盛怀宣聊得开心,东拉西扯闲谈,一时半会儿停不下來。听到李国楼來了,不由脸色一沉。

    对于李国楼这个李氏家族的另类,李鸿章自有一番主张。李国楼留洋归国,数典忘宗的言行、举止,让他看得很不顺眼,所以故意冷落了李国楼很长时间,当然小鞋也给李国楼穿了几回,让这个孙子辈的亲戚在京师官场碰了一鼻子灰。沒想到这个臭小子混进刑部当差,还得到尚书包一同的赏识,戴了一顶九品官帽。这一次李国楼上书给恭亲王奕訢,弄了十一陈条。对于李国楼所写的十一陈条,在总理府衙门讨论会上,李鸿章是有的赞同,有的坚决反对,正憋着一肚子火呢,黄毛小子连毛都沒有长齐,就夸夸其谈说起国家大事。

    旁边盛怀宣是听说过李国楼一些事,看见李鸿章脸色不愉,不声不响,他多机灵,立刻笑道:“义父,你这个孙子李国楼的事,我早就耳闻熟知,听说他和他的哥哥一样,是赚钱高手,事业做得红红火火,可否帮我引荐一下。”

    李鸿章神色恢复正常,捋须道:“小管,让小楼进來吧。臭小子还知道來,脸皮倒是厚的。杏荪啊!你们俩倒是像的,都是秀才出,属于能钻营那类人。”

    盛怀宣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傻笑几声,不捞钱怎么孝敬义父?上门哪能空手而來,他只是倒霉被人捏住把柄,撞在御史枪口上。做生意沒有官府撑腰,哪能赚到大钱?做过官办生意之后,盛怀宣就想捞一个肥缺,仕途复起唯有靠“义父”李鸿章提点。

    李国楼进入客厅看见李鸿章穿着便服,立刻以拜见长辈的大礼参拜,一番见礼之后,李国楼抽出礼单,递了上去。他怕李鸿章生气,不收礼。所以财物沒有带來,若是财物抬來,李鸿章不收,以后就难办了。

    李氏家族是个大家族,他尚能入李鸿章法眼,是因为他哥哥姐姐是赚钱能手,孝敬李鸿章的大儿子李经义,所以还在相互走动,那些家乡的李氏亲戚也只是做个富家翁而已。朝堂之上李鸿章的三个儿子有官职,其中长子李经义(过继儿子)最受重用,李鸿章直系一脉几个兄弟都是大官、大商人,其他旁系子弟,沒有傍上李鸿章这棵大树,李国楼家庭是属于旁系里混得好的一脉。

    李鸿章打开礼单,扫视一眼,就知道财物值多少钱?价值约有五千两的古董、玉器、书画以及一些贵重家具。这是小辈一份心意,李鸿章微微一笑,把礼单搁在案几上,沒有还给李国楼。

    “小楼坐吧!一年多不见,你长结实了嘛。”李鸿章寒暄了几句,问寒问暖孙子辈的李国楼。

    李国楼问候一番叔公家里人,聊了一会儿家常,神谦卑,不敢膛坐直。

    此时李鸿章正值壮年,五十岁不到,长方脸,精气神十足,三缕黑胡须飘动,正是古代标准画像中的美男子。李鸿章官运亨通离不开老师曾国藩的赏识,但他比曾国藩更得到朝廷的信任,已经从两江总督,升迁至直隶总督,位居人臣之首,再往上升迁只有做汉臣之首“武英大学士”的荣誉称号了。

    在大清朝异封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乾隆皇帝时期的福康安,为百胜将军,西藏并入中华版图最大的功劳者就是福康安。就是从福康安肃清西藏叛乱之后,西藏开始有了大清驻军,区别于那些称藩纳贡的藩属国。民间传说福康安是乾隆皇帝的私生子,乾隆皇帝这才破例违背了“异不得封王”的祖训。虽然乾隆沒在福康安生前给他封王(死后追封为嘉勇郡王)但还是破格授予他只有宗室成员才能获得的贝勒封号。

    乾隆五十六年(1791), 西藏地方遭到廓尔喀大举入侵,福康安奉命为主帅、海兰察为副帅统兵万余人进藏反击。次年在藏族人民的支持下直入廓尔喀境内,取得了胜利。

    由于廓尔喀入侵,西藏地方各项制度废弛,弊端种种,暴露无遗。福康安承旨会同驻藏大臣等人,与西藏地方高级官员,共同议定并经中央政府审定颁布了藏族历史上著名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对西藏地方行政 、宗教、军事、司法、外事、财税等一切大权作了明确详细的规定,大大提高和完善了驻藏大臣的职权,为其后强化中央对地方的领导,巩固国防,维护社会秩序,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等作出了重要贡献。但福康安是历史上有名的骄纵跋扈将军,属于私德亏欠甚多的人。

    李鸿章点点头,对于“孙子”孝敬颇感满意,用一双黑得深不见底的瞳仁凝视李国楼一会儿,说道:“小楼,近段时间你混得风生水起,我经常听见你的名字,连总理府衙门也看见你的上书了,其志不小啊!连恭亲王也亲口赞许你了。”

    李国楼欠道:“多谢叔公夸赞,孙儿一定戒骄戒躁,用出色的政绩,來回报叔公对孙儿的栽培。”

    李国楼岂能不知,他升官这么快速,恭亲王奕訢保送他科举,还不是因为李鸿章是他叔公。虽然他上书的十一陈条,有些政治主张与李鸿章的主张不符,但总体上讲,他依然属于洋务派,是和李鸿章一系之人。

    “嗯······知道就好,看茶!”李鸿章端起茶杯,是要告诉李国楼,他要多聊一会儿,不会立即赶李国楼走。今儿是以家庭礼节相待,均以辈份尊卑称谓对方。

    盛怀宣也在打量李国楼,果真和李鸿章长得很像,一样的长方脸,细长的眼睛,是一个家族出來的亲戚。

    “小楼啊,我们平礼相待,不然让我怪不好意思的。”盛怀宣笑容可掬的看向李国楼,如今他沒有一官半职,比小一辈的李国楼还不如,若论官场规矩,他要给李国楼行大礼,那他怎么肯呢。

    李国楼看向方面大耳一脸富贵相的盛怀宣,嫣然而笑道:“杏荪兄盛名在外,小弟久仰了,高山仰止啊。”

    “哈哈哈哈!愚兄愧不敢当,现在只是一介布衣,让义父丢脸了。”盛怀宣无奈的两手一摊,心里的委屈只有义父李鸿章知道。

    李鸿章笑道:“小楼啊,刚才我和杏荪说到你和你哥哥两人有商业头脑,开办纺织厂,做实业有点业绩,如今把事业发展到天津了,了不起啊。经义经常夸奖你们兄弟两人,能够不靠政府扶持,依然闯出一番事业,就属你们兄弟俩的亚东纺织厂。你哥,我在天津时见过一面,在英租界办银行这个主意好,我支持你们这个创举。”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李鸿章早已看出李国蕴、李国楼在天津英租界创办银行“请进來银行”,属于合资质,依仗洋人的地盘,让大清政府以后想吞并请进來银行也无从下手。

    当然创建一家新银行,庞大的资金链要维持,接下來银行业生意需要许多人帮衬,傍上李鸿章,地方庞大的漕运资金流转,请进來银行将分一杯羹。李鸿章是不会入股请进來银行,但他的儿子李经义顺理成章,占据请进來银行10%的股份。

    李国楼笑道:“孙儿多谢叔公支持,请进來银行的计划书就是孙儿写的,孙儿别的本事沒有,做规划还是有凭有据,从來不打沒把握的仗。”

    李鸿章稍微撇一撇嘴,沒有搭理李国楼,今儿只谈商事,义子盛怀宣在旁,国家政策岂能摆出來和李国楼讨论。

    盛怀宣倾听了一会儿,搞清楚请进來银行來龙去脉,暗生嫉妒,李氏家族势力雄厚,连银行业也踏足进去,这社会上兜來兜去的银子,最后都要落入李氏家族手里。

    盛怀宣虽然价不菲,但还沒有达到暴富的程度,银行业不敢想,上一次他被御史弹劾,花了赎罪银子,缴入国库五万两银子,才算过关,沒有锒铛入狱。这次他只想再捞一个肥缺,把失去的钱财连本带利拿回來。

    大清国有一项国策,那就是官员犯了贪污罪,犯事暴露出來,可以花银子赎罪。从上百两到几十万两不等,“赎罪银子”直接缴入国库,也算一项国家收入。这项国策是谁制定的?说來好笑,这项极具创新精神的国策,就是大清乾隆皇帝时期最大的贪官和珅亲自审定的国策,沿用到至今,未曾变过。所以大清国政府不怕官员贪污,越大的贪官对于国家來说,以后就会是一座银矿。

    盛怀宣平复心,不让李鸿章看出他心中的郁闷,莞尔而笑道:“小楼,能文能武,吃透官商的精髓,这一招借力打力,谁都别想挑出毛病。我看比乔致庸、胡雪岩他们创办的票号高出一筹啊。”

    李国楼自鸣得意的说:“还是杏荪兄识货,其实说出來大家都会做,但就是因为沒有先例,所以让我抢了先。孙儿不是夸海口,若是让孙儿的请进來银行在大清国扎下根,一个北洋水师,用一个请进來银行就能养肥,不需要国家拨款。”

    说到这里李国楼闭口不言,端起茶杯喝茶,买一个关子,就看李鸿章上钩否?那些地方上的钱庄、票号大都是地方势力开办,赚的钱都落到私人囊里,国家沒有捞到好处,政府不可能扶持推广。只有让国家政府真正得到好处,新兴的“请进來银行”才会像雨后笋般在大清帝国四处开花。

    李鸿章脸色徒变,看向年纪轻轻的李国楼,难道他看走眼了,纨绔子弟模样的假洋鬼子,是大才子?洋为中用的领军人物?

    李鸿章属于少年老成的人物,文武兼备,年轻时就居于高位,在官场上也起起伏伏,磨砺已久。此时越发稳重,待人接物君子风度,演技如火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但李国楼一说到他的心血北洋水师,李鸿章再也按耐不住了,这北洋水师是一头吞噬国库巨额饷银的怪兽,虽然北洋水师新建的很多钱是用地方海关关税直接补贴,不须动用国库资金。但李鸿章心里清楚这是自欺欺人的手段,哪笔钱都是关系到国家民生。如李国楼所说,新建一个北洋水师,那是拆西墙补东墙,总有漏洞让人钻,若是能把新一代陆军、海军一同组建成形,岂不是皆大欢喜。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