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批斗大会如火如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谢家营的戏楼拉起了横幅“批斗大会”,台柱的也有两条字幅“打倒先天道”“处死阿普萨”,这里将要展开一场官府对先天道史无前例的批斗大会。整个会场装点的庄严而隆重,彩旗在会场的四周飘扬,开放式的会场人头传动,五十几名衙役、差役已经忙活得满头大汗。

    早晨批斗大会还沒有开始,來看闹的谢家营的百姓以及附近闻风而动的各方邻里已经來了上千人,各处角落的人,都在谈论小道消息,“四十八名妇女同胞”是爷们嘴里的香饽饽,各种鲜艳的版本都有。

    “听说那个四十八名妇女同胞叫惨啊!衣不遮体,场面凄凄惨惨戚戚,让人不忍多看一眼。”

    另一个驳斥道:“老兄,你胡诌吧!换做你会不看吗?”

    “嘿嘿嘿嘿!”一大群大老爷们,爆发出笑声,來到这里凑闹就是用來看四十八名妇女同胞。

    “尸骸枯井”的秘闻更是让周围的人,发出恐怖的呼声。

    “我去枫林屋看过骸骨了,好大一堆啊!至少有五六十俱遗骸。骸骨里面蜈蚣、黑蛇、蚂蚁,啊哟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还算好的了,沒有当场呕吐。”

    聚拢成一堆一堆的人群,各有收获,有很多人手里还拿着一面纸糊的小红旗,晃來晃去的红旗,已经汇聚成红色的海洋。

    人群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艾海一队差役带领一群妇女同胞进入会场,争先恐后的人群推推搡搡,争相目睹四十八名妇女同胞的容颜。

    素颜清雅的英姿,窈窕婀娜,穿素色衣衫,梳拢着高高的发髻,有的妇女淡雅清俗,有的妇女略施脂粉。

    有的妇女眉毛上扬,杏眼圆睁,上带有杀气,对谁都抱有戒心,毫不在意旁边人挑逗的讥讽。

    走向后台的路虽然只有短短的四五十米,但这群人却走得艰难,在大群的差役严防死守之下,花费五分多钟时间,四十八名妇女同胞才走入戏楼的后台。

    “各有千秋啊!”“环肥燕瘦,各取所需啊!”“打倒先天道,替妇女同胞报仇!”

    “砸死阿普萨!他是先天道的败类!”

    会场上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连小孩子也在高呼口号,戏台后面有许多人,李国楼陪伴着包一同,慰问四十八名妇女同胞,把一个个经历苦难的妇女同胞的简历,略微诉说几句,鼓励这些妇女同胞直面困难险阻。

    包一同哀伤的说:“妇女同胞们,本官來晚了,让你们受委屈了,万幸本官得到消息,把你们从牢笼里解救出來。今天是和先天道算总账的时候,你们还好好表现,把心中的怨恨尽发泄出來。等批判大会结束,本官向你们保证,会妥善安置你们将來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人可以奴役你们,谁也不能歧视你们。后期的安置计划已经开始筹备,你们都将会有美好的明天。”

    妇女同胞作福道谢,跪地叩谢,眼眸含水,口呼,“包青天终于來了!我们终于盼來包青天了!”

    包一同微眯着眼睛,坐在太师椅上享受着外面山呼海啸的对他的倾诉,心颇佳,好事成双,接踵而來,劳累了一天,从京师赶來。诸事已经安排妥帖,待等他在大场面上演讲。

    对于包一同來讲唯一遗憾的事,吏部尚书洪钧也來凑份子,讨要一份功劳。看见李国楼躬对状元出生的吏部尚书洪钧恭敬有加,包一同有一股醋意残留在心头。作为科班出生的人,谁不眼红状元郎,在场面上只能以学识浅薄向状元郎多多讨教。

    天子门生有着一份得天独厚的优势,状元是皇帝钦点,俗称天子门生,升迁的速度和其他进士及第的人不能比拟。吏部尚书洪钧四十岁不到,已经和包一同平起平坐了,将來是他升迁入内阁的一个劲敌,也是一个合作伙伴。

    此时李国楼左右为难,一边是他的长官包一同安坐,另一边吏部尚书洪钧找他问话,他能不尽心尽责,壹壹回禀吗?洪钧是状元郎,终于有踏入文化人行列的机会,李国楼岂能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案件发生的始末讲一遍。也不敢去看长官包一同的脸色,装作恭敬有加的作答。

    “哦!原來包大人早就得到报,但为何包大人回京时,沒有抓捕先天道的人呢?”洪钧喜欢寻根探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问起事件原委。

    李国楼赶紧躬作答:“禀大人,白莲教的余孽尚在京师,包大人分乏术,又不想打草惊蛇,这才让在下回京时來一探虚实。在得到黄镇长等人的大力协助之下,案才告水落石出。”说完李国楼瞥眼黄翔,怎么黄翔的长官是这幅德行?大庭广众之下,问长问短,让他何以堪,再问下去要穿帮了。

    黄翔心领神会,手持一只铁喇叭,一个箭步上前,躬道:“两位大人,前台已经准备好了,请两位到会场说几句话。”

    “洪大人请!”“包大人请!”

    两位大人互相客着,当然是状元郎走在前面,讲究礼法的大清官员,轮番排次座,跟随在两位长官后进入前台。

    会场旁边两门礼炮发出空响,刺鼻的烟味四散,会场上的人捂住耳朵,闭上嘴巴,然后是最烈的掌声和呐喊声,官威严谨的大清帝国一群官员从后台走向前台。

    司仪大声:“叩见洪大人、包大人!”

    哗啦啦一片,二千多人的场地上,除了执勤的差役,全部跪在地上,“叩见洪大人、包大人!”声音虽然不是很整齐,但场面绝对震撼。

    “请起!”“请起!”“免礼!”“免礼!”

    李国楼看着会场,旁边大树上也爬着好多人,会场里摇旗呐喊的人,群激奋,呼喊着口号,接下來有危险啊。

    “黄镇长,保护好两位大人安全。先不要让妇女同胞上台,等两位大人说完话,立刻让洪大人、包大人离开会场,批斗大会延后举行。”李国楼胆战心惊,闹不好群激奋的老百姓会冲上台,台上的人会有生命危险。

    黄翔心里在埋怨手下人办事不利,让戏台前人满为患,但表面上依然保持官仪,洒然而笑道:“李队长,放心好了,本官早就安排好了,万无一失。”

    “啪啪啪啪!”台下四名衙役甩起手里的响鞭,四周终于肃静,黄翔扯开嗓门道:“现在有请礼部尚书洪大人讲几句。”

    洪钧上前几步,來到台前脱掉官帽,对着台下的百姓们一鞠躬,哭丧着脸道:“谢家营出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本官对不起你们,甚是自责。在这里本官先给谢家营的百姓赔罪了。”

    “多亏洪大人啊!黄镇长尽力了!” “洪大人能來我们这里,我们感激不尽!”“打倒先天道,杀死阿普萨!”“大清帝国万岁!吾皇万岁!”“

    吵杂声过后,洪钧端庄肃容道:“不忘恩而报之,是仁;不忘功必报之,时义也。吾辈当忠君报国,而且亦已仁至义尽······”

    洪钧洋洋洒洒说着古语经典,百姓们鸦雀无声,崇敬的看向状元郎洪钧。李国楼默默倾听,感觉就是别扭,每一句话都在旁征博引,他尚能听懂,但听得甚累。大字不识的老百姓,就是在听天书啊。

    终于轮到包一同上场,台下为之一变,黑压压的人群再次跪地,口呼,“包青天!”哭声响彻云霄,好似滚滚云雷从天而降。刹那间黑压压的人群向台前拥挤,人挤人,场面有些失控。

    李国楼带着手下奋战在第一线,用强有力的臂膀,阻拦百姓的疯癫。其他捕快、民团成员则是用手里的水火棍当做武器压住前仆后继的人群。

    包一同含笑道:“父老乡亲们,都别挤,都别挤!听本官说,你们再挤,会有危险的。我,包一同來到谢家营,是为了解救那些备受欺凌的妇女同胞,也是为把正义、道德还予你们。让你们每个人都沐浴在皇恩之下,吾皇仁义之君,轻徭薄赋,让你们得到做人应有的自尊和幸福。而先天道为世人所不耻,做出丧尽天良的事,罪恶滔天,罄竹难书,让吾辈切齿拊心,本官岂能饶了他们。罪魁祸首阿普萨当收到刑法的严惩,那些先天道五十六名主犯一个不饶。这次行动也是警告那些心怀叵测之人,不要挑战大清的政权,谋逆造反是沒有好下场的······”

    包一同口才出色,说着大白话,想到哪说到哪,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下來。让戏台底下的人群大声说,“好!”

    当然是好在说人话,那些沒知识沒文化的平民百姓皆能听得懂。台上台下交相呼应,感激涕零的话,有感而发。

    李国楼伸出双臂,使出大力,阻挡蜂拥拥挤的人群,人墙摇摇坠,山呼海啸中,官兵的人墙就像一叶小舟,随时会被淹沒。台下的官兵盼望着包一同的结案陈词短一些,他们是人,不是水火棍,都感觉累得筋疲力竭,嗓子都哑了。

    包一同亦感觉到人群的动,不敢再往下说,甩动马蹄袖,转回戏楼的后台。戏台上只有镇长黄翔和保长谢尘缘等一帮谢家营的地头蛇,威严的目光扫视台下,这才让人群变得安静下來。

    在大群差役的护送下,从京师來的长官都离开会场,接下來好戏将要上演,翘首期盼的人群,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起哄声。

    “黄镇长把四十八名妇女同胞带出來!”“谢保长,先天道的人呢!带他们出來呀。”

    黄镇长手持铁喇叭,自鸣得意他已然成为批斗大会的组织者、策划者、始作俑者。正儿八经道:“來呀!把五十六名罪犯押上來!”

    但见五十六名先天道罪犯被反绑着双手,头戴着纸糊的高帽子,脸上被画得花里胡巧,有些人弄了一个白鼻子,像是京戏里的丑旦。有些人两腮涂抹上胭脂,还有的人额头上画一个乌龟,甚至有的人穿着女人的衣服。

    这下台下的人开心了,哄堂大笑,嘲弄着台上以及跪在台下前排的罪犯,随携带的杂物向这群丑八怪扔去,嘴里大叫,“打倒先天道!砸碎东震堂!打倒阿普萨!造反派受死!”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臭鸡蛋、烂菜皮、泥巴、碎石,漫天飞舞,如火如荼的批斗大会才刚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