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在刑部不远处的万花楼,李国楼、艾海、宋世雄三人吃午饭,点了四菜一汤。李国楼用手指敲击一沓卷宗,说道:“艾队副,我已经熟读户部库银失窃案,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那三十名银库的库卒,个个龙精虎猛,剃了个光头,大冬天上什么也沒穿,体一级棒。但他们的家庭很奇怪,才二十多岁的壮小伙,老爸都死了,他们的老爸也曾经做过刑部银库的库卒,死的时候都沒超过五十岁,四十几岁的人都死了。我再查其他做过银库的库卒的人,沒有一个活过五十岁的人,全部死翘翘。”

    艾海一凛,赶紧取过卷宗,再次观看起來,眉宇紧锁,脑海里想着问題。

    李国楼道:“我又从吏部调阅了国家档案,查找了大清国开国以來刑部银库的库卒的档案,普遍现象,做过银库的库卒的人,开国时期还好,有超过五十岁的人安度晚年,以后都是短命鬼。这里面就藏着猫腻,谁最清楚?替那些银库的库卒看病的郎中最清楚,所以我们下午就去找《同义堂》的郭郎中,他专门替那些银库的库卒看病,郭郎中就是天大的漏洞?”

    宋世雄狐疑道:“李队长,你的意思是······”

    “对!”李国楼不用再说, “老狐狸”宋世雄已经猜出要他做什么?两人“嘿嘿嘿!”的笑。

    “干!”三人以茶代酒,各怀心思,一顿工作午餐,吃得津津有味。

    胡雪岩的《胡庆余堂》在京师开了五家分店,以平价亲民的姿态让利于民,《胡庆余堂》好口碑已经在京师的街头巷尾传诵。对于同样是做药店生意的《同义堂》的影响是巨大的,同类型的药价立马减价,坐堂的郎中收入大减,原本收入颇高的郎中,生活水平也受到巨大影响。

    一场沒有硝烟的价格战以及人才战,已经在京师药店之间燃烧。李国楼、艾海、宋世雄,三人來到《同义堂》时才下午一点半,一间间房间坐堂的郎中,大都无所事事,看见两名捕快上门都吓了一跳,难道是医死人,來捉拿郎中來的吗?

    此时“郎中”也可以称谓“医生”。大清国被西洋文化侵扰,各种新旧名称夹杂在一起。

    《同义堂》大掌柜善田谷认识李国楼,他们曾经在死者东家拜仁义《伪装上吊案》中打过交道。听见有捕快拿着牌票來抓人,出來一瞧是李国楼,倒是一愣。急忙出來迎接,问明原委,心里也知道,医生治病,哪有不死人的。到底是医死的,还是生病死的?单凭天地良心,哪能找医生麻烦呢?

    善田谷挤出笑容道:“李队长,这光天化之下,來我们这块抓人,不是砸我们招牌吗?到底怎么回事,可否通融通融?”

    善田谷和李国楼打过交道,知道这名捕快柴米油盐不进,只喝了几口茶,办完案子就走了,临走还给一名患病的穷人二两银票。

    有钱人做官只为名不为利,这种人在大清朝虽少,但绝不是稀有品种。很多纳捐做官的人,都有这种守,因为这种人家里有钱,不会盘剥老百姓。当然买來官帽的人,变本加厉捞回成本的官商更多。

    李国楼抱拳道:“不好意思善掌柜,本官职责所在,前來抓捕郭雀儿。苦主请的讼师宋先生也來了,本官不能徇私枉法啊。”

    这“牌票”里面的猫腻,善田谷岂能不知,属于捕快抓捕嫌疑犯质的人,用來将嫌疑犯带回公堂审问,是捕快敲诈“嫌疑犯”的一种手段。若是不抓嫌疑犯回衙门,捕快也不会受到惩罚。但“嫌疑犯”被捕快抓回公堂,名声立即臭了。特别是《同义堂》这种做开门生意的店家,医生因为医死人被捕快带走,不论到底有沒有罪?《同义堂》名声将会受到很大影响,负面消息将会传遍大街小巷。

    既然捕快不肯通融,那只有另辟蹊径,善田谷瞥眼旁边的讼师宋世雄,这刀切豆腐两面光的事,只有讼师能够办到。

    “宋大状师可否通融,给我一个面子,郭医生上有老,下有小,给带进衙门以后怎么行医问诊呢?”善田谷拖住宋世雄,眉毛、眼睛挤作一团,做着心领神会的表

    “哎!善掌柜,不是我不肯给你面子,郭医生犯的案子,都是人命官事,两家人家一同告郭医生,说他用错药了,人家有凭有据,拿着药方作为凭据,药引里还有丹顶红,这不是害死人嘛,这事要闹大了呀。哎!郭医生人呢?刚才我还看见他呢,别躲起來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宋世雄探头探脑在个个房间门口左顾右盼,寻找不见人影的郭雀儿。

    “给老哥一个面子嘛,有话到里面说,李队长、宋大状师,这内科看病,都是凭经验,用药的火候,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药三分毒,只要掌握火候,毒药也是药引子。”善田谷急得满头淌汗,拉扯着李国楼,开始诉说同义堂的的辛酸史,东家拜仁义死了,树倒猕猴撒,各种跳梁小丑都跳出來,要分一杯羹。人心也散了,再下去《同义堂》要关门大吉了。

    李国楼不耐烦的说:“善掌柜,别再说了,让郭医生过來回话,有些事只要郭医生在这里说清楚,我也不会难为他的。”

    宋世雄衣袖里塞入一只银元宝,嘴巴上软了下來,说道:“哎!善掌柜,真不容易。其实我也知道医生药方里可以有微量的丹顶红,可人家不懂呀,让我左右为难呀。”

    善田谷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郭雀儿,各处房间看过,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各位爷,刚才我还看见郭医生呢,现在不知他跑到哪里去了,我再派人找找去。”

    艾海属于有狗鼻子的人,一会儿工夫就把躲藏在茅房的郭雀儿搜查出來。押解着郭雀儿來到后院的客厅里,艾海一路上还在吓唬郭雀儿,说要押回衙门。

    客厅里李国楼端着茶杯,极为不满的瞥眼道:“郭医生,这么大的一个活人了,躲起來干嘛。坐下!我们不会吃了你,有事向你请教。若是不识相的话,等着牢里过大年,饭碗也帮你砸了。”

    郭雀儿瘦骨嶙峋,头发斑白,四十多岁的矮个子,眼睛炯炯有神,发出一股精光。生活的压力刻在脸上,劳碌命的人啊。名气响的医生有些钱财,是一名上的风流鬼,体早就被女人掏空了。

    “哎!官爷求你们别砸我饭碗,我是看内科的医生,治疗体内疾病的方子,都有各式各样的有毒药引子,这叫以毒攻毒,只要分量轻微,不会有害的,其他医生也是这样的呀。连《本草纲目》上也有许多有毒的药引子,我绝对沒有害死病人,官爷,你们去瞅瞅我房间里有多少病人送的锦旗啊。老百姓都称颂我为郭圣手,当初有一个人病人,家里人连棺材也为他准备好了,我正好打他们家路过······”郭雀儿自卖自夸,把自己夸成大清国的医圣,在他手里不知救了多少人的命?至于他的病人死了,都是正常死亡。

    李国楼神色不动,心里暗笑,抓医生的把柄,太简单了,哪个医生手里不死病人的?人总要死的,吓唬住郭雀儿,以后的事就好办了。有一名讼师在旁边帮腔,郭雀儿吓都吓死了,打官司倾家产也有可能,医生有责任替病人保密,但自难保了,还能遵守守吗?

    “郭医生,不是我吓唬你,打官司的话,二三百两银子赔偿少不了,还要吊销你的医生资格。”宋世雄火上浇油,把打官司的结局娓娓道來。

    矮小的郭雀儿愁眉不展,担心今晚就回不了家,最为害怕的事,当然是不给他行医,这是断绝他的活路。

    “有事好商量嘛,官爷,我求求你们了,给我一条活路吧。”郭雀儿不停的作揖,哪里敢坐下來回话。

    艾海也在旁帮腔:“郭雀儿,看清楚牌票上的名字吗?是你的名字,沒错吧。不管有罪沒罪,跟我回衙门先剥层皮,关上三天吃牢饭,我们刑部大牢审讯室不管饭的,到时躺在门板上回家。等审你的案子这段时间,你每天要到衙门报到,若是不來,我们有权再把你押入牢里。”

    艾海、郭雀儿两人一唱一和吓唬郭雀儿,让他知道这件案子有多严重。当然也有一条生路,就看他识相否?

    看看火候差不多了,李国楼开口道:“郭医生,我们想整你,就像捏死一只小蚂蚁一样,你想喊冤只有去找阎罗王。今天我们來这里,其实是想扫听一件事,只要你肯老实说,万事好商量。不说?其他人也会说出來,到那时你的四个妻妾等着改嫁吧。”

    郭雀儿吓都吓死了,脸色惨白,磕磕绊绊道:“李队长,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绝不藏私。”

    李国楼缓缓说道:“郭医生,我想知道那些户部看库银的库卒到底生什么病?都会未到五十岁不到就会死了。”

    “哦······是这件事呀。”郭雀儿人一下松弛下來,以怪异的眼神瞅着李国楼,问道:“官爷,你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艾海喝道:“废话,若是知道,我们还來干嘛。”

    “嘿嘿嘿!官爷,就这点事,需要这么吓我吗?这种事你们捕快会不知道,说明你们孤陋寡闻啊,随便问一个治疗痔疮的医生都知道呀。”

    “痔疮!”李国楼、艾海心有灵犀一点通,腾而起,脸上的表怪异。

    郭雀儿微笑道:“官爷,那些看库银的满人库卒,从小就被家里人修炼用体夹带银元宝的功夫,就是从人的体下面塞进去。这是从明朝就延续下來的绝活。只有从小修炼,下面才能伸缩自如,容量才够大。小时候塞石头蛋子,一点点增加石头的大小,从一颗石头直到三颗石头,等到了成年时候,花银子做上看库银的库卒,这门功夫就用上了,二三个银元宝不在话下。出了府库的大门还要翻一筋斗,照样不会掉下來。那些满人库卒家里暴富,靠一门手艺赚钱的人,一代传一代是金饭碗啊。”

    李国楼问道:“郭医生,既然那些满人库卒这么有钱,为什么会早死呢?”

    郭雀儿笑道:“李队长,那些满人库卒既然从小培养这门手艺,有得必有失。肠子的容量是大了,但金属进入体内,这毛病就落下來了,肠胃疾病伴随一生。痔疮是顽疾,一辈子看不好的,吃药、打金针,这些不在话下,那些满人库卒习以为常。但人是不能和年龄搏斗的呀,牛顿不是说地心引力吗?那些满人库卒股下有这么一个大洞,肠子会慢慢往下坠落,随着年龄增大,肚子里的肠子都会往下坠落,最后会从下面掉出來,那些满人库卒生病都很惨的,痛不生,好多受不住苦,最后自杀了。但看在钱的份上,很多满人前仆后继,依然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看银库的库卒,这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放在那些满人上再贴切不过了。”

    “哦······”李国楼、艾海、宋世雄明白了,互相对视一眼,大笑连连,漏洞既然找到,户部府库失银案,就要真相大白了。

    李国楼取出两张十两的银票,放在桌子上,说道:“善掌柜、郭医生,今天的事就到这里,闭上嘴,万事皆休。若是吐露一丝一毫,抄家灭族,《同义堂》的牌子我也给砸了。我们走了,后会有期!”说完李国楼一拱手,离开《同义堂》药店。

    善田谷、郭雀儿千恩万谢,哪敢多说一句?一直恭送到店门口。

    來到大街上,李国楼说道:“艾队副,接下來就看你的了,我也只能送你到这一程,以后靠你自己了。”

    “哎,多谢三哥,我知道怎么做人,说不定将來你來做刑部尚书呢。”艾海油头滑脑,笑容挂在脸上。跟对人才能鹏程万里,艾海过去有些自卑,从小被人叫“秃子”,如今已是京师赫赫有名的十三太保,黑白两道神通广大的人物。

    “宋先生,别跟着我呀,和艾队副多亲多近,我也要和你说声告别了。后会有期,保重。”

    “李先生,我也祝你高中,展翅高飞。”宋世雄脸上尽是献媚,心里却带着一份嫉妒,屡试不中,才让他转做讼师,虽然做讼师钱财好捞,但读书人谁会与他交朋友?一个读书人崇高的理想破灭,让宋世雄内心失落。

    李国楼拱手和艾海、宋世雄告别,他在刑部已无牵挂,接下來他要更上一层楼,更广阔的朝堂争斗正等着他展现风采。波澜诡谲的政治斗争,将会把他推进风浪漩涡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