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像训灰孙子一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和一群超级富豪客,每一桌旁都驻足寒暄,瞅着一群莺莺燕燕招蜂引蝶般穿花绕步,不敢多看“麦克后援团”那群官太太们,却被几名诰命夫人拉过去拍照片。

    李国楼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中央的位子,眼神直向前方,旁、后三排群官太太们以及富商的妻妾傲然站立,足有三十多名。

    照相师傅罗伯茨,架起的照相机,也已升级换代,已经不需要旁边的人高举火把。按动快门时,戴维·布鲁斯特牌照相机支架上方有一种镁粉的化学物质腾地燃烧起來,会发出耀眼的一道光芒,晃得人眼也会睁不开。

    每拍一张照片,需要人努力睁大眼睛,会场里好似在放烟火。川流不息的贵客有的不好意思上台拍照,有的人皮厚,也找李国楼合影。李国楼成为香饽饽,总有人上台找他拍合影,让台下入座的人眼红嫉妒。

    罗伯茨的徒弟姜聪、周小欢也已出师,各自背着一个吊带式照相机,在给会场里的贵客拍照。喧闹的会场,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歇。

    李国楼在拍照时不知被后哪名诰命夫人拧了一下腰眼,疼得他龇牙咧嘴,也不敢回头看究。看向几名台下指挥若定的,寻求她们的帮助,想到逃离是非之地,却换來一地鸡毛。忍吧!总有结束的时候,李国楼挤出笑容,迎接下一拨贵客上台拍照。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紫衣社长万寿陆向李国楼隆重介绍了一名年近五旬的长者,说道:“李先生,我向你介绍一下我的长辈,也是我的老乡,《复盛公》的乔东家。”

    乔致庸虽然将近五旬,但看上去精神矍烁,面目红润,头发斑白,留有一部大胡须,形瘦削。

    李国楼上前执晚辈礼,躬大拜,道:“久仰久仰乔东家,闻名已久,恨不能能早拜见,今得见,三生有幸啊。”

    乔致庸虽是《复盛公》的东家,但已经处于半退休的状态,家业有两名儿子打理。(此时乔致庸只有两名儿子,以后续弦又养了四名儿子,有老蚌生珠的能力。)

    乔致庸成名已久,倚老卖老,刚才他和万寿陆等人还在诉说李国楼上的优劣,作揖回礼,感叹道:“李先生,《耶利亚慈善堂》、《耶利亚新风尚学校》两项创意很好,是做大事的样子。我们这些人也很支持你,希望你再接再厉,把我们大清人的优良传统延续下去,又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把洋人好的东西学过來。不过老夫要提点你几句,年纪轻轻就陷入女人堆里就不好了嘛,弄个《麦克后援团》算什么玩意嘛。李先生,你要知道女人多就要败家。我家的祖训有一条,不能喝花酒,这酒是英雄冢。不能娶小妾,这色是狐狸窝。还有男人边不能有年轻的女服侍,老妈子干事勤快又认真······《麦克后援团》就像皇帝的后宫,你想活得久,创造自己的商业王国,就要洁自好。我,乔致庸阅人无数,你是继胡雪岩之后,商界新兴的骄子,不要自毁前程,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乔致庸把李国楼当成自己的儿子,像训灰孙子一样,把李国楼训斥了一通。也不管旁边的人听见,资格他最老,谁都要听他把话说完。

    无数双嘲弄的眼睛盯着李国楼看,脸上都流露出讥讽之色,睁倪李国楼脸部细微的变化。

    李国楼开始还好,脸上还有一丝微笑,毕恭毕敬的点头呼应。听到后來李国楼脸面挂不住了,冷汗渗渗的往下淌,掏出手帕擦拭汗水。从來沒有一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数落他不是,遇见一个炮筒子,深并茂的痛斥,让他何以堪。

    “乔东家说的是,我年轻气盛,加上高堂不在了,沒有人管教,自由散漫惯了。今蒙先生教诲,受益匪浅,教训颇深,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把国外好的新风尚教习国人,那些糟粕一定清除干净。齐家才能平天下,我······”

    李国楼嘴上沒边,还想说下去,他的那些人吓了一跳,她们还沒有名份呢?若是李国楼说出,“來去自由,好聚好散!”恩断义绝的话,她们岂不是水中望月,空欢喜一场。

    陈香芳沒有表示,她是大自有老天保佑。谢秀珠急道:“老七,快上去让他们闭嘴,答谢晚宴开始了。”

    甄玉环快步上前,声笑道:“啊哟,聊得这么开心啊,说什么呢?麦克,时间到了,等会儿再说吧。诸位!请入座,答谢晚宴正式开始了。”

    想要看好戏的人,留有悬念,沒有听到李国楼赌咒发誓的誓言,大家分开而坐,静等司仪做致辞。李国楼原本想坐在紫衣社几位大佬边,但被甄玉环安排到女眷边。

    “麦克,你不是说要照顾真由子吗?”甄玉环一句话就把李国楼将死,让他心甘愿的入座一群女眷边,另一边坐着楚香玉。两名无权无势的女人,把李国楼看得死死的,一人一只手压在李国楼大腿上。

    “小楼哥,刚才你想说什么呀?”

    “嘘嘘嘘!老六,别说话,晚宴开始了,听耶利亚致答谢辞。”真由子不让李国楼说一句话,这里是麦克后援团的天下,由一帮女人说了算。

    甄玉环蹀躞而走,风款款走上主席台,向着台下的贵客鞠躬,声音清亮悦耳:“女士们、先生们、还有可的孩子们,晚上好!欢迎你们不辞劳苦來参加《耶利亚慈善堂》以及《耶利亚新风尚学校》主办的答谢晚宴。”

    掌声响起,会场里麦克会员团成员站起向四周的贵客鞠躬致谢,李国楼想要站起,真由子毕恭毕敬道:“麦克,你不要站起,你理应得到我们麦克后援团的感谢。”说完真由子九十度鞠躬,给予李国楼最崇高的致意。

    李国楼面色发白,有些担心真由子的体,急道:“真由子,小心肚子。”

    换來一桌娘子赞许的飞眸,郎君有有意,谁会不喜欢呢?李国楼的脚面,不知被哪名端坐的后援团成员踩了一脚,吓得他赶紧移动双脚,看也不敢看几名诰命夫人的眼神。

    甄玉环态度诚恳的说:“在坐的女士们和先生们,万分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來到安徽同乡会馆参加答谢晚宴。我仅代表会长耶利亚夫人对于你们鼎立支持表示十二万分感谢,请接受我再次鞠躬,以表示我对于你们的崇敬之心,是发自肺腑的感恩之举。”

    一群莺莺燕燕再次站起向宾客鞠躬,连几名懂事的小孩子也会跪地拜谢,李国楼赞许的对女儿李玲玲招手,接下來女儿李玲玲乐颠颠坐在爸爸李国楼边,不再和妈妈陈香芳好了。

    刹那之间,甄玉环双眸里包涵泪水,深款款的说:“在这里我还要代表二百四十五名儿童对你们伸出援助的手表示感谢,谢谢你们的慷慨解囊,让这些孤儿有了一个新家。我在这里代表《耶利亚慈善堂》以及《耶利亚新风尚学校》的董事局向你们做出承诺,《耶利亚慈善堂》以及《耶利亚新风尚学校》的每一笔捐款都将公开入账,每一厘、每一毫都会用在孩子上,随时欢迎诸位监督和检查。《耶利亚慈善堂》已经建成启动,《耶利亚新风尚学校》在半年里也将落成开业,到时还请诸位再次光临《耶利亚新风尚学校》的学生入学典礼······”

    甄玉环想到哪说到哪?把《耶利亚慈善堂》的來龙去脉简单扼要说了一遍,又把《耶利亚新风尚学校》创立的功劳揽在上,把耶利亚想要说的话,先讲一遍。当然沒有忘记吹捧李国楼几句,其他人也都概括了一遍,把“答谢晚宴”当成她的舞台,早就不管耶利亚站在后面等得不耐烦了。

    哎!女人能说会道,也不好,太喜欢炫耀了,看着周围一张张容光焕发的脸,流露出志得意满的神色。李国楼瞅着主席台上的两人,又是得意又有些烦忧,不去想未來的烦心事,今朝他是最风光的男人。

    轮到耶利亚讲话了,此时她才感觉到巨大的压力袭來,从未有过的紧张,这么多熟悉又陌生的脸看着她,让她手足无措,说话都带着颤音,前言不搭后语:“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

    耶利亚说出口,就知道说错了,台下传來一阵嬉笑声,连几名小孩子也笑得前仰后合。

    司仪甄玉环看见耶利亚窘迫的脸色绯红,急忙低声附耳道:“耶利亚别怕,就看着麦克,当做在向他表功,把这里看做是在教堂里,你们在互诉衷肠。”

    耶利亚感激的微微点头,平复紧张的心,用还算标准的京片子,打趣道:“哎呀,瞧我紧张得像入洞房一样,让诸位见笑了。”

    耶利亚的机智反应,让在座的人大声笑起來,还是洋妞皮厚,尚能独当一面。今让他们见识了麦克后援团的厉害以及强大,原來女人也能干大事,而男人只要坐在下面听演讲。

    《万家票号》东家万寿陆看着四周端坐的麦克后援团的女子,大男子主义思想有些改变,时代在进步,女人也能抛头露面,在座的那些官太太不正是借着“麦克后援团”的幌子,出來做事了。女人能说会道在酒会上占尽便宜,李国楼就是靠一帮女人拉來了大笔的赞助,还能邀名。《耶利亚慈善堂》和《耶利亚新风尚学校》的成立,让李国楼名利双收。

    万寿陆拍打一下谢芸芳的大腿,轻声道:“夫人,以后你也出來帮我做事,不会比那些麦克后援团的人差,你看好不好?”

    闻听此言,谢芸芳大喜过望,终于有机会财政独立,不用看老公脸色过子了,嗲溜溜说道:“嗯,夫君。我什么都听你的哦。”说完一只芊芊玉手也搭在万寿陆大腿上摩擦,万沒想到夫君万寿陆会被李国楼的举动所打动。谢芸芳不理睬旁边胡雪岩挑逗的眼神,转而看向邻桌那个被她抛弃的男人“李国楼”。

    “我就说到这里,接下來我邀请紫衣社的社长万先生上台讲几句。让我们以最烈的掌声,有请万先生上台!”

    台上耶利亚邀请紫衣社的社长陆寿陆上台讲话,陆寿陆长而起,抱拳向四周的人致意,志得意满的看向傻呆呆坐着的李国楼。

    此此景顿时让李国楼难堪,一张哭笑不得的脸,傻愣愣呆在那里。他连老三的资格也沒轮上,这最大的功臣沦落到老四或者老五的境界,若是他连老四也轮不到,晚上就要发脾气了。

    李国楼的一张脸变得极为严峻,恶狠狠瞪着台上站立的耶利亚和甄玉环,还敢玩幺蛾子,小心拿命來!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